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信官方版的台灣電力需求預測,你就輸了(更新)

online
Taiwan_power_prev_n_o

圖 1.
更新說明:原圖1中的「發電容量」曲線易使讀者誤解為「淨尖峰能力」,於新版中取消。回應討論部份有多處爭議針對舊圖,特此說明。

本案調查委員諮詢專家學者認為:「〔…〕臺電公司之電源開發計畫,是以自身所為之負載預測為主要依據,其客觀性容有質疑,該局之負載預測案,實應委由非據以為電源開發之臺電公司外之第三者來執行。」

黃煌雄,《備載容量調查報告》,2012,頁13。

經濟部長張家祝在4月17日表示,如果不要核四且不讓現有的核電廠延役,台灣就會缺電(參閱:中央廣播電台自由時報之報導)。台電則在4月22日告訴我們,如此一來,台灣在2018年會缺電(參閱蘋果日報之報導。這一切似曾相識,讓我想起自己曾寫過一篇〈沒核電就會缺電,真的嗎〉,當時是2011年五月初。

早在2011年4月中旬,經濟部與台電先後警告:「核能電廠若同時停止運轉」,台灣電力備用容量率會降至10%以下,甚至2%。當時,官方的警告聽起來很嚇人;我那篇文章則吐嘈說,官方近年來總是高估尖峰用電量。2011年早已成為過去,歷史已證明了哪一方是錯的。

屢屢下修仍然過高的預測

官方當時的警告根據的是前一年的預估:2011年的尖峰負載值將達到36574千瓩。2011年結束後,正式統計數字顯示:這一年的實際尖峰負載值是33787千瓩。顯然,官方的預估比實況多出了2787千瓩,高估了近8.25%高估的電量需求略大於核四的總發電容量(2700千瓩)

讓我們把時間拉回2000年,亦即陳前總統斷然決定停建核四的那一年。台電當時預測的2011年尖峰負載是43220千瓩;事後驗證:當年高估了28%,或者說,等於核四發電容量的3.5倍。假如台電在2000年的預測是正確的,核四早就該如期於2006年開始商轉,而且我們如今應該已經在興建核五,甚至核六。

台電在2000年的預測顯然錯得離譜,早就被棄如敝屣。難怪經濟部將相關資料從自家網站撤下。這可是當時的擁核者所依恃的「沒核電,就缺電」的立論根據喔!

從政府網站撤掉的資料不見得從此消失,多少有人做過存檔備份…不幸的是,俺的倉庫裡也有些存貨。上圖彙整兩種數字,實線分別表示1989年以來的台灣的總發電容量(含核電與不含核電)與尖峰負載,虛線則表示2000年、2002年以及2008年以來的官方版尖峰負載預測。如圖所示,只有2002年進行的預測還算準確;不過,那次的預測從2008年起就連年槓龜。

自從擁核的中國國民黨於2008年五月重掌行政權後,一再提出過度樂觀的經濟成長預測。台電的未來電力需求評估隨之起舞,因而在2008年把次年的尖峰負載高估了13%,亦即核四發電容量的一點五倍。(按:官方通常在每年八月以後預測下一年的尖峰用電)

相關單位屢屢下修尖峰負載成長率,卻仍年年高估,直到2012年的預測才大致估準了第二年的數據。目前最新版的預測是2013年時的計算結果。從近兩次的修正的情況來看,關於今年的最新預測應該可信;至於長期預測,恐怕值得再推敲。

預期的經濟成長率可靠嗎

關於未來十年的尖峰負載,台電在去年八月預測的年平均成長率是2.3%(!)。這是根據一系列的假設,其中最主要的是經濟成長率

 102年為2.31%、103年為3.37%、104年為4.38%、105年為4.21%、106年為3.97%、107~111年平均成長率為3.38%、112~113年平均成長率為2.83%,102~113年平均成長率為3.40%。(《民國102年台電長期負載預測》)

