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為什麼沒有核電廠

online

國內有些人喜歡拿新加坡來跟台灣比,但講到核電時,卻完全忘記這個南洋島國的存在。

三十年來,新加坡之發電量年年提高,全部來自火力,核電至今掛零

這個南洋島國是個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工業生產去年佔其GDP的28%,略低於台灣的31%而已。位處於北緯一度左右,該國一年到頭每個月的平均高溫皆在攝氏30度到32度之間。所以若使用核電,他們還不會像台灣在冬季有過多發電容量閒置的問題。

新加坡絕對有建造核電廠的潛力。他們早就有足夠的資本與知識水準,而既然素來與美國友好,美國必樂於提供核能技術,甚至歐洲國家也會來推銷反應爐。鈾則可就近從同樣友好的澳洲進口。萬事俱足,為何不作?

擁核派常說,核電遠比火力發電便宜。怪哉!新加坡的統治階層是出了名的務實精明,怎麼會歷經兩次世界能源危機與近年油價飆漲,卻到現在還沒建造過核電廠呢?

其實,新加坡並非沒考慮過核電。就在一年前,該國總理李顯龍在一場公開演講中表示,鑑於石油價格難免的大幅波動與全球暖化問題,新加坡需要具備使用核電的能力。不過,他特別強調,適合新加坡使用的是一種較小型、較有效率、安全的未來核電裝置,所以,現在還不是建造核電廠的時候,但需預作準備,包括人才培訓,然後才能在「來日」(one day in the future)決定核電應用是否可行。簡言之,新加坡領導者意圖發展核電,但認為時候未到。

對於社會大眾,李顯龍這席話算是新聞;其實,新加坡政府在數年前已開始考慮核電的可能性。根據日前維基解密披露的美國駐新加坡大使館電文,早在2008年11月14日,當時的能源市場管理局總裁黃循財對美國外交人員表示,新加坡不排除使用核電。他跟李顯龍一樣,都說要等技術發展到足以適應新加坡的安全要求,但他透露的內容較詳細。黃循財指出:

  • 新加坡百分之八十的能源供應來自於鄰國(馬來西亞)管線所輸送的天然氣;
  • 為分散來源,新加坡可能在未來二、三十年內採用核電;
  • 目前一般的反應爐可提供全國六分之一電力,所以停機會造成嚴重的電力缺口;
  • 新加坡正在觀望美國核能管制委員會對於「球床反應爐」(pebble bed reactor)技術的決定,再評估是否可利用此技術建造迷你反應爐

這份電文中最值得台灣大眾注意的應該是這句話:

The big problem for Singapore with regard to nuclear energy, as Lee Kuan Yew stated, is that it lacks the land area to create a 30-kilometer safety buffer around a nuclear reactor.

(如李光耀曾說過的,核能對於新加坡而言的大問題在於,新加坡缺乏足夠的土地面積,無法創造核能反應爐周圍三十公里的安全緩衝地帶。)

我們都知道新加坡領土不大,但未必清楚「三十公里」對該國而言到底意味著什麼。來個簡單練習:在地圖上畫個圓圈來涵蓋新加坡的國土。此圓的直徑大約只有55公里:

所以,萬一新加坡自家的核電廠發生嚴重事故,其大半江山(甚至整片領土)難逃浩劫,結果無異於亡國。

小歸小,新加坡的面積好歹是台北市的2.5倍。若將新加坡的領土範圍套到北台灣,並標示北台灣的三座核電廠,則大致如此:

將李光耀所說的「30-kilometer safety buffer」應用到台灣的核電廠,則如下圖:

由此來看,基隆市民沒像貢寮鄉民那麼反核四,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而假如從前統治台灣的人是李光耀而非蔣經國,甭說核四,就連核一、核二也不可能放在離首都這麼近的地方。

姑且不論地震因素,台灣海岸除了東部與恆春半島以外,何處是那種在三十公里內全無人口密度高於每平方公里1000人的鄉、鎮、或區呢?從台中女中所提供的這張人口密度圖來看,這種地方應該是不存在。

