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敦義,你看過梅克爾或王雪紅噘嘴嗎

online
Merkel
Angela Merkel, Ban Ki-moon and Dmitry Medvedev, at G8 Summit, 2008-07-09, Hokkaido, Japan. Photo: Kremlin.ru.

Il est de plus en plus normal que des femmes accèdent aux plus hautes responsabilités.

(女性擔任最高職務,這已漸漸變成司空見慣。)

Angela Merkel於2007年1月接受Le Monde專訪

公然在競選時發表歧視女性言論的豈止白冰冰一人。前天,吳敦義在電視政見發表會上如是說:「蘇嘉全先生,你太太雖然愛看猛男秀,但是比你的主席還好伺候,我希望你不要認為她噘個嘴,你就懂得她在想什麼」(中央社報導)。

在現代漢語中,若描述的對象是成年人,「噘」、「噘嘴」通常跟女性連結在一起。當代小說中的例子俯拾皆是:

張女士憤憤地說,把一張嘴噘得很高。(茅盾,《虹》)

她噘著嘴喃喃說道:「見一面這麼麻煩〔…〕」(張愛玲,《色,戒》)

她對鏡子挑挑眉,噘噘嘴,發出一聲微喟〔…〕霜霜噘噘嘴,眨眨眼睛,什麼話都不說。 (瓊瑤,《幾度夕陽紅》)

雪珂笑著噘了噘嘴。(瓊瑤,《昨夜之燈》)

相對地,我們很難找到這個詞被用於成年男性。

在德國總理梅克爾手下做事的男性何其多。在我對歐洲社會的認識中,任何人若膽敢向他們說出「我希望你不要認為她噘個嘴,你就懂得她在想什麼」這種言論,不僅會被輿論修理得體無完膚,甚至會被告上法院。吳敦義你若不相信,不妨去請教德國派駐台灣的外交人員。

在艱困漫長的歐債危機處理中,梅克爾跟法國總統薩科奇兩人的合作是穩定歐元體系的政治軸心。在許多觀察者的眼中,這個夥伴關係裡面,梅克爾比較像是個老大姐。最近出現的「Merkozy」一詞來自Merkel+Sarkozy,排列次序正顯示出這種評價。否則,何不寫成Sarkel呢?

同樣的看法亦屢見於漫畫家的筆下,例如這一幅,諧擬美國名片《雌雄大盜》(Bonnie and Clyde, 1967),將這兩位國家元首描繪為銀行搶匪,駕駛座上坐的是梅克爾,她右手握方向盤,左手還持著槍,一旁的薩科奇看起來活像是個黑道小弟。

誠然,德國擁有強大的製造業,經濟與財政狀況均優於法國,所以,梅克爾講起話來較有份量。不過,我們千萬別因此而小看這位物理化學博士的領導者特質(若照劉憶如的講法,梅克爾哪可能懂財政^^)。在歐債風暴初期,Th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有篇報導指出:

At the end of a two-day summit meeting in Brussels,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of Germany made clear her determination to rewrite the economic rulebook for the European Union, even if that means a long and bruising battle to revise the treaty governing the bloc.
(在連續兩天的布魯塞爾高峰會結束之際,德國總理梅克爾清楚表達她重寫歐盟經濟規則的決心,即使這意味著一場為了修改歐盟條約而進行的漫長且會造成傷害的奮鬥。)

別小看女人!梅克爾敢接見達賴喇嘛,馬英九不敢,兩者高下立判。德國總理接見達賴喇嘛,中國暴跳如雷不在話下,透過外交管道施壓是必然的。於是,社民黨(SPD)籍的被梅克爾從對手社民黨(SPD)挖角過來的外交部長Frank-Walter Steinmeier跑出來碎碎念,說接見達賴喇嘛影響德、中關係。梅克爾不客氣地反嗆:

Als Bundeskanzlerin entscheide ich selbst, wen ich empfange und wo.
(身為聯邦總理,我自己決定要在什麼地方接見什麼人。)

人家的領導者如此夠力,我們那位(半)舉雙臂,喊「逆轟高灰」的馬先生呢?