這麼美好?真的嗎?我看未必。最近幾年來,財經部會的數字往往難令人放心。去年的經濟成長率是2.11%,比預估的2.31%略少。這不算是啥麼大問題。嚴重的是:去年年底預估的2013年經濟成長率本來只有1.74%。財政部在1月20日以「出口報關系統更新導致部分出口未納入」的理由史無前例地追加677億元的出口金額,出口年增率跟著倍增,經濟成長率隨之破二。根據財政部自己的解釋,這個系統漏洞在去年十月七日開始出現,直到今年一月下旬才公佈修正。

關於已成的事實之統計出紕漏,關於未來的經濟預測呢?主計總處在2011年預測的2012年經濟成長率為4.19%,真是鼓舞人心;可是,現實殘酷得很:2012年的經濟成長率只達1.48%!對此,主計總處的解釋很有道理:「國內經濟活動受國內外不確定因素影響甚大,尤其當全球性突發事件急速擴大時,預測確度更難以掌握」。既然如此,那麼請教台電:這個「104年為4.38%、105年為4.21%」可信度有多高?九年後的「112~113年平均成長率為2.83%」呢?

再說,官方統計中的出口金額現在有超過一半並非在台灣生產,這些所謂的「生產」在台灣能消耗多少電力?在剛才我們看到那個出口金額追加的例子中,三個月的出口金額倍增就可將經濟成長率拉高0.37個百分點。從這個比例,我們可大致瞥見近年的經濟成長率有很大一部份並不會導致電力需求增加。

我們輸掉了什麼

就算從來不相信台電的預測,我們還是輸了,而且輸掉很多。

由於台電連年過度高估未來的電力需求,核四長期被多數人視為避免缺電的必要處方,因而使本來就沒必要的核四在1999年在少數人的抗議聲中開始動工。陳前總統雖在2000年10月決定廢掉核四,但是在擁核又握有國會多數的國民黨祭出罷免寶劍的威脅下,不得不豎起了白旗,使核四得以死裡逃生。阿扁廢核四之所以會失敗,因為多數人不挺,因為人人怕缺電,因為大家相信台電與有關單位的預測。

核四於2001年2月中旬確定復工。到了3月,國民黨智庫出版的《國家政策論壇》創刊號即針對這件事而刊登了一系列文章。在高奏凱歌之餘,國民黨不忘重彈擁核老調,包括:

核四不興建,備載容量至民國97年降為8.3%, 98年更可能會降至3.3%,已低於目標值20%甚多〔…〕(江丙坤,〈核四的真相〉,《國家政策論壇》,第1卷,第1期,2001年3月,頁6。按,既然江丙坤說「目標值20%」,他所謂的「備載」等於台電術語中的「備用」,並非指「備轉」)

復工時預定於2006年開始商轉的核四到了2014年的今天尚未完成。這幾年來,台灣缺電嗎?沒有!歷史女神狠很地打了江丙坤們一巴掌:2008年的備用容量並未如他們所預言的「降為8.3%」,而是達到25,6%;2009年的備用容量也未「降至3.3%」,而是升高到30.2%!根據監委黃煌雄的調查報告:「備用容量率每增加1%,所增加投資費用為:3,378.7 萬瓩 × 1% × 26,550 元/瓩 = 90億元,若加計輸電設備投資用,則約為92億元」。過度投資必造成損失。

什麼企業會投資在不需要或不能用的設施,而且其領導高層不會因此而懊惱?答案:國營企業。

假如核四在2000年就關門大吉,全民認賠出場的代價最多達900億元,不過,當時的經濟部長林信義拿出算盤一撥,赫然發現:可以藉由轉賣反應爐與渦輪機而將損失壓低到400億元左右。十三年後的今天,在歷經數度追加預算後,停止核四等於宣告總額超過2838億元的預算付諸流水。在多數人民皆曰不可讓核四運轉的情況下,若仍然照馬政權原先的計劃啟動這個拼裝車,將來一旦出事,全民的損失恐怕以兆元為單位計算(人命無價,不在計算之列)。三種腳本比一比,顯然:2000年的停建是上策,現在喊卡是中策,繼續玩這個遊戲是下策。 公元兩千年的機會點早已流失,現在已沒上策可選。所以,全民損失徒增兩千億、甚或兩千五百億,至少。

