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想大選落幕後的宋楚瑜

online
WomenBilliard
1880年代畫作新詮:小英、小青與小如。

對於推算選後政局而言,宋楚瑜是個很好的切入點。

前提:排除意外

誰也料不準,選前會不會出現「馬面殺人事件」這種等級的重大變卦。問題是,這是否重要。照理說,隨著經驗累積,投票行為受突發因素的影響會越來越小。其次,以總統選舉的票數規模而言,這種事件是否能夠牽動多少票而足以扭轉局勢?這很難計算。假如沒有馬面,蔡英文是不是真的能入主新北市市府?天知道!拉長觀察的時間來觀察,若馬面果真擋了她的市長路,則馬面可能也間接降低了馬英九連任的可能性。禍福相倚,一時的得利可能換來未來的麻煩。任何想製造或利用這種事故的政客實應三思。

刻意保留至最後一夜才使用的撒手鐧也一樣,帶給對手的震撼恐怕遠高於自己所預期的催票效果。日前已有人討論到周美青是否會在選前一夜下跪求票。這種招數的固票效果不容懷疑,但能否帶來五位數的選票呢?頗值得懷疑。何況,過度操作,說不定帶來反效果。若跪了等於白跪,那就虧大了。(笑)

另外還有人考慮到宋楚瑜是否會像1998年的王建煊那樣陣前倒戈。嗯…這種演出的可能性很低,因為當年的王建煊自始就是出來拱馬英九的助攻人物,宋先生則不然。他若倒戈要選民支持馬,不啻於徹底否定自己復出數月以來所有的言行,其結果是自我徹底了結政治生命。若他這樣做,親民黨直接宣告解散算了。況且,從去年秋天開始,很多觀察者認為,如果啟動棄保,自宋營流出的選票中,轉而支持蔡英文的可能居多數。

常言道,人算不如天算。我們不論怎麼預測,還是可能會因無法逆料之事而槓龜。同理,選舉操盤手也有可能機關算盡太聰明,落得賠了夫人又折兵,就像打宇昌案那樣,不僅三兩下就因移花接木被抓包,還不小心讓人家想到要去翻出《天下雜誌》在2007年所作的何大一教授訪談:

如果坐下來和她(蔡英文)談話,無疑會感受到她是很聰明的;她也有領導者的特質,能好好與人談話,能說服人,有這樣的魅力。
但很重要的是,她很正直,這是很重要的〔…〕我們需要的是擁有正確性格的領導者。因為我們要走的是一個長遠的企業。「正直」對於要走長遠的企業來說,是很重要的。
如果只是要走短程,或許可以忽略正直,忘記願景,讓公司上市,賺到錢,但我們不是要做這個。
我們不是為錢而做宇昌,我們是以建立這樣的公司為典範而做的
(〈何大一:找一個不能用錢衡量的成功〉,謝明玲採訪整理,《天下雜誌》,第381期,2007年9月26日)

跟台灣政治毫無瓜葛的何大一教授在說這些話時,絕對不會想到當時的蔡英文董事長會再次投身政界,而且出來競選總統。換言之,何教授的這一席話無關政治,而是關於蔡英文這個人。假如我在民進黨作文宣,我只需要把這一席話寫在廣告上,無需動腦筋寫別的文案,然後回家睡大頭覺,等老闆勝選。

如果馬英九敗選,宇昌案一役就有點像1944年底的德國發動的Battle of the Bulge那樣,大舉反撲,雖造成對手損傷,但自己連設定的戰術目標都沒達成,而且元氣消耗殆盡,弱化了自己最後一條戰略防線(德國在大戰前就構築了齊格菲防線,此防線在Battle of the Bulge之前曾擋住盟軍攻勢達數月之久;德軍因這場反撲而元氣大傷,因此,戰役結束後不久,此防線即被盟軍攻破)

當然,選戰目前還在進行中,現在很難下斷言。先不管可能出現的重大變數,以下僅就個人目前所見態勢,以宋楚瑜為中心來推想選後政局。

宋楚瑜,下一任總統?

