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農舍,忽視農地:半世紀以來的台灣耕地面積(修訂)

online

台灣全國的耕地面積於1977年底達到高峰(922778公頃)。次年五月,蔣經國接任總統。此後,耕地減少的大趨勢啟動;1996年之後,總面積年年縮水;去年年底,剩下813126公頃,約為1977年時的88%33年來消失的耕地總和略大於整個彰化縣

1960年代的耕地增加主要來自於旱田的部分;水田在同一時期的擴增幅度極其有限。

farm_3
另請參閱:直軸原點為0之統計圖

在1964-1974年間,旱田增加了近5萬公頃,其中超過五分之一發生於花蓮縣。這跟當時政府為安插大量退伍軍人而在花東等「偏遠地區」開闢農場有關。

至於水田,其面積從1970年以後幾乎年年減少。為了應付住宅與工商業的需求,或為了滿足炒作者的貪婪,各地的土地利用計畫一改再改,將農業用地改為其它用途,於是,一片片水汪汪、綠油油的土地變成了水泥森林。這個致富方程式造就了許多俗稱「田僑」的暴發戶。田僑通常是消極地搭便車而致富;積極者則靠炒地皮。不過,大家往往忽略了:是哪些人決定、參與、與聞土地規劃。尤其在資訊極不透明的威權時代,這幾種人比「尋常百姓」消息靈通,故能捷足先登,在變更地目公告前低價購地來大撈一筆或圖利親友。

當然,更厲害的是完完全全走合法路線,直接把公產變成私有(配住的房舍或低價購入公家興建的住屋),只要地段好,可以像黃幸強將軍那樣轉手出脫,輕輕鬆鬆賺十幾倍—「配售」給黃幸強的那個房子所在地一帶在半世紀前也有農田。跟黃將軍同一代的中小企業主畢生打拼所累積的資產能達五、六千萬就算不錯了。嗯,好像當軍人比較有賺頭。

這種明的、暗的運作被「理財有道」等等好聽的名堂包裝。若將半個多世紀以來所有這類檔案全挖出來檢討,不只依法論究、而且照馬英九所謂的「社會觀感」來品評,恐怕會發生一場政治社會大地震。

腳下的滄海桑田

都市人,尤其是台北市民,大多會有這種感覺:農地消失發生在鄉下。其實,農地消失曾經發生在千萬台灣人此刻所在的位置(您在田裡上網嗎^^)。對台北市史有基本認識的人一定知道,台北市在古早古早以前曾有許多農田。別的不說,就拿發展於十九世紀後半、「城市化」之早僅次於艋舺的「大稻埕」來講,其地名就說明了一切。

到了1956年,也不過就是五十五年前,現在所謂的台北市東區(下圖橘色圓圈)所在地仍大多作為耕種之用。

臺北土地利用1956 與今之東區
陳正祥,《台北市誌》,第2版,台北,南天書局,1997,頁104-105。

敦北商圈位於圓形標示上方、飛機場以南,那邊也都是田。直到今年年初,台北市政府大樓附近還有一塊全國最貴的菜園,這應該是往昔台北盆地農耕活動的殘留。

上圖不包括現今的文山、北投、士林,這些地區當時都不屬於台北市。蔣介石所住的「士林官邸」位於「陽明山管理局」管轄範圍,後來才被併入台北市的士林區。到了1970年代初,士林官邸向西北徒步走十來分鐘,尚還看得到農耕地。現任台北市長的郝龍斌在那一帶的福林路、至善路交叉口附近擁有一塊278平方公尺的土地,其市值在15年前就已超過3700萬,現在已漲至4779萬。

有趣的公職人員財產申報資料

為了這塊地,郝龍斌曾被指為「假農民」:

民進黨立委昨天輪番質疑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郝龍斌,余政道指控郝龍斌現居的台北市福林路土地,在一九六七年是農地,卻由年僅十四歲不具農民身分的郝龍斌購地,郝龍斌是假農民、真人頭,郝家特權購地,應立即退選台北市長。〔…〕