每平方公里1000人不夠密集嗎?今年日本核災受創最深的福島縣去年年底的人口密度只有147人/km2而已喔。

說到這個福島核災,最近安成哲三等學者所發表的福島核災後之全日本銫137污染分布研究再度告訴世人,其範圍絕不僅限於三十公里(另可參閱:台灣報紙之報導,或NHK這則附有影片的報導。日本官方的最新監測資料地圖則可參閱每日新聞社的這個網頁,或文部科學省的這個檔案。美國能源署的資料容許轉載。以下是2012年4月3日的美、日聯合監測資料:

NIT Combined Flights Ground Measurements 30Mar 03Apr2011 results

不論如何,半徑三十公里可視為基本安全距離的最小值。至少,在車諾比核災的二十五年後,電廠周遭三十公里依然是個恍如鬼域禁區

最近,我國的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根據台電所呈報的計算取最大值,然後四捨五入,將核一、核二、核三的「核子事故緊急應變計畫區範圍」從五公里擴大到八公里,核四的部分則由台電另行計算後再議(現為五公里)。也許是巧合吧,核一核二的範圍都差一點而未碰觸到台北市地境。對居住地沒被劃進去的人,這未必是好消息,因為:

  • 1. 「緊急應變計畫區範圍」跟「核災輻射的影響範圍」是兩回事,這從疏散範圍為20公里的福島核災之銫137擴散累積地圖就可看出;
  • 2. 政府預想到要將你疏散,這總比沒把你算在內好。

我們離日本相當近,亦同處環太平洋火山帶。怪異的是,福島核災促使遠在歐亞大陸另一邊的德國決心廢核,卻撼搖不動中國國民黨那一心啟動核四的頑固執念。

先前我們提到李顯龍去年11月1日的演講。在那場演講中,他以德國總理Merkel改變前朝的廢核政策為例來說明核能的重要。然而,Merkel卻因福島核災而在今年5月30日來個政策大轉彎,重拾前朝的2022廢核大限。

造化弄人。Merkel宣佈廢核新政策後還不到72小時即按預定行程飛往新加坡,在6月1日跟李顯龍會面。當時福島核電廠還在水深火熱(幾座反應爐現在也還是熱騰騰啊),兩人當然談到了核電問題。李顯龍應不至於像馬英九那樣常忘記自己說過的話,所以這場會面也許會讓他備覺尷尬。幸好他不像咱們的馬先生那樣三不五時地暴衝。既然去年沒把話說死,他大有餘地對Merkel說「關於核電,我們未作決策」。(We have made no decision on nuclear energy)。

在福島的陰影下,本就對核電抱持謹慎態度的新加坡想應會更謹慎。本月初,新加坡工業與貿易部長Teo Ser Luck(張思樂)的一場關於能源政策的簡短演講或許已透露出該國政府在後福島時代的三個可能方向:透過ASEAN的架構來獲得更穩定的天然氣供應、積極管理能源需求、能源技術研發。去年此時逐步加溫的核電之議呢?關於核電,他只提到了福島核災。

台灣在很多方面不如新加坡。光是比較桃園、樟宜兩個機場就可看出,我們打從規劃設計階段開始就差人家一截—何況現在桃園機場在英明的馬英九政權改革下,不到一年漏水十次飛機跑道上坑洞難平行李車沒事撞飛機。新加坡政府至今仍不敢蓋核電廠,就此觀之,我們的中國國民黨政權至少有一點勝過他們:玩人民身家性命的勇氣。

