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北韓」WiMax展裡的馬英九

online


2010年台北市長選舉期間,郝龍斌的競選廣告。他是在競選市長還是在競選總統?

〔趙〕高自知權重,乃獻鹿,謂之馬。二世問左右:「此乃鹿也?」左右皆曰「馬也」。 

司馬遷,《史記‧李斯列傳》

您一定認為,北韓這個直到2008年才准許人民持有手機的國家不太可能舉辦WiMax展。所以,看到這個標題,您八成會詫異:這是獨家內幕消息?還是此文作者的囈語?

不要懷疑!在2008年6月初,「北韓」真的舉辦了一場WiMax展,而且至少有三十二家國際知名廠商、一個重要研究機構參展擺攤,包括Accton, Acer, ADT, Alcatel-Lucent, Alpha Networks, Alvarion, Anritsu, ASUSTek, AVC Industrial, Chunghwa Telecom, UL CCS, Comsys, CyberTAN, dmedia, FarEasTone, FITEL, Fujitsu, GCT, Gemtek, Global Mobile, Industrial Technology Research Institute, Intel, JRC, MediaTek, Microelectronics, NextWave, Nokia Siemens, Nortel, Qisda, Quanta, Rohde & Schwarz, Sequans, Starent, Tatung, TECOM, Tektronix, Universal ABIT, VASTAR, WiChorus, ZyXEL

其中沒有南韓的三星,您或許不會覺得奇怪。是啊,南北韓關係無庸贅言。

可是,Acer、ASUS,甚至中華電信、遠傳、大同都去了…啥?!台灣企業什麼時候這麼捧「北韓」的場?您一定滿腹狐疑。

再一次,別懷疑。更勁爆的是,連馬英九也去了:

總統馬英九今天出席「2008 WiMAX Expo,Taipei」開幕典禮;他致詞時表示,他參選總統即推出智慧台灣政見,任職北市長時亦推動無線網路城市,因此他將致力於推動台灣WiMAX發展。(中央社,2008年6月3日

我們這裡所談的展覽正是這個2008 WiMAX Expo,Taipei。台北當然不是位於北韓,北韓也沒能耐辦這樣的展覽。所謂的「北韓」是這樣冒出來的:

馬總統強調,民進黨執政把台灣變成跟北韓同一級,台灣不能走回頭路,不能再走鎖國路線。(中國廣播公司,2011/11/29 12:25

昨天的電視辯論會上,他又搬出同樣的說法。

若馬英九所說的「民進黨執政把台灣變成跟北韓同一級」為真,試想:2008年6月3日距馬先生就任總統日只不過兩個禮拜的光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台灣來得及「升級」到超越北韓嗎?不至於吧,除非馬先生會魔術,能點石成金。如果咱們台灣直到2008年5月20日清晨還在「鎖國」,豈能在兩個禮拜之內就搖身一變,作到招徠美、日、法、芬、德等大廠來參展呢?難不成馬英九一上任就在總統府種了傑克牌神奇豌豆?

追根溯源,這一場展覽源自於三年之前的2005年6月13日。這一天,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召集經濟部所屬工業局等相關單位、電信總局、工研院、資策會、中科院、電信國家型計畫主持人及多位學者共同組成了「台灣WiMAX發展藍圖工作小組」。一個企圖在新無線通訊技術尚在發展階段就積極以國家力量介入,於國際規格標準尚未制訂時就開始參與研發以「搶佔全球通訊領導地位」的產官學合作計畫於焉開始。總舵手是於2004年從資策會被延攬入閣的政務委員林逢慶先生。(淺顯易懂的資料:可參閱劉力仁、邱燕玲在2007年2月所寫的系列報導

會場上那些台灣廠商的新產品絕對不是兩、三個月就可以做得出來的。可見,馬英九第一次以總統之尊風光出席的WiMax展不折不扣是民進黨執政時期「鎖國」的產物

去年十一月,聯合報系的《經濟日報》報導「市府交通局進行2010年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免費4G WiMAX接駁專車」,而同一時期正在尋求連任的郝龍斌市長在競選廣告上說「拒絕鎖國倒退」。好諷刺:台北市政府的花博接駁車無線上網以及如今的「北市800台WiMAX公車年底前上路」措施都不脫阿扁「鎖國倒退」之遺緒。

就在馬英九出席那場WiMax展當天的夜晚,部落客李深耕發表了一篇〈英明的馬英九是IT產業電腦軟體的專家!?〉。請別以為這位作者意在反馬。他的核心論點是從技術面出發而質疑「在固網與行動網路滲透率均高的國家投資WiMax是否屬於重複投資?」