政治責任

統治現代國家必須倚賴數字,而且是有憑有據、合理有效的數字。多年來的電力尖峰負載預估一再槓龜,台電固然難辭其咎,但納稅人更應該追究的是負責研擬、決定政策的那些人,包括政治人物在內

照理說,這些人看到一年又一年的預測錯誤,應該要追查問題的癥結,或至少要求技術官僚徹底研究。但是他們沒這樣做。民進黨從政者應該記取教訓,以後執政時不可再只抓政策方向,而不深入掌握政策形成的資訊脈絡。曾長期執政,現在又重掌行政權多年的國民黨人呢?他們一直拿這些預測數字來主張核四、乃至核電的必要性。這一幫人是能力不足?是故意如此?抑或是治國的能力差、而且騙人的本事強?

治理國家者不應該拿數字來哄騙選民,也不該隱匿可以公開的數字。在核四受到公眾與朝野熱烈議論之際,政府一再警告大家說未來會缺電。既然如此,經濟部能源局為何把「長期負載預測與電源開發規劃」相關資料自網站撤下呢?

圖 2. 擷取自經濟部能源局,「長期負載預測與電源開發規劃」網頁。

這種資料,能源局每年都有一個版本。歷年預測準確與否,規劃妥當與否,那是另一回事;這些資料全都是納稅大眾出錢、承辦人員出力的成果,好歹可供各界人士參考。就算有最新的資料等著上架,政府也不該把歷年資料隱藏起來,因為這些是公共的智慧財產,在網路時代不能只有紙本存放在圖書館,而且應該公開在政府的網站上。行政院與其為了「負責社群網站的訊息傳遞和在網路上傳播正確訊息」而另外所謂的「新媒體小組」,不如老老實實把政策形成所依據的資料一五一十地公開。

網路時代的政府該像美國政府那樣,儘量把可公開的資料放在網路上(例如任何人都可以查閱到紐約州能源管理機構自1999年以來的所有會議紀錄,還是應該像中國政府那樣一手控制網路輿論,一手利用官媒網軍對人民日夜洗腦?台灣現在的掌權者顯然越來越偏向於走後面這一條路,走倒退的路。

官方版的台灣電力需求預測不可盡信,現在這個政府則完全不值得人民相信。

延伸閱讀

關於本文的 21 則留言

  1. 社會動盪,核四反反覆覆造成企業出走,也不能全怪台電過度樂觀預測

    不能全怪台電,所以我在最後一節談政治責任。若領頭的政務官都沒責任,就不必給他們那麼高的薪資。不過,企業出走跟核四的關係應該不大。大多數出走的企業是為了競逐廉價的人力與土地成本。
  2. 根據報告第8頁
    93年的裝置容量為3,459.8MW
    但是您的圖上藍線卻高達4,2000MW左右
    這當中是不是有甚麼誤會?

    黃煌雄的報告之表格指的是「臺電公司電力系統所有發電機組額定容量之和」,我則使用能源局的《能源統計年報》之全國(含民營)「發電裝置容量統計表」的「總計」。
  3. 您的圖表與《備載容量調查報告》的《備用容量率及相關數值》表的資料不符。

    敬請參考我在上面對Aeolus留言的回應。
  4. 您將民營電廠的裝置容量也算入是否有吃台電豆腐之嫌?
    台電給的尖峰負載發電量並不包含那些民營電廠的發電量(因為他們沒有賣電給台電)
    有賣電給台電的都有計入台電自己的發電量,請參考台電網站
    http://stpc00601.taipower.com.tw/loadGraph/loadGraph/genshx.html