馬英九不但不敢接見曾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西藏圖博精神領袖,連個中共Q咖陳雲林來台灣時還趕緊把自家的國旗藏起來,好似那是晾衣架上見不得客人的內褲一樣。相較之下,誰比較有guts呢?難怪包括魏京生在內,很多人為文直指馬英九就是在當「兒皇帝」(另如例一例二例三 …)。

被不少人戲稱為「白院長」的吳敦義功力果然高強。人家蘇嘉全的妻子不過是在參加朋友聚會時遇到有人安排的猛男秀,到了吳敦義口中就變成了「愛看猛男秀」。以此類推,馬英九很「愛看」清涼秀囉?

不論馬英九愛不愛看,他本身從台北市長時代就很愛演清涼秀,不是嗎?在這些我們早已看過千百回的影像中,僅著泳褲的馬英九模樣跟洪恆珠友人聚會請來的那兩位「猛男」有多少差異?人家那是私人聚會,而藝人小S與馬英九在電視節目上的「互動」呢?吳敦義實在應該看看這部改編作品,在逞口舌之能之前想一想片中主角「騜」的訓示:「所以我才叫你們要開槍前先搞清楚狀況」。

話說回來,執政的一方在政見發表會扯這些,只是在證明自己掌握權力時的乏善可陳罷了。

吳敦義頗聰明,或者說,從「無薪假與諾貝爾獎」一事學聰明了。他這次特別套上「有人說」:

有人說蔡英文是千金小姐,不適合台灣人忠厚個性。(中央社報導

真是奇怪,國民黨是吃錯什麼藥,竟然開始歧視起有錢人來了?!蔡英文她家的財富絕對比不上王永慶家族。她若是千金小姐,王雪紅好歹算是「萬金小姐」吧。吳敦義先生,難道您認為王雪紅之所以能夠創立、領導舉世聞名的宏達電只是因為她是王永慶的女兒?還是您認為宏達電的工程師沒有「忠厚個性」?或者說,您看過王雪紅用「噘嘴」這種步數在治理公司?

有錢人家百百款,各有各的教養子女方式。我有個堂姐,他們家比蔡英文家發跡得更早,且更富有。蔡潔生他們是舉家搬到陽明山上去住;我堂姐家在當時則是住在市內黃金地段,另外在陽明山上買了一棟別墅,偶而去泡泡溫泉(他們家的房地產還不止這兩筆)。這樣人家的小孩就算每次考試抱鴨蛋,還是一輩子不愁吃穿(如果不是太揮霍的話)。不過,我這位堂姐可是跟蔡英文一樣爭氣,從台大排名相當前面的科系畢業的喔。

曾聽家母說,這位堂姐小時候曾因隨便亂講了一句其實不怎麼嚴重的話,立刻被我伯父痛打一頓。這種教育方式當然不可取。舉這個有點極端的例子只是為了說明,某些富裕家庭子女並非嬌生慣養地長大,甚至完全相反。

所謂「富不過三代」與其說是定律,不如說是一種警語。某些富人為了代代保有家族資產與社會地位,比一般人更注重子女教養。Max Weber發表於一百年前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中所論及的那種資本家當中,有些家族至今仍持續不墜(如法國的著名家族Peugeot)。那種一想到有錢人就想到暴發戶的人無法想像某些家財萬貫的人生活方式相當樸素(但也不至於連泳褲都要補;馬家自言自語的「補泳褲」若為真,那已幾近偏執狂地步,該去看看醫生了)。

聽說吳敦義是唸歷史的。不過,他在學的那個年代,台灣的歷史系所還籠罩於十九世紀的史學觀念之中,幾乎不可能會有教授提到Max Weber這位社會學巨擘。那個年代的台灣學生更不可能讀過「少東」恩格斯的故事。喔,這些當然離我們比較遠。其實啊,就算不知這些,從政者也該多瞭解台灣社會吧?!一個官拜閣揆的人對台灣社會的認識如此膚淺,莫怪乎現在這個統治集團只好會為了續命而無所不用其極。

每次說到對台灣社會的理解,我就想起吳念真。他對台灣社會認識之深刻程度絕對屬一等一。1980年代的「台灣新電影」能夠贏得國內外好評,他那一部又一部將常民喜怒哀樂描寫得入木三分的劇本絕對功不可沒。很多人看過他的「台灣念真情」系列,我就不多言。近年來,他那一支支效果甚佳的電視廣告的成功秘訣依然是他那種觀照台灣人的心與情之獨特功力。這位歐吉桑的近作:

這部片多少可以解釋,四年前那個悽慘落魄的民進黨是如何從谷底被帶起來的,何以在去年年底已有重返執政的架勢。這種領導能力跟學歷沒有必然關係,而應先從蔡英文的人格特質面去理解。

從吳敦義這些人的言語,我們可作以下推論:因為他們看輕女性的領導能力,所以一路輕忽,直到人家兵臨城下,這才驚覺自己恐怕大勢已去。

關於本文的 6 則留言

  1. Steinmeier 應該不是「挖角」的吧?!如果我沒有記錯,那應該是大聯合政府時代的吧?!Steinmeier現在還是SPD阿!外長通常是給聯合政黨,正如現在政府的CDU與FDP合作,所以之前外長加副總理Westwelle就屬於FDP。

  2. 吳敦義很愛搞這種放個A CHEAP SHOT的把戲.
    如果要以牙還牙 , 我們也可以玩脫口秀:馬總統家境真的很清苦 , 否則大姊何必要當聯考槍手貼補家用呢??

  3. 1.社民黨那麼怕中國?不知道老共打得只不過是社會主義的幌子而已?還是像台灣的很多自栩為”左派”的人,一碰到老共就沒輒?
    2.白賊義耍嘴皮是聞名的!又添一樁!

  4. 現在女人當家氣勢越來越強,最近丹麥總理Thorning-Schmidt 發表的新年談話,也讓我再次見識到女性堅定的一面。雖然丹麥的多數人都不太支持歐元,而丹麥又非歐元國,丹麥2012將接任歐盟理事會委員國對他們國內很多人來說都是去淌別人的混水,Thorning-Schmidt很勇敢的在新年談話裡面希望大家能支持丹麥未來在歐元國跟非歐元國內扮演的調停角色。
    另外前一陣子,我看一篇明鏡(Der Spiegel)的報導,是關於Merkel是如何面對歐元危機跟國內質疑的氣氛,明鏡通常很少對CDU的人有什麼好話,但是,他很正面的敘述Merkel處理問題的態度,我記憶中寫的大概是這樣:她把問題都看成是一個新的挑戰,而她思考的是她要如何正面的面對這樣的挑戰、解決一個一個難題。這大概是近幾年來明鏡第一次正面的描述Merkel。
    我覺得這兩位女性領導人的共同特質就是他們並不怕面對問題,而且她們的做法都是,不迴避讓全國知道現在國家面對的問題是什麼。就算她們的解決方式是不受歡迎的,但他們都願意把這樣的方案解釋讓大家了解。我記憶最深刻的是,反對黨跟媒體都在批評德政府決定擴大歐洲金融穩定機制時,Merkel在議會上報告: 這是我思考A_B_C方案後,最好的方案。而身為一個領導人,應該做的就是評估所有的解決方案,選出一個以目前條件下看起來最好的。我想,那天大家都被她說服了。
    最新一期的明鏡裡,Merkel已經超越德國所有的政治家成為最受歡迎的人。當歐洲國家在歐債危機裡已有5個政府一個一個接著倒的時候,Merkel的成績的確是讓人很驚訝。我覺得她們的領導特質,很能讓我們馬政府做警惕。
    希望吳院長要輕蔑的評論女人之前,先檢討他們馬(男)政府到底這幾年都幹了什麼。

  5. 施若德的SPD政府,找得是綠黨,綠黨的費雪Fischer也是外長兼副總理,由於總理要設立幾個部會,是總理的權力(除了基本法明確有寫到的名稱,要設立部會以外),所以,要給聯合政黨幾個位子,都是用「喬」的。
    副總理不一定要兼外長,也可以是兼其他部會的部長。

  6. 費雪要出任總理?
    這,我還頭一次聽到,目前綠黨的幾個頭頭都還沒有想到要當總理一職吧?!這個實在有點遙遠。綠黨要在全國得票超過百分之二十,才有可能去「肖想」總理一職吧?!我目前還沒有聽過,小黨的去當總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