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個統計項目看馬英九的數字牌

online
Taipei 20111121
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統一阪急百貨對面,2011年11月。

在這次總統候選人第一次辯論中,馬英九在申論部分即提到「民進黨執政第二年是貧富差距最大的一年」,在第二次辯論時又重彈此調。馬先生所謂的「貧富差距最大」無非是指2001年主計處家庭收支調查結果中,「家庭可支配所得」一項最高的20%家庭平均值為最低的20%家庭之6.39倍。提這個數字,只能說服那種不動腦筋的人。既然這個最高紀錄出現在民進黨八年執政的第二年,推論可知,貧富差距在第三年開始就縮小了。對於會觸類旁通的人而言,馬先生打這張牌的結果是幫對手加分。

更慘的是,若把歷年數字全攤開來看,馬英九執政時期沒比較好,甚至更糟。


關於此調查的取樣,另文討論。

若拿上台後第二年相比,馬在位的2009比扁在位的2001低0.05;若以第三年相較,2010年比2002年高0.03。請教馬先生,這種趨勢叫什麼交叉來著?馬先生不講貧富差距還好,講了反而自曝其短。

不少人說,多數人民對馬英九講的數字沒感覺。無感的主因之一:馬先生專挑對自己有利的數字講,略而不提會讓許多人有感的負面數字。例如,他老愛講去年的經濟成長率超過十趴,但絕口不提前年非但是負成長,而且還破紀錄。

馬偏概全下的GDP

整體情況跟馬英九的片面之詞差很大。經濟學者林環牆教授最近指出:「馬英九執政前三年(2008-2010),按照實質GDP,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僅僅只有1.51%」。

林教授在其文章中強調,不能以算數平均,而應該用幾何平均的觀念來計算平均成長率。這個區別涉及數學觀念(現在好像是排在高二課程),並非人人容易消化。有鑑於此,我在此採簡化方式來呈現林教授的計算結果。

假設2007年的GDP為100,然後分別按照政府公佈的近三年經濟成長率、其算數平均(3.21%)與幾何平均(1.51%)計算出每個年度的GDP值,由此得以比較三種計算方式下的三年總額。

年度 各年度成長率 分別按實際成長率計算 按算數平均
3.21%計算
按幾何平均
1.51%計算
2008 0.73% 100.73 103.21 101.51
2009 -1.81% 98.91 106.52 103.04
2010 10.72% 109.51 109.94 104.60
總額   309.15 319.68 309.15

可見幾何平均才對。將100代換成2007年的實質GDP值12兆9,759.9億,結果當然還是一樣。

成長率來自原始值的比較。將GDP數值擺入統計圖,左看右看,很抱歉,我實在看不出再度完全執政的中國國民黨有什麼資格說他們比民進黨強。

馬英九掛在嘴上的那個10.72%是平均成長率1.51%的七倍,難怪眾多選民越聽越反感。問題並不在於數字的冰冷,而是在於馬英九的投機取巧。

只要看穿馬這個路數老套,任何人都會認為他在辯論會上祭出的2001年貧富差距根本是個廢招。不過,當馬英九一再強調「民進黨執政第二年是貧富差距最大的一年」,邏輯欠佳的人很容易會將「民進黨執政」與「貧富差距最大」直接視為一對一的因果關係。

2001年的貧富差距與整體政經情況

就實質層次來講,民進黨於2001年執政,當時的貧富差距問題當然是他們該負責處理的。然而,當年的這個6.39倍的貧富差距是否是他們造成的呢?馬英九們動輒拿金融海嘯當擋箭牌,人家扁維拉難道不能講國際因素嗎?

當年那個6.39倍是整個主計處報告的一部份。主計處當時在報告摘要中指出:

因受國際景氣急速下滑,以及美國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影響,我國對外貿易嚴重受創,加以國內股市表現不佳,廠商投資巨幅衰退,致國內外需求皆呈低迷,工業生產劇降,全年經濟負成長2.18%,為民國四十年以來首次負成長,以及受產業結構持續調整影響,勞動參與率下降為57.23%,全年失業率上升為4.57%,分別為歷年來勞動參與率最低與失業率最高之一年,致戶內無人就業之無業家庭持續增加。

