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均GDP高於韓國:這算哪門子新聞

online

公視的這張字幕是錯誤的,IMF所用的單位是「國際元」而非美元。

蘋果日報的讀者在9月23日可以看到這麼一則新聞:全球第21,我富裕度贏日;同日的聯合報也有這麼一條標題:人均GDP 我超越英日;公視則曰:「台灣人均GDP排行超越英、日、」。三家媒體都報導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最新統計。數以百萬計的台灣人就這麼地接收到一個錯誤訊息,連中國信託銀行都在該公司當天的股務訊息中的「財經要聞」轉載了聯合報的那一篇報導,亦即其中錯得最離譜的一篇。

以下這張統計圖根據同一份IMF資料繪製。一張圖踢爆這些媒體的錯誤。

這張圖最清楚的訊息即:經購買力平價計算,台灣的人均GDP從1990年至今都一直高於韓國。就算我們回溯到IMF這項統計最早的一筆資料(1980年),答案還是一樣。換言之,台灣三十年來的人均GDP一直高於韓國

既然早就領先,當然無「超越」可言。台灣在這方面贏韓國,這是歷史、是現狀、也是東亞經濟常識;如果輸,那才是新聞。

台灣不僅高於韓國,而且台灣領先的幅度從2003年開始,年年擴大;這個變化趨勢直到2008年才停止。光就這些數字來看,國民黨在2007年推出的那一支韓國人篇電視廣告根本就是胡扯。我在去年5月已經在誰之「失落的八年」(2)已談過這問題,茲不多重複。

真正的新聞是超越日本。不過,這其實是數年前就可預測到的事。相對於日本,台灣跟韓國都是後進國。我們跑得比日本快,這是歷史與結構性因素使然。如果要說這是某某人或某某黨的功勞,那麼,既然兩國差距在陳水扁時代迅速拉近,要不要歸功於陳水扁或民進黨呢?

英國的情況,同理。但請注意,IMF提供的資料上註明說,英國的數字是IMF的推估,所以現在尚不能完全確定說台灣是否已超越英國。不過,中長期趨勢畢竟很難改變。所以,不論2010年的比較結果如何,英國遲早都會像義大利那樣被台灣超越。台灣在2007年超越義大利,這是我國第一次超越G7會員國。那一年,我幾乎天天聽到有人說阿扁無能。喊得最大聲的當然來自於中國國民黨。

國際貨幣基金會這項報告存在多年,該機構公開在網站上的年度報告從1999年開始。而購買力平價的計算也是上個世紀的產物,早就被許多統計機構採用,根本不是新觀念。聯合報那篇報導中竟然還會出現「購買力平價俗稱『大麥克漢堡指數』」這種錯誤,還真令人佩服該報的「專業」啊!(按:大麥克漢堡指數只是廣義的購買力平價中的一種)


馬英九選前沒告訴選民說六三三需八年才能達到,選後看苗頭不對,才硬拗說是八年;
其實,再給他四年還是做不到六三三,理由之超簡單:請見許建榮先生的解析

多數人對這些經濟統計的認識當然相當有限。於是,經濟數據往往被政客拿來當作欺矇選民的工具。

關於「六三三」跳票,長於看報治國的馬英九最近得到靈感,有了新的自我辯解方式:

馬表示,如果是「人均GDP」,當然不可能在四年內達到,但前兩天國際貨幣基金公布,如以「購買力平價」來算的話,「我們現在已經是三萬五了」。這是馬首度提到用「購買力平價」來計算國民年平均所得。但馬又說,「當然我們目前不用這個來算我們的平均GDP」。(自由時報,2011年9月30日

馬英九不知道或沒說的是,根據同一項統計,台灣的人均GDP在2007年就已超越了三萬國際元,而且這是繼2000年首度突破兩萬後,以七年的時間達成的成績。以這阿扁執政的七年期間的頭尾差距來計算,平均一年有7.8%的成長率,遠高於2009-2010這兩年的平均值5.3%。所以,馬英九不辯解還好,越辯越像是在幫民進黨助選。

馬先生幫對手作宣傳,另有一例更明顯:很多人都覺得頗爛的那個「讀經」廣告。

「孔廟讀經班 第十年」、「十年來已有200萬人在全台各地讀經」…哇哇哇,其中超過一半的時間在阿扁時代,而且連這個「十年」的開頭也是

此外,一個民間社團的績效竟變成了馬吳競選廣告的題材,這豈不坐實了流傳多年的那句「不要問馬英九為你做什麼,要問你為馬英九做什麼」的嘲諷嗎?