雖然親民黨政治人物講得信心滿滿,但認為宋楚瑜會當選的人實在不多。萬一是他當選,選後初期的政局變化將會變得相當詭譎。對於中國國民黨內部的權力結構而言,宋當選所帶來的衝擊應會大於蔡當選,從宋楚瑜班師回朝到親民黨再度大量招降納叛都有可能。

不論宋的決定是什麼,金馬集團崩解的可能性很大。尤其,既然坐在總統府內的宋一開始就缺乏國會多數,所以,直接從他所熟悉的國民黨下手最有利於自己擴增執政能量。

宋若回去領導國民黨,黨內權力佈局會出現大洗牌。若宋不回去,而馬下台,國民黨黨內將出現一場前所未見的權力競奪;馬若咬住黨主席寶座不放,則初期會形成宋馬僵局,但這局面撐不了多久,因為馬在黨內的威信會大幅下降,最後會在宋的力場影響下被拉下來。

宋若當選,其子弟兵應該也有好幾位進入立法院,屆時的國會生態將首先被國親兩黨的關係所決定,即使民進黨在計票完成時變成第一大黨。為了穩定國會,王金平應會續任院長,其影響力會大於過去的四年。而由於宋的當選不可能是過半,所以宋、王、蔡(或代之而起的另一位民進黨黨主席)之間的關係合作將成為未來四年的政局大三角。

馬若當選,不只是宋的夢魘

以歷史的尺度來衡量,對宋楚瑜而言,最糟糕的情況恐怕是:自己敗選而且馬英九以過半票數連任成功。因為這意味著宋參選的理由不被多數選民接受。如果親民黨在國會選舉又失利,則宋楚瑜全盤皆輸、籌碼盡失,結果是完全被廢功。除非親民黨能在國會中取得關鍵少數地位,否則,宋楚瑜很難再有任何政治影響力,不得不以一個頗難堪的姿態結束自己的政治生涯。

即使如此,馬英九也不可能再像上次贏那麼多。民進黨的選戰成績勢必遠優於四年前。在此情況下,就算蔡英文想退隱,黨員也不會放人。就馬英九這些人的能耐來看,兩黨的消長會持續進行下去,翻轉點延到2016。

如果馬英九當選卻沒過半呢?這至少顯示,多數人的確跟宋一樣,不支持馬英九連任。在此狀況下,馬英九只是險勝,而且很可能在國會失去穩定多數。從北市府一路走來都有多數民代撐腰的馬英九將在一個自己弱勢又缺扶持的基礎上執政。這是否是馬的夢魘?對他個人而言,不見得,橫豎他繼續慢跑游泳存錢;但多數人民的不滿八成會繼續加溫,直接結果很可能是讓民進黨有機會先在地方選舉擴張版圖,甚至在2014年形成地方包圍中央的態勢。若然,人民對更換中央行政權的要求會更強,甚至導致國民黨2016年的大崩盤。不過,在此情況下,親民黨未必受益,因為有了2012年的經驗,不滿國民黨的選票將集中於民進黨。換言之,親民黨即使在2012年版的國會地圖佔有相當份量,頂多只能再增幾席,而宋將缺乏足夠的支持來挑戰2016。換言之,宋楚瑜的角色可能僅限於在未來的四年或八年期間遙控自己旗下的立院黨團。

插曲:私人飛機 vs. 小豬撲滿(這其實才是主題曲)

不論馬或宋當選,海峽兩岸實質上的統一會繼續、甚至加速進行。經濟上的整合會更深、更廣。這對多數人的生活而言,是過去四年的延續或加強版,除非有熱錢湧入國內來製造新的泡沫讓大家高興一陣子。馬或宋的當選都意味著,多數選民仍迷惑於藍綠二字,而未見其中真正重要的是:實質上的兩種政治經濟路線之彼此競爭。要看清楚並不難,只消去觀察誰支持誰。搭私人飛機助選的人已經用行動彰顯了沒有所謂的「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而那些捐小豬撲滿的人當中也多的是瞭解這層道理的人。

此外,有人認為反正經濟上的薪資停滯或倒退、分配不均等問題不會影響到軍公教。若只考量短期的直接影響,這樣的想法沒錯;但長期來看,就未必如此了。限於題旨,此處不擬多著墨,只提一個建議:抽空看一看近年來的的稅法與稅基變化、政府收支與公共債務,因為這些都會影響國家財政能力,亦即軍公教的未來財源,若乏良好的經濟結構與妥善管理,遲早會導致軍公教的裁員、甚至退休金的縮減。

更長期的變化就先擺著。趕緊回來談主題。

小英若當選:宋的危機或再起

蔡英文若當選卻沒拿到五成以上選票,宋楚瑜會成為馬敗選的代罪羔羊,就短期而言,這是最危險的狀況。雖然只有老天才知道他分別從兩位對手吸了多少票,但為了卸責,中國國民黨一定會有人將敗選歸咎於宋的攪局瓜分。更糟糕的情況是,可能會有狂熱份子找宋先生與親民黨的麻煩,重演2000年包圍國民黨黨中央的暴力戲碼。警政單位實應未雨綢繆,為保護宋先生、其家人與重要幹部預作準備;而宋最好立即動身前往美國,徹底避開狂熱份子的遷怒。