馬英九上台後,經濟部並未推翻前朝的WiMax政策,而且持續投入資源。2010年7月中旬,台灣發展WiMax產業的重要夥伴Intel突然宣佈解散其WiMAX辦公室。Intel此舉無異於承認WiMax終將不敵LTE技術;儘管如此,經建會在2010年9月繼續加碼,通過4年70億的「WiMAX產業發展行動計畫」。標標準準的「扁規馬隨」。

一年多來,WiMax政策招致不少批評。主要原因在於WiMax顯然已被LTE打敗,無法成為4G通訊的世界主流。

雖說WiMax已不可能稱霸於智慧手機,但它也未全軍覆沒。至少,在工業應用上(如電網、油氣輸送控制),它已有一席之地,而這種局面將持續多年。在針對一般消費者的應用上,今年推出的產品如Toshiba在九月推出的筆電Dynabook R631以及HTC的多項產品(Evo 3D、Evo Shift 4GFlyer)等等也選用WiMax。有這些消費產品,當然就有網路業者的設備需求(詳見WiMax Forum的認證產品列表)。

就直接的投資報酬來算,根據經建會今年10月4日的新聞稿,從2005年到2010年,我國總共投入70多億的政府預算在發展WiMax,而光是去年的總產值就有288億。最重要的是,產、學界在研發過程必累積了許多寶貴經驗(有人認為這也有助於網通業者轉型至LTE)。總而言之,過去對WiMax投資並沒白白浪費,再怎麼說,都比三年來大行其道的「煙‧花‧夢」式的燒錢政策好

最可惜的是,最初設定的「搶佔全球通訊領導地位」目標沒能達成。

責怪林逢慶等人從一開始就押錯寶?將時間拉回決策之初的2005年,當時有多少人會料到在2004年才由日本的NTT-DoCoMo推出的LTE竟會在短短幾年後打敗正被一片看好的WiMax?連Intel都沒料到。2005年10月,媒體報導說「英特爾於2003年開始推動WiMAX,連續3年來WiMAX都是英特爾IDF談論的焦點」。而許多網通產品業者如正文、明泰、友訊也摩拳擦掌,投資市場則「預計2007-2008年可望有爆炸性的成長」。

到了2006年,WiMax還是前景一片光明。那一年,歐美某些城市已經開始著手佈建計畫,例如倫敦。2007年9月,英國大報The Guardian談及此事時,還引述了Amrit Heer之預測。這位網通設備大廠Notel無線網路市場開發部門的負責人指出:LTE的首度商業應用時間點在2012年,WiMax有希望能夠在那之前成為主流。

2007年,許多國際大廠仍看好WiMax,而且特地為此派出公司高層來台灣,與這個因民進黨執政而淪為「跟北韓同一級」的國家簽約:

經濟部長陳瑞隆代表台灣政府,分別與Nortel WiMAX與Wireless Mesh總裁暨LG-Nortel董事長Peter MacKinnon、NEC社長矢野薰、R&S總裁暨營運長Mr. Christian Leicher簽署完成。Nortel、NEC及R&S藉由這份簽署協議,將進一步擴大在台採購WiMAX網通設備,協助發展無線寬頻WiMAX與 4G 等通訊技術。(CTimes,2007年05月14日

直到2008年4月,Intel還繼續為了WiMax而加碼「鎖國」中的台灣:「英特爾台經部合作推WiMAX,將在台投入上百萬美元」。

然而,LTE的腳步比很多人想像得快。北歐的TeliaSonera在2009年12月成為第一個提供LTE上網的系統業者。今年七月,原本採用WiMax的美國第三大業者Sprint Nextel繼兩大龍頭Verizon WirelessAT&T後兼採用LTE,這等於宣告LTE已征服了大部分的美國市場。

LTE在2009、2010這兩年獲得一個又一個大咖電信系統業者的青睞,WiMax的前景亮起紅燈。元智大學電機系郭文興教授在2009年7月初已為文探討了這個攸關龐大商機的問題:LTE與WiMAX鹿死誰手?整整一年後,Intel正式攤牌,放棄力拱WiMax的路線。2010年10月,大眾傳播媒體如《蘋果日報》斷言這兩種通訊技術「此消彼長」。

回溯這整個過程,顯然,與其問責於前政府壓錯寶,倒不如檢討:在這個風向轉變的過程中,現在的中國國民黨政府做了什麼?行政院與經濟部當時除了滿腦子跟北京簽ECFA之外,還有多少心思去注意、審視WiMax的未來?

