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ese」字尾之淵源

online
Japanese, Portuguese, Senegalese etc.

There is no country in the world better deserving of notice than Japan; and there is no people (not even the Chinese) more remarkable for their strict seclusion than the Japanese. This nation, we know not how many centuries ago, attained a wonderful degree of refinement in the arts and discipline of life, in which it has probably never since progressed.

“The Art of Japanning”, The Saturday Magazine (London), n° 462, 14 September 1839.

強尼頻道看到這篇Taiwanese 或Taiwanian (Taiwaner) ,我才知道竟然有不少人誤信英文字尾-ese帶有貶義而拒斥Taiwanese這個稱呼。Johnny的文章扼要清晰地破解了相關謬論;他在文末還補充一篇來自專家的解說:東吳英文系曾泰元教授在四年前發表的拒用Taiwanese,給我Taiwaner/Taiwanan?。我不擬多轉述這兩篇文章的內容,敬請讀者自行參閱。在此,我僅就個人所知,試圖解釋這個Taiwan + ese是怎麼來的。

曾教授在其文中提到:

很多亞洲國家地區的語言和住民,其英文名稱的確都常以 -ese 結尾,這是語言上令人驚奇的現象,其中有無歷史上的社會因素(例如,原先出現了第一個 -ese 的字眼,讓人有一種異國風情之感,隨後很多亞洲國家地區因為「遙遠」、「神秘」,也都依此模式加了 -ese,即所謂詞彙擴散 lexical diffusion,有無這個可能?),還需要有更多的資料來做進一步探討,不過現在表某地語言或住民的 -ese 的確是沒有貶義。
〔強調處為筆者所加〕

的確,英文裡面,相較於「-an俱樂部」,以-ese作結尾的國族層級demonyms實屬少數,而且頗多位於亞洲,尤其是東亞、南亞:

Bhutanese (不丹)、Chinese(中國)、East Timorese(東帝汶)、Japanese(日本)、Lebanese(黎巴嫩)、Myanmarese or Burmese(緬甸) 、Nepalese(尼泊爾)、Taiwanese(台灣)、Vietnamese(越南)。

非洲其實也不遑多讓:

Beninese(貝南)、Burkinese(布吉納法索)、Congolese(剛果)、Gabonese(加彭)、Rwandese(盧安達)、Senegalese(塞內加爾)、Sudanese(蘇丹)、Togolese(多哥)。

光看這份名單,有些人很容易相信那個不知打哪兒來的網路時代「都市傳說」(urban legend),以為-ese帶有歧視的成分。如果還嫌不夠,我們還可補加南美洲的Guianese與Surinamese,然後也來個跳躍式結論:除了日本,這簡直是前殖民地與第三世界國家的大會串。其實,這類國家與國族在「-an俱樂部」更多,多到讓我只好偷懶,按字母順序跳著舉例:

Angolan(安哥拉)、Burundian(蒲隆地)、Cambodian(高棉)、Djiboutian(吉布地)、Egyptian(埃及)、Fijian(斐濟)、Gambian(甘比亞)、Haitian(海地)、Indonesian(印尼)、Jordanian(約旦)、Kenyan(肯亞)、Liberian(賴比瑞亞)、Mexican(墨西哥)、Nicaraguan(尼加拉瓜)、Palestinian(巴勒斯坦)、Sierra Leonian(獅子山)、Tunisian(突尼西亞)、Ugandan(烏干達)、Venezuelan(委內瑞拉)、Zambian(尚比亞)。

假如-ese帶有歧視性質,下列這些歐洲人早就跑到倫敦去舉牌抗議、焚燒字典啦:

Portuguese(葡萄牙)、Maltese(馬爾他)、Sammarinese(聖馬利諾)、Faeroese(法羅島)。

迷你內陸國聖馬利諾的面積比咱們的汐止還小。從該國向東南西北任一方筆直走,第一個到達的外國都是義大利。在義大利,聖馬利諾人也被稱作Sammarinese。這也是聖馬利諾人的集體自稱(該國的官方語言就是義大利語)。「台灣人」在義大利文跟在英文裡一樣,都是Taiwanese(複數型則為Taiwanesi)。

自稱為Italiano的義大利人給我們穿小鞋?非也非也。在義大利文中,-ese為結尾的字包括Francese(法國人)、Inglese(英國人)、Svedese(瑞典人)等等,加拿大人則為Canadese。反例一籮筐。

拉丁鼻祖

義大利文的-ese與英文的-ese皆源自拉丁文的-ēnsis,後者意指belonging to or originating in a place,或者講得比較簡單些:of or from a place。在拉丁語系其它主要語言,它衍生出:

  • 法文:-ais, -ois,例如Français, Taiwanais, Québécois(魁北克)。
  • 葡萄牙文:-ês;例如Português, Taiuanês。
  • 西班牙文:-és,例如Francés, Portugués, Taiwánés, Quebequés。