    台電現在(含民營賣電)的總裝置容量也不過41000MW左右
    你的圖表卻直接畫到超過快50000MW,
    這樣算出來的備用容量率當然會偏高。

    以2013尖峰負載約34000MW
    根據現在總裝置容量去算備用容量率
    (41500-34000) / 34000 *100% 約為22%
    http://stpc00601.taipower.com.tw/……/main/load-today.html

    再看能源佔裝置容量比
    http://www.taipower.com.tw/content/new_info/new_info-c36.aspx?LinkID=13
    其中 燃煤 跟 核能 佔的(40% 約17000MW)可以隨時以近乎100%的能力及較低的成本來發電
    燃氣太貴(其實台灣的燃氣儲量也不足以天天全力發電當基載)
    http://www.taipower.com.tw/content/new_info/new_info-c32.aspx?LinkID=13
    穩定便宜的基載佔尖峰負載的50%算高嗎?(把一半的蛋放在便宜又堅固的籃子裡比較安全不是嗎)

    而且以這樣的電力規劃在13年前(當時規定的備用容量率是20%,現在備用容量率是22%)來看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更何況現在有20%左右的裝置容量還是屬於民營電廠(賣台電)的..

    這篇文章主要談的是尖峰負載預測的問題。關於「備用容量」數據,我在文中提到兩個實際值,全是根據能源局的「長期負載預測與電源開發規劃摘要報告」,而且也加註出處。為了更清楚地顯示,我這裡把它們截圖出來:

    2008年實際備用容量率
    (出處:經濟部能源局,《98-107年長期負載預測與電源開發規劃摘要報告》,2010,頁34)

    2009年實際備用容量率
    (出處:經濟部能源局,《99-108年長期負載預測與電源開發規劃摘要報告》,2011,頁33。)

    能源局官員想應跟多數公務人員一樣,多是老實人,他們不至於吃台電的豆腐吧…

    您提到「2013尖峰負載約34000MW」,沒錯。可是,台電在2000年預測的數值是46773MW啊!這才是本文討論的重點。關於未來需求的預測是長期電力規劃最基本的工作,容量、發電能源的配置、新電廠與新機組的建置時程等等都配合電力需求預測而來。

    關於更詳細的容量數據問題,另請參閱以下我對徐先生的回應。

    至於未來,誠如您所言,發電的能源須能兼顧穩定與便宜。反核派會加上「安全」,他們也沒錯。跟某些反核派不同的是,我對「立即全面廢核」有所保留。雖然我認為台電目前還是可能高估了未來的用電需求,但經過下修推算後,我認為台灣頂多能作到讓既有核電廠按台電計劃的時程退役(在沒有核四的情況下)。

  5. 預測這個有什麼意義
    台灣應該像韓國一樣
    把高污染的火力電廠全部淘汰
    全面改成核能發電
    減少對地球的傷害
    避免世界末日提早到來

    台電跟能源局做這種預測是必要的。就算要全改成核電,也需知道需要多少才夠。核電廠的建造成本很高,不可能愛蓋幾座就蓋幾座。
    至於韓國,他們到2035年都還沒辦法全改成核電,屆時能真的作到60%就已算達成他們的目標了。
  6. 另外,2008年的備用容量率上升是因為金融海嘯造成的尖峰負載下降
    (大家都還記得那時放的無薪假吧?)
    加上照計畫的大潭電廠商轉
    http://www.taipower.com.tw/content/new_info/new_info-b13c.aspx?LinkID=6
    才使得備用容量率不減反增

    誰有辦法在 2000年就估計到2008會有金融海嘯?
    http://stpc00601.taipower.com.tw/loadGraph/loadGraph/SpinningReserve.html