馬英九這班人是選情告急急昏了頭,還是把選民們都當成傻瓜呢?

(按:所謂「人均」當然只是算數上的;分配不均之相關問題留待另文處理)

version 1.11, 2011-10-03 13:06

關於本文的 9 則留言

  1. 呵呵,近兩個月沒看到慕容大的文章了,果然一出手就是專業的分析。不過馬英九本來就是只會剽竊阿扁作到的政績。不過也應該說民進黨執政太不會宣傳了,所以才被國民黨吃豆腐吃到夠夠啊。

    1. 〔轉貼自舊站〕
      哇,您這樣講,頗讓我不好意思 |||

      其實,與其說我專業,倒不如說我們的媒體與執政者太不專業。

      阿扁真是馬英九的貴人。別的不多說,只消從頭說起吧。阿扁市長任內花了很大的功夫,使當時尚未通車就問題層出不窮的台北捷運脫胎換骨,還無中生有地創造了個後來舉世聞名的101(雖然只是起了頭,但畢竟已完成必要規劃與前置作業並且動工)。捷運跟101相繼成為馬英九常加以利用的秀場,很多人不明箇中來龍去脈,誤以為那是馬英九的功勞。我早先已分析過馬英九與台北捷運的關係,指出他在其中的作秀遠遠多於做事。後來內湖線頻頻出包,這跟他那種為官態度絕對脫離不了關係。馬英九市長任內所規劃的案子很多失敗或埋下嚴重後患,除了內湖線、貓纜、還有建成圓環等等的改建案,最近,連他任內所設置的人行道垃圾桶都要被郝市府換掉。大巨蛋從那時孵到現在,還是難產(最好別蓋啦)。即使建了小巨蛋,也出了經營管理的問題。現在馬英九將他當年擋的軍購當成自己的政績,這不過就是十多年前他將亞洲週刊針對阿扁市長政績的評比據為己有一事的加強版。在這點上,他真的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馬英九現在更努力地抄襲人家小英醞釀兩年才出爐的政見(近例如不動產按實價課稅),還一邊抄一邊說她的政策「空洞」、「無新意」…唉!這一幫人還真是「人間極品」啊!!!

      有一部份民進黨人在上次執政時可能因為過於陶醉於權力等因素而顯然變笨,往後在執政時不應再犯這毛病。話說回來,他們多數人的臉皮比較薄或膽子較小(自知沒有法官可以護航),當時不敢花費公帑來吹說「三年來」或「七年來」如何如何。

  2. 感謝版主的好文,讓讀者得以在藍媒壟斷及曲解的情形下,得以有一個獲知正確資訊的來源,個人在此也學到很多,謝謝。
    雖然台灣的購買力在2008年以前都是領先韓國,現在又似乎領先英國了,但是實際上,台灣人這3年來對經濟的感受卻是與前面的報導相反的, 而且台灣的薪資是退回到13年前的水準,購買力難道一定能夠反應一國家真正的經濟實況嗎?

    1. 〔轉貼自舊站〕
      不客氣。也感謝您的鼓勵。

      恕我琢磨琢磨一個名詞問題。嚴格來講,您的貼文中兩處的「購買力」都應改為「人均GDP」。您提到的平均實質薪資下降都等於是購買力下降。至於人均GDP,那其實只是參考指標之一。政府砸錢下去,可以在統計上拉抬GDP,但那對人民生計的助益可大可小。例如全國發消費券,若拿去買MIC的多於買MIT(這恐怕是實況吧),那麼,產生的國內經濟效益必遠低於政策制訂者照教科書而算出來的期望值。在公部門債台高築的情況下,這種政策不會比運動員使用禁藥好到哪裡去。