郝龍斌競選總部表示〔…〕郝龍斌購買的土地在民國四十五年時就已劃為住宅區土地,並無不法。郝龍斌是在民國五十六年購買該筆土地,依法令無須檢附「自耕農證明書」,所以自然就沒有所謂「假農民」問題。(李欣芳、陳曉宜,〈綠委控 郝假農民購地〉,《自由時報》,2006年11月12日)

民國五十六年,即1967年,郝龍斌的確只有十四、十五歲,能夠在台北市「購買」84坪「住宅區」土地,當時官拜總統府侍衛長的郝柏村財力實在可觀!(按,根據1970年「為陽明山管理局轄區主要計劃乙案」,文號59.07.04府工二字第29248號,郝龍斌那塊地已劃為住宅用地,由這張地圖可見,附近有不少土地劃為公有或「保護區」—所謂保護,即保護蔣介石)

1968年7月,士林地區被併入首都,注定了少年郝龍斌名下資產的快速增值。郝柏村真是慧眼獨具、高瞻遠矚、深謀遠慮的將才啊!

詭異的是,郝龍斌在2009年12月15日、2011年3月1日向監察院申報的「登記(取得)原因」卻都是「繼承」:

郝龍斌財產
《監察院公報‧廉政專刊》,第5期,2010年,頁4。

不是同一筆土地?不會吧?!既然郝龍斌在1996年4月30日的財產申報表上所寫的是同一塊土地、同樣多的持分:

郝龍斌財產1996
《監察院公報‧公職人員財產申報資料專刊》,第36期,1996年,頁9843。

「繼承,因被繼承人死亡而開始」(民法第1147條)。如果郝龍斌的公開說明與財產申報皆為真,則只有一個可能:郝龍斌有兩個,而這個郝龍斌繼承了那個郝龍斌的財產。

玄奇之事無獨有偶。前兩天,網友在回應我前一篇文章時指出,邱毅的財產申報資料裡面「懷生段那筆土地的取得價格尾數被做掉了…用當年度公告地價算的話少了一位數…」。我實際查找、驗算,果然如此

  • 邱毅於2005年取得這塊位於台北市仁愛路三段的土地,來自於「贈與」;
  • 2005年的公告現值是258511 元/平方公尺;
  • 整塊土地的面積是1278.00 平方公尺;
  • 邱毅持有其中199/1000;【更正】:邱毅持有的部分在2009年12月16日申報表上為199/1000,2010年12月10日申報表上為199/1000;
  • 所以公告現值是:65745035元;【更正】:所以公告現值分別是:65745035元、6574503元;
  • 邱毅申報的價額是6574503元;
  • 短差了59170532元;
  • 2009年12月16日、2010年12月10日兩次申報皆如此。

監察院資料如下:

邱毅_1
《監察院公報‧廉政專刊》,第10期,頁106,局部。
邱毅_2
《監察院公報‧廉政專刊》,第21期,頁197,局部。另見:全頁

這些國民黨人的財產申報資料還真是趣味橫生、好精彩、好好玩呀~~~

農地與住宅

回頭來講郝龍斌那塊土地。他當時宣稱「民國四十五年時就已劃為住宅區土地」,所以,不論這是否真實,它在1956年之前不是住宅區土地。就我看到的相關資料研判,那塊土地原本若非農地就極可能是公用地。即令是公用地,更早之前也應該是農地。

台灣任何一塊農地,一旦被政府改劃為住宅用,通常不出幾年就有人建屋、鋪路,泥土地綠意消失殆盡,被水泥、柏油所取代。1999年農發條例大翻修時,國民黨團力主自購農地者可以自建獨立農舍,不顧眾多專家學者聯名反對,甚至跟李登輝總統唱反調,硬是改變了農委會只准「集村興建」的規劃(這已是農委會退讓後的版本)。

抱著cynical的心態來看,國民黨這樣修法至少有個「好處」:某些農地可能因為田園式住宅的存在而被保留,這好歹比整片整片農地完全消失來得好。反正,無論我們今天怎麼看待,這個規定老早在2000年初就已上路。此後出現的許多新農舍,包括蘇嘉全他家那一棟在內,都是因為國民黨打開了這扇法制大門。現在國民黨昨是今非,猛打蘇家的農舍,活像是在自打嘴巴。

鬥爭,無關農業

如果蘇家農舍是明顯違法,國民黨大可以來個一槍斃命,頓時把對手KO。如此一來,蘇嘉全只有黯然退選一途可走,而民進黨的競選佈局會隨之大亂。國民黨為什麼不這麼作?