這類字尾在拉丁語系司空見慣,在英文裡的出現頻率則偏低。英文較常用的-an其實也是來自於拉丁文(-ānus)。後綴字-an與其變形-ian的應用範圍比較廣:可以跟-ese一樣,用來指某個地方的人,如American, Tibetan;也可以用來指稱社會文化政治各方面的歸屬或性質,如Republican、presbyterian(長老教會信徒)、freudian(佛洛伊德學說派)、artisan(工匠);甚至用於動物分類如mammalian(哺乳類動物)。拉丁文-ānus已具有類似的多義性,傳入英文及其它語文後的使用方式也類似。

跟-an相較,源自於-ēnsis的-ese本來就比較單純,基本上只是用來結合人與地方。這當然不能用以解釋何以-ese常出現於東亞相關的英文字。問題的答案應該也不盡如曾泰元教授所假設的那樣,在於「原先出現了第一個 -ese 的字眼,讓人有一種異國風情之感,隨後很多亞洲國家地區因為『遙遠』、『神秘』,也都依此模式加了 -ese,即所謂詞彙擴散 lexical diffusion」。曾教授推想的方向是「歷史上的社會因素」;就我所知,應該從世界政治史入手比較容易找到正解。

葡萄牙帝國遺緒

繪製完成於1502年的Cantino planisphere是世界現存年代最早的全球地圖之一,它依據的資料來自於當年航海探索者傳回歐洲的資料。除了哥倫布之外,其他航海探索者都搭乘掛著葡萄牙旗幟的船。

在那個年代,葡萄牙帝國如日中天。根據西葡兩國在1494年在教宗見證下簽訂的Tordesillas條約,西經46° 37’以東的非歐洲地區屬於葡萄牙的勢力範圍。兩國勢力進入亞洲競爭後,復於1529年再度請出教宗來拼外交,議簽Zaragoza條約,把地球瓜分得更仔細些。協議結果,雙方同意大致上將原先西半球的分割線延伸到東半球,同時保留菲律賓給西班牙。此條約明文保障了葡萄牙帝國在亞洲的優勢地位。

從十五世紀末到十六世紀末,國力從大西洋到印度洋,再延伸進入太平洋的葡萄牙人乃歐洲人之亞洲知識主要供應者。當時,教會的力量隨著西、葡的擴展而向全球投射。飄洋渡海的教士們多來自拉丁語系地區:除了西葡之外,還有法國與義大利半島。總之,拉丁系語文的影響力是確定的。

以日本為例,Japanese一字在1580年代於英文初現端倪,它跟「Japan」一樣經由葡萄牙商人傳入歐洲。日本地名出現於英文的最早紀錄在1577年,當時是寫作Giapan。法國人也在那個年代開始認識日本。1580年,一位耶穌會士在用法文書寫的信上寫到「Iapponois」。這個字後來演變出現代法文的Japonais。最初以「I」開頭的法文拼寫方式直接來自拉丁文的 Iaponia。拉丁文中的「日本人」是Iaponicus,那位耶穌會士將字尾改成ois,本土化成法文形式。這個-ois日後被-ais所取代,跟法國人的自稱從François變成Français一個樣。不論是-ois或-ais,法國對日本人的稱呼難逃葡、西之影響。葡萄牙人稱日本人為Japonês,西班牙人則寫成Japonés,而既然法國人的自稱本來就走「-ēnsis」路線,更沒理由另外想東想西。較晚涉足亞洲的英國人也只是先照抄字首,再翻譯字尾而變出「Japanese」這個字。

這種-ês → -ese的例子實在不勝枚舉。英文裡面的Siamese(暹羅人)的形成模式也類似。最早跟暹羅王國接觸的歐洲人是葡萄牙在1511年派出的Duarte Fernandes。在1685年以後才出現的英文字Siamese源自葡萄牙文Siamês之可能性幾乎是百分之百。

回到非洲:歷史與地緣

在我們先前看到的幾個非洲例子裡面,應該也不難找到葡萄牙人的影響。葡萄牙海上勢力在十五世紀於非洲西岸拓展,由商船戰艦載回歐洲的字想必不少。後來如塞內加爾等不少西非地方成了法國的殖民地盤。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相關專有名詞即使非來自葡萄牙人,也還是難脫拉丁傳統。

中非的部分也類似,比屬剛果(1908-1960)的建立雖相對屬晚近,但反正歐洲人深入非洲內陸也不過是十九世紀中葉的事。雖然最早使用Rwanda這個名詞的是英國人(十九世紀中葉),而最早以武力入侵該地的歐洲國家是德國,但在文化知識傳播上,最具長效影響的應該還是比利時帝國與傳教士,尤其是屬於天主教會系統者。從地圖上來看,-ese的使用在非洲有相當明顯的群聚現象。在這個現象底層,我們總看得到殖民史與教會史在特定時空下的交織(南美洲那幾個例子亦然)。

不過,我們比較難從這架構來推想蘇丹。從其歷史來看,Sudanese一字或亦有可能出自教會人士手筆。個人無進一步考察,暫且存疑。

回到台灣

西方自十七世紀中葉以後普遍以Formosa來稱呼台灣本島,直到二十世紀後半才普遍改用Taiwan。我不知道Taiwanese一字出現的確切時間,只知其應用不會早於十九世紀。從歷史時序來看,吾人可排除葡萄牙文之直接影響。

