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蔡英文遇到「菜漢文」:從誤讀曲解到羅織污衊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論語‧衛靈公》(錯誤斷句)

來俊臣〕擢拜左臺御史中丞〔…〕與侍御史侯思止、王弘義、郭霸、李仁敬,司刑評事康暐、纫遂忠等,同惡相濟,招集無賴數百人,令其告事,共為羅織,千里響應。欲誣陷一人,即數處別告,皆是事狀不異,以惑上下

《舊唐書》

照片中人在寫什麼?等一下再揭曉。且先進入本文正題。

選前夜,在媒體大幅報導連勝文中彈後,蔡英文以黨主席的身份代表民進黨,面對著媒體鏡頭發表三點聲明。她這份以「不要藉機做任何選舉操作與煽動」作結尾的聲明經過許多媒體有意或無意地斷章取義後,又在有心政媒人士的刻意扭曲操作下,變成了她的「罪狀」。從當夜開始,已是如此,直到現在,甚至未來。

 

蔡英文到底講了什麼?

當時,蔡英文照著事先擬好的聲明稿逐字念。民進黨中央最遲在午夜之前已將之以新聞稿的形式於該黨網站上發佈:

1.對於任何形式的暴力,是民主社會的恥辱,我們給予最嚴厲的譴責,並要求警方以最快的速度,儘快破案。我們並對身故者及其家屬表達最大的哀悼之意,也希望連勝文先生能早日康復。
2.投票前夕在新北市發生這起地方幫派引起的嚴重的地方治安事件,我們感到極度的震驚,足見治安敗壞的狀況令人憂心。國民黨身為執政黨,應負最大責任,我們強力要求中央政府及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必須妥善處理,將此事對社會的傷害降到最低。
3.我們強烈呼籲各界保持冷靜,靜待警方的調查,在真相未明前不要妄下斷語,更不要藉機做任何選舉操作與煽動。

請讀者特別留意其中的第2點。

在觀察媒體如何處理這一段文字之前,先來釐清一個問題:這是不是該聲明的原版內容?我認為應該是,因為它跟Google的在格林威治標準時間2010年11月26日 16:25:56(亦即台北時間11月27日00:25:56)存下的網頁快照完全一致:

八分鐘之後,Google也擷取到鯨魚網站的轉載,其內容亦同。從這些資料出現的時間點,再比對當時的電視直播,我們可以斷定,這應該就是原稿。

電視媒體之轉播、剪接與評論

蔡英文念稿時,有電視新聞台現場直播;但是,大多數的觀眾看到的是經過剪接的版本,例如台視的這一則報導:蔡英文批治安壞 執政黨應負責。這個標題本身就有誤導觀眾的效果。

為什麼說「誤導」?讓我們再看一次蔡主席的第二點聲明:

投票前夕在新北市發生這起地方幫派引起的嚴重的地方治安事件,我們感到極度的震驚,足見治安敗壞的狀況令人憂心。國民黨身為執政黨,應負最大責任,我們強力要求中央政府及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必須妥善處理,將此事對社會的傷害降到最低。

這整段有兩句,其意思分別是:

  • 1.治安敗壞令人憂心。
  • 2.國民黨應負責妥善處理今晚發生的這個案件。

而台視新聞所謂的「蔡英文批治安壞 執政黨應負責」極容易讓人理解為:「蔡英文認為執政黨應對治安敗壞負責」。

台視新聞的剪接更在蔡英文講了「國民黨身為執政黨,應負最大責任」但尚未念完整句的時候就剪掉,然後接上蘇貞昌發表談話的畫面(即新聞影片第49秒)。以下以三個畫面來呈現這一段剪接,其中,前兩個畫面的時間均為12:34:54,第三個畫面則出現在一秒鐘以後:

 
這時,蘇貞昌已開始講「嚴正譴責暴力」。
這時,字幕才跟上音軌。

這樣一來,蔡英文的句子聽起來就好像是說:「足見治安敗壞的狀況令人憂心,國民黨身為執政黨,應負最大責任。

目前,Youtube還有香港鳳凰衛視一刀未剪的完整轉播版本。影片清楚顯示,蔡英文每次唸到句點的時候,都會稍作停頓,並抬頭面對記者與鏡頭。而她從「國民黨身為執政黨,應負最大責任」唸到「將此事對社會的傷害降到最低」以後,才出現這種明顯的停頓(影片第47秒到第60秒)。

所以,新聞台在剪接的時,不應該在她講完「國民黨身為執政黨,應負最大責任」後就馬上剪掉。從底下的跑馬燈內容來看,台視這個新聞報導應是在27日中午播出。在這之前,台視新聞部有整整十二小時可以看到民進黨的書面聲明稿。台視新聞部這樣處理新聞是「簡單疏失」?專業能力不足?還是刻意地斷章取義呢?

