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連減法都不會嗎

online
服貿黑箱
By etblue.

繼獨門的「鹿茸」定義後,馬英九又鬧了個笑話。他在3月29日「回應」學生的記者會上說:「兩岸服貿協議簽訂後,未來我國服務業對大陸的出口可增加37%,總產值估計將增加約120億臺幣〔…〕。政府也匡列982億元,來輔導協助可能受影響的產業。」此言一出,立即招致許多人譏訕,例如PTT上的一篇留言:「為了增加120億元產值,馬英九要花982億下去彌補」。《商業週刊》網站也有類似的質疑。馬英九真的連減法都不會嗎?喔,不!問題遠比「總統不會減法」還嚴重。

純就馬英九在記者會所講的逐字稿來看,說他是「智障」,這也是剛好而已。龍應台批評佔領立院的學生「思想非常薄弱,我覺得很遺憾,它充滿矛盾跟沒有想透的東西」;她這句話倒比較適合被用來形容馬英九。總統的幕僚竟能夠寫出這種稿子,總統自己還照本宣科:這是非常嚴重的事。

根據經濟部的說明,這982億元其實是分十年編列的預算。所以,這個金額應該除以10。不過,問題還是沒解決:120億扣掉98億後,只剩22億。相對於我國2013年GDP的15兆304億而言,這個金額只佔0.0146%。

退一步看,即令只計算所謂的「總產值估計將增加約120億臺幣」而不管業界損失,GDP也不過增加0.08%!哇咧!連現在那低得可憐的銀行定存利率都還有1.38%耶!請問龍應台女士:馬英九這樣是不是「思想非常薄弱」、「沒有想透」呢?

更何況,所謂的「總產值估計將增加約120億臺幣」只是估計,未必能達成,很可能又是個「六三三」。如果既有的服務業損失又被低估(誰敢說不可能呢),最後的結果就是負值。還記得消費券吧?馬政權在發放消費券時,宣稱這個政策將可提高經濟成長率0.64個百分點,結果經濟部事後自己承認,實際效果僅有0.3至0.5個百分點(這還是官方說法喔)。這個政權上台前誇海口、上台後畫大餅,種種吹噓膨風都被殘酷的事實戳破。如今上演的是第幾集呢?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吧。

讓我們再cynical一次:與其為了GDP增加不到千分之一,甚至不到萬分之二,而且還要讓許多本國業者淪落到需要接受國家補助或輔導,何不以消費券取代服貿呢?消費券的經濟效益起碼是服貿的3.75倍啊。

更糟糕的是,這個政權為達到目的而恣意唬爛,擺明了把人民當傻瓜看待。根據經濟部為推動「服貿」而編寫的《常見問答集》,所謂982億元的「行政院因應貿易自由化產業調整支援方案」預算其實從2010年起開始逐年編列,直到2019年。換言之,服貿尚未通過,這筆預算的執行時間已過了一半。

可別以為這個政府在未簽服貿協議前就已未雨綢繆地協助服務業者。這筆錢是為因應ECFA簽署而編列。在最初編列這筆預算時,有沒有納入服務業?根據負責的專案小組的第五次會議報告(2011年9月),被點名的「適用對象」名單落落長,全都屬於製造業:成衣、內衣、毛衣、泳裝、毛巾、寢具、織襪、鞋類、袋包箱、陶瓷、石材、木竹製品、家電、農藥、動物用藥、環境衛生用藥、帽子、圍巾、手套、傘類、窗簾、護具等產業;棉紡紗業、毛紡紗業、棉梭織布業、玻璃纖維梭織布業、其他織布業、不織布業、其他紡織品製造業、石油及煤製品、基本化學材料、石油化工原料、合成樹脂及塑膠、合成橡膠、人造纖維、塗料、染料及顏料、清潔用品、化粧品、其他化學製品製造業;輪胎、塑膠皮材、塑膠板材、塑膠管材;玻璃容器、其他玻璃及其製品製造業;耐火材料製造業;銅材軋延、擠型、伸線業、未分類其他基本金屬製造業;金屬手工具、金屬模具、未分類其他金屬製品製造業;其他通訊傳播設備製造業、視聽電子產品、量測設備、導航設備、控制設備、鐘錶、其他光學儀器及設備製造業;發電機械、輸電機械、配電機械、電池、電燈泡、燈管、照明器具、其他電力設備製造業;食品、飲料、菸草製作用機械設備;紡織、成衣及皮革生產用機械設備製造業;橡膠及塑膠加工用機械設備製造業;未分類其他專用機械設備製造業;流體傳動設備、泵、壓縮機、活栓及活閥製造業;機械傳動設備製造業;事務機械設備製造業;其他通用機械設備製造業;自行車、自行車零件製造業;未分類其他運輸工具及零件製造業;體育用品、文具、眼鏡製造業;拉鍊及鈕扣製造業、其他未分類製造業。