    附上台電新聞稿
    國家要發展,電力建設本該領先產業作長期的規劃,並視情況檢討修正,這些年來沒有真的缺電,是因為97年起金融海嘯、歐債危機等全球重大事件衝擊,導致電力需求大幅減少,而供給面除於民國94、95年如期完成台中第9、10號機組外,也因大潭電廠第3~6號機組提前商轉及民營電廠的加入而增加,這是政府與電業同仁的默默努力及承擔,不能因為早年擔憂的限電沒發生,就直接說台電騙人,相關說明如下:
      一、 不同類型的機組因為特性及成本考量,各有其任務及合適的容量因數,用電需求較低的時間由核能、燃煤等發電成本較低的基載機組負責供電,不夠時再由成本較高的機組支援,像大潭等燃氣電廠屬中載機組,用電尖峰用電期間多已滿載發電,提高其容量因數等於要它在不需要發電的離峰時候發電,不但對抒解用電高峰沒幫助,還得降低原本該發電的基載機組發電量,違反經濟調度原則,平白增加發電成本。
      二、 台電曾於97年初依據政府「新世紀國家經濟建設計畫」等相關政策推估我國97~108年的經濟成長率,同時依台電的長期電源開發方案推估備用容量率,依當時4.2%的經濟成長率合理推估,若核四無法商轉,則備用容量將於102年降至10%以下,供電情勢堪憂,然97年起遭受全球金融海嘯、歐債危機、美國財政懸崖等一連串無法預料的全球重大事件影響,造成97、98、100年電力需求皆負成長,而供給面也因大潭電廠第3~6號機組的提前商轉、星元等民營電廠的加入而增加,才不致真的缺電;若時間點再往回溯,原預估90年代初期的供電危機,亦是因政府於84年辦理第一、二階段開放發電業因應而解除。
    資料來源:台電公司新聞組

    的確,幾乎沒有人能在2000年預測到2008年的金融海嘯。可是
    1. 2001年至2007年的尖峰負載實際值就已證明了台電在2000年明顯高估。
    2. 2008年金融海嘯後,台電還是繼續高估。
    台電在2002年的估計倒是蠻符合2003-2007年的實況。這跟當時是民進黨掌握行政部門有關?還是純粹因當時剛好有比較厲害的技術官僚負責規劃。我不知道。沒找到後面幾個年度的資料(2008政權更替後,其它好幾個部會也把許多先前的資料從官網撤除),也不知道相關部門的內部情況,我無法進一步推敲。
  7. 所以這篇文章的意思是2000年的時候就要看出金融海嘯?這樣才叫成功的預測?以後的經濟成長率也都只剩1~2%,這也是大家的期待?就算民進黨執政,大家也要維持這樣的期待?過去5年經濟已經慘到了谷底,平均還有3.3%以上,另外,GI的預測都還比台電高,這樣的資訊有被平衡揭露嗎?

    如果過去五年的經濟成長率有3.3%,您不至於說「經濟已經慘到了谷底」。建議您參考林環牆教授的這一篇:〈主計處的幾何平均年成長率3.08%,誤差很大〉。此外,GDP計算方式改將海外生產納入,所以經濟成長跟電力需求成長之間的關係也跟著改變。
  8. 作者用經濟部【含民營汽電共生】的數值當總裝置容量
    卻用台電【不含民營汽電共生】的尖端負載

    當然會導致出備用容量太多的情形
    前提就不對了,結果當然會錯的離譜

    是否請作者重新畫一張
    並且提出如何在2000年預測2008金融危機的相關作證

    在規劃電源開發案時,能源局的「淨尖峰能力」其實是將汽電共生計入。
    以我稍早貼出的2009年圖片資料為例,淨尖峰能力為44453千瓩。
    根據《能源統計年報》,那一年的全國發電裝置容量是47974千瓩,其中包含汽電共生6971千瓩。所以若將汽電共生扣除,淨尖峰能力不可能達到44453千瓩。