在選前之夜,斷章取義而來的偽訊息就不斷在電視的字幕反覆輪播,就像在中天新聞台的「台灣大論壇」那樣(見Youtube上的第四段影片20:00處與第六段影片07:15處)。

同一夜,在TVBS的2100全民開講(影片10:47處開始),李濤抓著這句斷章取義的「國民黨應負最大責任」,一派義正辭嚴地連說了兩次「蔡英文主席,這時候再說這種話,有欠厚道」。然後,他與節目來賓繼續猛K小英,例如邱毅一開口就說:「蔡英文真的是都還是滿腦都是政治,都還是滿腦都是選舉。我必須要說蔡英文太冷血」(影片,1:32處)。

呵呵,在此10分鐘之前,2100全民開講才播放過那位明知自己兒子在手術室急救的連戰離開台大醫院而專程到郝龍斌的選舉造勢場子進行演講。這段插播影片結束後,李濤還稱讚連戰「非常不容易」呢!連戰那些話在台大醫院門口講就可以了,何需到郝龍斌的競選舞台上去講呢?去幹嘛?中天新聞當夜出現的標題是這麼敘述的:「愛兒中槍 連戰哽咽輔選:祝福台灣」(影片,06:58處)。請教邱毅:「愛兒中槍」的連戰還在輔選,這算不算「滿腦都是選舉」呢?

順便嘮叨一下民進黨:貴黨網站竟找不到蔡主席發表那份聲明的影音檔或相關連結。貴黨在這方面實在應該多用心。我知道民進黨經費拮据,但是,作這種事根本花不了多少錢。不信或不知如何做的話,趕快去請教魚夫老師。

午夜前的幾則網路媒體報導

槍擊事件事發突然,各媒體難免手忙腳亂。我不知道民進黨幹部當天晚上是否將該黨的聲明稿書面版本主動發給媒體記者。如果沒有,那麼,黨中央真的應該好好檢討。如果有,那麼,媒體的問題就更嚴重了。

網路上有數則關於蔡主席聲明的即時訊息。其中最早的一份是自由時報連勝文中槍 蔡英文譴責暴力、籲民眾冷靜

針對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長子連勝文中槍事件,民進黨新北市長候選人蔡英文晚間召開記者會強烈譴責暴力,也呼籲民眾在警方查明真相前保持冷靜。〔…〕

關於本文的 25 則留言

  1. 我是看TVBS-N
    看了剛才的全文內容,TVBS-N應該沒剪
    不過他們怎麼報我就沒聽了!!!哈~~我想各台都有自己解讀吧
    不過媒體需要資金,誰是金主報導都會偏向誰!!
    只能多看不同頻道的報導!!

  2. 慕容兄這篇仔細的說文解字,非常具有媒體識讀的價值啊。看待台灣媒體的報導需要這麼仔細清晰的解讀,也算是一種悲哀了吧。

  3. 這跟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的把戲如出一轍,
    只要蔡主席出面把本意再詳細說明一次即可,
    若本人或黨部都不願澄清,
    表示這本就是容易造成誤解的表達方式,
    請蔡主席下次多開金口,
    把漂亮文章潤飾成升斗小民也能理解的白話不是更好嗎?
    如此一再幫蔡主席解釋,
    難道您真能替她代言嗎?