關於本文的 19 則留言

  1. >我們的中國國民黨政權至少有一點勝過他們:玩人民身家性命的勇氣。
    因為承擔後果的不是他們…..可悲

    中國黨上層多的是腳跨兩三條船的投機份子。最可悲的是有那麼多人長期傻傻地相信他們。
  2. 30公里的半徑就能涵蓋台北首都圈近700萬人口, 甚至宜蘭北部也都被涵蓋在內. 日本核災的一些資料甚至顯示遠在6~70公里外的山區也被放射物質汙染, 這樣的距離甚至可以涵蓋桃園縣200萬人了.
    小弟對於核能發電事實上還沒有絕望, 因為大多數其他發電方式(太陽能,火力)其實比社會大眾所知的還要嚴重汙染許多. 但我完全無法信任國民黨政權和台電這個只有利益,極端腐敗的國營事業有任何能力來捍衛核電廠的品質和安全. 光是看看台灣如第三世界般落後的電力輸送系統便能略知一二

    假如今年三月中旬到三月底多吹東北風,日本被福島核電廠污染的情形會非常慘重。以台灣冬季的風向型態,實在應該把宜蘭桃園一起考慮進去。

    在技術上,核電要能作到以合理價格而保證不會釀成重大災禍,應該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在那之前,再生能源的技術可能已進步到使核電變成多餘。更何況,世界鈾礦也很有限。若照這幾年的核電發展趨勢,品質夠用的鈾價格高漲是可以預見的。

    火力發電污染,這無庸置疑。現在的火力發電技術已較二十年前進步很多,但還是越少越好。目前的太陽能板的製造也會製造許多污染,但比核電好控制。現在已有人試圖仿效光合作用著手實驗新的太陽能技術,若能在這方面發展出殺手級應用,那就可能大幅減少對火力發電的依賴。

    目前的最佳途徑是所謂的「三位一體」:盡可能減少電力使用、因地制宜而聰明地搭配各種再生能源,減少火力發電的同時提高其中的天然氣比例並加強污染控制。這很難,但至少是未來十至二十年之內不得不走的一條路。

  3. 「核能」發電造成的災害,至少毀滅一個「城市」。
    「火力」發電造成的災害,至少毀滅一個「地球」。
    核廢料持續「三萬年」,聽起來很可怕;
    請你看看金星,溫氏效應持續「十數億年」還沒結束。
    當你把核一二三四,弄個圓圈起來;
    請你也把「整個地球」圈在溫室效應的範圍內。
    先有蛋還是先有雞?
    當然是先有某一種生物的蛋,受到輻射影響,而演化成雞。
    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是在輻射中「演化」,也就是太陽風;
    所以生物的DNA本生就有修復功能。
    你有關注過「車諾比」最近的消息嗎?
    大約「2011年中」的消息,附近已有大量生物;
    而附近的人類,統計數據顯示,智力較高、免疫力較高,但呼吸系統較差。
    日本的核災,並不是反應爐的問題,反應爐在地面下,並不會受到海嘯影響;而是地面上的「冷卻用抽水馬達」被海嘯弄壞,無法將冷卻水抽到反應爐;而「私營企業」沒有按照規則馬上停爐,因為重新啟用要花大錢及時間,所以最後反應爐才壞掉。
    換言之這是管理上的疏失,而不是核能技術出問題。

    問題多多。先講輻射的影響。

    毒物學第一課,計量與比例問題:同樣容量的啤酒跟高梁酒對同一個人的影響是不一樣的。活火山口也會有微生物存在,但就是不適合現在的人類居住。

    我們每天都生活在輻射的影響下,通常是在人體可容許的劑量範圍內,不論這個劑量對我們的影響是正面還是負面各有多少。有人可耐較高劑量,有人則否,端視劑量與個人生理條件之間的關係而定。這屬於現代人的常識範圍。

    車諾比電廠附近的生物不是新聞,我在今年春天已在歐洲看過一部專門針對當地生態拍攝的紀錄片。問題是:三十公里禁區內還是不適合人類長時間居住。

    您所說的「而附近的人類,統計數據顯示,智力較高、免疫力較高,但呼吸系統較差」是誰的統計?您在哪裡看到的?學術研究?媒體?還是Benjamin Yang在Briian Tsai 的Google+的此一網頁上的留言(跟您的留言好像喔^^)