英文世界之所以使用選用後綴-ese來稱呼我們,不外乎有兩個原因,而且這些原因可能並存。首先是讀音上的便利性。由於Taiwan地名本身的結尾已是an,若後綴-ian實在有點拗口難讀。英文對付這種地名通常有四種招式。

第一招就是-ese,例如我們已看過的Japan + ese。

第二招是 -i。相關案例分佈於中亞、南亞到中東一帶,例如Azerbaijan + i、Oman + i、Pakistan + i。從字音的角度來看,這一招其實頗似於前一招。

第三招是丟掉原來就是用來指涉「國」的字尾,例如從Afghanistan變回Afghan。或者說,先有Afghan,再有Afghanistan。這種模式常與第二類並存,例如有人寫Afghan,也有人囉囉嗦嗦地寫Afghanistani。這類案例也多見於中亞與中東。

第四招是-ian。這只有兩個例子: Iran + ian、Jordan + ian。關於伊朗人,有人不寫Iranian,而直接祭出第二招,寫Irani。所以,地名以an結尾,且只使用後綴-ian的案例唯有Jordanian。如果我們照一些人所主張的那樣改採Taiwanian,約旦人就有伴了。

由此可見,Taiwanese一詞的成立有其歷史與地緣因素。或許,最早開始用這個字的人多少意識到台灣在歷史、地理上都夾在Chinese與Japanese之間,而來個比照辦理。在Taiwanese此字的構成上,曾泰元提到的「詞彙擴散」可謂完全成立。

現在我們習慣用的Taiwan在十九世紀中葉已零星地出現在西方文獻。該世紀下半期,南海周遭地區有四個西方帝國勢力:英國在香港、葡萄牙在澳門、法國在印度支那、西班牙在菲律賓(在十九世紀末美西戰爭後被美國取代)。在同一時期,台灣與西方國家之間有通商貿易,內部則有長期居住的傳教士。這個結構大致延續到二次大戰前,關於台灣的西文書寫跟它脫離不了關係。

戰後台灣進入美國勢力範圍,沒變的是:台灣內部一直有來自不同的國家的西方傳教士。英文字Taiwanese以及分屬法、西、葡文字的Taiwanais, Taiwánés, Taiuanês想係在由包括台灣人在內的多國人士所構成的數個跨國網絡之重疊與連結中產生、流通。在這樣的情況下,採用音近、形似且同源的後綴(suffix)來構字顯然是最佳選擇。正確可靠的答案需透過大規模的詳細考證工作方可尋得。本文只是個初步探索結果,作者歡迎各位讀者提出指正或補充。

尊嚴與恥辱之所由

Johnny的文章的延伸閱讀部分還列出一篇更早的文章:琪花在2000年在發表的Taiwanese 還是Taiwaner?。我非常同意作者所言:「要別人尊重我們,就該從我們自身做起,做個自重自尊的世界公民」,但對她文末這句「只有實力,才能讓別人瞧得起」持保留態度。作者舉的例子是美國;就我所接觸見聞,美國的實力對許多人產生的心理反應是「畏」大於「敬」。

到現在,不少國人(我不是說琪花)認為台灣因為經濟實力而讓外國人瞧得起。這種「瞧得起」其實是相對的。所謂相對,是相對於一些真的很貧窮的國家。其實,窮國未必會被世人看不起,例如不丹;相對地,初躍升為富國的台灣在很多人的眼中就只是個暴發戶。台灣在1970年代已屬相當富裕,但財富並不給她帶來真正的敬意,一如皮諾契獨裁下的智利、現在累積大量外匯的中國。

台灣後來之所以在世界上獲得別人的由衷敬重,主要原因還是在於我們在人權、自由、民主等方面的進步成就。近兩年來,國際輿論對台灣的敬意打了折扣,這並非因為台灣經濟表現不如從前(歐美諸國也都慘兮兮),而是因為台灣某些人在北京的威脅利誘下犧牲自己的政治道德原則。

穿金戴銀贏取到的是商家臉上的微笑,出賣原則換取到的總有世人心中的鄙夷。人心如此,自古皆然。

關於本文的 25 則留言

  1. 最先是福爾摩沙,到了鄭經稱為「東寧」,然後是清帝國的福建台灣府,到了1885年變成福建台灣省,之後是日本帝國的台灣總督府,再來是中華流亡民國的台灣省。
    看咧。「台灣」這稱呼,其實就是活生生的殖民地方名稱。說真的,沒什麼好在意字尾是什麼。XD
    「福爾摩沙」和「台灣」稱呼的來源,不乏相關的考據。倒是「東寧」就很奇特,只知道這是因為鄭成功死後,鄭經將「東都」(熱蘭遮)改名為「東寧」。
    .
    最近看到羅馬教會的耶穌會義大利籍傳教士利瑪竇在1602年繪製的「坤輿萬國全圖」,如下:
    Matteo_Ricci_Far_East_1602_Larger.jpg
    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這個地圖上竟然早已經有「東寧」,不過不是在福爾摩沙。而是標記在「大琉球」和「小琉球」三大島群的西南方,而且面積還相當大。位置和現在來對照,應該是位在「東沙」群島或者是巴丹群島。
    這座「東寧」島是不是莫名其妙的沈沒了?XD
    「東寧」的來源是不是和這座消失的「東寧」島有關?這真是令人好奇。

