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國際」花博、國際觀光客、國際視野

online

image002
圖一

His life was one long extravaganza, like living inside a Faberge egg.

John Lahr

台北市長郝龍斌於五月四日宣稱,「臺北花博國外遊客參觀人次,截至目前初步統計已達到6.3%的比例,未來在完成所有票務的整理後,極有可能會達到7%」;當天台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的新聞稿更說「花博國外旅客參觀人次比例與其他知名世界博覽會相較毫不遜色」。我不知道北市府如何能從票務資料計算出來自國外的遊客參觀人次,但我可以斬釘截鐵地說,中央政府的統計顯示:同樣是十一月到四月,臺北花博舉辦期間的來台觀光客人數成長率比上一時期低(見圖一)。

相較於2009-2010同期,花博舉辦期間的來台外國觀光客增加了約29萬人。進一步分析其來源,增加的人數主要來自於中國與日本,各增加了12萬與8萬人。來自中國的觀光客的增加率遠低於上一期,而日本觀光客的增加率則跟上一期差不多(圖二)。

image003
圖二

日本於今年三月遭逢的超級災難雖降低來台日客人數,但其影響程度可能比很多人在災難初期時所預想的低。畢竟,今年四月的日本觀光客比去年還多出7千人左右。整體而言,日本客的人數只比2006-2007年同期增加兩千多人而已。

值得注意的是,來自美洲與歐洲的觀光客反而減少。其中,美洲觀光客的人數降低到接近金融風暴最烈時的水準。而來自紐澳的觀光客也未明顯增加(圖三)。

image004
圖三

台北國際花博到底帶來多少國際觀光客?從以上的統計來看,應該很少。按照北市府公布的比例來計算,外國遊客大約有57萬人。這個數字佔花博期間的來台國際觀光客三成。而從國際觀光客比前一期增加29萬人來看,所謂的57萬人就算是真,大多只是順道參觀罷了。

大型博覽會可以帶來多少國際觀光客?根據2005的日本愛知世博主辦單位估計,該博覽會平均每天的國際遊客達5668人,是2004年造訪愛知縣的國際觀光客之5.6倍。通常,赴日觀光客不見得會去距離東京國際機場250公里、距離關西國際機場180公里的愛知展場;相反地,來台觀光客大多會進入台北市。兩相比較,足見台北國際花博招徠國際觀光客的能力真是低得可憐

訪客來自何方

其實,花博本來就不能拿來跟世博比—我在去年的一篇文章已解釋過了。但是,郝龍斌這一幫人卻硬要這樣比,而且還以之沾沾自喜:

花博總製作人丁錫鏞補充說明,1985年日本筑波萬國科技博覽會,國外旅客參觀人次比例為3.7%、2000年德國漢諾威萬國博覽會為7%、2005年日本愛知博覽會為4.6%,2010年上海世博為5.8%,因此花博與這些國際性知名博覽會相比,毫不遜色。(前引新聞稿

愛知博覽會外國訪客佔全體訪客4.6%的數字來自於出口處的訪客調查,主辦單位根據回收的資料估算出各國遊客的比例為:

image005
圖四

台北市政府如果能拿出這種資料,台北花博的統計圖會是什麼樣子?呵呵!

按照4.6%來計算,愛知世博總參觀人數22,049,544之中,外國人有1,014,279人,亦即近乎兩倍於北市府所宣稱的台北花博外國訪客人數。別的不說,光是參觀愛知世博的美國人就超過13萬人;台北花博呢?整個台北花博期間的來台美國觀光客只不過5萬3千人,而其中有多少人去看過花博呢?

根據前引資料,愛知世博的外國參觀者當中,總統總理級者有48位,包括哥斯大黎加、瓜地馬拉、宏都拉斯、烏克蘭、帛琉、馬紹爾、羅馬尼亞、卡達、印尼、馬達加斯加、葡萄牙、瑞士、德國、法國的元首,泰國、巴基斯坦、冰島、立陶宛、捷克、突尼西亞、亞美尼亞、紐西蘭、哈薩克、新加坡、柬埔寨、芬蘭等國的總理。部長層級的有195人,包括美國教育部長。更甭提數名王儲、王妃以及馬友友這種享譽國際的知名人士…

台北花博呢?除了炒作根本沒去參觀的柯林頓、為了Q咖陳雲林特別清場之外,還有幾位可以相提並論?

各國媒體報導

在世界媒體的能見度方面,以下選列幾個曾採訪報導2005年愛知世博的歐美媒體:

以上根據的是愛知博覽會主辦單位所提供的資料;事實上,曾報導愛知世博的媒體絕對不只該單位所提供的那些。我隨便挑一個報紙與一家電視台來搜尋,就找到法國大報Libération與德法聯合經營的ARTE電視台兩條大尾的漏網之魚。在歐洲文化界享有盛譽ARTE連著播映三部關於愛知博覽會的紀錄片,此舉之意義不需要我多言解釋。

台北花博呢?昆蟲老早在其不「國際」的」「國際」花博一文中探討過這個問題。當時是花博開幕約一週後,他發現英文媒體中,除了台灣與中國的之外,較具名氣的只有Voice of America(美國之音)、Solomon Star(所羅門之星)、薩爾瓦多的El Pais在拜讀昆蟲的大作後,我利用Google News的訂閱功能持續追蹤以「Taipei International Flora Exposition」,從去年11月10日到昨天,結果還是差不多。除了專門報導台灣新聞的eTaiwan News、Focus TaiwanTaipei TimesChina Post、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Taiwan TodayThe Taiwan Economic News之外,專文介紹過台北花博的大概只有以下十個:

其中,真正屬國際媒體A咖級的只有Financial Times。在該報刊登的那篇報導中,作者Jane Owen寫道:「a NT$9.5 billion (US$327m) extravaganza that is to regular flower shows」。「extravaganza」算是個罕用字,意指「狂文、狂詩、狂想曲、狂想劇、異常誇張華麗的表演或創作」。簡言之,相較於一般的花博,台北的那一齣實在有夠誇張。拿大砲打小鳥的結果自然會令識者如國際園藝生產者協會會長Doeke Faber傻眼,直說「非常特別」。

更荒唐的是,台北市政府竟然為了花博而動支「救命錢」第二預備金。對於這種濫權之舉,監察院若查證屬實,應該祭出的是彈劾,而不能以「糾正」這種不痛不癢的處置來敷衍納稅人。不過啊,既然王建煊跟郝龍斌同屬國民黨&新黨體系,郝龍斌九成九不用擔心。

結論

北市府拿花博比世博…很抱歉,我怎麼看,都好似看到傳說中的夜郎國在二十一世紀台灣重現江湖。為了這種極度不切實際的虛榮,郝龍斌在民間贏得「好卉花」的渾號。請問最近才繳納過所得稅的各位,您心中是啥滋味?

關於本文的 5 則留言

  1. 慕容大,
    圖一二三「資料來源」裡,觀光局屬於交通部,而非經濟部。

  2. 砍樹種花,世界創舉。
    對岸的外國人也想看看,是不是跟上海世博一樣荒唐吧。

  3. 這種大型活動就是國民黨典型的綁樁手法,大筆錢撒下去,上中下游通吃。
    跟路平專案一樣,廣告宣傳一堆工法啥的,馬路還不是千瘡百孔。

  4. 光是知道無盡的排隊就讓我打消了去花博的念頭,不過它的廣告確實很誇張,從開幕的前一年就開始到處宣揚。但台北花博跟世界上其他花博的等級一比之下,又不是說多高的,卻用不合理的花費來做排場,監察院在搞什麼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