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地理題:高雄氣爆地點何時成為人口密集區

online
高雄市政府,《擬定及變更高雄市原都市計畫區(前鎮及苓雅部分地區)細部計畫(通盤檢討)並配合變更主要計畫計畫書》,1992年11月,頁57。在這部計畫書中,「凱旋路」指凱旋路三段。

God made the country, and man made the town.

William Cowper (1731-1800)

東森新聞8月6日發了這麼一篇報導:〈24年前舊高雄地圖 埋管處人煙罕至 〉。在該文網頁上回應批駁的讀者顯然多為高雄人。未署名的這位東森記者抓了一張「當時的經建地圖」,自行天馬行空地想像作文,難怪會遭到在地人撻伐。

在地人有寄存腦海中的圖像與故事,不需要看「當時的經建地圖」。可是,除了依靠當地人的回憶敘述,外地人如我者如何探知這個地方在二十、三十或四十年前的概況呢?只能靠「當時的經建地圖」?當然不是。

不過,就先從這幅「當時的經建地圖」說起吧。東森的那篇報導說:

根據當時的經建地圖,這幾條管線途經的地區東邊一大片是鐵路局的機車修配廠,西邊一大片則是前鎮調車場〔…〕

對嗎?不對,而且連環錯。

前鎮調車場與隔街相望的…

所謂的「當時的經建地圖」不外乎是指1985年由國防部聯勤總部測量署測繪、內政部出版的《中華民國台灣地區二萬五千分之一地形圖》,亦即通稱的《經建版地形圖》第一版。其中關於高雄的部份可在中央研究院的「地理資訊科學專題研究中心」建置的網頁〈高雄市百年歷史地圖〉上找到。以下是這份地圖的局部,我在上面加上藍色箭頭,以標示所謂的「前鎮停車場」:

經建版地形圖1985高雄
國防部聯勤總部測量署,《中華民國台灣地區二萬五千分之一地形圖》,台北,內政部,1985,局部。來源:地圖與遙測影像數位典藏計畫。藍色箭頭為本人所加。

在這張地圖上,「前鎮調車場」的前四個字寫在凱旋三路左邊,最後一字則橫跨道路兩側。只要稍微仔細瞧,即使是小學生也看得出來:所謂的「西邊一大片則是前鎮調車場」絕對不成立。況且,從這張圖即可推知:前鎮調車場位於凱旋三路的東邊!何以見得?

那位撰稿的東森記者八成不知道,在「前鎮調車場」進行調度的不是汽車,而是火車。調度火車車廂需要幾條彼此交錯的軌道,這些軌道在哪裡?如《經建版地形圖》所示,就在凱旋三路的東邊,亦即那幾條以白色為底的縱向黑線。現在,甭說在台北,就算是身在冰島,任何人也能透過Google Earth看到。

此外,內政部營建署網站上有一份關於「臺鐵高雄港站及臨港沿線再開發更新地區都市更新計畫」的簡報資料,這份編寫於2009年10月的資料以綠色線清楚標示:前鎮調車場位於凱旋三路東側。至少,近年來如此。

由此圖可見,緊鄰凱旋三路西側的土地多屬私有,所以,多不屬於台鐵。二十四年前呢?

在PTT上,網友artiller在8月6日當天就貼出了1980年的都市計畫圖,並告訴大家說,那個區域是住宅區。或許有人會質疑說,所謂的住宅可能只是「計畫中」(PTT上倒是無人如此質疑)。其實,不必懷疑:在我們先前檢視過的《經建版地形圖》上,這些地方大多被塗上代表「建築物」的淺紅色。比對兩張地圖,我們可以斷定:在1985年時,緊鄰凱旋三路西側幾乎都是民宅(或者說,跟台灣都會區多數地方一樣,住商混合)

密集住宅區之形成

把時間點再往前推呢?以下以Google Maps為底圖,疊上於1970、1984、1986三個年度製成的都市計畫航測圖,再補上由聯勤總部繪製、於1982年出版的《高雄市地圖》。我特意將三多商圈(扇形頂端)附近的部份放進來,以呈現市街建築從當地向凱旋三路一帶擴展的大致過程:

由此可見:

  • 1. 在1970年前後,凱旋三路西側建物稀少。(從高解析度版地圖可看出,該地區多是農田);
  • 2. 在1984年時,除了台鐵用地之外,凱旋三路兩側已建築密佈。

無論是航照或現場測繪,其時間點必早於地圖的完成,尤其聯勤總部的那張,因為它還交給內政部審查、出版。聯勤總部的那張地圖出版於1982年1月,所以這一帶的現場測繪可能在1981年,或在1980年,甚或更早。

根據這一系列的地圖,我們可以斷定:凱旋三路沿線(尤其西側)的密集住宅區最遲成形於1980年代初期

里的「細胞分裂」

我們尚可利用另一個指標來觀察:里的數目與分佈。〈高雄市百年歷史地圖〉所提供的地圖集有高雄市政府民政局於1980年與1983年「監製」的《高雄市行政區域圖》,這兩件地圖皆附有全市各區、里的名稱表。比較這兩份資料,可以得知:前鎮區在1980年4月之前有50個里,在1983年6月有55個。新增的五個里有兩個位於凱旋三路西側:原本的竹內里一分為三,變成了竹北、竹東、竹內(由北至南)。

這種類似「細胞分裂」的里界重劃往往是因為里內之戶數增加。從當時公部門的一般行事步調來推測,里界重劃從需求的產生到計畫、執行,中間可能經過好幾年。由此,我們可以推論出:竹內里戶數在1970年代末或1980年代初大幅增加,而且可能增加成原來的兩三倍,甚至更多。

人口密集度

住宅增加,戶數增加,但人口到底增加多快?增加多少?統計是有力的調查工具,甚至可以讓我們更仔細看出歷年(甚至每個月)的人口密集度變化。

可惜,雖然高雄市政府民政局網站提供的區級人口可上推至1947年年底,但各里戶數人口資料限於2008年至今的部份。我實在懶得跑圖書館抄數字,只好抓區級的人口數來觀察。以下是高雄氣爆主要波及的兩個行政區自1950年以來的人口變化:

關於本文所關注的問題,這張統計圖告訴我們:

  • 1. 從1960年代後期開始,這兩個行政區的人口迅速增加;
  • 2. 前鎮區人口在1980年代初已接近20萬,此後大致維持此水準;
  • 3. 苓雅區人口的增加在1980年代末才結束,此後從22萬逐漸降至今日的17.7萬左右;
  • 4. 兩區人口總數的增加在1980年代初開始趨緩;
  • 5. 日前肇禍的石化原料管線埋設之時,凱旋三路一帶的人口數可能正處於歷史顛峰

在1970年代,這兩個行政區的年均人口增加率都略大於5.8%,超過同時期全國年均人口增加率的三倍。顯然,新增人口大多是自外地移入。新增人口如此多,很難不伴隨著住屋建造。此一趨勢開始趨緩時,凱旋三路沿線之可建地變成所剩無幾。這兩個現象的同時出現是巧合嗎?

有看資料有保庇。本文一開始的那張影印版照片出自於高雄市政府在1992年編定的一本標題落落長的《擬定及變更高雄市原都市計畫區(前鎮及苓雅部分地區)細部計畫(通盤檢討)並配合變更主要計畫計畫書》,這個計畫區的範圍如下:

《擬定及變更高雄市原都市計畫區(前鎮及苓雅部分地區)細部計畫(通盤檢討)並配合變更主要計畫計畫書》,前引書,頁17。藍色字「凱旋三路」為筆者所加。

在這個計畫區內,凱旋三路以西的那個扇形即我們剛才一再談論的區塊。從土地使用的配置來看,計畫區內的人口大多數居住在這個扇形區域之內。而且,此計畫書告訴我們:

本計畫人口最稠密之地方,乃為三多路南側及凱旋路西側一帶,居住粗密度高達每公頃420人〔…〕(頁39)

請注意:這是1985年的數據。雖然這計畫書於1992年定稿,但其中的統計資料大多僅copy先前的計畫書。

此計畫書提供了上圖區域的面積與1976-1985年間的人口資料,我們可據以計算出區域內的人口密度變化:

資料來源《擬定及變更高雄市原都市計畫區(前鎮及苓雅部分地區)細部計畫(通盤檢討)並配合變更主要計畫計畫書》,前引書,頁17、40。

據此,我們得知,此區域內的人口密度在1985年時已達到22,456人/平方公里。跟現在(2014年8月)的直轄市各區相比,略低於排名第八的台北市松山區(22,649);若只跟台北市比,則僅次於大安、大同、松山。

即使是在1980年,此區域內的人口密度(20847)也已高於目前的排名14-16名的新莊、中和與台北市信義區。

往前推,我們看到一個在1980年代初即人口相當密集的地區。往後推呢?從我們先前看到的前鎮、苓雅兩區的人口總數統計圖來推測,1990年時的密度也許還更高,可能超過台北市松山區的現況。

最後,讓我們對焦於氣爆地點附近。我們剛才看到,在1985年時,三多路南側及凱旋路西側的人口密度大約是42,000人/平方公里,亦即此區域平均值的1.87倍。目前,全國各直轄市人口最密集的行政區是永和,密度是39,897人/平方公里,還略遜一籌。

總結以上,毫無疑問地:在整個1980年代,也就是那些肇事的輸氣管埋設之前,這個區域已是個人口高度密集的住商混合區。

人口密集區的不定時炸彈

在人口如此密集的區域,可以埋管輸送極易燃的丙烯或乙烯嗎?

即使沒發生道路挖掘三不五時造成的管線破裂,而且也沒有這次高雄氣爆事件嫌疑重大的「排水箱涵」來作怪,台灣常見的地震還是可能造成輸送管破裂,從而引發爆炸。就甭提九二一地震了,講些規模小很多的案例:台灣在2002年即曾有兩次地震損害天然氣管,而且發生在新竹的那一次不巧遇上有小孩玩鞭炮而引發火災。我們不用費勁翻舊報紙,經濟部早在今年六月就把近年的案例整理好了。相關的官員很清楚這些管線的風險;石化業者與相關的工程專家們更是。

有哪個工程專家敢拿自己的人頭做賭注來向全民保證說,類似凱旋路底下的那種石化原料輸送管絕對經得起任何地震的考驗?地震加上一些靜電的作用,足以引發同樣規模的災難。以下引言,承辦檢察官不妨參考一下,它來自中油林園廠的《物質安全資料表:丙烯》:

物理性及化學性危害:易燃氣體會引起瞬間回火危害氣體攪拌或流動等會產生靜電荷。會產生聚合反應。容器可產生爆炸或破裂。

在人口密集的市區埋了這種物質的輸送管,就已種下了禍因。如果是住商用的天然氣,風險畢竟是使用者自己知道且不得不承擔的;工業用的輸送管可不一樣:在人口密集處埋設工業用的易燃物質輸送管,這等於是讓許多人與家庭為廠商的方便而承擔風險(而且還長期地被蒙在鼓裡)。所謂「廠商的方便」往往跟他們的成本有關,因為讓管線繞路勢必提高建廠所需的投資。

簡單機率計算:這種管子越多,出事的機會越高。

而且,如果出事,也未必會跟這次一樣,消防人員努力了兩三小時之後才爆炸。這次的災難讓大家憶起也是發生在高雄的1997年鎮興橋氣爆。那一次,氣爆發生在首批消防人員抵達現場後的第十三分鐘。(參閱:黃士純,〈高雄市前鎮區鎮興橋中油瓦斯管線氣爆搶救過程〉,《消防月刊》,1997年11月,頁46-53)

既然如此,如果只追究箱涵的問題、追究高雄市當局當天為什麼沒有即時阻止這場爆炸,卻不去追問何以會在附近人口密集的交通幹道底下埋設這些易燃物輸送管,那就是本末倒置

至於藉此搞政治鬥爭的那些人,就讓選民自己去判斷吧。不過,容我不客氣地講:假如今年這次的破管漏氣也像1997年的鎮興橋那樣,十三分鐘就發生爆炸,而且陳菊的因應方式也如楊秋興所說的那樣地趕到現場,那麼,她可能也被炸得粉身碎骨;可是,即使悲劇多添了這麼一筆,楊秋興依然選不上下一屆的高雄市長,而且會輸得更慘。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