    「東」寧也者,相對於中原中心。從當時原住民觀點來看,那一個個過鹹水而來的軍隊令人不得安寧,實在不該把他們「當人看」(語出馬先生嘉言錄 XD)。

    您看到的那幅「坤輿萬國全圖」是日本人重畫過的。Ricci 的原圖是木版單色印刷。聽說原版印出來的地圖至今僅存六份,沒有一件在中國。唯一被拿出來拍賣的那件去年以百萬美元的價格從日本收藏家手上賣到美國,前一陣子才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展出過。往後可以在明尼蘇達大學看到這個稀世珍品,也可以在網路上看到高畫質的複製。期待中。

    日本人重畫後套色、加上假名之外,應該還另外附加「新」資料。日本東北大學附屬圖書館網站上有全圖與簡短的版本介紹。該圖來自狩野亨吉(1865-1942)的收藏。稍微查找了一下,我還是不知道此圖到底是何時繪製的。從圖上的資料來看,時間點可能落在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上半。

    Tony Huang的四百年前臺灣初體驗-讀《東番記》雜感附有「坤輿萬國全圖」關於台灣部分的放大圖,圖上並未注記「東寧」。我不敢百分之百確定那是否就是1602年版本的複製。但從歷史時序來比對,賭Yes的贏面不小。

    從經緯度(尤其是北迴歸線)與相關位置來看,我認為那圖上的「大琉球」、「小琉球」與後來加註為「東寧」的三塊加起來就是台灣。您也知道,當年西方人常把台灣的大河口看成海峽的盡頭而把台灣畫成兩島或三島。

    「坤輿萬國全圖」是明帝國透過歐洲人認識台灣海域的明證 — 有中國人竟拿包括這張圖在內的一批古地圖來證明「一中」,實在有夠可笑。

  2. 感謝慕容兄的詳細解說。
    這真是我的疏忽,沒有詳細再追究。看來那份圖上加註的「東寧」是日本人後來複繪時,對著圖上一座半大不小的島,不知其名,然後就將約40年後才出現的「東寧」隨便加註上去。
    原來是「東寧」島的來源和「東寧」王國有關,不過,這是倒果為因。就像是將17世紀有關福爾摩沙的航海地圖,標記為中華流亡民國「台灣省」。XD
    .
    有中國人竟拿包括這張圖在內的一批古地圖來證明「一中」,這確實可笑,那不就地圖上所有出現的地方,都是「一中」?和支那大陸相連的「朝鮮」和「安南」…不就更應該是「一中」。XD

    不客氣。我常受惠於您帶來的知識與指正,難得有機會回饋一下。 :)
    寫政論基於責任,聊知識出自興趣。後者遠較令人愉快。

    搞不好,將來會有中國人拿嫦娥來宣稱他們擁有月球主權呢(而且幾千年前就已派人去砍光所有的樹)。XD

  3. 您文中所謂的第二招,其實是波斯文或阿拉伯文的文法,就是在地名後方加上”i”的音,表示為該地方的「人、物」之意。也因此您所謂第二招的分布地域才會都集中在這些地方。

    非常感謝您的解說!

    經您指點,我注意到中東有一個類似的例子:Israeli。此字來自現代希伯來文,在二次大戰後出現於英文。在這之前用了四五百年的Israelite跟法文的Israélite一樣,皆來自希臘文。自從以色列建國後,英文以Israeli用來指稱這個新國家的人民,有別於成員遍及各國的以色列族裔(Israelite);法文則照自己的字尾規則創造出Israélien。

    類似的英、法文差異亦見於巴基斯坦:Pakistani vs. Pakistanais。相較於很注重規則的法文而言,英文造字的彈性實在大很多。那種關於-ese的懷疑爭議在英文世界(的邊緣)吵得起來,在法文世界則連門都沒有。

