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PA實施十年以來的香港人民生計

online
Old_women_in_Shamshuipo
圖 1. 香港深水埗區,2005年6月21日下午三時,兩位開始用餐的老人。CC BY-SA Jerry Crimson Mann.

從2004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迄今已超過十年。十年來,在這個包括貨貿協議、服貿協議、專業資格互相承認、貿易及投資便利化的CEPA影響下,香港人在經濟層次上過得更好?還是更糟?且讓香港的官方統計數字老老實實地告訴你。

首先看失業率: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年刊》,2003,頁 19; 2008,頁21;2013,頁24。

從2004年到金融海嘯來襲前,失業率連年下降;歷經金融海嘯時期的一度上升後,整體失業率於2012年降至3.3%。將觀察的時間拉長,我們可以看到:

  1. 整體失業率仍未降回1995年以前的水準。
  2. 二十歲至二十九歲的失業率從2008年起明顯高於整體失業率約兩個百分點;

去年(2013)的正式統計尚未出爐,但若將已公布的各季數字取平均值,我們可以得知,其水準跟2012年不相上下。

雖然失業率如今遠低於有SARS肆虐的2003年,但是貧窮率卻居高不下。以下是樂施會(Oxfam)根據官方的調查資料而計算出的貧窮率:

定義:
在職住戶:有至少一名就業成員的住戶(外籍家庭傭工除外)。
貧窮住戶:住戶(外籍家庭傭工除外)每月收入少於全港相同人數住戶的每月收入中位數之一半。
在職貧窮住戶:住戶中最少有一名就業者(外籍家庭傭工除外),而其每月收入少於全港相同人數住戶的每月收入中位數之一半。
本表中的分母與分子皆為人口數。
各項計算依據官方統計數字;2012年數據取自當年的第二季。
資料來源:樂施會,《香港貧窮報告:在職貧窮家庭狀況(2003-2012)》,香港,2012,頁7、11。

在這份統計中,有16%至18%的香港人屬於「貧窮人口」。在其中,多數是自己有工作或家戶中有在職者。將這個數字對照就業人口,我們可推算出:在工作人口當中,超過百分之十屬於標準的「窮忙族」。再將此數字對照近年失業率數字的變化,顯見:近年來的新增職缺有相當大的比重屬於低薪工作。

以上介紹的是民間社團所計算的貧窮率。香港官方所計算的貧窮率主要分兩種:「政策介入前」與「政策介入後」,換言之,社會福利補助前與補助後。根據港府的《2012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從2009年到2012年間,政策介入前的貧窮率20.6%降至19.6%,政策介入後的貧窮率則從16%降至15.2%(頁90)。官方與民間組織的計算結果雖有不同,但都指向:雖然失業率大降,貧窮率僅微幅減少。貧窮問題的惡化反映在以濟貧為主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每年的支出上:2002年度為161.3億,到了2012年度則攀升到197.7億,等於在十年之間增加了22.6%

然而,香港的薪資指數在2010年開始即恢復上升的趨勢: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年刊》,2003,頁 19; 2008,頁21;2013,頁24。

整體而言,香港在進入本世紀後,整體薪資水準提升的穩定度與速度不如1990年代。更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指數來自於全體薪資的平均值,其上升趨勢很可能是被薪資水準較高者的加薪拉抬。家庭收支統計的調查結果(包括普查)佐證以上假設:收入明顯增加的是收入最多的兩成家戶。

方法:工作人口依主要職業收入分為十組,每組人數相同;然後取中位數,以固定市價(2001年6月)計算。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主題性報告:香港的住戶收入分布》,2012,頁21。

在統計圖上拿掉最高的兩組,我們可以看得更清楚:下圖顯示,相對於2001年,其他八組在2011年的收入大多不增反減;唯有排名第二低的那一組收入增加(但只增加190元):

詳細說明見前圖。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主題性報告:香港的住戶收入分布》,2012,頁21。

香港政府統計處將第三至第八組概括為一層,這個中間階層包含全部工作人口的六成。根據同一份報告(頁41),在這個收入水準普遍降低的階層中,有25.4%的人從事進出口、批發與零售業,13.8%從事地產、專業及商用服務業,12.9%從事公共行政、教育、人類醫療保健及社工活動,11.5%從事運輸、倉庫、郵政及速遞服務業。CEPA中的「服貿」改善他們的生計?答案恐怕是否定的,甚至是相反的。

雖然我在統計圖中已加註說明,但鑑於小字易被漏讀,亦考慮到「固定價格」未必人人能懂,此處還是重複一次為宜:以上統計圖中的金額已扣除物價波動因素。或許,您有一大票香港朋友,而且他們都告訴您說,他們近年來的工作報酬增加。這種說法只有兩種原因:他們都屬於實質收入增加的少數(很可能是屬於位處頂層的那20%);或者,其中有人忽略了物價上漲的因素(按:通常,富人較無感於物價上漲)。對於物價上漲的壓力,大多數香港人想必相當有感:

資料來源:薪資:同圖4;物價:香港政府統計處網站。

從2005年開始,香港物價年年上漲,其速度遠勝實質薪資指數的增加。一旦理解這個脈絡,就不會驚訝於華爾街日報部落格在2012年11月會有文章指出:香港三分之二的工作者「養家餬口沒餘糧」。就算有餘錢儲蓄,暴漲的房價使大多數想要購屋的香港人望之興嘆:

租金指數按照當年的新定租約租金計算。
資料來源:薪資:同圖4;住宅售價與租金:香港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年刊》,2003,頁 156、158;2008,頁 186、188;2013,頁 228、230;香港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月刊》,2014年3月,頁159、164。

租金的漲幅也相當驚人。從2009年到2013年,短短四年之間,租金指數上漲50%

在2002年時,香港有53%的住戶擁有自己的住宅;十年後,這個數字降至52%。對近半數的香港住戶而言,眼前能夠應付飛漲的租金就已阿彌陀佛、天主保佑,購屋的目標則如升空的火箭般地在數年前即已消失於視野。

地狹人稠在香港是幾個世代以前就已形成的結構,它不足以解釋近年的房地產價格暴漲。可以解釋這個現象的因素不外乎資金,尤其是外來資金: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網站。

國際收支淨額相對於GDP的比率在2009年突然逼近37%,若論總額,是前一年的2.7倍。詭異的是,這一年的香港經濟成長率是負2.5%。繼這個異常數字出現後,房地產價格連年陡升。只是巧合?

從2009年起,來自「中國內地」的收入年年大幅超越全世界(含中國內地)流入香港的淨額,而且,兩個金額在2012年甚至變成四比一: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年刊》,2008,頁401;2013,頁110。

從下一張統計圖可見:來自「中國內地」的金流在2004年首度超越英屬維京群島,不過,「好戲」還在後頭。自2008年起,「中國內地」向香港輸出的金額年年超過三千億;扣除反向的輸入後,淨額連三年超過九百億;後續紀錄更可觀:淨額在2011年逼近一千五百億,2012年則超過一千八百億。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年刊》,2008,頁401;2013,頁110。

為什麼出現這個現象?為什麼出現於此時?CEPA的第四次「補充協議」 (2007年6月29日簽訂) 應是關鍵,尤其這一項:「積極支持內地銀行赴香港開設分支機構經營業務」。

雖有如此龐大的中國金流持續注入香港,但是香港的實質GDP卻沒有這種噴出行情,其走勢在2011、2012年甚至跟中國金流輸入的連年暴增相反: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網站。

那麼多錢從中國內地流入香港,幹嘛?投資?投資什麼?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香港國際收支平衡、國際投資頭寸及對外債務統計》,2013年第4季,頁32。

打從2009年起,理論上可揖注於企業的「直接投資」與「證券投資」不見起色,甚至呈現負值。「其他投資」卻大行其道。其他?是什麼?縱觀各項數據後,只能如此論斷:近年從中國內地流入的大量金錢就算對香港的實質經濟有助益,其成績恐怕遠遠不如這些錢推升房地產價格的效果。

早在2009年,已有媒體報導指出:「現時本港樓市的銷售對象廣泛,其中內地買家不斷增加,單憑港人本身的負擔能力已不足解釋當前市況」。台灣的中華經濟研究院於2012年12月提出的一份研究報告更直接指出:

CEPA之後,海外熱錢持續流入香港炒樓,帶動樓價持續上升,而高昂的地價和生活成本,削弱香港在很多領域的國際競爭力。(林昱君、簡澤源、江怡慧,《CEPA 後大陸對香港之政策調整與影響:陸資與陸客相關分析》,台北,中華經濟研究院,2012年12月,頁77)

台灣的經濟部不可能不知道這份報告。此報告的委託者不是台聯,也不是民進黨,而是經濟部,而且,這份報告還存放在經濟部的網站上喔。

早在決定洽簽ECFA之前,亦即在2009年,經濟部就應該徹底研究過CEPA對香港的影響。不過,研究也沒用啦!因為這是馬總統區長要的東西,所謂的委外研究只是擺個樣子,應付敷衍國會與社會大眾。研究人員就算嘔心瀝血,到頭來只是對牛彈琴。政府明知這份報告中提出的警訊,卻在半年之後即急忙簽下服貿。心態如此,莫怪乎社會對服貿反彈的力道那麼強。

質疑或反對服貿的人士往往著眼於服貿對產業的衝擊,然而,問題不僅出在產業層次香港的CEPA經驗已經預示:ECFA及後續的一連串協議(包括服貿)終將使多數的台灣人生計淹沒於滾滾而來、看得到卻摸不著的錢潮

延伸閱讀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