錯置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Trash and police
台北市,2008年4月。

兩年前的一個春日早晨,我在台北市某咖啡店的戶外座位上閱報。在看完讀者投書後,稍停下來,準備喝掉杯底冷掉的咖啡,此時,我覺得右後方有點異樣。

轉頭一看,離我不到一公尺處多出了一個塑膠袋,或者說,一包垃圾。看到環保局在袋子上所印的「地球發燒生病了…」,我心中直呼:活見鬼了!台北市向 來都是從傍晚開始才開始收家戶垃圾,在那之前,若無人動手,這包垃圾就要在這騎樓上躺個大半天。當時的台北市長(也就是現在當上總統的那位先生)不只一次 說過本市「垃圾不落地」、說本市市民水準很高……若然,那麼,這包垃圾難道是鬼丟的?鬼也買市府牌的垃圾袋?

當時我手中無相機,未及拍照留念。那一景留存於記憶,有時會在我看電視新聞時自動浮現腦海。

上個月的一個傍晚,我在一家便利超商門口看到一位摩托車騎士停車,將一包垃圾置於騎樓鄰接巷口處,並附上空保特瓶兩個,然後揚長而去。就在不遠處, 有位警察正在指揮交通,他也看到了那位騎士的動作,還瞪了他一眼,然後目送他離去。幾秒鐘後,我拍下照片存證(見上圖)。當時才下午六點多,該處在九點的 時候才會有垃圾車停留。到時候是由誰把這包垃圾丟入垃圾車?過路者我可就沒那閒情逸致回來觀察了。

06-02-12@174509
台北市,2006年2月。

在這座充斥著形形色色的錯置之城市中,這些案例其實算不得什麼,但多少可供見微知著之用。對於我這個長期觀察者而言,一切錯置老早讓我見怪不怪。我 相信許多人跟我一樣,也相信,有更多人對之視而不見,或從來不以為怪。思忖至此,不禁自問:我之生長居住於此城,會不會才是錯置?也許吧。

延伸閱讀:

消防栓上的白菜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8.05.22 18:02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台北市, 政治, 文化
Del.icio.us : , ,

關於本文的 8 則留言

  1. 有個類似,只是相對不嚴重的毛病:
    在大賣場裡常看見明顯不屬於這個貨架的商品,
    例如食品區(一樓)出現了一瓶沐浴乳(二樓)之類的。
    還有一種是現場秤重的商品,
    上面都標價,表示本來要買了,卻又亂丟,那當初何必買?
    這種沒公德心的問題,
    似乎已經不只是中國城市民才有的(  ̄ c ̄)y▂ξ

  2. 在中國城,的確蠻移憾這樣與公德心有關的作為也照樣會發生;
    但更悲慘的是,提出解決方案的市府官員採行的是「連坐法」
    及鼓勵市民當「爪耙子」,在中小學裡宣傳大家一起抓「壞人」
    的作為。
    http://www.yuyen.tw/2008/05/blog-post_12.html
    這是「進步的城市」該面對的解決之道?

  3. 黑手黨 老大:
    說的也是,否則還真會令人抓狂啊 ^^
    ricebug 桑:
    的確,應該不是中國城特有;只不過,聽說中國城的市民水準很高說… XD
    我認識一位老先生,他到大賣場購物時,看到東西倒了會主動替店員把東西擺整齊。在中國城中,此人是個異數:他不會講「國語」,連台語都講得不太流利(就一般定義而言,他並非客家、亦非原住民)…就語言社會學的分析來看,他屬於日本化最深的那一群。
    Tiat 桑:
    以「公民與道德」的標準來看,台北市在鴨霸扁時代的秩序最好,後來在市府有意無意縱容下,越來越敗壞。您這「風紀股長」一詞還真是諷刺味十足啊~~
    生在 Che 死的那年:
    感謝補充!
    抓耙子體制從馬前市長時代開始推,成效不彰,在正當性上又可議,唯一可「稱許」的是:那是某一種心理投射…(冷笑中)

  4. 另一種錯置
    車子送修,為查MAZDA維修場電話上網找,進了這個Web, http://4a.mazda.com/ 點了area site: Asia Pacific,竟然看到了五星旗貼在TAIWAN前。雖然跟維修廠反映了,只得到一句回答:「那是日本總公司的網頁。」大家說商人無祖國,我看台灣的消費者也沒有祖國了。不知道護旗的中華民國憤青都跑到哪裡去了。

  5. 硫酸銅 桑:
    感謝補充 :)
    北市專用垃圾袋的實施狀況問題不少,並非如馬前市府及媒體所形容的那樣美好。如今沈世宏先生從北市環保局長高為為環保署長,真是恭喜他了 -_-
    twind3 桑:
    感謝!
    我在文中所提到的「形形色色的錯置」若持續普遍被視而不見,這個社會是很難升級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