服貿協議簽署之後,經濟部才在去年七月修改這個「方案」:

方案修正後,共通性輔導經費(製造業與服務業均適用)為762億元,個別性輔導經費為220.109億元(製造業190億元,服務業30.109億元)。(〈經濟部工業局102年7月份重要施政〉)

所以,專門編給服務業的金額只有30億。雖說服務業可以分食那塊762億的餅,但是,照政府一般執行預算的方式,這塊分十年食用的餅在去年年底大概已被吃掉了一半(否則,就是預算執行不利;若然,更沒人會相信政府以後會確實執行)。剩下的一半若由製造業與服務業平分,服務業僅得190.5億。照這樣計算,政府揖注給服務業的金額不到221億,所以比馬英九所說的982億的四分之一還少。何況,服務業者一旦殺出來爭食,製造業早先預期獲得的補助跟著縮水,不反彈才怪。更何況,後面還有個貨貿等著上場!就連立場親馬、親中的《旺報》都有記者指出:「982億補貼細項 服務業占比低」。

不論怎麼計算,所有結論殊途同歸:馬政權在3月29日的記者會中,公開欺騙人民!

這跟馬英九在2008年競選總統時宣稱的「準備好了」如出一轍。朱立倫也是那支競選廣告的演員之一,所以請朱先生現在少裝沒事人、說風涼話

或許有人會從以上的金額而推論說,所以服貿的影響不大。對此,我反問:如果這種推論成立,馬英九幹嘛說「982億」呢?在把服務業將來實際可得之補助大幅膨風至「982億」的同時,馬政權洩漏出:他們其實知道,服貿的負面影響非同小可,而且難以估計。

服貿帶來的利益相當低,對經濟民生卻將造成巨大衝擊。我不相信財經官員沒人知道這一點。為什麼一片靜悄悄?沒有專業文官跳出來當烏鴉,因為這是「上面」執意要的東西,講也沒用,不如「明哲保身」。所謂的「上面」無非就是「今上」,也就是馬英九。

對馬英九那批人而言,管他一百億、兩百億、一千億,這些計算統統不重要,所以馬英九在記者會上可以講出那種讓人覺得他不懂減法的話語,所以技術官僚們陪著他瞎扯數據。

如果他有心於國計民生,好歹會概算一下,但他沒有。從過去的紀錄可見,他根本無心於國計民生。無心於國計,所以國債飆高;無心於民生,所以他在莫拉克風災時對災民那麼冷酷,所以才會對某位大學生說出「何不多吃一個便當」。他這種心態,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正因馬英九無心於國計民生,所以儘管有那麼反對者與質疑者,政府從籌劃階段開始即不擇手段,就是要趕緊安排服貿上路。

無心於國計民生的馬英九執意推動服貿,其出發點與目標都不是經濟的,而是政治的自2008年上台以來,他只有一個施政主軸始終沒變,而且對此著力日深、成效顯著:使台灣海峽兩岸緊密結合。以四個字來形容,就是「化獨漸統」。這四個字是他的肺腑之言。他那「中華統一」的神聖信念高於一切,他希望在這個故事當中贏得到一個關鍵性的「歷史定位」。相對於此,一切都無關緊要,甚至微不足道。相對於統一大業,很多東西都可以犧牲,除了自己:所以,即使兩岸統一的政治工程損害人民生活,也沒關係、說得過去;所以,擋在這條路上的人被警察或黑道打爆頭,算他活該;所以,也不用擔心服貿順便服務解放軍,反正馬英九跟曾說「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夏瀛洲同屬一掛。三民主義以民族主義為首,而這個民族主義就是中華民族主義。不必檢查腦袋,只消聽其言、觀其行,就足以確定:馬英九是這種意識型態的基本教義派

儘管絕大多數人民認為馬英九無能,他在推動兩岸統一這方面卻是效率驚人。短短幾年之間,台灣從老蔣到阿扁長達六十年的實質獨立格局被大幅拆解,近乎至不可能修復的地步。由於急切於建立其「歷史定位」,他一再加強火力,乃至於驚擾了眾多溫水中未醒的「青蛙」(這只是借引常用的比喻,無貶義)。太陽花學運雖讓我多了些樂觀,但在希望重燃的同時,我寧可多些謹慎:後續的長遠發展端視:是否有足夠多的人不只看清「服貿」的政治本質,而且認識服貿這顆棋子所在的整個棋局。如果讓馬英九在入棺前再喊一次「『我們』贏了」,那麼,絕大多數的台灣人就輸了。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