  4. 當台灣人有什麼好
    當兵有什麼好
    只會找人去當兵
    希望那些老兵都死光光

    這本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列,但既然您不遠千里來此,我就破例光速地回應幾句。
    台灣的住民有不當台灣人的自由。不過以前只有權貴才有這種自由。
    當美國人不錯啊,只是美國打仗的頻率高於台灣十倍以上說。當兵通常很苦,這大家都知道。話說回來,不是沒當兵就不會死於戰爭,否則人家以色列女生就不用當兵了。
  5. 說到「以色列」…現在的以色列其實是猶太王國,也就是在西元前931年左右,所羅門王死後分裂出來的南國猶大王國(Kingdom of Judah),主要是由猶大支派和便雅憫支派組成。北國才是以色列王國(Kingdom of Israel),尤其他10個支派組成。
    北國以色列是在西元前722年左右就已經滅亡,南國猶大王國則是在西元586年左右滅亡。
    北國以色列的10個支派的以色列人(雅各的子孫),被同化和遷徙不知去向。
    南國猶大王國的以色列人則歷經其他強大的帝國和王國的統治,並且被羅馬帝國強制遷移離開原來的猶大王國的領地,但是依然保持他們的宗教信仰和生活習慣,一直到西元1948年取名「以色列」獨立。
    .
    這就是現在的「以色列」,也就是南國猶大王國的後裔。
    .
    這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是原先的『以色列』,也就是其他十個支派組成的北國以色列真的復國了嗎?
    依據舊約聖經第48章的記載:
    48:11 以色列對約瑟說,我想不到得見你的面,不料,神又使我得見你的後裔。
    48:12 約瑟把兩個兒子從以色列兩膝中領出來,自己面伏於地下拜。
    48:13 隨後約瑟又拉著他們兩個,以法蓮在他的右手裏,對著以色列的左手;瑪拿西在他的左手裏,對著以色列的右手;領他們挨近以色列。
    48:14 但以色列伸出右手來,按在以法蓮的頭上(以法蓮乃是次子,)又1剪搭過左手來,按在瑪拿西的頭上(瑪拿西原是長子。)
    48:15 他就給約瑟祝福說,願我祖亞伯拉罕和我父以撒行事為人都在祂面前的1神,就是一生牧養我直到今日的神,
    48:16 那救贖我脫離一切患難的使者,賜福與這兩個少年人。願他們歸在我的名下,和我祖亞伯拉罕、我父以撒的名下。又願他們在這地生養眾多。
    .
    48:17 約瑟見他父親把右手按在以法蓮的頭上,就不喜悅,便提起他父親的手,要從以法蓮的頭上挪到瑪拿西的頭上。
    48:18 約瑟對他父親說,我父,不是這樣。這個纔是長子,求你把右手按在他的頭上。
    48:19 他父親不肯,說,我知道,我兒,我知道。他也必成為一族,也必昌大。只是他的弟弟將來比他還大;他弟弟的後裔必成為多國。
    .
    48:20 當日以色列給他們祝福說,以色列人必指著你們祝福說,願神使你如以法蓮、瑪拿西一樣。於是立以法蓮在瑪拿西之前。
    .
    依據此經文,以色列(雅各)自耶和華所得到的應許,是傳給約瑟的兩個兒子以法蓮和瑪拿西。而次子以法蓮是以長子的身份得到祝福。後來的北國以色列也是以法蓮支派在領導。但是,現在已經不知去向。
    這是耶和華的對以色列(雅各)應許,至今尚未實現。

  6. 歹勢。修正:
    北國才是以色列王國(Kingdom of Israel),「由」其他10個支派組成。
    南國猶大王國則是在西元「前」586年左右滅亡。

  7. 有關於耶和華對亞伯拉罕傳給以撒再傳給以色列(雅各)的應許:
    依據希伯來聖經第22章的記載:
    22:15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從天上呼叫亞伯拉罕,說,
    22:16 耶和華宣示說,你既行了這事,不留下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我指著自己起誓:
    22:17 論福,我必賜福給你;論繁增,我必使你的後裔繁增,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的後裔必得著仇敵的城門;
    22:18 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
    依據希伯來聖經第25章的記載:
    25:22 孩子們在她裏面彼此相爭,她就說,若是這樣,我為甚麼活著呢?她就去求問耶和華。
    25:23 耶和華對她說,兩國在你腹中,兩族要從你身內分出。這族必強於那族,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
    25:24 她生產的日子到了,腹中果然是雙子。
    25:25 先出來的身體發紅,渾身有毛,如同毛皮衣;他們就給他起名叫以掃。
    25:26 隨後以掃的弟弟也出來了,他的手抓住以掃的腳跟,因此給他起名叫雅各。利百加生下兩個兒子的時候,以撒年六十歲。
    依據希伯來聖經第27章的記載:
    27:26 他父親以撒對他說,我兒,你上前來與我親嘴。
    27:27 他就上前與父親親嘴,他父親一聞他衣服上的香氣,就給他祝福,說,我兒的香氣如同耶和華賜福之田地的香氣一樣。
    27:28 願神賜你天上的甘露,地上的肥土,並豐盈的五穀和新酒。
    27:29 願多民服事你,多國跪拜你。願你作你弟兄的主,你母親的兒子向你跪拜。凡咒詛你的,願他受咒詛;為你祝福的,願他蒙福。
    依據希伯來聖經第28章的記載:
    28:10 雅各出了別是巴,向哈蘭走去;
    28:11 到了一個地方,因為太陽落了,就在那裏過夜;他拾起那地方的一塊石頭枕在頭下,在那裏躺臥睡了。
    28:12 他夢見一個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頂通著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
    28:13 耶和華站在梯子以上,說,我是耶和華你祖亞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將你現在所躺臥之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
    28:14 你的後裔必像地上的塵沙那樣多,必向東西南北開展;地上萬族必因你和你的後裔得福。
    28:15 看哪,我與你同在;你無論往那裏去,我必保守你,使你歸回這地。我總不離棄你,直到我成就了向你所應許的。