    僅就「智商」一項而言,今年至少有兩篇綜合歷來相關研究的論文。根據南加大的Jonathan M. Samet與Sonny S. Patel在今年四月發表的”The Psychological and Welfare Consequences of the Chernobyl Disaster: A Systematic Literature Review, Focus Group Findings, and Future Directions“第14至15頁,相關研究的結論跟您所講的剛好相反。而E. J. Bromet等三位學者的這篇”A 25 Year Retrospective Review of the Psychological Consequences of the Chernobyl Accident“亦無法支持這種說法。

    所謂「智商較高」之說恐怕來自於誤解Konstantin N. Loganovsky等人針對居住在Kiev的兒童所作的研究而在2008年發表的那一篇”Disrupted Development of the Dominant Hemisphere Following Prenatal Irradiation“。受測對象中,在胎兒階段時其母親明顯暴露於車諾比輻射的那些人之平均智商112,低於對照組的118。誠然,不論是112或118,都比平均值高,但論文作者認為,這可能是因為他們生活於一個大城市之中(p.286, 288)。這篇論文最後還指出,在那一次的核災輻射影響下,胎兒未來的精神分裂症風險可能提高,值得後續長期追蹤。

    針對車諾比核災對生命健康的危害之論文多如牛毛,我就不再列舉。

    關於福島核電廠,一個簡單錯誤:您說「反應爐在地面下」,但事實上,反應爐基座在地面下,但並非整個反應爐在地面下。請參閱東京電力提供的東京電力福島第一原子力発電所・事故の収束に向けた道筋 当面の取組のロードマップ(改訂版)第二頁的電廠剖面圖。

    其次,關於目前已知的第一時間事故過程。根據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報告,福島第一核電廠當時運作中的一、二、三號機是「自動停止」(頁2)。當時核反應還在繼續(就算用畢抽出的燃料棒也會繼續產生熱量),不可能因此而自動停止,所以冷卻裝置因海嘯而無法運作後,就釀成了核災。

    就算是管理疏失,這跟東京電力是否是「私營企業」也不見得有關。公營企業也會幹蠢事,車諾比是蘇聯的,而蘇聯也沒有私營企業。台灣的核三廠在二十多年前曾經因發生大火,燒了一小時。這也不是發生在私營企業的事。

    此外,A. Stohl等六位分別工作於挪威、澳洲、西班牙、美國的學者在十月發表的論文Xenon-133 and caesium-137 releases into the atmosphere from the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power plant中指出,從氙-131最初外洩的時間來看,福島核電廠可能在地震發生後、海嘯到來前就已發生反應爐損害的情形。

    地球暖化的確是個大問題。不過,近年被視為救星的核能遠不如擁核者所宣稱的那麼有用。反應爐本身固然不會釋放溫室氣體,但漫長的核電廠興建、原料開採、核廢料處理、關廠等階段都會製造大量的溫室氣體。相關論文很多,估算結果差異甚大,可參閱Benjamin K. Sovacool發表於2008年的Valuing the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from nuclear power: A critical survey。此外,還有加溫海水促進排碳的問題,請參閱
    Kozo Mayumi 與John M. Polimeni合著的Uranium Reserve, Nuclear Fuel Cycle Delusion,CO2 Emission from the Sea, and Electricity Supply: Reflections after the Fuel Meltdown of Fukushima Nuclear Power Units。簡單的歸納請參閱劉黎兒的這篇:核電大排熱 導致大排碳

  4. 台電從蓋核四開始,年年都在說台灣缺電
    迄今核四發電遙遙無期,但是別說限電,連備載容量也沒少於10%過
    嘴砲當然不能發電,但是可以騙個幾兆元的國民稅金給設備廠商
    台灣不缺電,缺的是有勇氣向貪污無能官員開鍘的人民