屏東縣政府言明已無違法情事,農委會那一廂卻說詞反反覆覆,扭扭捏捏,推來推去(光從這篇報導就可看出)。姑且不論中央政府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在協助國民黨打選戰,即以法制層面來論:整個事態發展的方式證明蘇家農舍並非明顯違法,充其量只是處於法律模糊地帶。而這個法律的模糊地帶正是當年修法時,新黨黨團堅持完全刪除、民進黨團主張明文釐清、國民黨團刻意創造的(請參閱當時的《立法院公報》,例如第89卷3期3062號)。現在拿這個不完備的法律來打蘇,這不但陷人於不義,而且波及了同黨人士。

打蘇?好啊!民進黨大可以由縣市議員來個全國大清查,把所有國民黨政治人物違法或「社會觀感」(馬語)不佳的案子逐一抖出來。保證相互完全毀滅的恐怖均衡?不見得。因為任何稍知兩黨歷史的人都知道,國民黨在這方面的輸面遠大於贏面。話說回來,這未必有用,因為明明近三年來還有那多中國國民黨員因賄選被判刑確定,國民黨還是有數百萬支持者。

對於連日上演的這齣鬥蘇連續劇,隔山觀虎鬥的宋楚瑜在年代電視台專訪時說得好:「拿出一點治國像樣的辦法來嘛!(自由時報,2011年10月15日,頭版)。不過,在此善意提醒宋先生,碰這議題時小心回馬槍。宋主持省府的時間超過五年,而當時全國九成以上的耕地也歸省府農林廳管;雖然1994-1998年間每年平均減少的耕地面積3156公頃遠低於馬先生的紀錄,但這個數值卻高於李前總統時代的平均值不少。

宋楚瑜遠非政壇新人,在政治上又跟馬英九系出同源,所以,國民黨遠比民進黨曉得如何對付宋楚瑜。宋不會忘記,當年,興票案的材料與引爆都出自國民黨之手。今年三月,金馬吳政權找了曾在宋手下擔任省水利處處長的李鴻源來當工程會主委,新主委上任後的施政重點之一是處理俗稱「蚊子館」的閒置公共建設(這個業務其實從民進黨時期的2005年就開始了),而蚊子館有不少是宋省長時代的「政績」。宋主席,您老人家可要小心蚊蟲叮咬喔… XD

耕地消失速度

蘇嘉全那農舍地基不會超過330平方公尺。若以這個最大值來計算,33年來消失的耕地總面積(109652公頃)超過蘇家農舍地基面積的332萬倍以上。假如全拿來蓋同樣的房子,免費大放送,全國每戶派一人抽籤,中獎機率接近四成喔。

若以十年為一期來計算每段時期始末之差異,近三十年來,平均每年消失的耕地面積為:

  • 1981-1990年:1726公頃;
  • 1991-2000年:3860公頃;
  • 2001-2010年:3836公頃。

按照總統任期來區分:

  • 蔣經國時代(1978年底至1987年底):每年減少3650公頃;
  • 李登輝時代(1987年底至1999年底):每年減少2601公頃;
  • 李登輝至陳水扁之2000年:減少3577公頃;
  • 陳水扁時代(2000年底至2007年底):每年減少3650公頃;
  • 陳水扁至馬英九之2008年:減少3583公頃;
  • 馬英九時代(2008年底至2010年底):每年減少4619公頃