2010年5月,在ECFA引起朝野爭執之際,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指出:「民進黨是走向世界,再和世界一起走向中國,國民黨則是走向中國,再透過中國走向世界;國民黨戰略觀的途徑,很可能讓台灣只走到中國,並且被鎖在中國,最終被全世界當成中國的一部份〔…〕」。從本文介紹的事例來看,她的分析頗貼切。

正因為中國國民黨認為台灣往外走的第一步是走向中國,所以凡是限縮這個通道的措施一律被他們視為「鎖國」。其實,台灣許多產業上早就走進中國,一路發展到陳水扁時代,已至深陷中國的地步。早在2006年春,中國經濟學者胡鞍鋼已指出,台灣經濟依賴中國甚深,如同糖尿病患,需要注射中國的胰島素來維生

不論從民進黨或國民黨的觀點來看,民進黨時代的台灣根本沒有所謂的「鎖國」。假如有的話,台灣應該跟北韓一樣,經濟變化沒受世界景氣影響:

馬英九一方面指責前政府鎖國,一方面又以世界金融風暴來解釋自己就任後的經濟衰退,而渾然不知這兩種論述完全互相矛盾。這樣的人還能當總統,真是天下奇觀。他執政三年多以來,馬之無能早已成多數台灣人之共識。宋楚瑜認為這是因為缺乏執行力,但真正的病灶是在於:馬英九這班人思考能力嚴重不足。所以,我們反倒該慶幸這些人執行力不足,否則台灣的境況還會更糟。

此外,從上面這張統計圖也可看出,馬英九一再拿來吹噓的2010年我國經濟成長率只是跌深反彈的結果。南韓、新加坡在2009年都沒跌得像我們那麼深,而新加坡反彈的結果更超過14%。馬英九諸多說詞只適合見識不足之輩服用。

馬先生這套論述打從上次總統大選前就已開始使用,而且在2007年已被經濟學者林環牆教授戳破,這三年來更一再地被多篇有憑有據的政經評論駁斥。今天,馬竟還敢端出這種「臭酸貨」出來獻寶!多數台灣選民果真這麼容易被一騙再騙?等著明年一月十四日揭曉囉…

總統應該思考國家的整體走向,判斷什麼是對多數與弱勢最好的政策方針,不該拿空洞不實的言論來抹黑政敵、欺騙選民、推卸責任。不用講到高層次的主權問題,光是在(其實跟主權關連甚深的)經濟面上,若讓不會治國、老是在拼選舉的馬英九繼續當總統,台灣經濟實在堪虞。

version 1.03, 2011-12-04 17:11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1. 《論語》裡孔子有句話說「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一般斷句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這樣看像是孔子有愚民的心態,後來好像是梁啟超將它改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不過我常常在想:使人民「知之」容易還是「由之」?以前每次看到國民黨上自黨主席下到奔波噴口水領車馬費的外圍名嘴,睜眼說瞎話,我都會好奇:一般人怎麼想?我試過幾次,要對人說明其中的謊話,印象中沒有成功過,聽得進去的,不用我說他們本來就不信,聽不進去的,你說破嘴他們也不會聽。這些對象,教育程度、社會背景並不影響測試結果。差別在於,某些人仍然緊抓著媒體得來的最簡化、最扭曲的資訊,某些人則會搬出多一點更扭曲的資訊強調所認知的不假。
    所以,這些人繼續卯起來拗、繼續騙。因為有效,有人只吃這一套!在台灣仍有非常非常多有頭無腦的人,今天你告訴他民進黨搞得我們水深火熱,明明他三餐溫飽也是會信。尼采說:「沒有事實,一切都是詮釋。」有太多人從小到大都是將詮釋權交給「權威」,小時候是給老師、教科書,長大後是給媒體、政客,風怎麼吹就怎麼倒。
    那麼,五月十九日台灣還是北韓,五月二十日就變人間淨土,白海豚都會轉彎、無薪假也可以得諾貝爾獎,而錄影影片俱在都還能否認,那就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我說了你就會信,你信了就是真的。明年一月十四日選總統,據說還有非常多人(好幾成)不曉得。在我看來,那不是政治黨派的爭逐,而是台灣人集體價值的抉擇,看看台灣大多數人對未來的想像為何?或者根本就缺乏想像能力?

  2. 不可否則地,WIMAX相關廠商前幾年已經快樂地吃一票了
    問題不是WIMAX怎樣,而是什麼樣的人民會接受政府拿錢公然補貼特定規格的廠商
    對此我只能抱著保守地悲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