    同意,尤其同意最後一句!
    我另外準備了一篇,關於二十年前的核四爭議,寫到一半,念頭一轉,先寫了最近發表的這兩篇。
  5. >核廢料持續「三萬年」,聽起來很可怕;
    >請你看看金星,溫氏效應持續「十數億年」還沒結束。
    123先生/小姐的發言,讓我想到大家都會引用的凱因斯名言:「長期來說,我們都死了。」

    我則想到曾在一部反菸紀錄片中看到的Philip Morris公司(著名的「萬寶路」香菸廠商)總裁說:蘋果汁喝多了,也會死。^^
  6. 真是佩服慕容大大,還有耐心以長篇大論回覆123網友的謬論。
    123大概以為福島的反應爐就跟家裏的電燈泡一樣,按個開關就可以關起來了。
    照他的邏輯,人體都可以「抗輻射」(?!)的話,那溫室效應更沒什麼好怕了,
    反正溫度才高個一兩度而已,又熱不死人,不是嗎?

    謝謝!

    他那種書寫方式對某些人很有效,所以仍宜拿出有憑有據的東西來加以反駁。

    過量輻射對人體的負面影響是老早就被確認的,否則,前幾天幫我作X光的那個美眉就不需要閃到門外,刷地一聲關上門。

    這裡有一點需磨細些。按照福島核電廠的設計、日本公布的災情資料來看,福島反應爐是在地震時立即自動停止運作,但光靠這個動作並無法抑制爐內溫度上升,而需靠冷卻機制繼續運作。冷卻機制被海嘯破壞,才釀成大禍。

    話說回來,電燈泡開關的比喻正可對照出核電的麻煩。即使核電廠沒出事,還是有棘手的核廢料等著處理。正由於輻射的問題,從建廠開始,到營運階段處理核廢料、乃至於反應爐壽命後結束的清理都需動用龐大的資源,這些都會製造可觀的碳排放—遑論一旦發生核災後的收拾殘局所製造的碳排放。核電的碳排放絕對不等於零,而且遠高於擁核人士所宣稱的。

  7. 請慕容大大代為回覆那位123網友
    車諾比最近”恢復繁榮”,是因為人類不再涉足那塊地後,植物,動物都回去”住”了.目前瀕臨絕種的歐洲野牛跟蒙古野馬都成功重新引入該地。
    但做調查的美國德州科技大學依舊表示:該區域內的輻射還是遠超出官方制定的人體安全級數,人類長期停留該處仍會提高人類罹患癌症的機率.但推測動物基本上不受太大\影響,主要是因為生命週期遠較人類短,而他們多半非老死居多,乃基於其他原因死亡,例如遭到其他動物獵食,因此早在癌細胞發作成為問題之前就死了。
    人類引以自傲的科技”智慧”,真是不予”置喙”啊!!

    我猜您本來打算使用私密留言模式,但卻因某種因素而變成公開模式。既然已經如此,而且您的留言全跟可公開討論的議題有關,所以,我就保留我所看到的,不作更動。

    關於網友「123」所謂的「大約『2011年中』的消息,附近已有大量生物」其實也不盡然正確。早在2009年3月,路透社已有篇電文報導從1991年就開始鎖定車諾比周遭生態的Anders Pape Møller的研究結果。簡單歸納如下:

    1. 很多人認為那一帶的生態很熱鬧,忽略了災後該地人口淨空的事實。(您已提到了這一點)
    2. Møller廣泛追蹤多種動物的數量變遷,發現動物數量其實是變少。
    3. 此外,由於輻射造成畸形,不少動物很容易遭到獵食。

    今年,Møller領銜發表的研究還告訴我們:
    1. 在各種動物中,易於長距離遷移(尤其是鳥類)、密度較高的物種,因環境中的輻射污染而減少的比例較明顯。環境中的低劑量輻射對哺乳類與鳥類的數量有顯著影響。(Anders Pape Møller, Timothy A. Mousseau, Efficiency of bio-indicators for low-level radiation under field conditions, Ecological Indicators, Volume 11, Issue 2, March 2011, Pages 424-430.)