  4. 歷來當國民黨發現某議題不利於己的時候,就會發明一些政治術語,然後以媒體優勢大量給灌輸群眾,像是”操弄族群”,”操弄民粹”,這次就變成”操弄選舉”了。
    就算硬坳成國民黨為治安負責,那也沒什麼不對;國民黨自家民代與黑道有瓜葛,結果自己人被打黑槍,趕緊操弄選舉語言從中獲利,最後以責罵對手結案,真是做無本生意的好榜樣。說到這個,選輸的時候還可以怪對手只會選舉不會治國呢。

  5. 重點是蔡主席本人有沒有對所謂的媒體誤解提出澄清,
    還是您個人一廂情願地幫她解讀?
    個人以為,在選情如此緊張的時間點,為何不用更謹慎的措詞,
    反而有意無意的加入關鍵字"國民黨",
    這樣的表達方式,難道不需要更多說明嗎?
    您若認為只要全文轉貼,全台人民都會有一樣的解讀,恐怕是過於樂觀了吧?
    郢書燕說又不是今天才發生,
    小弟以為,若您的說法要更有說服力,請找出蔡主席的澄清說明,否則"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的口水之爭,恐怕尚無寧日‧

  6. 每句話本來可與上或下文呼應。上述發言抄成新聞稿後,關鍵的標點符號可以是逗點,也能是句點。在與上文、下文產生不同意義的情形下,堅持只能與下文關連,與所列媒體只願與上文關連,一樣不盡客觀。

  7. 事實上,台灣的執政或執法單位,裡面必然有民進黨或國民黨員,不可能因為選舉結果的首長顏色不同,就可以把所有團隊換成所謂的自己人。
    以個人淺見,蔡主席提到國民黨,完全是非必要的,她可以說執政當局,或針對警方維護治安不力加以提醒。然而她偏偏選擇會引發爭議的措詞,她既然按稿念,表示她完全有時間斟酌,卻沒有。這當然會讓不同立場的人有不同解讀,事後又沒有加以說明,讓我們這些局外人爭來吵去,難道她真那麼無辜嗎?
    版主大度,開放討論區讓各種意見交流,必然不是只為聽好聽順耳的才如此勞心勞力,而是有匡正世風的遠志。小弟淺見,還望海涵。

  8. To Dan:
    請再重新審酌蔡主席第二點所提的前段整體語句(如下引號內):
    『2.投票前夕在新北市發生這起地方幫派引起的嚴重的地方治安事件,我們感到極度的震驚,足見治安敗壞的狀況令人憂心。國民黨身為執政黨,應負最大責任…』
    上面這段話有任何說錯的地方嗎? 即便你只單看濃縮後的最後兩句話–有說錯嗎?
    『治安敗壞』不是執政黨應負『最大責任』嗎?
    『國民黨』不是『執政黨』嗎? 中央或地方它都是執政黨不是嗎?(事件發生地的台北縣政府或永和市市公所)
    蔡主席的上開說法本來都是「事件本身即已說明一切』–黑白分明的『事實』陳述,卻被泛藍政客扭曲成『爭執』!?
    我只能說–這是標準的『指鹿為馬』–令人不齒!

  9. 正如版主所言,您也覺得這樣一路看下來,執政黨要負最大責任,那媒體的解讀又哪裡有錯呢?
    更何況,黑道犯案還要看政黨顏色嗎?版主的預設立場似乎多了點。

  10. Dan:
    媒體解讀的重心在於『標題』取向:
    傳媒角色應該『至少』要做到不能偏離受訪者原話本意過遠的敘述,蔡氏三段論述的重點俱明,觀其內容,公正的媒體若能信此原則,也不會將其本意解讀為『冷血』等意,或者斷章取意的將非整段敘事重心的措詞放大加重為『標題』,從而扭曲了發話者的原意,這種一反常道而行刻意偏頗解讀的媒體,莫非閣下認為其無錯之有?

  11. 1.冷血是邱毅講的,您能對他講的話有所期待嗎?媒體不過是二手傳播這種論點的幫兇。
    2.至少蘇俊賓沒有講要泛綠或民進黨冷靜這樣的話讓人當話柄。
    3.社會是全民共有的,您所認為要負最大責任的國民黨,其實可能就是跟你我擦身而過的路人,甚或鄰居,大家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跟民進黨沒甚麼不同。今天即使國民黨51%,民進黨49%,蔡主席的論述都對,可是,民進黨要負的那個比較小一點的責在哪?檢討又在哪?坦白說,小弟無知,沒看到也不了解。
    4.版主東批政府,西罵媒體,請問有沒有具體建議能讓大家往正向思考?社會提升還是要靠板主這樣的有識之士登高一呼,才有風行草偃的效果,還盼三思。