      希臘在2000年至2007年期間,經濟成長率除了2003年的2.28%以外,都超過4%,甚至曾逼近6%。這在歐元區算是相當高的數值。但同一時期,政府負債佔GDP的比例從77%上升到105%,破百分百後,負債就開始像上衝的雲霄飛車。政府負債、私人也負債(類似卡奴),乃至於整個國家瀕臨破產。於今回頭看,早先的GDP數值恐怕有相當的比重是靠舉債堆出來的。

      從個人的層次來講,在一個期間內全國所有的(廣義)經濟活動中,有人獲利多,有人獲利少。而這個差距拉大到一個程度後,GDP上升1%或10%,對許多人而言,感覺都一樣:沒感覺。因為他們的實質收入並未成比例地提高。

      另可參閱日前刊出的這篇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專訪:吳惠林:經濟復甦是假象 鼓勵消費是愚民

  3. 謝謝版主的指正。
    這個讀經班第十年的廣告,大部份還真的還是在民進黨時代幫他做的。
    不過,就四書五經到底是指那些經, 我始終搞不太清楚 。大學聯考完以後 ,背過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就丟了。

    1. 〔轉貼自舊站〕
      請別客氣,這部落格的常客大多跟我一樣喜好究明事理,這類的切磋在此是正常且必要的;我自己也三不五時受益於讀者之指正或補充—甚至有時候,回應者的錯誤反倒會帶給我一些啟發。

      那個《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丟了也好…嗯,不對,最好丟掉,尤其是後來(大概是1980年以後)的版本,因為那是根據陳立夫的《四書道貫》(有人戲稱為「四書倒灌」),根本就可謂國民黨版的四書。不止《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有些國文教科書的古文詮釋也被「黨國化」而遭曲解。 我最喜歡舉的例子是汪踦的故事。汪踦被國民黨拿來當「忠勇」的模範,課文的「主旨」就跟著這樣定調。然而,孔穎達的《禮記正義》的詮釋是:「此節論童子死難之事」,所以重點在於整節最後的孔子所言「能執干戈以衞社稷,雖欲勿殤也,不亦可乎」,也就是說,雖然是娃娃兵(讓我想到某些出現非洲國家的例子),畢竟是兵,所以不妨比照成人來辦喪事。抽象一點來講,就是「禮儀種類」的選擇要看整個情況。該節前後,多的是類似的例子,重點根本不是忠勇。所以,不讀國民黨的扭曲版本還好,否則,越讀古書越讀不懂古書。

  4. 版主的文章猶如一篇小論文,雖然有些因為專業不同而不是全部都能了解,但對於不了解的內容,我會重覆看個幾次及比對版主連結的資料。感覺的出來是很用心也很誠懇的提出意見,這對讀者是很有用的,且讀起來很過癮。
    從蔡英文的十年政綱內容,我認為她也是一個很用心及誠懇的願與人民對話的人,可以了解到她實在是迥異於一般的政治人物。
    不過對於版主最近回覆所提出的孔子的話,還有所舉的汪踦的故事,奇怪我都沒學過,孔子的話可能是忘記了,我的國文課本好像沒有那些東西,可能您的世代跟我有一點距離,真不好意思,請莫見怪。

    1. 〔轉貼自舊站〕
      謝謝!大概是因為像論文,所以我的一些評論文字只能吸引到有耐心且有相當理解能力的讀者。

      我在小學就讀過了汪踦的故事(忘了是在課本還是在課外毒物)。當年中國國民黨推這種殺殺打打的故事來鼓吹「反攻大陸」神話需要的勇武;汪踦這類人物的消失代表這個神話被官方正式放棄。據此推測,您應該相當年輕。

  5. 站主註記:此篇留言違反本站管理規則5b。
    22k二十几年雷打不动,说明老百姓没钱;2015年全台湾(2350万人)的财政收入只有深圳市(1100万人)的一半,说明政府没钱(台北市的预算只有大陆三线烟台市的一半)。百姓没钱,政府也没钱,只见GDP各种灌水。湾湾自欺欺人好可悲!遥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大陆刚刚结束六四,湾湾刚刚结束两禁,湾湾的GDP高达大陆的2/3. 现在三十年不到,已经河东河西了。大陆经济总量已经是湾湾的22倍,财政规模是湾湾的42倍。一群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湾湾就是民主的笑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