    2. 車諾比影響範圍內的鳥類腦部較小。(Møller AP, Bonisoli-Alquati A, Rudolfsen G, Mousseau TA, 2011 Chernobyl Birds Have Smaller Brains. PLoS ONE 6(2): e16862.)

  8. 補上一則剛看到的關於鈾礦場污染的新聞:
    http://pots.tw/node/10025
    節錄其中一段:
    「在美國鈾礦的開採因開採技術更強效的情況下,過去難以開採因而被放棄的礦坑又重新運作起來。現在的方式是打入化學液體將鈾礦石溶解再運用壓力擠壓包含鈾礦的液體出地表。可以想見,不光是地下水,地表水也因開採過程遭受到污染,且暴露在大氣中者不僅具有放射性的鈾元素,像是同樣具有放射性的釷、鐳,以及具有劇毒性的汞、砷、硒、和鎘都會因而釋放到地表,這會對人體造成白血病、腎臟損傷、肺癌、皮膚癌以及骨癌等致命的疾病。」
    看來,鈾這個玩意兒,來到這個世界上就已渾身淌著血和髒污的東西!(套用馬克思批評資本主義的名句)

    感謝!

    原書:Nuclear Power’s Other Tragedy:Communities living with uranium mining

    由您所引述的部分也可看出:開採鈾礦的過程會製造溫室氣體(這種開發技術尤然)。核電的溫室氣體根本就不是零(核電零碳的謊言早就被多位專家的研究戳破;台灣的擁核派卻還在散佈這種錯誤訊息)。

  9. 再補上一則關於核廢料運送的新聞連結:
    http://www.dw-world.de/flashcms/castortransport/zh/zh_castortransport_popup.htm
    再加上核廢料處理的相關問題,核能怎麼樣都不合算!

    台電一直宣傳說他們每年提撥一筆錢注入「核能發電後端營運基金」。問題是,他們到現在還不知道要如何處理核廢料、放哪裡,根本無法好好估算到底處理核廢料需要多少錢。而且,核電廠壽終正寢後的喪葬費到底需要多少,也是個傷腦筋的問題。
  10. 暖化問題跟CO2排放量有關,所以我們應該要先問
    台灣目前的碳排放佔世界總排放量多少?
    根據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的資料
    http://www.iea.org/co2highlights/co2highlights.pdf
    (搜尋Chinese Taipei,第47頁)
    2009年台灣CO2排放250.1 million tonnes
    世界CO2總排放28999.4 million tonnes
    台灣約佔世界總排放量的0.862%
    中國是24%,美國是18%,印度是17%
    由此可知台灣對世界的溫室效應影響微乎其微,總排放佔世界的1%都不到
    就算我們把排碳減光光也幫不了這個世界甚麼忙的…
    所以不必老是拿暖化這個大帽子戴在自己身上
    真的要關心碳排放,應該是關心錢的問題,思考減碳和買碳權哪個比較划算
    減碳有CCS技術(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節能,再生能源,還有核電。碳交易,我不知道台灣要跟誰買配額。網路上寫的感覺都很複雜,等有心人整理吧。

    很同意您的核心論點。
    換一個說法:台灣不必拿碳排放來將自己綁死。

    您提供的IEA資料裡面有2009年「每人CO2排放量」的國際比較。在「電力」一項,有核電的台灣是6255公斤,沒核電而專靠火力發電的新加坡是4348公斤。以核電零碳來支持擁核的人如何解釋這項矛盾呢?