  12. 一、請閣下看一下版主的標題:從『誤讀曲解』到『羅織污衊』
    那些將蔡氏三點聲明內容驟下標題的媒體工作者們,所做的不正是導致使閱報/聽大眾可能產生扭曲蔡氏原意的結果,說這些媒體工作者們是『誤讀曲解』,你不反對吧?
    那些『斷章取義的將非整段敘事重心的措詞放大加重為「標題」,從而扭曲了發話者的原意』的媒體言論,正是版主本文所要批判的–對蔡氏聲明的『誤讀曲解』的媒體行為,你不反對吧?
    至少從你上述回應中,我沒有看你有對此表達不同意見…
    至於,『羅織污衊』,我們又能對邱毅之流所為可期待什麼…
    二、民進黨要負的那個比較小一點的責在哪?檢討又在哪?
    我也的確不知唉? 敝人好奇的是,閣下寧願跳過檢視要負最大責任的國民黨而去追尋在野的反對黨要負的責任?! 豈非捨本逐末!
    『完全執政、完全負責』這句話,不正是馬英九說的嗎? 何不向這位『完全執政者』找你要的答案?

  13. 26、27號 一批人說「鮮血不能白流」、「用選票制裁暴力」、「子彈貫穿臉部,從右太陽穴射出」
    一個禮拜以後, 同一批人又在含血噴人 「連勝文挨槍 涂醒哲:自導自演」、「自導自演說 連戰:太沒人性」…
    仔細想想
    這批人把一件悲劇操弄到如此極致
    才真的是冷血到極點

  14. 版主明鑑,一、依版主理解,是否同意執政黨該負責?以版主回應看來,不但該負責,還該負完全責任,以符合馬總統當選前的支票對吧?那不也是蔡主席要傳達的意見之一嗎?即使不是第一優先的重點,媒體也沒有離譜到無中生有,還是符合基本事實吧!?至於自由時報刊載,"槍手目標陳鴻源 誤擊連勝文",根據的訊息乃是槍手供詞,根本未經查證,也似乎沒有高明到哪。媒體下標題,本來就是下給自己的客群看的,跟廣告商一樣,版主一意批評所謂藍媒,難免讓人覺得失之偏頗。小弟才會認為,若蔡主席真有心呼籲冷靜,應會更謹慎用詞,不要說一些會讓立場不同的人解讀重點不同的話。
    二、對於民生治安問題,小弟實在不覺得跟黨有甚麼直接關係,而是執行者該負相當責任。上面提到,執法者中有藍有綠,總不會每個藍的當頭,綠的就擺爛,或是綠的當頭,藍的就幸災樂禍吧?同時,作奸犯科者,相信也是利字當頭,哪管甚麼藍綠,有利可圖就做啦。版主硬要把完全執政解讀成出事就要負責,請問又要負甚麼責呢?馬總統引咎辭職嗎?還是藍營退選?若真這樣做了,誰又是得利者呢?天下就太平了嗎?
    小弟只不過按正常邏輯,看到蔡主席認為國民黨要負大部分責任,才會好奇那誰要負另一部分的責任罷了。雖然小弟不認為這次事件跟政黨或選舉有直接相關,但事件未明之前,似乎也不需要急於追究所謂的政黨責任,畢竟社會治安不好,是全民受害。我們要想想的是,執法單位要如何改善治安,大家集思廣益,而不是把所謂責任丟來丟去。相信要是蔡主席在發言時,能提出具體有效的建言,更是我們市井小民所樂見的。
    或者反過來說,大家都沒有甚麼有效的對策時,就不要再多說甚麼責任不責任了,因為就算換人當,也不過是把大家辛苦繳的稅,從A口袋換到B口袋,口袋顏色不同不會讓社會更好,社會沉淪的代價是我們共同要承受的,不是嗎?

