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東」?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Friedrich Engels
Friedrich Engels
此公亦是少東?

Inadequate ideas are such, which are but a partial or incomplete representation of those archetypes to which they are referred.

John Locke

常在媒體看到的「少東」一詞本是個古代通俗語詞。現在若不分青紅皂白地使用它的話,頗易造成誤解。

按古代席位安排規則,主位在東,客位在西。緣此,「東」這個字常被轉用來指「主人」。由此衍生出「東家」、「房東」、「股東」。

「少」則從「年輕人」(如《晉書‧王羲之傳》:「王氏諸少並佳」)轉衍出「少爺」。例如,寫於清帝國末年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裡的「黎二少」指的是「黎家二少爺」。老爺的兒子是少爺,東家的兒子就稱為少東。但股東的兒子就未必是「少東」,尤其在小股東滿街跑的今日台灣。

我國教育部的《重編國語辭典》對於「少東」下如此定義:

  • 1. 年輕的老闆。
  • 2. 老闆的兒子。

現在使用的通常是第二義。過去,老闆的兒子通常是未來的老闆,而老子若早些歸西,「老闆的兒子」就馬上晉升為「年輕的老闆」。總之,稱老闆的兒子為「少東」並無不妥。農業時代的社會流動性低,子繼父業司空見慣,甚至在二十世紀的中國,軍閥張作霖之子張學良還被稱為「少帥」。但在二十世紀後半的台灣,老闆的兒子是否可自動稱為「少『東』」呢?這就頗值得商榷了。

最近某些媒體稱昱伸公司老闆賴俊傑之子賴昱伸為「少東」,然而賴昱伸的職業一直是記者,公開資料上也找不到他是該公司掛名股東的紀錄,他在業餘又參與社會運動,如此人物可謂「少『東』」嗎?在王又曾落跑之前,王令麟是力霸集團的「少東」,殆無疑義;但老早就不讓子女接班、甚至阻擋子女進入奇美就職的許文龍之子女能稱為「奇美少東」嗎?

昱伸公司資本額五百萬,是個不大不小的企業。這種企業的老闆子女未必皆參與上一代的事業經營。的確,有些是被父母視為接班人,這種通常在畢業後被安排進入公司任職(少數直接接班)。但有些則另有發展,或另行創業(常是家族轉投資,但也有自行出資或募資的),或成為其他人或政府的受雇者。

筆者的親友中不乏中小企業主之子女,例如一位至今還保持聯絡的老友,他在家中排行老大,其父的事業規模不小,由次子接班。這個安排很合理,因為我這位朋友徹底是個讀書人,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這位目前還在教書的老兄知道其家族企業製造哪一類器材,其它則一問三不知。又如我的一位近親,其財富在三十年前就是昱伸公司賴家的N倍,他家生意至今仍由第一代操盤,第二代不論男女,無人留在其中:或自己另創設工廠、或從事證券交易、或相夫教子、或任職於外商公司。企業主的子女並非人人是少「東」

父子(或母女)間的差異有些相當可觀。舉個例子:從前從前,中國四川有個地主名喚鄧紹昌,他的兒子之一出國留學時「不學好」,跑去參加共產黨,而你我都知道,這個共產黨掌權後全面鬥爭地主階級—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那個地主之子就是鄧小平。

另例:共產主義祖師爺馬克斯的麻吉兼金主恩格斯(1820-1895)出身於工廠廠主家庭。身為長子的恩格斯在離開學校後並未進入其父的棉業工廠,而是到兩百公里外的Bremen一家公司當職員,時年十八歲(按:十九世紀歐洲不少工商業人士安排子女到其他人的公司歷練,以為日後接班之準備)。他後來雖在二十二歲時前往家族企業設於英國的紡織廠任職,但仍不改其志地持續關心無產階級處境,於工作之餘為馬克斯主編的Rheinische Zeitung寫稿,更在二十五歲時發表其名著The Condi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 in England in 1844(1844年英國工人階級處境)。此書出版時,他已回到歐陸,跟馬克斯一起撰寫Die deutsche Ideologie(德意志意識型態),並參與政治社會運動。二十九歲那一年,他在武裝對抗普魯士軍隊失敗後遭通緝,流亡至瑞士,然後輾轉進入英國,再度進入家族企業—目的是要為馬克斯巨著《資本論》的出版籌資。四十九歲時,他完全脫離工商業,前往倫敦從事著作,並在馬克斯死後以十年的時間整理未及出版的《資本論》第二、三卷。第三卷出版後不久,恩格斯就去見馬克斯了。恩格斯或曾可謂為「少東」,而且是資本主義體制下的「少東」,一個反資本主義的「少東」。

最後再舉一例,很不一樣的:Anne Sinclair。日前遭紐約警方以意圖強暴罪名逮捕的前國際貨幣基金會主席Dominique Strauss-Kahn為了保釋出獄,除付出一百萬美金之外,還有價值五百萬美金的財產抵押保證,而且還以令人咋舌的高價支付二十四小時請人來監視被軟禁的自己,連軟禁的地方租金也非常人負擔得起。這件事讓很多法國人發現,這位本被視為最有可能成為下任法國總統的社會黨人實在很有錢,而且他的妻子Anne Sinclair似乎更富有。

Anne Sinclair是著名藝品交易商人Paul Rosenberg的外孫女,她的父親Joseph-Robert Schwartz也經商。即使她外公有不少藏品遭納粹偷搶(包括一幅莫內的「睡蓮」),她仍可謂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然而,她卻在學校畢業後進入電台從事記者工作(1973)。在學時主修的是政治,她的記者生涯重心也就順理成章地擺在政治新聞領域。後來她以主持深受歡迎的電視節目Sept sur sept達到個人事業顛峰。這個節目以回顧一週新聞為主,內容當然多與政治有關。她主持這個節目前後共約十二年,直到其夫婿出任財政部長(1997),為了避免政媒不分,辭去螢光幕前的工作*(台灣多數媒體沒這種觀念),轉而從事電視台網路部門的行政工作。2010年,她進入法國畢卡索博物館管理委員會,終於跟家族本業領域沾上邊。這時已六十二歲的她早就繼承了祖上遺產,但未接掌家族事業。「(女)少東」一詞在她身上並不適用。

不妥切的語詞少用為妙,大眾傳播媒體尤應使用符合實際情況的字眼,以免誤導視聽。

延伸閱讀
  • 蕭曉玲,< a href="http://iamhsiao.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03.html" class="external">[轉貼] 中時 賴昱伸喝珍奶 關心環保社運
  • 慕容理深,貼身?
  • 慕容理深,「全省」門市還剩幾家?
version 1.01, 2011-06-09 23:10

關於本文的 1 則留言

  1. 雖然我認為賴昱伸很可能是前不知情,也認為想要藉此污衊泛綠的人。
    但看到他在事件爆發後轉貼文章替他父親辯護的事情。
    (還被網友反諷「就像菸商會淡化菸害」,我在補充「菸癮者也常淡化二手菸害」)
    我對他已經沒太多同情心了。
    不過說真的,要追究起黑心商人與政客的關係,民進黨只是一個支持者的父親在開黑心公司,統一企業的老闆可是國民黨中常委(統一企業2009年就承諾要驗塑化劑,但還是出包)。
    還有就是媒體間不論顏色互相幫腔河蟹的現象似乎存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