相反地,蔡英文若以超過五成的選票當選,亦即高於宋、馬得票之總和,那麼,國民黨完全沒有責怪宋的理由,《聯合報》所謂的「投宋等於投蔡」當然也就頓時破功。算帳的矛頭既然無法指向宋,只能直指金馬吳集團。宋甚至可據此以來說,你們不聽老人言嘛:既然馬是如此地不受歡迎,一開始就應該讓馬英九閃邊站,由老省長來單挑蔡英文。

蔡以過半票數當選的情況與宋自己當選,這兩者之間有個重大相似點:反馬人數的確多於挺馬。如此一來,國民黨中央立即面臨改朝換代的壓力。而既然馬敗選,國會席次應該也不會太好看,所以,只要親民黨席次足以成立黨團,老宋就重新在體制內擁有一支政治槓桿。對宋先生而言,還有更漂亮的情況:國民黨因為馬的下台而群龍無首,在擺不平各方各派的情況下,迎接昔日的「大內高手」回來掌舵。

結論

所以,對宋而言,選舉結果從最好到最壞的情況依序是:

  • 1. 自己當選 → 「宋」啦;
  • 2. 蔡英文當選,而且過半 → 責任在馬不在宋,而宋將保有影響力,甚至變成在野領袖;
  • 3. 馬英九當選,但沒過半 → 宋可能保有影響力,但相當有限;
  • 4. 蔡英文當選,但未過半 → 宋成為馬之代罪羔羊;
    或 馬英九當選,而且過半 → 宋的政治生命完全結束。

我將兩種情況並列於第4種,因為其嚴重性對宋而言,幾乎是一樣的。

後話

在後世書寫的台灣政治史裡面,不論這場選舉結果如何,宋的評價絕對遠高於馬,因為兩人能力之明顯差異,更因為宋在1990年代初的民主化過程中大力支持正確的那一邊—光是直選vs.委任兩派的角力,人們就可輕易區別這兩人的政治判斷力。我個人在很多議題上的看法不同意宋的某些一貫想法與思考方式,然而,假如眼前這場選舉,只有宋馬兩人對決,我會選擇投宋楚瑜一票。既然今天有還有另一個選項被我評為最優,我只好向宋先生說聲抱歉。祝

宋先生新年快樂!

延伸閱讀

關於本文的 6 則留言

  1. 在下參與了宋先生連署,算是給宋先生的圓夢之旅一點點鼓勵吧。

  2. 如果馬落敗,我的看法略有不同。國民黨從來不是一個以民意為基礎取得權力的政黨,誰控制了萬惡/美好的黨產,誰就能號令天下,莫敢不從。金溥聰深知這個道理,因此馬明明說不會總統兼黨主席,最後還是無恥地食言(反正也不差多這一筆),為了控制黨,不得不然。
    再者,馬若贏了,或許贏得不夠「漂亮」,但是贏一票也是贏,有贏就有國家權力,法律就是這樣,於是自然也會有一堆蒼蠅圍繞過來,此外笑罵由人又如何?馬的臉皮之厚,怕你笑罵他就不姓馬了。我都可以想見馬一定會用邪惡得無比誠懇的表情與聲調跟大家說:「因為對手用很多奧步陷害忠良,我們才會選得這麼辛苦,才會只贏一票,但是感謝老天有眼,讓我們以一票之差贏了,馬英九贏一票,就是台灣贏了黃金十年,證明我們的施政是讓大家都很滿意的,大家說對不對……」
    連戰第一次選輸了還可以接黨主席,因為所有敗責都推給李登輝棄連保扁;第二次選輸時,本來也不要緊,因為國民黨一向有「鞏固領導中心」的優良倫理傳統,只可惜這次連皮薄遇上厚黑馬,天亡連戰,無可奈何,只好交出大位給馬。不過重點是必須塑造受害者形象,有個現成的宋楚瑜在那裡當戴罪羔羊,豈可暴殄余文?我不是憑空杜撰,蔡英文接民進黨主席後,過去幾次國民黨選得那麼難看,哪一次不是幾句虛話(所謂「十六字真言」、「輸了選舉、贏了改革」)就混過去了?
    別說馬不會交出黨主席,連政權交不交我都很悲觀(四個月空窗期,太可怕了)。就算交出政權,只要不交黨主席,江山還是一片大好,能控制半個立法院,金混混善於製造藍色輿論,幾報連發一週社論、專論,馬就準備選2016了。
    希望我說的都不會發生。

  3. 我贊成上一位先進的觀點.
    谁握有黨產,谁就可指揮國民黨所有的
    政治人物以及統媒.
    羞恥這件事,國民黨只會要求別人,他們
    從來是笑罵由人的.只要看看他們的發言人
    的嘴臉包括白院長的誠懇說謊絕技就知道了.

  4. 站主註記:違反版規4b,刪除此轉貼文字,並刪此人之其它轉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