  15. 是因為剛選完,還有很多人腎上腺素沒消退的嗎?
    連勝文先生的槍擊事件,
    不過是符合了密西根學派所講的漏斗因果模型。
    究竟是為了什麼開槍,或是蔡英文主席說了什麼,
    已經都不重要,反正賭盤誰輸誰贏都很清楚了。
    媒體亂象跟倫理有無,也不太重要,
    因為消費者有所需求,生產者自然就想投消費者所好;
    再換個方向想,要是這些劣質的媒體不存,
    有不少人又要失業了。
    圖片第一時間看到以為是在填表格。
    "你辦事,我放心"那一篇蠻好笑的。

  16. 我只是覺得上面兩位說了那麼多,然撇開治安敗壞責任的問題,蔡英文的意思顯然是”執政的國民黨應該要負責把傷害降到最低”而已。
    如果是我個人想法的話,我認為她的發言很妥當。要不是提醒大家要國民黨負責善後,大家或許還忘了國民黨在這件事上的腳色呢,尤其是當下不少人意有所指的說要用選票制裁暴力云云。
    至於自由時報要”查證”是不是誤擊這種事,純屬事後諸葛,你是以現在的認知去預設過去立場。你想第一時間傳出的確實消息就是這樣,你要”查證”那是否屬實已經是檢警的工作了。

  17. Dan:
    雖然你是對著版主發問,而我並非版主,只是好事徒言,才又忍不住插嘴,說些我個人的看法,先此敘明。
    一、媒體標題『至少』應要傳遞「不偏離新聞來源本旨」或「發話者原意」的傳播訊息:
    任何媒體都有主觀立場,也相對需照應其客群喜好而難免夾議夾敘。但問題在於,在下媒體『標題』的時候,不能扭曲新聞來源/發話人的原意,反之者就是『誤讀曲解』。
    閣下舉自由一例『”槍手目標陳鴻源 誤擊連勝文",根據的訊息乃是槍手供詞』,自由有『誤讀曲解』新聞來源者(在案發當日時空客觀條件下所能取得的–不論是檢警或犯嫌本人)的本意嗎?
    部分媒體『誤讀曲解』蔡氏當日發言本意,這是版主針對明確事實的批判,閣下卻以版主『難免讓人覺得失之偏頗』等語註之,你這何嘗不是帶著有色眼鏡『失之偏頗』的觀點。
    二、蔡主席當日究竟能作到如何的『謹慎用詞』,才能符合閣下的期待?
    即便將蔡氏當日發表的第二點中的『國民黨身為執政黨』代換為『執政當局』,其本質意義有不同嗎? 誠如閣下所言,媒體會因其『立場不同的人解讀重點不同』,那麼,同樣標題剪輯邏輯下的媒體因此將標題寫成:『執政當局應負最大責任』–>請問,有心想作文章的人難道就因此找不到『羅織污衊』的作文章材料了嗎?
    蔡氏就不會被「冷血」妖魔化了嗎?
    退一步言,蔡氏究竟能不能根本不說那被人拿來攻擊的第二點聲明呢? 11/26當晚在選舉造勢『台上』『公然』發生一死、一傷的事件,蔡氏當下第一時間並沒有作任何陰謀論的臆論,而是將其限縮至『治安事件』,以反對黨主席立場要求執政黨處理,這能不說嗎? 倘若蔡氏當日就此緘默不語,那才是違背了人民對於『反對黨忠誠義務』的期待。反覆斟酌她的三點聲明內容,至少,就我個人來看,那已是夠精簡了!!
    三、綠營人士何時要求馬總統因此下台負責? 請別無限上綱。
    泛綠支持者如我,心中當然非常不滿,但此事當然要有人負責,民進黨執政時期為了319、八掌溪等重大公共事件多少人被摘掉烏紗帽? 這件重大治安事件,執政當局(依閣下的期待用詞)能否儘快找出真相,若不能,難道那些治安相關主官管還能好官自為之嗎?