    關於台灣與新加坡的差異,我的猜測是:能源利用的效率與生活習慣的問題。而就算不考慮新加坡,光從台灣人使用的冷氣機與建築材料來看,我們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

    由於對碳交易認識有限,我不敢多講。在我的理解中,碳交易會有以價制量的效果—能源價格也是箝制碳排放的利器(能源越便宜,越易被濫用)。您提到的幾個減碳途徑也是德國現在會加強的重點,除了核電(它固然比傳統火力排碳少,但其排碳量高於數種生質能技術)。

    最後,從國際政治面來講。我們不是聯合國會員,沒簽京都議定書。假如是我當總統,我會向國際社會表示,讓台灣加入聯合國,台灣在加入的當天就簽署所有聯合國及附屬組織的公約;不給的話,再聯絡…

  11. 感謝版主的回應
    補充一下,火力常被人詬病的除了碳排放,另一個就是空氣汙染
    不過,污染要看燃料是燃煤還是天然氣,天然氣的燃燒產物主要是二氧化碳和水,
    又因為是氣體燃料,所以懸浮物比燃煤少,新加坡2010年有77%電力來自天然氣。
    空氣品質,一年PSI

    不好意思,系統端可能有問題。事隔幾日,煩請您再試貼一次看看。

    燃煤的技術已有很大的進步,但畢竟不如天然氣。天然氣應該是未來火力發電的主流。由於天然氣的需求越來越大,美國已開始壓榨頁岩的天然氣(這有很嚴重的環境風險問題)。

    台灣在發展核電時,基本上只有蓄水發電、燃煤、燃油的技術可用。我記得天然氣發電是在1990年代才開始,汽電共生也是。核四是1970年代末的案子,既然問題那麼多,在技術上又有其它能源來替代,就該下決心停損,不要運轉。

  12. 抱歉,發文一直被截斷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現在是12月4日。我剛剛測試,好像已無問題。很期待您再試試看。
  13. 補充幾點:
    1.台灣因為出口很多東西到外國,所以基本上不太敢公然違反國際公約,即便我們沒簽。
    2.台灣人均碳排放高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於產業。台灣有太多產業是耗能大戶。例如煉鋼,不論是用煤炭來煉原鐵礦,或用電弧爐來煉廢鐵(別忘了發電還是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化石燃料),以及石化工業。然後我們再將這些石化產品及鋼鐵產品出口。這就是反核人士一直在提的產業結構問題。

    您的第2點是解決整個能源/碳排放問題的重大關鍵。

    根據IEA的統計資料(p. 68),在2009年台灣所有碳排放中,明顯來自工業(含營造業)的部分就佔了約四分之一;電力部分則佔二分之一。而根據我國能源局的統計,2009年的電力使用中,工業佔一半。由此可知,工業的碳排放約佔全國碳排放的一半。交通則佔總排放量的13%;家庭的碳排放雖亦不少,但其所佔的比重恐怕被許多人高估了。

    所以,要減少碳排放,從工業下手才是事倍功半的王道。整體而言,能源政策應先考慮降低消耗,將需求合理化,核電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也就是不需要)。台電(引導政府)年年高估未來的電力需求,因為他們老是只從過去的用電資料來推算,既缺乏遠見,也埋頭不(願)正視綠能革命的潮流。

    至於您的第一點,雖說中長期來看,這問題恐怕難以避免(例如,人家可以直接從加徵進口貨物之碳稅),但只要美國還在賴皮,台灣應該有喘息機會(這當然是純從商貿利益來思考)。

    另外,就提高溫室效應而言,甲烷比二氧化碳還可怕。可笑的是,台北市政府一面鼓吹節能減碳,一面除了大放煙火外,還每年辦牛肉麵節,完全不顧(或不知)牛是甲烷排放的大咖。台北市長郝龍斌曾是環保署長…這真是本國當代史一大奇聞啊 XD

  14. 版主您好:
    請問本文所用的google map是用何種方法呈現?可否提供教學指導?謝謝您。

    我得想一下如何做… please wait.
    更新:希望這篇對您有用。
  15. 格主你好,
    我在回文中看到格主說:
    「IEA資料裡面有2009年「每人CO2排放量」的國際比較。
    在「電力」一項,有核電的台灣是6255公斤,
    沒核電而專靠火力發電的新加坡是4348公斤。」
    但是我怎麼翻都找不到,
    這是英文不好的人的悲哀 囧