  8. 歹勢:上面有關的希伯來聖經經文出自「創世紀」。
    另外,有關於摩西對約瑟家的申言:
    依據希伯來聖經申命記第33章的記載:
    33:13 論約瑟說,願他的地蒙耶和華賜福,得天上的寶物、甘露、以及地下所藏的泉源;
    33:14 得太陽所曬熟的美果,月亮所養成的寶物;
    33:15 得上古之山的至寶,永世之嶺的寶物;
    33:16 得地和其中所充滿的寶物,並住在荊棘中者的喜悅。願這些福都臨到約瑟的頭上,臨到那與弟兄迥別之人的頂上。
    33:17 他像頭生的公牛,有威嚴;他的角是野牛的角,用以牴觸萬民,直到地極。這角是以法蓮的萬萬,瑪拿西的千千。
    ************
    落落長說起來,還真是奇怪。怎麼來慕容兄這裡,都會轉提到有關以色列的事。
    上次好像是有關「以色列王」產生的過程。連結如下:
    以色列王產生的過程
    http://blog.roodo.com/esir/archives/11033111.html
    .
    這個以「膏冕的方式」產生的「以色列王」,正好是便雅憫支派(掃羅)和猶大支派(大衛),也就是組成南國猶大王國的兩個支派,後來由「大衛家」傳承。
    另外一個特殊的祭司利未支派,則散佈在各個支派。主要就是由「摩西家」傳承。
    還有一個「雅各家」,不知去向。
    .
    以上這些有關「以色列」家的記載,先提供給大家知道。

  9. 另外,有關於以色列(雅各)對約瑟家的祝福:
    依據希伯來聖經第49章的記載:
    49:22 約瑟是多結果子的樹枝,是泉源旁多結果子的枝子;他的枝條探出牆外。
    49:23 弓箭手將他苦害,向他射箭,逼迫他。
    49:24 但他的弓仍舊堅硬,他的手臂健壯敏捷;這是因雅各之大能者的手,那裏有以色列的牧者,以色列的石頭。
    49:25 你父親的神必幫助你;那全足者必將天上所有的福,地下深淵所藏的福,以及生產乳養的福,都賜給你。
    49:26 你父親所祝的福,勝過我祖先所祝的福,直達到永世山嶺的至極邊界;這些福必降在約瑟的頭上,臨到那與他弟兄迥別之人的頭頂。

  10. 關於以色列國名,在該國宣布獨立建國前,1947年12月7日的Palestine Post有這麼篇報導:

    The first Jewish State to enter the world councils in two thousand years should bear the name “Judea” in the opinion of the majority of Jews, private and official, polled by an Associated Press reporter in Jerusalem.
    Others in smaller number favour “Zion” and “Erez Israel” (Land of Israel). “New Judea” has been used by several Jewish statesmen […]
    Officially, however, Jewish leaders will only say: “That is a detail, and will be worked out in the proper order of events.”

    五個月後的《以色列獨立宣言》只交代了結果:

    Thus members an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Jews of Palestine and of the Zionist movement are here assembled on the day is the termination of the British Mandate over Eretz-Yisra’el and, by virtue of our natural and historic right and on the strength of the resolu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HEREBY DECLARE THE ESTABLISHMENT OF A JEWISH STATE IN ERETZ-YISRAEL, TO BE KNOWN AS THE STATE OF ISRAEL.

    我不清楚這個決定是如何形成的。

  11. 對於現在的以色列,原本我也是以現在的猶太人是「以色列」(雅各)的後裔,因此國名取「以色列」,這是多數人都不會去質疑的「觀念」。後來,我看到中國東方閃電教的有關「末世神學」才再看希伯來聖經的相關記載,並非如此。以下是其中的一篇:
    中國選民不能代表以色列的任意一個支派
    http://www.hidden-advent.org/traditional/shenhua/section3c/0006.php
    在當時的以色列分好幾個家族,好幾個支派,但都屬選民當中的人,只不過不同於別國的是,以色列是以各個支派來劃分類別,劃分在耶和華面前的地位,劃分每個人所屬地界,其餘除以色列以外的國家就不能隨便稱為「大衛家、雅各家或摩西家」,這是違背事實的說法,以色列的各個支派不能隨便濫用在別國中……..
    其實以色列的事與外邦根本沒有一點牽連,與外邦是兩碼事,毫無一點關係,以色列的事只能對以色列人說,與外邦之人並沒有什麼關係,而現在作的外邦的工作與以色列人又毫無關係。對外邦的說法只是按著現在說的而定,不能把以色列作的工作都當作外邦作工的「預表」,這不證明神太傻、太守舊嗎?外邦開始擴展才顯明對外邦的說法或結局,所以就人以往說的「我們是大衛的子孫」,或說耶穌是大衛的子孫,這更是荒唐的說法。我作工作是分門別類,並不指鹿為馬,而是按作工的前後順序來劃分。
    *************
    另外再繼續看有關「雅各」的預言,以賽亞書和耶利米書的很多預言都是與「雅各家」和「海島」有關。看起來不大像是講現在的「以色列」。比如依據以賽亞書第24章的記載:
    24:15 因此你們要在東方榮耀耶和華,在眾海島榮耀耶和華以色列神的名。
    **************
    這牽涉到神學的邏輯問題:因為耶和華是信實的神,所以在聖經上的應許和預言必將實現。
    現在我也只可以做到這些告知。至於更多「奧秘」,現在我也不清楚。

    關於以賽亞書24:15,「眾海島」相對於「東方」,指地中海、愛琴海上的島,兩邊兜起來,意指整個世界(即他們當時所認知的世界)。

    Darby 的譯本直接把東、西的對應寫出來:

    Therefore glorify Jehovah in the east, the name of Jehovah, the God of Israel, in the isles of the west.