    我畫的那一張統計圖的確不妥,會讓人錯以為全國發電裝置容量等於淨尖峰能力。若混淆兩者來算,2009年的備用容量率會超過40%;然而,事實上是30.2%(台電後來提供的數字是28%)。話說回來,這個實際值不論是30.2%或28%,都還是比法定備用容量的16%高出一大截。

    我畫的那一張統計圖其實不必納入發電裝置容量,我稍會將它修改掉。

    至於您的最後一段,我已回應過了。
    您稍早的兩次發言因附有連結,被安全系統擋住。抱歉!

  9. 問題不在民營電廠,問題在汽電共生。

    繪製圖表中的「實際發電量」其實就是「裝置容量」,而用的能源局資料中的裝置容量,包括了汽電共生(獨立系統),而台電的裝置容量只有考慮台電系統,所以會比能源局的裝置容量少。

    根據這篇文章下方提供的公式來看,台電系統也包括了民營電廠,所以民營電廠就不是問題了。同時我們也可以從公式中看到台電系統的尖峰負載,其實不包括獨立汽電共生系統中,工廠的自用電力需求。
    http://ppt.cc/a4FE

    不過因為有小部分電力賣回給台電,另外還有垃圾沼氣發電等,所以在台電的負載曲線圖中,會有一小部分汽電共生來的電力。
    http://www.taipower.com.tw/content/new_info/images/page2/health-02.jpg

    以2012年資料來看,台電系統的裝置容量大概4萬1千MW。而能源局公布的總裝置容量是4萬8千MW,而汽電共生裝置容量就是7千MW出頭。這段差距就是汽電共生的裝置容量!!
    http://web3.moeaboe.gov.tw/ECW/populace/content/wHandMenuFile.ashx?menu_id=931

    所以說以能源局的「裝置容量」(有汽電共生的裝置量),配上台電的「尖峰負載」(沒有汽電共生的自用電量),畫出來的趨勢圖,確實把兩者之間的差距不當誇大了!!!

    差異的確在於汽電共生。感謝您的指正。

    就總發電量而言,汽電共生系統的發電大概有七成自用,三成賣給台電。汽電共生系統業者往往選在尖峰時段賣電(因為價格對他們較有利),而且其成本較低,所以,愈趨於用電尖峰,他們的發電容量在全國所需電力的比重愈大。從您提供的夏日負載曲線圖來看,貢獻度最大時約2000MW左右(大約是汽電共生總容量的三成)。所以,我的原圖應該將汽電共生業者的自用部份扣除,更精確的作法是按照能源局歷年的「全國電源開發案」中最新的「淨尖峰能力」實際值。這個值介於台電系統容量與全國發電容量之間。鑑於:
    1)我手上沒有每一年的數值,
    2)這個數值其實跟本文主旨的關連性不大,
    所以,我乾脆在新圖中把代表容量的曲線拿掉。

  10. 作者你好,我不是擁核派,所以請不要一看到就刪我留言。

    能源局的「裝置容量」(有汽電共生的裝置量),配上台電的「尖峰負載」(沒有汽電共生的自用電量),畫出來的趨勢圖,確實把兩者之間的差距不當誇大了!!!

    根據能源局的《能源統計年報》,2012年汽電共生佔總發電裝置量高達16.5%。你可以再去核對「發電裝置容量統計表」跟「歷年台電系統發電廠裝置容量表」,就可以看出汽電共生的落差。差不多差了10%。

    這會造成這張趨勢圖不正確地誇大了「裝置容量」跟「尖峰負載」的落差。建議是將裝置容量的數據取台電系統的裝置容量,就可以更正這個部分。

    您的上一篇留言沒被刪,而是被系統擋住。為了安全,這個網站會自動過濾附有連結的留言。抱歉!
    我只刪那種嚴重違反版規的留言。就算您是擁核派,我也不會刪文。更何況,您的留言很有參考價值,我不僅不會刪,還會另行備份。