  18. 補充說明,依自由時報記者的素養,不會不知道要引用他人說法時,必須加個":"。這樣標題就會是"槍手:目標陳鴻源 誤擊連勝文",或者加個"疑",變成"槍手目標陳鴻源 疑誤擊連勝文"。記者拿現行犯的供詞當作蓋棺論定的標題,一定是不恰當的。很遺憾貴論壇人才濟濟,竟無人提醒版主這麼明顯的問題,說失之偏頗,也只是剛好而以。
    同時小弟並沒有否定諸位先進對蔡主席一番話的解讀,只是提醒說這樣的說法,容易引發不同立場者判讀的方向,需要進一步說清楚,畢竟社會大眾不是人人都有論壇諸位先進的文學造詣與智慧,蔡主席既然要說給廣大的群眾聽,難道惜字如金才是王道嗎?
    小弟不過站在庶民立場,想請諸位先進集思廣益,共創美好的社會,還請先進們省去口誅筆伐的力氣,想想如何能改善治安,提升社會風氣,再拜。

  19. Dan:
    一、『新』聞標題是代表該媒體對於特定當日消息來源的摘要陳述,不是史書定稿,不是墓誌銘,閣下所謂『蓋棺論定』說,不僅失真,亦已過喻。
    二、
    『槍手目標陳鴻源 誤擊連勝文』
    『槍手:目標陳鴻源 誤擊連勝文』
    『槍手目標陳鴻源 疑誤擊連勝文』
    ^^^^^^^^^^^^^^^^^^^^^^^^^
    這三句話所表現的文意有『重大的』差別嗎? 『重大』到因此使得社會大眾在閱讀了自由11/27的上述不同標題後,就對1126連勝文槍擊案情的判斷有了不同的『決定性的』、『不可逆的』、『終局性的』政治判斷行為嗎? 有嗎? 譬如因此11/27當天的選舉投票意向改變? 會嗎? 我看不出那種可能性,如果你認為有,請試著說說看。
    三、相反來看,同日(11/27)的某些媒體標題使用
    『蔡:國民黨應負最大責任 蘇:勿藉機操弄』、
    『蘇貞昌:盡速公布真相 蔡:治安敗壞 國民黨要負責任』
    這種標題,閣下認為會不會影響部分11/27當日社會大眾的政治判斷,從而改變了他們原本的行為,本來不投後來改變要去投或者改變原本投票意向?
    這種影響在選民投入票匭之後,就是『不可逆』、『終局性』的改變了!
    至少,至今,多數媒體–包括藍營,不反對:因為連勝文槍擊案而改變了少部分選民(從2%~6%各家說法不一)的投票意向,也不反對因此事件使得民進黨形象被部分選民扣分從而使得藍營選票相對得利較多的事實。
    請問你,上述二、三,這兩種新聞標題,哪個對於社會所造成的負面影響較大?
    四、即便你想要各打五十大板,那麼,前者也只是單純主體語境錯誤而已,有影響選舉當日的選民評價嗎? 後者呢? 是以正參與選舉的特定一方候選人為新聞題材作為標的,其一言一行會不會影響當天正要投票的選民評價? 請別告訴我『完全沒有影響』!
    如果你還是繼續認為這兩者各五十大板是『剛好而已』,那還真的是嚴重的『失之偏頗』。

  20. 感謝Dan、Turks、平八郎 諸君!
    我個人的主要意見多已在先前回應Dan時提出。至於後來另衍生出關於《自由時報》那個標題的討論,我在此提出一點意見。
    在先前寫文時,我就是鎖定關於蔡主席聲明的媒體報導作討論,所以自由時報那篇綜合報導之標題並非我的重點。選舉日一大早,我在看《自由時報》時已對頭版頗有微詞,我在先前寫文時也提及我的不滿之一。沒寫出的意見並非就不存在:這篇文已夠長,不可能什麼都塞進去(就算是百科全書也不是那樣寫的)。
    依我淺見,《自由時報》那個標題宜寫得更精確些。其消息來源可能是27日凌晨1時22分的警政署新聞稿:「警政署表示,根據臺北縣政府警察局初步對犯嫌偵訊所得,係針對陳姓候選人,但警方仍會深入調查。」
    「槍手目標陳鴻源 誤擊連勝文」會使讀者認為:犯案動機只是地方性的,背後並無刻意操弄整個五都選舉的意圖。讀者可能因此而1)覺得連勝文實在很倒楣;2)認為這不是哪個政黨的陰謀。《自由時報》的固定讀者以民進黨或台聯支持者居多。對這樣的人而言,「槍手目標陳鴻源 誤擊連勝文」的說法會有降溫的效果。自由時報這篇頭版新聞是個綜合報導,假如要為它下個聳動標題,可寫「連勝文遭誤擊 兇手動機不明」或「選前濺血 疑雲重重」或「連戰之子挨子彈 背後動機不單純」。為何不呢?
    我當然不是要替自由時報辯駁。在文章中,我也批評過了自由時報的新聞處理(這不是因為我先前投書沒被該報刊登喔!其實,我老早就在這個部落格批評過該報了^^)。話說回來,我還是認為,整體而言,自由時報比其它報紙好。若要純粹只藉著看報紙來知道時事,自由為主、蘋果為輔應是目前的最佳選擇。看世事不能把錯一次的A跟錯五次的B等量齊觀。我們亦不宜以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競爭模式來理解民進黨與國民黨。台灣這兩大政治組織的歷史、結構、文化都很不一樣。從1126事件到選舉落幕,我們對照先前幾年發生的事,即可清楚地察覺這兩黨素質的差異有多大。我先前在回應YK時已提到,問題媒體嚴重阻礙著台灣政治升級。這是我對台灣政治的基本觀點之一。
    至於Dan所提到的「共創美好的社會」,我認為,在公共事務層次,還是宜參酌瑞士體制,提高直接民主的成分,從制度面提高公民實際參與的可能(敬請參閱敝人關於公投的幾篇文章),以免到頭來只剩下一批善心人士在空談。而這跟我們從事批判(「口誅筆伐」?)應該是並行的。若無批判精神與批判的訓練,民主不可能持續存在。

