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牛與中國蟹:從餐盤到沙盤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Everybody knows that the boat is leaking.
Everybody knows the captain lied.

Leonard Cohen, "Everybody knows"

在牛與蟹之前,先來講貓。

看到美國牛肉進口問題而狼狽不堪的馬英九,我想起那個講完「我也會做纜車」後就被困在懶貓牌烤箱的馬前市長。昧於現實,一頭栽進去,最後落得個難過又難看的下場:這在2000年大選後的國民黨黨部前那個想學葉爾辛卻被遭蛋擊,隨後又到總統官邸前吃閉門羹當宵夜的首都市長身上就可看得一清二楚。此等個性與智慧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暫時不管他。馬的不適任在這個部落格已被講過了N次,我早就懶得再多講,只差沒比懶貓更懶。該輪到牛上場了。


餐盤裡的地球

狂牛症的問題在此也比照馬先生的腦袋,先擱著不談。從人、食物、生態之關係來看,敝人建議大家少吃牛肉。在各種動物蛋白質來源中,包括牛肉在內的「紅肉」(red meat)對健康的負面影響,包括 提高心臟血管疾病風險(要不要比照香菸來徵「健康捐」?呵呵!)

牛肉所帶來的問題不僅在個人健康層次。為了提高牛肉的生產效率,現代養殖者餵牛吃穀物飼料。康乃爾大學的David Pimentel教授曾在1997年指出,全球40%的穀物(美國則為50%)投入於畜牧業,整體美國畜牧業消耗的穀類是全體美國人所吃掉的五倍Cornell Science News, Aug. 7, 1997。照這種養殖方式,生產一公斤牛肉平均需耗用 15公噸以上的水,遠高於同重量之雞肉所需的6公噸。在全球水資源日益不足不均兼不穩定的情況下,吃牛肉是一件越來越奢侈、甚至可能危險的事(按:許多地緣政治專家視水資源問題為未來可能引發戰爭之一大潛在因素)。

在農業機械化的條件下,牛肉生產也是消耗能源的第一名。David Pimentel 以卡路里為單位來計算在美國農牧業中石油燃料轉換成食物熱量的效能,結果牛肉與羊肉分別以以54:1與50:1遙遙領先火雞肉(13:1)與雞肉(4:1),這個比值在穀類則只有 3.3:1。換言之,平平是從植物性飼料轉換成動物性蛋白質,雞遠比牛來得有效率。由此可見,牛隻養殖所需的大量穀物玉米其實可以節省下來,幫助解決世界數億人的飢餓問題。

順便介紹一個讓網友透過虛擬點餐或下廚來比較各類食物碳排放的網站:Eat Low Carbon Diet Calculator。您只需將食物拖曳至鍋內,右邊的溫度計就會告訴您其碳排放的程度。一次可以選多樣食物。若太貪心的話,嘿嘿,溫度計會爆溢。爆溢沒關係,不會Game Over,只要把食物移回去,保證立刻降溫(唉呀!假如地球有這麼乖,我們就可以無憂無慮地繼續匪類下去)。

回歸傳統方式完全放牛吃草,這比較合理,起碼符合牛的生理。違反自然的養殖方式提高牛隻染病的風險,養牛者為了降低損失而乞靈於抗生素。此外,消費者吃到的牛還可能是人工生長激素速成班的產物。由於眾多美國養牛業者使用生長激素,歐盟長期禁止美國牛肉進口(亦有保護主義之經濟考量)。雙方為此展開長達二十年的貿易抗戰,直到最近才握手言和。歐盟如今原則上開放美國牛肉進口,附加但書條件:繼續拒絕進口任何使用生長激素所產的肉品。

藥物使用也該被算進美國養牛的偏高耗能成本之內。根據David Pimentel的研究,美國若回歸傳統畜牧模式,仍然能提供全國的肉類需求。傳統方式的生產力較低,勢必造成可資出口的牛肉量大減。如此一來,若要維持牛肉出口,則需開闢新牧地。不論就生產成本或生態成本來計算,新增牧地不是個好主意。

越是耗能,溫室氣體排放越多。然而,牛肉對生態影響尚不僅於此。更嚴重的是:牛的反芻消化機制使牠每天排放大量的甲烷(100至200公升)與一氧化二氮。在製造溫室效應上,二氧化碳與這兩種氣體比較起來,真的是C喀:甲烷功力是它的23倍;俗稱「笑氣」的一氧化二氮則為296倍,實在讓人笑不出來。效力強之外,還有效期的問題:甲烷在大氣層可待上9至15年,笑氣則可住上114年。現在的人吃牛肉麵可能不只自己流汗,甚至還累及曾孫。

牛不會游泳過海,牛肉更不會。在台灣,任何外國牛肉都是過鹹水來的。在太陽能輪船或帆船取代燃油貨輪之前,這是很不智的。在2001-2003年期間,澳洲經由海運向美、加、日、韓等國出口 105.5萬噸的牛肉,海運過程共約排放61000公噸的二氧化碳。很荒謬地,美國在同一時期向加拿大、日、港、韓、墨西哥出口100萬噸牛肉,對大氣層貢獻了34000噸的CO2。自由貿易萬歲!