    在第101頁,”Per capita emissions by sector in 2009″。
  16. 天然氣台灣的問題是儲存不夠多,目前液化天然氣主要存在台中和高雄永安,據黃重球說法目前可用15天,中油現在在蓋新的儲存槽
    http://goo.gl/Lh75f 這是經濟部2010年的資料,69頁有天然氣進口國,91頁有發電效率,可看出台電火力效率極低,浪費了不少燃料。天然氣複循環(NGCC)以GE的H system有60%的熱效率,除了節電外,更換機組可以節省天然氣的耗用,亦可減少排碳

    西門子2007年的SGT5-8000H也有60%。正如您所言,提升天然氣發電的效率很重要,不論從電力供需或環境影響的角度來看。光是在這方面下功夫,就不必多擔心廢核後的備載容量問題。

    另外,台灣有發展生質能的潛力(如利用林業),而且某些生質能發電的整體排碳還低於天然氣。所謂的「整體」是從開發能源所需算起,一直到整個生產流程的結束。我打算以後有空時來介紹一篇相關研究。

  17. 又,減碳與貿易問題,我後來查了一下台灣未來比較要注意的應該是,歐美各國自訂與碳排放有關的貿易限制,也就是繞開京都議定書的關稅。例如碳關稅(carbon tariff)。美國2009年有考慮施行。網路上很多人都說人均碳排放台灣很高,會有貿易問題,甚至還有說和中國統一可以減少人均碳排放(應該是說笑的…)。
    但是中國對碳關稅批評不少,可上網搜尋,因為碳關稅不是以人均碳排放來做標準,而是以國家總排放和產品的碳密集度(carbon-intensity)來算。所以中國的低人均排放在碳關稅前沒有用,且中國出口至美國的產品目前碳密集度都很高。所以拿人均碳排放高,說台灣會被課關稅,其他國家不會被課,所以台灣競爭力會下降,我認為是自己嚇自己。連中國都有可能被課,人均碳排放高低並不是歐美課關稅的重點。總排放量和產品碳密集度才是重點
    看中文網頁的資料,碳關稅對象似乎集中在高耗能、CO2排放高的產業如鋼鐵、煉鋁、玻璃、水泥,我不知道電子產品算不算,如果是看產品的碳密集度,那輔導廠商減排溫室氣體,進行節能,可能是比較有效的做法,既可以減少它們被課徵的碳關稅,也可以減少電力需求

    很佩服您的用功精神!

    以下補充幾個數字來印證您的解釋。
    根據Giles Atkinson等人所發表之”Trade in ‘virtual carbon’: Empirical results and implications for policy“中的估算,假設以每公噸二氧化碳五十美元為基礎計算,中國出口到其它國家會被徵收的碳關稅平均稅率是9.7%,美國與加拿大分別會被收取2.9%與3.1%。
    如果以人均碳排放來計算,應該是倒過來才對。鑑於未來碳關稅的衝擊,台灣產業應嚴肅考慮減碼、甚至退出中國的必要性。

  18. 最後,京都議定書加拿大和美國都不太想玩,因為沒有約束到真正的排碳大國(中國和印度)
    http://goo.gl/sUZ2m
    中印就是一直拿人均碳排放低作理由,不跟歐美立下一樣的減碳標準
    而地球暖化是看CO2的總排放跟人均碳排放無關
    事實上,中國排碳自2008~2009增加了13%,自2000年~2009年增加了171%,比台灣還高
    也比美國、加拿大增加的多(美加台灣2008~2009都是減少)
    http://goo.gl/BlyB3

    果然,加拿大真的宣佈說他們不玩了。(參閱:路透社之分析

    另補:您提供的那篇The Guardian的”World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 data by country: China speeds ahead of the rest”的清晰版地圖連結

    從人口的角度切入,氣候變遷對中國、印度的衝擊絕對是遠遠超過其他國家。現在他們犧牲環境而發展經濟,所賺到的恐怕不夠彌補將來的損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