兩個國外因素加上一個國內因素,致使國內外需求驟減,失業者增多、低所得者收入減少,這使得作為分母的「低所得者收入」縮小,助長了整個比例的放大。

所謂的「國際景氣下滑」主要是因為網路經濟泡沫吹破,這是1990年代末年就已種下的果。倚重IT產業的台灣當然因而受傷慘重。就經濟而言,直接打擊世界經濟中心的911則完全是個突發事件,它使得原已跌得慘兮兮的歐美股市再度破底,籠罩於恐怖攻擊威脅下長達數月之久。

「產業結構持續調整影響」有很重要的一部份是緣於產業西進,這是早在1990年代初即展開的變化。受到2000年就開始的世界經濟景氣衰退衝擊,我國許多業者為了降低生產成本而開始新一波的西進,使原來的「戒急用忍」破功。人、資本、生產工具外移,需求與生產的減少從空廠房向外擴散,而社經地位越低的人由於流動性通常較低,所以越容易受波及,也越難脫困。

面對這種局勢,政府首先該做的包括穩定金融與社會信心、對企業紓困、救濟生活陷於困難者。要做這些,政府需要權與錢。錢財方面比較頭痛,當時除了承接了凍省後的省府債務(啊!老宋),還有金融體系的呆帳問題。錢又跟權有關。當時的民進黨政府沒掌握國會多數,這影響到政府預算的編列與使用。2001年年底,經建會提出的新年度《國家建設計畫》回顧這多災多難的一年:

擴大公共投資提振景氣方案而追加預算1,115億元之立法程序遲至6月29日才完成,且總金額被刪減184億元,原預估動支數未及執行,且各工程初期僅在規劃及設計階段,分配預算較少,連帶影響振奮民間投資的政策效益。(頁5-6)

由於公共投資衰退,不僅未能達成擴大內需的預期效益,甚至對經濟成長率之貢獻呈-0.2個百分點。(頁7)

所以,掌握國會多數的中國國民黨也脫離不了責任。(我曾在2007年的那篇〈國民黨擋什麼(3)治水篇〉講過同類故事,那篇文當年僅得極少數人注意,但在2009年莫拉克颱風重創我國後不久突然在三天之內引來四千人以上的點閱)

2001年的國內特殊因素

此外,主計處在解釋貧富差距驟增時還點出了一個罕受注意的因素:

90年退休離職人數增多,致高所得家庭之退休金及公勞保現金保險受益增加,亦為拉大高低所得家庭差距原因。

2001年辦理退休離職的公務人員超過5600人,明顯高於往年:

這些退休人員當中,有千餘人領取「一次退休金」而沒選擇月退制,換言之,一次領了一大筆錢。

在選擇月退俸的人當中,有多少人年資達35年,且可依照1995年實施的制度,在退休後的收入還高於在職時(亦即所得替代率超過100%),甚至可以多出13.6%?我不清楚。可以確定的是,主計處那段話的意思等於是說:當時某些人士的退休收入提升了高所得家庭的所得,足以拉大貧富差距。根據台灣銀行的統計,2001年公教人員保險的21180件養老現金給付之平均金額為132萬。家庭若有這樣的一個人,則至少足以位居收入次多的那一組;而若再加上另一人有固定收入,必然屬於最高的那一組。

軍公教退休金與公保養老給付都不會受景氣影響,領到最多的那群人支撐了全國統計裡面不分行業收入最高的那一組之平均值。相較於前一年,2001年收入最高的那一組的可支配所得平均值提高了2%,最低那一組受景氣影響而少賺了11%,如此一來,貧富差距不驟然擴大也難。

最後還有一點,主計處在報告中沒提的:納莉颱風

根據野村總合研究所在2001年10月的估計,那次水災會使台灣當年的GDP減0.12%,而這已計入了因復原、重建所需而對GDP產生的「正面貢獻」。若然,納莉使那年的GDP少了近六十億台幣。納莉重創了台灣的經濟中心台北市,善後工作欠效率影響了許多市井小民的生活與經濟活動,而當時的台北市長馬英九輕忽於先(忙著南下輔選),驚惶失措於後,絕對難辭其咎。他不提2001年還好,提了更讓人憶起他自己的黑記錄。順手拈來,他領導下的北市府還發生了市立和平醫院隱匿SARS疫情一案,使台灣防疫功虧一簣。那次災難對經濟也產生了重大衝擊。一路走來,如今算總帳,馬英九這個人對台灣經濟的影響是正是負,選民們當看清楚。

呼叫財經專家

馬先生在第二次大選辯論時一開始就說:

民進黨不要因為提不出政績,就害怕數字,嘲笑數字,數字是施政標準,蔡主席光靠直覺是不能治國的。(參閱紀錄

執政的人說在野黨「提不出政績」,這真是好笑。看來,這個人內心深處真的覺得現在還是由阿扁在執政。

治理國家,須看數字,但不能像馬英九那樣老是選擇性地挑好看數字來哄選民。那是製造錯覺、幻覺。相較之下,直覺還比較有用啦。若真的把重要數字一五一十全攤出檢視,馬英九的贏面只會更小。不過,跟他辯數字是沒用的,因為他的目的是要辯贏而不是辨明,而且有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講的是什麼數字。他在首場辯論時回答蔡英文說:

對未來投資可創造就業機會、商機,錢花出去可回收。中央債務短差,從佔總預算三.五%下降,明年會降到一.六%。全世界都是用財政政策刺激經濟,蔡主席是財經專家,應該不會不了解。(紀錄

啥麼叫做「中央債務短差」呀???推敲了半天,我猜他的數字應該是來自明年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的這一句:

歲入歲出差短占GDP之比率由98年度3.5%、99年度3%、100年度2.5%,下降至101年度1.6%。(頁6)

馬光是在用詞層次上就亂七八糟,連個簡單的「赤字」都不會講。喔,不對,他恐怕一直都不知道啥麼是「預算赤字」,所以才會被蔡英文教授這樣以教訓學生的口吻修理:

蔡英文(申論):採取穩健財政政策,「四年赤字減半,八年預算平衡」,不讓台灣陷入財務危機,我會重新檢視預算,浪費的預算全部刪除,把有限資源放在最需要的地方。

馬英九(回答媒體提問第五題時,帶著嘲弄語氣):蔡主席說要讓四年內債務減半,我覺得這實在是非常有雄心啊!是不是要大量加稅、預算砍一半才能做到?

蔡英文(回答媒體提問第六題時,嚴肅地):我講的是國家「赤字減半」,不是國家「債務減半」,這兩個觀念不一樣

本店今年收支打平,但仍欠債主一百萬未還,所以本店今年結束時沒赤字、有債務。這是很簡單的財務觀念,從經營小店到治理國家都適用。台灣好歹是這個星球上排名前二十之內的經濟強國,現在的總統卻連財政ABC都不會,真是令人覺得「毛毛的」。

還有,剛才您注意到了嗎?馬英九說溜了嘴,道出:「蔡主席是財經專家」。如此公然為對手助選,馬先生,真有你的!既然本世紀總算有位財經專家出馬要來領導國家,您乾脆現在就真的苦民所苦,趕緊「禪讓」吧。

關於本文的 3 則留言

  1. 好可怕的執政者。台灣因為之前經濟負成長,所以馬上任以後才會有超越10趴經濟成長率的這個概念,媒體也不只提到一次了。一般來說,有責任感的執政者應該要面對這個事實,但馬英九總是只是說自己執政下經濟好太多了。一堆藍軍朋友,在國外還大顏不慚的跟友人說,台灣自從國民黨執政,經濟成長率有10趴以上,所有人都投以羨慕的眼光,殊不知這樣光鮮的外表下,有著什麼樣的背景。
    馬英九根本就不知道怎麼當個有責任感的領導人,每天就只會提社會觀感。這就是他執政的中心思想,提表面,不提內涵。忙著跟大家說他的態度有多好,補泳褲,又節儉,國家大方向什麼都提不出來。
    不知道慕容理深有沒有發現,在辯論時楊儒門提出總統府前種青菜這個問題時,馬英九的眼睛整個亮了起來,一直稱讚這是個好的提議。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只有在這種小雜事上,馬英九才會有投入的感覺。他比較適合當的是總務,處理雜事,他比較內行,其他的他真的能力很差。

  2. 林教授計算幾何平均的方法,並不是一般常用的計算方式,如果以通用的方法計算的話,馬政府過去三年的年平均GDP成長率是
    (1.0073 X 0.9819 x 1.1072)^1/3 – 1 = 3.07%
    假設2007年的GDP為100,那麽2010年的GDP = 100 x 1.0307^3 = 109.51。
    如果以1.51% 計算的話,那麽2010年的GDP = 100 x 1.0151^3 = 104.60。
    P.S. 喜歡你的文章,每篇都言之有物

  3. 打蛇打七寸,抓重點:執政黨向在野黨要政績。
    這是鬼遮眼還是鬼上身?
    (答:選民鬼遮眼,媒體鬼上身,執政黨就是那隻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