如果食物是空運來台,那就更糟糕了。儘管各家研究取樣方式與所得數據不同,但結論都不離:空運耗能遠比水運高得多。根據2008年出版的 Environmental Decision Making: Supply-chain Considerations,空運耗能為水路運輸的43倍,而CO2的單位排放量為其 13倍。這尚不包括送貨出入航空站的貨車運輸,亦不含食物冷藏或冷凍的能源使用。

所以,標榜「空運來台」的中國大閘蟹還是免了吧!台灣又不是自己不產蟹,何必呢?!況且,在平均每人能源消耗、溫室氣體排放的黑名單裡面,台灣遠非省油的燈(例:挪威科技大學之統計)。更何況,為了吃螃蟹而付錢給他們去養瞄準我們的飛彈,哇!天下還有啥事比這更冤大頭?!


沙盤中的台灣

既然提到了飛彈,就回過頭來講美國牛肉進口與外交問題囉。不少論者提到,進口牛肉與美國對台軍售有關。對此,台美兩國政府當然都會否認。

美國當然不願其出售牛肉的管道受阻,但牛肉在山姆大叔的戰略天平上絕對比不上航空母艦。航空母艦,台灣是也。老美真正擔心的是,這艘不沈的航空母艦近兩年來的轉向是她倒戈的序奏。

如果華府認為台北終究仍站在自己這一邊,就算連一磅的牛肉都無法登台,還是會賣武器給我國,在已經失衡的台海軍力天平上加添砝碼。如果華府存疑或已開始準備視福爾摩沙為假想敵國的前哨,那麼,即使我們把整年度的美國對外出口牛肉全都包下來,五角大廈還是不敢交給台灣任何他們不願被中國取得的軍事技術。

歐巴瑪如果跟英國前首相張伯倫一樣天真鴕鳥,那就另當別論。他是否會兼具邱吉爾的深沈、戴高樂的膽識、史達林的權謀,主動打出「台美自由貿易」這一張牌來反將戰略對手一軍?我一點兒也不樂觀。

在美國頭殼沒壞的情況下,馬先生若想用牛肉換軍售,頂多只能換到牛肉換得到的東西。我國軍方最好有失望的心理準備。另一種可能是如海兒在馬英九開牛肉場的真正目的文中,經過一番抽絲剝繭後所得的結論:

意圖藉由全面開放美國牛肉引發反美的政治風暴,一方面設下陷阱讓民進黨跳

關於本文的 7 則留言

  1. 吃太多紅肉讓我在自轉車隊裡老是殿後,真的要少吃啊~XD
    所以不要讓美國牛進口~~~
    當然,我不是重點,重點真的在環境這件事!
    慕容兄這篇整理的真好!
    也感謝慕容兄可以找出我的舊文~~Orz!

  2. 鉑 桑,
    謝謝!
    我在文中忘了提:有些研究報告指出提高致癌率的問題(不是要嚇您的啦^^)
    另外,在自轉車隊裡殿後,這其實是值得恭喜的。保持運動習慣是好事,但激烈運動理論上會加速人體的老化,所以,適度就好(我懷疑馬先生的腦袋狀況與他的日常運動方式之間有令人擔憂的關連)。
    您的部落格是個寶藏。是我該先感謝您的好文章啊! Orz

  3. 騜上應該沒有聰明到這種地步吧!
    而且牛肉事件會造成台灣人反美親中嗎?好像完全不會吔!大家只是反騜不反美!

  4. 小杜白雲 桑,
    馬一點也不聰明,頂多有耍嘴皮子的小聰明。真正值得我們提防的是看不見或不容易看見的。
    台灣真正反美的人屬極少數,這至今一直沒變。變的是對馬英九失望絕望的人越來越多;還有正在加速漸增、四處滲透的的親中勢力。。

  5. ECFA架構下的美國牛肉攤位

    新聞連結:美國牛肉進口穩定成長 單價也高
    統計顯示,包含澳、紐、美 3國在內的牛肉總進口量,2005年是6萬7660公噸,2006年7萬4337公噸,2007年7萬2404公噸,2008年7萬3195公噸;其中又以美國牛肉的進口量成長幅度最高。
    農委會統計顯示,美國牛肉2005年進口7041公噸、2006年1萬8260公噸、2007年1萬9295公噸,2008年成長到2萬2572公噸,僅比目前台灣最大進口來源澳洲牛肉少一點。
    美國牛肉不僅進口量成長幅度大,報價也是進口牛肉平均單價最高。農委會

  6. ECFA架構下的美國牛肉攤位
    http://blog.roodo.com/esir/archives/11773831.html
    接下來的「雙方」(中華流亡民國總統府用詞)會如何?支那共產黨大概會強力施壓那個被譏封為「政治殘障」也不以為意的騫騜,先把所有中華流亡民國的有關對外的貿易關稅全部改成和支那中國一樣,再來簽議ECFA。
    那個蘇不起會突然被撤換下台,是得罪了美國還是中國?也很詭譎又有趣。

  7. ESIR 桑,
    感謝好文。我認為您抓到了一個國際經濟角力的要害。 :)
    中國官方有人瞧不起蘇起;美國不爽馬英九一面倒地臣服於中國,但又不能直接把馬拉下來;再加上國民黨內權力鬥爭(金幹掉蘇 or 馬系清除連系?):蘇起下台應是三方因素匯聚下的必然。蘇起仕途這回恐怕是一蹶不起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