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是否該改成「蘤蓮」:兼談閒人政治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擷取自《康熙字典》

若嚴格按照教育部「字源考據」為原則來制訂「標準字」,「花」字是否應該照《康熙字典》寫成「蘤」?

或者,按照顧炎武的考證,「花」應從上古慣例,一律改寫成「華」?

花字自南北朝以上,不見於書。〔…〕《後魏書‧李諧傳》載其〈述身賦〉曰「樹先春而動色,艸迎歲而發花」,又曰「肆雕章之腴旨,咀文藝之英華」,花字與華並用;而五經、楚辭、諸子、先秦兩漢之書皆古本相傳,凡華字未有改為花者。(顧炎武,《唐韻正,卷四》)

王引之援引《廣雅》而認為「花」字出現於三國時代,換言之,顧炎武所言不盡正確。不論如何,如果以《說文解字》的東漢時代為基準,未見於該書的「花」字橫豎算是個新字。

TaiwanShow1935-1
1935年臺灣博覽會發行的明信片及郵戳,郵戳上同時使用「臺」與「台」。

況且,把形聲字「花」回復為「華」,這樣不是更能如教育部所謂的那樣「符合漢字見形知義的特色」嗎?(按:很多漢字不屬「見形知義」型,例如「漢」這個字^^)

我們當然沒必要去討論「花蓮」應該改成「華蓮」,還是「蘤蓮」,因為語言文字這種東西約定成俗即成標準,而且,想必花蓮人不會吃飽太閒、沒事找事、自尋麻煩。

如果教育部只是在規範漢字筆劃書寫標準,就算有爭議,也只是技術性的而已。但「台灣」、「臺灣」孰為標準這種問題是屬於用法的層次,而且並非教育部或國語推行委員會所能裁決的(何況他們提出的理由有夠牽強)。如果真要來制訂個標準,也好。按照「名從主人」原則,最適合的程序應該是以公投決定,不是嗎?(我賭多數人會選擇自己早已習慣寫的「台灣」)


「台灣有品運動」logo。

由於這個以「臺灣」取代「台灣」的主張,教育部招致「吃飽太閒」的批評。不過,這個教育部近兩年多來吃飽太閒的作為還是首推他們在2009年發起的「台灣有品運動」。

說來還真是好笑,有圖為證:當時教育部一律都寫「台灣」而非「臺灣」喔。

花十二億元辦「台灣有品運動」、花三十二億辦「建國百年活動」、花足以辦三場以上的A1級園藝博覽會之百億經費來辦一個只被列為A2/B1的「台北花博」…光是從這三個事例即可看出,當今的掌權者真是吃飽太閒,鎮日坐在冷氣房裡想著如何浪費納稅人的銀子來搭造牌樓式的「政績」。

難怪那位手上無行政權的王建煊會閒到在憲政盲腸監察院裡面對著一批記者公然大談性愛。

喔,請納稅人不要抱怨喔,人家教育部「台灣有品運動」計畫底下還有個子計畫「不抱怨運動」品格教育活動(中國時報集團幫閒配合辦理)。有品者不抱怨?真是奇怪了,三年前怎沒聽過這些人彈唱此種高論?!

其實,這一切其來有自。請大家用力回想一下:在當選總統之前,馬英九在八年台北市長任內除了慢跑、游泳,到底還作了麼?變成「懶貓」的貓纜?既然到處閒晃作秀就可以被選民以高票送進總統府,政府官員又何苦戮力從公呢?此例一開,風行草偃,滿朝文武乃競以務虛為能事。春節假期塞車嗎?搖下車窗互相拜年吧!吳敦義如是說。

馬英九所謂的「苦民所苦」只是裝腔作勢而已,否則不會把大筆大筆的政府預算虛擲於奢華排場,否則不會選舉臨頭才急就章地推出所謂的「社會住宅」,否則不會在選後就急著幫總統府秘書長、國安會秘書長加薪十三萬。自幼讀書有軍公教子女補助、如今坐領院長級高薪的王建煊更絕,索性來個「譏民所苦」,指責打工的大學生「笨死了」。