    有些版本(如New King James Version與English Standard Version)則使用「coastlands」一字。

    「島」可能比較接近原來的文獻。現在梵諦岡用的拉丁文版本裡面是用「insulis」(島) :

    Propter hoc in regionibus lucis glorificate Dominum,
    in insulis maris nomen Domini, Dei Israel.

    The Westminster Leningrad Codex上面似乎也是講「海島」。我完全看不懂希伯來文,不敢確定。(不知道《死海經卷》裡面是否有這一段?)

    總之,對照Isaiah 45:6,來看,24:15應該也是一樣指「從東方到西方」、「從日出之處到日落之處」:

    Isaiah 45:6 (New King James Version):

    That they may know from the rising of the sun to its setting
    That there is none besides Me.

  12. 上面的以賽亞書的經文,我是引據李常受所翻譯的「聖經恢復本」:
    http://www.recoveryversion.com.tw/Style0A/026/bible_menu.php
    這又是落落長的故事。以下是一些相關的資料:
    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misc/east_lightning04.html
    東方閃電派又稱為七靈派。大約在1990年興起於河南地區,創始人是一位河南鄭州的鄧姓女子,她自稱為二次降臨的女基督,名叫「閃電」。從她著作中的舉例,可以判斷她早年應當是李常受呼喊派下的信徒,但她認為自己與李常受的身分不同,工作不同。李是一個有恩賜的人,被神使用的聖僕,而她則是「道重返肉身」的全能者──女基督。時代已經改變了,所以新(閃電)舊(李常受)工作已經更替了,「李的恩賜在於解經」,如今道成肉身的閃電自己「說話」,再也不用李的解釋了。
    .
    對於李常受這個人,他曾經在1949年隨中華流亡民國流亡到福爾摩沙。後來輾轉到美國中國傳教。維基的有關於李常受和「聖經恢復本」的介紹:
    李常受主持翻譯的聖經恢複本號稱是根據”最具權威”版希伯來文舊約和”學者公認最佳”版希臘文新約翻譯而成。李常受在註釋其聖經恢複本時寫到,新教各宗派是「背道的」、「異端」,犯了「屬靈的淫亂」, ‘不論羅馬天主教或更正教,都像猶太教一樣屬於這類,成了撒但的組織,作了撒但損毀神經綸的工具’。此論述等價於宣稱宗派都不是屬神,而是屬魔鬼的,引起極大爭議.
    .
    當然,基督教各教派相互譴責對方是「異端」教義,2000年以來屢見不鮮。因此,在引用基督教的聖經經文時,需要多參照各種不同的版本。我之所以採用李常受的「聖經恢復本」,原先是考量這版本的網站版面比較好用,翻譯的文句也比較通順。原先並不知道有這些「聖經恢復本」和東方閃電教有關的落落長故事。
    另外,有關中國河南鄭州(一說開封)興起的東方閃電教,很有趣的是,這裡正好是猶太人遷徙到支那的定居聚落。支那河南的猶太人聚落,這最先是由繪製的「坤輿萬國全圖」的天主教在華耶穌會士利瑪竇發現的。
    .
    不管是「聖經恢復本」或者是其他版本,我都會用伊斯蘭教的古蘭經來對照。
    依據古蘭經第57章第8節的記載:
    你們怎麼不信仰安拉呢?使者號召你們去信仰你們的主,而你們的主,確已和你們締約,如果你們要信道,就趕快信吧!
    And what reason have you that you should not believe in Allah? And the Messenger calls on you that you may believe in your Lord, and indeed He has made a covenant with you if you are believers.
    .
    原先我並不確實知道何謂「締約」?我也是看了東方閃電教的相關「神的話語」才確實知道,耶和華也就是安拉只有跟「以色列人」締過約,並沒有跟其他「外邦人」締過約。而「外邦人」是指以色列(雅各子孫)以外的人,這是唯一的神也就是耶和華也就是安拉的分門別類。
    因此,所謂的「東方」和「西方」其實就是以現在中東的以色列地區來做分別,以西的是「西方」,以東的是「東方」。而現在的以色列地區,依據現今的DNA基因研究,也正好是人類開始往東西方大擴散的起源地。
    .
    至於證明?這是神學的邏輯問題:沒有人可以見證神確實是「神自己」,只有神,也就是「成就萬物的永恆存有」才可以見證是「神自己」,而後人才可以見證那是「神自己」。
    這就像一個小學生無法認證出一個最高的博士。
    .
    以上是我採用的「依據」,要不然世上的一切會沒有任何區分,也沒有任何方向,無法分辨什麼是「異端」什麼是「正端」,只能隨波逐流。這是邏輯問題,不是神學問題。