  21. 小弟錯把馮京當馬涼,混淆了版主及Turks兄的身分,讓各位見笑了。也感謝版主不吝回覆指正,小弟早該拜讀前文,也不至於還對版主分析的客觀性質疑,徒增紛擾,不勝慚愧。
    正好版主提及,想從制度面提高直接民主成分,小弟也有一些想法如下,還請不吝指教。
    從民粹轉型到民主社會的機會之門~請支持用國家考試獲得投票權運動
    理由:
    一、投票權的門檻現為18歲,然而,年滿18歲者才有或一定自動有理性選擇的能力,而能選出或支持對社會朝向更幸福境界的政見或候選人嗎?如果駕駛執照要通過一定的考試,才能取得資格,來降低用路人的風險,為什麼不讓選舉人也要透過考試取得投票資格來降低社會風險呢?
    二、候選人如果靠握握手就可以得到選票,誰願意花力氣心神去思考對人民有幫助的政見呢?
    三、當同一張選票只值一百塊跟值一萬塊時,哪一個會讓候選人願意買票賄選?
    四、如果選舉人能知道甚至了解政見對自己生活的衝擊和影響時,誰會願意用低價賤賣自己的權益,選擇不適當的候選人或政見呢?
    五、一個政策對人民有利或有害,為甚麼需要用人頭數證明呢?愛因斯坦推論出相對論時,是靠表決判定正確與否的嗎?
    六、數人頭決定政策對國家造成的傷害,即便是美國也無法獨善其身,難道我們應該墨守百年前還不識社會複雜度的民主理想主義,不想想如何調整才能讓社會更幸福嗎?
    七、如果人人能通過投票權考試,不就表示人人都有投票權嗎?這難道不也是全民直接政治的理想嗎?
    八、考試題庫及答案應該公開,讓有意願投票者有時間準備,只要能考過,就表示有資格,跟現今國家考試一般,對國家的憲政體制衝擊也就更小了不是嗎?
    九、當財團或利益團體無法用錢來扭曲法案,或關說濫權時,我們身邊發生的不公不義,難道不會日漸減少,社會的幸福感難道不會日漸提升嗎?
    十、每個人都在等,等這個社會更進步,等人民的教育水準更提升,等每個滿18歲的公民,都有足夠的能力選出適當的人來服務,還要等到甚麼時候?為甚麼不現在就開始讓社會改變,讓自己有生之年,就能生活在裡想的環境當中呢?
    十一、當媒體感受到有選舉權的人民不會輕易被鼓動,難道還會執迷不悟地利用剪接、消音、重編輯、或自問自答等拙劣的技巧來扭曲新聞,煽動人民來搶收視率嗎?
    十二、當我們選出的人選,不再只是擁人頭自重,帶著一些不知所以的無辜者隨意走上街頭,難道我們不會擁有一個更和平、更開放的生存空間嗎?
    十三、如果當選人知道,把時間花在市政,監督改善人民的生活環境,比跑紅白帖對勝選更有利時,難道還需要擔心精心策劃的婚禮,或莊嚴肅穆的喪禮,淪為競選作秀的舞台嗎?
    十四、再好的政策,遇到會吵的利益團體也會轉彎。但小朋友生病,要打針吃藥時,十個有九個哭著說不要,醫生該手軟嗎?治療社會病症的特效藥,該怎麼下呢?