這就是權貴集團再度執政後的閒人政治

最後回過頭來談字源。報告馬派大將吳育昇委員:我翻《說文解字》時順便查過了,書中有薇、閣兩字,請您放心。

version 1.01, 2010/12/17 18:28

關於本文的 4 則留言

  1. TAIWAN是譯音,是400年前今台南安平附近某個平埔社聚落的社名,以此社名做為台南、清帝國佔領末期再做全島的名字。
    既是譯音,要用什麼字本來就約定俗成即可,要改也不是不可以,但最不需要的是搬出啥洨中國東漢許慎《說文解字》、《目連記》、《金瓶梅》之流的化石出來佐證。
    柯林頓、克林頓、詹森、布什、歐巴馬、奧巴馬這些名字,約定俗成即可,根本不需要搬出啥洨中國古書來佐證。
    (註:詹森原文是Johnson,這在美國係菜市仔名,太多同姓名人,所以當年才故意把他翻譯成詹森以示區別)

  2. 台灣的地名十之六七都是平埔原住民(熟番)譯音,高砂原住民(生番)也有一小部份。TAIWAN, 基隆(取自凱達格蘭的「格蘭」),Takao、打貓、半線、他里霧、大甲、苑裡、苗栗、佳苳、虎尾、景尾(景美)、貓空都是平埔族社名地名。
    但也有些地名是中國人取的,褒忠、嘉義、彰化這是清帝國外來統治者表揚當地人做爪耙仔與外來政權合作打敗起叛者或番,而有所獎勵表揚之意;當然日本人外來政權也取了一些名字像松山、岡山、豐原的,中國黨外來流亡政權也取了啥洨三民、光復、信義、仁愛、和平云云。
    「臺灣」兩個漢字,純粹是就其譯音罷了,當年命名時,並未有「平台」、「海灣」之意,所以拿啥洨「說文解字」出來檢討「台」與「臺」差異,根本係不識字兼嘸衛生的幹她娘愚蠢行為。

  3. 過去這兩三年,一方面庶民苦哈哈、經濟不景氣,一方面卻每隔一小段期間,媒體就會出現關於「極富階級」的名車、美食、豪宅等等消費新聞,從未中止過。我非常好奇:台灣的「有錢人」有這麼多嗎?如果錢不容易賺,絕不會以這種模式花掉;easy come, easy go,只有在暴發戶身上看得見。後來我終於「懂」了:這些「有錢人」一個可能的來源正是大有為的馬政府(以及國民黨地方首長,但影響層面應該小些),間接則是吸庶民的血,所以庶民越苦,極富階級就越富。
    從馬英九在台北市的舉債敗家史一路看下來,當上總統之後舉債敗家的規模只會更大,(據說他上任兩年多已經包辦史上舉債新高前兩名,明年又囊括第三名)。馬英九上台後,我發現「億」這個單位開始急速貶值;可惜一般民眾會因為幾十元健保費漲價怒罵,對幾十億、百億、千億依舊沒有感覺。這數以百億計的錢當然不是一兩個人吞得下去的,卻也不是萬民能雨露均霑,錢只分流進入一個個分贓集團成員的口袋。於是一個新的、短期間形成的極富階級便出現了。
    如果政府的錢都是有效率地花費掉,受益的是全民。悲哀的是「閒人政治」,這批人除了忙於揮霍(也許可以說是「合法洗錢」),此外還真是「閒」!
    以上觀點沒有實證基礎(那恐怕會是很龐大的研究計畫),只是自以為是地呼應「閒人政治」的另一個面向。

  4. 這跟埃及總統穆巴拉克積攢好幾兆,可以安全脫身,那偷摘安全島花草的人卻要被關的道理一樣。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