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電力曾經這麼說…

online
東京電力
擷取自東京電力網站之〈原子力:地震対策〉。
東京電力已撤除該網頁;幸好,早已有人提供雲端備份

人算不如天算。

俗諺

Nature shows us only the tail of the lion.

Albert Einstein

上圖擷取自東京電力的官方網站,網頁最後修改時間是2011年3月7日中午,離大地震發生不到一百小時。

根據同一網頁,該公司徹底調查過核電廠廠址週邊地區陸地、海底的地質構造、活動斷層,研究評估過地震記錄建設予定地周辺を徹底的に調査しています),也對海嘯記錄進行過充分的調查,料敵從寬地將電廠設於比過去海嘯最高紀錄還高出一大截的基地上。此外,核電廠就建在堅固的岩盤上,地震來襲時搖晃程度相當小:

核電廠鋼筋是一般規格的兩倍粗,而且考慮到最大地震規模、以建築基準法防震標準的三倍強度來打造反應爐容器、冷卻系統、對應非常狀況的爐心冷卻系統(考えられる最大の地震も考慮して設計しています),反應爐更可以在強震來襲時自動停止(大きく揺れたときには、原子炉は安全に自動停止します)。

在另一個網頁上,該公司宣稱:核電廠設有多重防護,以防止輻射外洩,不但有「非常用爐心冷卻裝置」(Emergency Core Cooling System),更有「五重障壁」。總而言之,大家可以對「原子力発電の安全性」放心。(另見英文簡介Nuclear/TEPCO-Safety Measures

放心,直到超乎科學家、工程師們預期的天災地變來臨。

咦…東京電力說明怎麼好像蠻耳熟的…

是的,如果您關心核電安全問題,最近一定聽過這種言論:

〔原子能委員會副主委〕黃慶東說,台灣核能電廠都有防震結構,廠址並座落在堅固的岩盤上,約可耐6到7級地震,「基本上應沒有太大不妥」。另外,台灣也比日本多兩套電力備援系統。(中央社,2011/03/14 10:29

或如台電今天在媒體登的廣告:

有關核一廠廠址設計高程為海平面12米以上,根據歷史經驗,海嘯可能上溯高程為10.73米,已具地理位置優勢。核一廠共設計三道防水閘門,上方均設有混凝土胸牆,高度約為海平面上方11.45米,可防海嘯越過逆溪而上;現在台電已將閘門全天關閉,惟底部仍留有1.57公尺的空間,以利正常排水並可達防海嘯應有的功能。如此設計,目前核一廠最終可以防止最高12米以下之海嘯,保障核安無虞

關於國內核電廠耐震能力方面,為降低地震的影響,廠區均開挖至岩盤,使主要廠房堅實的座落在岩盤上。民國88年921大地震之後,內政部修訂建築技術規則,大幅提高建築物的耐震能力,並將建築物耐震標準依各地區地質特性區分為甲、乙兩區,地表加速度標準分別為0.33g及0.28g。台電公司各核能電廠主要廠房設計,其地表加速度設計值均大於修訂後之建築技術規則要求〔…〕(中央社訊息服務20110320 17:24:30

大家都知道核電廠一旦輻射外洩,代誌就大條了;連馬英九也知道:

為了因應日本的災變,由馬英九總統主持的府院高層應變會議今天(20日)決議新增6項強化因應措施〔…〕

其他則包括台電依據「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等國際組織建議,以及世界核能大國對現有機組所採行的措施,強化台灣核電廠安全。而興建中的核四廠,原能會將檢討核燃料裝填前的管制項目,務求確保安全。(中央廣播電台,2011/3/20 16:37

說要「強化台灣核電廠安全」,就是要保留核電嘛。但是,「強化」果真能確保「安全」嗎?無需逐一檢驗馬先生、原能會、台電說詞的立論根據,因為這裡有個關於科學知識的基本觀念問題。愛因斯坦說「大自然只對我們揭示獅子的尾巴」,但偏偏總有人卻堅持自己看到整頭獅子。

前東芝核電設計保養技術師小倉志郎在福島核災發生後在一場記者會上說:

我在東芝工作35年,大半時間在原子爐設計部門,之後在保養部門。我設計合乎耐震基準的系統給福島核電廠。當時的耐震基準,是在芮式8以上的地震不會發生的前提下做設計。但這次地震遠超過我們的設計想像,讓我相當震驚。另一個讓我震驚的是,原設計是假設就算第一道防線崩潰,後面也有多重防備來應變,但這次的情形是,一個系統倒下去後,其他也接二連三倒下。(日本目前核災情況-316原子力資料情報室記者會─已超越原設計的想像,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譯)

在咱們這個星球上,日本對地震、海嘯所作的研究絕對算得上是一等一。這次的地震規模卻遠超過他們的知識範圍(所以他們也未預料到海嘯的規模)。我們台灣呢?