    在實質問題上,我已在您的上一則留言底下回應,此處就不重複了。

  11. 2002年預測比較準是因為2001年網路泡沫化的檢討下修,加上後續幾年經濟與用電又比較回復正軌,與預測的方向邏輯一致吧,跟民進黨或國民黨執政一點關係都沒有…然後如剛剛所說後續幾年用電與經濟持續成長,預測上當然就偏向樂觀,直到遇到97~98年金融海嘯史無前例的兩次衰退,原先每年3%以上的成長沒有了,還倒退來回差距不就快10%了,這就所看到誤差的由來,都是與當時環境變化很貼近,這部分似乎看不到什麼陰謀論…

    另外,2008 2009 2010年預測的三條線,本文似乎引用成能源局的全國尖峰負載預測資料,與台電預測自己台電系統差在汽電共生的自用電量,全國尖峰本來就高了台電公司系統尖峰負載10%以上,再加上那幾年金融海嘯本身的誤差,就是本文所述的
    “自從擁核的中國國民黨於2008年五月重掌行政權後,一再提出過度樂觀的經濟成長預測。台電的未來電力需求評估隨之起舞,因而在2008年把次年的尖峰負載高估了13%,亦即核四發電容量的一點五倍。"
    這跟國民黨或民進黨又更無關了…..

    我本來就沒講啥「陰謀論」啊…(笑)

    您的解釋基本上不無道理。不過,若細看,2002年上半年的景氣比前一年同期好(GDP成長約4%),在下半年才進行的電力需求預測時,整個氛圍未必悲觀。
    建議不妨參考一下Shin Shin先前提供的影音檔。國民黨執政時期的政務官會那樣做嗎?我很懷疑。由於歷史的關係,這兩個政黨跟技術官僚之間的關係不太一樣。2001年時,我曾陪幾位外國記者跟某部會級科長一起喝咖啡,此人在席間閒談時對新政權的蔑視溢於言表。我遇到的這個人也許是個較極端的特例;但我相信,新政權與技術官僚彼此間的初期磨合一定不容易(我等著未來有人出回憶錄談這一段)。這兩批人的異質性不是沒有好處:雙方在觀念視野太相近,往往看不到共同的盲點。

    1. 硬風先生論及的是首要須解的癥結。若陳謨星教授所指出的弊病的確存在,則只要對症下藥,未來十年的電力需求應該不成問題,甚至核電廠也可提前除役,更可以大幅提高台灣工業的經濟效益。

      台電曾於2013年5月2日發出新聞稿反駁陳教授的指責。這份新聞稿完全未提配電變壓器。刻意迴避?台電不直接面對,外界依然會問:究竟問題主要出在配電變壓器不足,還是如台電所言的單相電力用戶眾多。朱文成教授在2001年發表一篇關於節約能源的科普文章,他在文末提及「電力公司也應負有相同的責任」時特別指出,由於三相電壓不平衡,「使用戶的三相馬達出力不足,嚴重者燒燬馬達,而電力公司導線上的損失也會增加。這個部份的損失十分龐大,但似乎少有研究統計其所浪費的能量」。就在台電發出那紙新聞稿的當天,陳謨星的學生朱文成從大同大學空降台電,出任總經理。經濟部任用朱教授,是為了借用他的專長來提升台電的效能,還是為了應付當時砲火隆隆的陳謨星教授?

  12. 阿扁英明,至少我覺得他比馬還有擔當
    政府高層掌權,預測不準就說官方話推拖
    導致現在高階公務員的形象越來越差
    政府失職親中催生台灣本土意識

  13. 慕容大大,

    我想寫一篇台灣如果沒有核能的電力須求分析,能否用你這篇文章的圖一?我也會用很科學的方式解釋官方台灣電力須求的估計不正確的原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