我既沒算錯,也沒貼錯:陳水扁時代的情形跟蔣經國時代幾乎一樣,只多出0.01公頃。

完全由馬英九執政的2009、2010兩年期間,耕地消失的速度遠遠超過前面三位總統的紀錄。這兩年的耕地消失總面積28萬倍於蘇嘉全的農舍,去年還發生了大埔強徵農地毀田事件。如今國民黨以違法佔用農地的罪名圍剿蘇先生,「正義凜然」得令人發噱。

農地問題看似簡單,尤其從都市人的觀點來看。否認自己是「假農民」、反正事實上從不是真農民的郝龍斌在1999年時擔任立委。當年在審議農發條例時,他曾作以下發言:

其實我們今天在台灣的農地,祇要有七十二萬公頃就夠了〔…〕根本毋須再開放農地興建農舍,直接把農地變成建地或某些用途之用地即可。(立法院公報,第89卷第3期,頁20)

按照郝龍斌所說的「七十二萬公頃就夠了」,2011年的台灣還有多餘的九萬公頃農地可以改為它用!既然如此,就算蘇嘉全那塊地蓋滿房子,也無損於台灣農業的需要嘛。其實,現在國民黨這些當權派沒人真正重視農業,否則,現在怎會提出老農津貼加碼316元這種令人哭笑不得的政策呢?

只見農舍,忽視農地

台灣農地年年縮減,累積流失面積相當可觀,但這問題甚少引起關注,甚至在蘇家農舍被大肆炒作的今天亦復如是。如果公眾普遍認為這問題重要、認為農地上不應興建農舍,怎會放任1999年的農發條例第18條在立法院通過?怎會讓各縣市農地上冒出這麼多新建築?既然對農地不怎麼關心,現在幹嘛為此批鬥蘇嘉全?選舉過後,還有幾個人會繼續注意農地問題?還有,整個事件連炒了好幾個禮拜,可是,時至今日,有多少人起碼看一眼農發條例第18條內容?若沒讀過,憑啥判斷?!感覺?若習於只聽他人唇舌,遭到詐騙是遲早的事啦!

蘇家農舍事件再度證明,有許許多多的台灣人老是受媒體刻意引導而見樹不見林。公共事務經常如此運作,難怪不少人覺得政治烏煙瘴氣又毫無助益而產生新型的政治冷漠,而這樣的冷漠又助長著小丑跳梁的政治歪風。一整個惡性循環。

version 2.00, 2011-10-24 14:33

關於本文的 6 則留言

    1. 感謝!
      我原本著意於突顯逐年變化。但經您一提,仔細想想,的確容易產生您所說的問題。為了兼顧,我在兩張圖底下另附原點為0的圖片連結。

  1. 邱毅土地持有是199/1000還是199/10000,
    建議你要引用這筆資料的話先去查證一下,
    因為你的兩筆資料就是兩個數字。
    假設是199/10000的話,那麼他的申報是沒錯的。
    我覺得應該是199/10000啦,因為如果是199/1000,
    有人換算下來是70多坪,蓋房子的話可以蓋3~400坪的權狀大小了。
    那塊地的房子是不是有蓋到3~400坪一間應該可以去看看….
    反之如果是199/10000,那表示房子是3~40坪,
    感覺就正常很多…

    1. 感謝您的指正!

      我先前未注意到199/10000、199/1000之差異。真是不好意思啊 |||

      詳查過後發現,該地號上有56個建號,最高為14樓,以此推估,199/10000應較合理。而邱毅先前的申報也是如此。我由最新的資料向前回溯,在異動登記上沒看到這塊土地在近兩次申報上出現,乃未細看2009年的持分。

      至於最近的資料錯誤是邱先生自己寫錯,抑或是監察院的疏失,這就讓他們去傷腦筋了。

      這塊土地原先登記在邱謝京叡的名下。在2005年底的申報表中,已轉至邱毅名下。這裡有兩個申報上的問題。其一:從2004-2005年間,邱毅只有一份動態申報,而其中沒有這筆土地。其二:邱謝京叡是如何取得這筆房地產?從邱毅2002年4月30日以來的申報資料,完全看不出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