相信我國多數的地質學者都不會狂妄到認為自己能夠百分之百斷言台灣四個核電廠廠址未來可能遭遇到的最大地震規模。五年前,誰確知山腳斷層竟延伸至設有核電廠的金山地區?誰又知,地質調查在未來的五年內會帶來什麼樣的驚奇?核電廠的防震標準只能根據已知的數據,而日本核災的經驗告訴我們:其一,已知的紀錄與數據不足以預測未來;其二,核電廠被地震或海嘯破壞後的後果絕對不是一般建築物損壞所能比擬的。想像一下吧:如果有一天,他國都要檢測台灣出口農工產品的輻射物含量…

從當局近日的一些動作與宣傳來看,他們顯然打定主意要繼續維持其核電政策。君不見,他們又搬出缺電來嚇人:「國營會副主委陳昭義昨天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答詢指出,關閉核電廠會影響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工業用電」(自由時報,2011年3月22日)。有趣的是,老是副主委出來講話。原能會副主委日前說:「核四興建在岩盤上,就像菩薩端坐在蓮花座上安穩」。唉!只要奉核電為神主牌的中國國民黨繼續掌權,台灣人只好多唱保庇、保庇、保庇、保庇

關於本文的 11 則留言

  1. 上帝不只會玩骰子 它有時還會把它們丟到看不到的地方
    Not only does God play dice, but… he sometimes throws them where they cannot be seen.
    Stephen Hawking 霍金

  2. 趨勢大師大前研一自己的本業跟核能相關的,
    他曾提及像他這樣的專家都不能向一般人保證核能的安全,
    (所以才轉行的。)
    更何況這些(門外漢)政客,能帶來什麼保證。
    "關閉核電廠會影響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工業用電。"
    (證據在哪,每次都提不出數據,真是傷腦筋。)
    所以不知道哪來的內幕常說:機台通常開二分之ㄧ,每日產能也不達六成,剩下的空間還得放核廢料。

    1. 算大前聰明。^^

      他們最多只能把全國備載發電容量扣除檢修機組的容量來辯解(一說是只剩六趴)。就算今天的實際備載率不夠高,但只要大力發展非核能、非火力的發電裝置,再加上降低用電損耗(十年前誰用省電燈泡?),在剪刀效應下,廢核電於未來的幾年內應該是做得到的。哪天有時間,我再把查到的數據整理出來報告。

      核廢料是另一個大問題。台電在這方面還在且戰且走,所以核電成本還有這一塊沒被完全計入。所謂核電成本低的說法問題多多啊。

  3. 事實上,臺灣有一些地方可以盡量去省電,我先舉花東線鐵路電氣化這一點當例子,鐵路電氣化應該是以路線上所通過的地方,人口密度高不高作為考量,但是馬英九政府近年來被返鄉過節的花東鄉親罵得亂七八糟,分析諸多花東鄉親憤怒的原因,竟然是「訂不到火車票」,那這和鐵路電氣化的關係在哪裡?答案是:為了安撫鄉親。馬政府認為只要鐵路電氣化,火車就開得快,班次就會密集,但是請問一下,花東地區每天搭火車的人有西部地區那麼多嗎?非也,電氣化之後會賠錢賠到死。 在下以為,真正導致花東地區來回台北的人們⋯⋯,之所以會買不到車票,原因是「需求過度集中在部分時段的班次」,換言之大家都想在晚上或是下午才要返家,這樣一來不論火車是否電氣化都會買不到車票,那真正的解決之道在哪裡呢?有兩個:(1)設計專門滿足假日需求的時刻表,讓民眾可以坐到想搭的火車。因為台鐵在假日的時候,只會以「加開班次」來因應,殊不知沒有事前規劃好時刻表,反而會導致誤點連連。此時應該要有專業的時刻表來規劃班次,增加一些直達車才是正途。 (2)電氣化就一定跑得快?非也,而是需要性能優異的火車,像德國東部的ICE(德國高鐵)就是使用柴油引擎作為動力來源,時速一樣可以達到220公里/小時。而美國與加拿大也有類似的方法。日本的話則是把柴油引擎裝在鐘擺式火車(就是太魯閣號那一種型態的),每小時還是可以達到130公里/小時。我們需要的是採購這樣的火車,並且使用更新型的油電混合系統,燃料可以仿效京都市公車,使用廢沙拉油當做燃料,比砸下大錢架設電車線,還要擔心電車線掉落(這是所有使用電氣化鐵路的惡夢),更經濟、更環保!
    小弟我是臺灣鐵路管理局鐘擺式新型電車命名比賽 第三名「飛魚號」得主–王相勛

    1. 我亦認為省電才是王道(包括普遍性的減少浪費,例如減少購買無謂的物品)。能量損耗加上線路維護,電力輸送的成本其實不小。
      在開源方面,我比較看好太陽能,以台灣的地理氣候條件而言,沒有不利用太陽能的道理。廣設太陽能發電設備尚可降低對大型發電廠的依賴(台電可能不喜歡這樣吧)。

  4. 核能發電雖然可以發很強大的電力來供應全台灣,但是核能發所帶的後果就要好好思考,目前的問題就是我們人類要如何跟這些大自然、動植物融合在一起生存,並讓這顆地球繼續繁延,留下給後代好好生存的星球,這才是重點!!
    電機科

    1. 非常同意。
      假如沒有輻射問題,核能是很好的選項。福島核災再次向世人揭示,核能發電所蘊含的生態風險太大。在核電廠沒出事的情況下,核廢料處理的成本與潛藏風險還是很高。長遠來看,核電這條路真的走不得。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