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灣百年來的降雨統計三例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南台灣接連兩年發生水災,氣候變遷一再地名列禍首名單之從台南、高雄、恆春三個氣象站所累積的歷史紀錄來看,降雨型態的變化趨勢實在值得我們嚴肅以對。

在南台灣,氣象站不只這三個。我之所以選擇這三個氣象站,因為它們有現成可供下載的長期數據。台南、恆春之最初降雨資料上溯到1897年,也就是日本殖民統治的第三年。高雄市則因發展較晚,紀錄從1931年才開始。可惜這些數據只到年、月的層次。少了逐日記錄,我們無從得知單日最大降雨量之類的資訊(雖然中央氣象局網站提供全國各主要氣象站的逐日紀錄,但都只能上溯至2001年)。

將每年的降雨總量除以降雨日總數,可得出所有雨天的平均雨量。能夠造成水災的降雨通常會拉高這個數值。若這個數值走勢逐年升高,則水災的可能性隨之上升。

首先來觀察台南。從1950年代中期開始,尤其是自1982年以降,台南的每年降雨日傾向於減少。下雨天變少,年度總雨量卻未必跟著下降,甚至在1987年以後呈現趨增的基本態勢:

將年度降雨總量除以當年的降雨日總數即得出當年所有雨天的平均降雨量:

由此圖可見,在1925-1966年期間,以10年為週期的移動平均線在上下落差5mm的區間內歷經起、伏兩階段。接下來在1967-1987年間又再出現一波起伏。1987年以後至2009年則大體上走升,而且從谷底到頂峰增加了將近50%,大於過去的33%水準。

在地處半島的恆春,降雨集中化的程度更明顯。降雨日數線從1975年以後震盪走低,到1993年時,年降雨日只剩一半,且跌到僅剩80天的歷史紀錄。其後,數值線在相對低檔處走出一個大N形,短期變化的週期拉長,且仍不脫下降的大趨勢:

恆春不下雨的日子也跟台南一樣越來越多,而雨神在此也越來越愛零存整付:

高雄降雨日的十年平均值從戰後的110多天水準逐漸下降,到1970年時只剩80來天。從1970年代初至2009年,這條趨勢線大致在80至90的區間起起伏伏。跟台南與恆春一樣,高雄的年降雨日在1998至2003期間年年減少(2001年例外),前後共少了30多天:

高雄的年降雨總量趨勢跟台南類似,下雨天之平均降雨量在近三十年來也呈現上升趨勢,並且也一樣在2003年以後突破20mm線:

綜合而言,這三個氣象站都觀察到:降雨日近年來有減少的趨勢,而且雨天的平均雨量越來越大。由此可解讀出:發生豪雨的可能性提高,而且潛在的水災規模也越來越大。

從平均值,我們只能預測、卻不能確切掌握到實際發生的單日的龐大雨量。在一年到頭的雨天之中,雨水的分佈其實極為不均。以2001年的高雄為例,大部分的單日降雨量低於50mm,有些甚至少到無法很難在統計圖上看得出來,而另一方面卻又有7月11日由潭美颱風帶來的470mm紀錄。單單這一天下的雨就佔了當年總雨量的18%以上。

2001年潭美颱風在高雄市造成的災區面積比今年這次的更大。如果沒有挾帶如此巨量雨水的颱風,一整年的降雨分佈有時就如2006年這樣:

今年凡那比颱風發威之下,又出現這種一枝獨秀的情況:

這個426mm的數值於高雄氣象站所在地高雄市前鎮區測得;當天發生水災的高雄市北區接收到的降雨量更超過了600mm(詳見潘建志醫師的分析)。

高雄市的雨水下水道在1980年代規劃,當時根據的是1948-1974年期間的「五年一次歷時一小時暴雨強度為設計基準」,在1996年時已施工完成超過90%。這樣的排水系統是否足以應付近年來的降雨模式變化?對照我們先前看到的高雄市降雨日之平均降雨量趨勢圖雨水下水道設計基準所根據的降雨資料年代(1948-1974)剛好落在風險度相對較低的時代。由此推測,二十多年前的設計標準恐怕早已不符現在與未來的防災需求。這個應非南台灣獨有的問題當然還是需要氣象、地理與水利方面的專家來計算解答。不過,水災預防並非單純的技術問題,還牽涉到資源分配以及我們跟自然環境之間的關係。就資源配置而言,最需要改革的無非是重北(市)輕中南部部縣市的公共財源分配以及本末倒置的政府支出(例如花費三十二億元於「建國百年」這種既愚蠢且不道德的政策)。

version 1.05, 2010/09/22 23:44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1. 給我凡納比颱風與莫拉克颱風資料比較.縣級政府及中央政府應有的救災流程及目前台灣地區防救災體系資源指揮動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