  13. 另外,所謂的「希伯來聖經」也就是基督教的「舊約聖經」所記載的經文,與「外邦人」沒有關係。這也就是「中國選民不能代表以色列的任意一個支派」一文所要表示的意思。
    基督教的「新約聖經」才是有關於「外邦開始擴展才顯明對外邦的說法或結局」。
    「希伯來聖經」(有關於以色列)和「新約聖經」(有關於外邦)必須分開來看,就比較不會混雜。因此凡基督教有關於「希伯來聖經」的連結附會,諸如「我們(基督徒)是大衛或雅各的子孫」等等,都是錯誤的解讀。

  14. 另外。還有一個很奇妙的問題:如果以現在中東的「以色列」作為「東方」和「西方」的分界,那「東方」和「西方」必須還有另一個分界點存在,要不然從現在中東的「以色列」無論往東往西繞地球一圈,同樣會區分不出「東方」和「西方」交界址在何處。

    當時人應該不知道地球是圓的。
  15. 這也就是,依據古蘭經第55章第17節的記載:
    祂是兩個東方的主,也是兩個西方的主。
    (He is) Lord of the two Easts and Lord of the two Wests.

    我猜,「兩個」或許指「所有的」。
  16. 即使是在穆罕默德的時代,當時的人也應該是不知道地球是圓的。
    這就是奇妙之處。
    因為人無法創造真理,只能認識或追尋真理,而後實行真理,來獲取生命的豐滿利益。
    當時如此欠缺的人,卻可以寫出超出當時的時間和空間知識的文句。

    不泥於表象,直探世界的本質真理,這在五色令人盲的媒體時代尤其困難。他們那個時代即使物質匱乏,有人依然能創造出豐富後世的遺產。今天的富裕其實具有悲劇(tragedy)性質。
  17. 不好意思啊,在韓國都說台灣是CHINESE啊~~~~

    透過Google查南韓的網站,出現「Taiwanese」的網頁「共約 102,000 項結果」。
  18. It is true that South Korea’s textbooks do imply “Taiwan is part of China”. I think it is the result of KMT-regime foreign affair back to the old days. Since South Korea broke the official relation with ROC in early 1990s, they have not updated Taiwan’s latest political evolution.
    For instances, South Koreans do not know the majority of Taiwan people today admit “China” means “PRC”, and it is clear that “Taiwan is not part of PRC”. Thus, it is for sure that “Taiwan is not part of China”. South Koreans also do not know over 75% of Taiwan people view them as Taiwanese, but not Chinese anymore.
    With KMT-regime in power, I do not think Taiwan’s government will send out the official statements to South Korea to correct this misconception. It needs to be waited until DDP restores the governing power, then it is possible to officially correct the myth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大多數外國人不會特意來瞭解台灣。媒體、簡介或任何人的口語講述所傳遞的訊息往往被當真。換個位置,台灣人對外國的理解(例如對於立陶宛)也常如此。
    具有外國語文表達能力的台派往往是對外解釋真相實情的游擊先鋒,尤其在中國派掌權的時候。
  19. 感謝分享。 關於 Formosa 與福爾摩莎人的稱呼 Formosan 也可在美國對台外交公文中發現。 如 1955年美國國會制定的台灣決議案(台美安保條約)即是 Formosan Resolution

    1. 不客氣。
      直到二十世紀中葉,「Formosa、Formosan」在英語世界中仍屬主流用語(相較於「Taiwan、Taiwanese」)。出現在國家公文書的「Formosan Resolution」是個很好的例子。感謝!

      另,在1980年初,在美國的台灣人亦如此自稱,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名聞遐邇的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 (FAPA)。

  20. 中國沿海省份都是以-ese當字尾:Shanghainese, Fujianese, Cantonese, Hainanese。
    臺灣早期被宣傳為是中國東南一省,稱Taiwanese一點都不意外!

    1. 這是個有趣的解釋。的確,「ese」被廣泛使用於中國,連Ninpo(寧波)也可以變出Ninponese。

      不過,從歷史文獻來考察,「Taiwanese」應出現於二十世紀上半、二次大戰結束前,換言之,在日本統治台灣之時。就我所知,最早明確以「Taiwanese」來指稱台灣人的著作是Andrew Jonah Grajdanzev與William Lancelot Holland合著於1940年代初的Formosa Today: An Analysis of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Strategic Importance of Japan’s Tropical Colony(New York, Institute of Pacific relations, 1942)。書中第86頁提到:

      The Taiwanese are a fish-eating people […]

      第32頁的腳註還有這麼一句:

      All Taiwanese residing in China are under the strict supervision of the government-general.

      這裡所講的是「Taiwanese residing aboard」。作者當然知道,當時的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不令人意外地,書中的「Taiwanese」亦以形容詞形式出現:

      […] the resulting difference in Japanese and Taiwanese prices for budgetary purposes. (p. 54)

      單從這個例子來看,我們也可以說,「Taiwanese」的字尾乃循「Japanese」之例。這是推測,但至少有白紙黑字的文本為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