  22. 感謝版主對小弟的異想天開有耐心回應。小弟仍有一些疑問,還望與版主交流。
    1.年齡不就是參政權的門檻嗎?為什麼以年齡為門檻就不違憲?心神喪失者會被褫奪公權,那麼沒考過的人沒有權力,邏輯上有什麼不同嗎?
    2.題庫公開,主要是為了提升公民素質,可以考議事規則,文意測驗,經濟概念,道德測試,甚至模擬議事流程等等多面向的科目來評估,考試場所可在各監理所,就像考駕照一樣,幾乎天天都可以考,考過了則有效期可維持十年,過期需重考,以確認選舉人沒有因失能等外來因素喪失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剛開始三到五年為過度期,開放考試但選舉權仍為十八歲以上公民所有,待考試通過者累積達一定人數,即可開始實行新制度。這樣會不會比較有可行性?
    3.學校教育本就該把民主思想及合理的表達方式交給學生,我們本來也應該從軍政經過訓政再到憲政。可是事實是學校不願意浪費時間教不用考的東西,國家也從未耗費資源在所謂的訓政上。把選舉權交到每個人的手上,要收回來的困難度當然很高,但正確的事只因為困難所以不做,這是政府的責任,還是我們自己選擇怠惰所要吞下的苦果呢?

  23. 另外,關於自由時報標題的討論,小弟還有些淺見想多嘴一下。
    版主分析精闢,下段的分析小弟認為十分中肯,
    「槍手目標陳鴻源 誤擊連勝文」會使讀者認為:犯案動機只是地方性的,背後並無刻意操弄整個五都選舉的意圖。讀者可能因此而1)覺得連勝文實在很倒楣;2)認為這不是哪個政黨的陰謀。《自由時報》的固定讀者以民進黨或台聯支持者居多。對這樣的人而言,「槍手目標陳鴻源 誤擊連勝文」的說法會有降溫的效果。自由時報這篇頭版新聞是個綜合報導,假如要為它下個聳動標題,可寫「連勝文遭誤擊 兇手動機不明」或「選前濺血 疑雲重重」或「連戰之子挨子彈 背後動機不單純」。為何不呢?
    且讓小弟"試扮演"泛藍者來回答這個"為何不"。因為選舉在即,被槍擊者是藍營,用越聳動的標題,越會引發中間選民的同情心,對綠不利。若低調處理,可以把同情票效應降低,不過,正因為這樣的處理太過刻意,反而容易使得泛藍支持者更把自由時報視為綠媒,導致不願接觸自由報導的政治消息。
    小弟以為,藍營會覺得藍媒中立,綠營會覺得綠媒中立,乃人之常情,各個媒體也都難免以不同的立場來解讀同一事件。小弟點出版主沒有在同篇文中自由時報的疏失,倒不是為了要各打五十大板,而是覺得若能對兩造皆有評點,則結論會更有說服力,民進黨要贏,是要贏在能成為一個讓人尊敬的政黨,不能因為認為只要做得比對手好就行,能精益求精,才不會隨隨便便被一顆子彈打敗,共勉之。

  24. 感謝版主回應,看來要爭取大眾的認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另外,若真如版主所提,公民課不過不能畢業,恐怕也會有一些爭議產生,例如有人可能會認為公民教育與工作能力無直接相關,擋住畢業證書會影響工作權。或者公民課沒過,卻已經到法定投票年齡,那麼究竟這個票能不能投?如果不能,就屬違憲,如果能,公民課就顯得不痛不癢,誰要花力氣去培養這樣的能力呢?
    同時,小弟僅就有限的想像,認為訓政的目的在降低及避免如法國大革命以降,對民主實行方式的摸索、衝撞、與犧牲,重點在於教育,而不在於方便統治。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