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第一殯儀館的最佳歸宿

online
Pere-Lachaise
攝於巴黎Père-Lachaise公墓。這是巴黎市內的公墓之一,佔地約44公頃。眾多名人安息於此,包括蕭邦、普魯斯特等等,不及備載。根據巴黎市政府統計,每年有350萬人造訪這個大型墓園。

La mort ferme les yeux des morts et ouvre ceux des survivants.

(The death closes the eyes of the deads and opens those of the survivors.)

Gilbert Cesbron

看到台北市立第一殯儀館的處置問題因市長選舉而突然變成眾所矚目的焦點,覺得有點好笑。好多事令我覺得既可笑又可悲。

在這個話題出現之前不久,柯文哲主張要調整公車路線。對於柯P的主張,中國國民黨雙北候選人的這種反應活像是兩個閒來沒事在廟口話當年的老頭:

連勝文與朱立倫在捷運先嗇宮站等車時談到307公車,朱立倫回憶,當初就是搭307往返中和與台大法學院,「307從我學生時代就是黃金路線,到現在還是」。連勝文則說,在念再興中學時,曾經搭過236、237、253,到輔大則是搭299、235。(賴映秀,〈307路線之爭 朱立倫:柯文哲不懂公車族心聲〉,ETtoday,2014年08月30日)

這兩人談論市政的層次跟肉商菜販有啥不同?我看不出來。而且,若都循他們兩人這種思考模式,有啥事能改變?大台北居民都來學他們,回味往事,堅守習慣…到頭來,因為舊情總是綿綿、因為新政必難適應,所以最好的步驟就是:原地踏步~~走!

按照同樣的思考方式,如果307或其它公車路線不能被更動,台北市立第一殯儀館也不能被遷走或廢除。

一殯之為何不遷與為何要遷

想想看,有多少人在台北市立第一殯儀館送走親友故舊。想想看,是1977年才出現的307公車歷史比較久,還是為了黨國大老于右任之喪禮而提前在1964年11月15日啟用的台北市立第一殯儀館歷史比較久?(另,當年的《聯合報》如此形容其建築:「新建的古色古香的台北市立殯儀館」。呵呵!)

1964年!距今五十年。請問連勝文,當時您在哪裡啊?不過,以下這件事,連大公子或許還記得:1986年12月26日,連震東之喪禮在台北市立第一殯儀館景行廳舉行。

為什麼要把一殯移走?為什麼不移走?這是所有相關議論的第一步。

台北市政府說遷移一殯是「既定政策」。OK,請問市府:這個「既定政策」根據什麼理由?難道只是為了實現馬英九在十六年前開的芭樂票?

行政里長柯萬昌指出,總統馬英九當年競選市長的政策白皮書,把一館搬遷列入政見,結果兩任做完後跳票市長郝龍斌第一任期答應評估及執行,連任迄今尚未兌現(陳璟民,〈一殯停用案「難產」 民眾批敷衍〉,《自由時報》,2012年5月31日)

這位里長會不會記錯?我們來看看《聯合報》在2001年的這篇報導:

台北市長馬英九就職即將屆滿三年,台北市議員李彥秀昨天在議會市政總質詢中,檢視馬英九選舉市長時提出的市政白皮書,指近三年來,馬英九完成的政見不到六成,同時還有灌水之嫌,實際完成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三。〔…〕

研考會主委吳秀光承認部分資料提供有誤,像遷移第一殯儀館資料已完成的資料就有誤〔…〕(楊金嚴,〈市政白皮書 達成率未及六成〉,《聯合報》,2001年11月22日)

李彥秀是中國國民黨籍,而《聯合報》自始至今都支持國民黨。所以,千真萬確,鐵證如山,那位里長可沒記錯:馬英九在1998年即曾承諾說要遷走一殯。到了2001年冬季,連八字都還沒一撇;這還不打緊,離譜的是:市政府竟然在書面資料上把這件事「完成」了。

這個故事還沒完了喔。馬前市長英九先生在2002年尋求連任時又把遷移一殯寫進他的競選白皮書:

都市發展局官員表示,一館目前是殯葬用地,〔…〕由於市長競選連任白皮書允諾遷移,搬遷勢在必行〔…〕(楊金嚴、鍾年晃,〈第一殯儀館決遷移 屬意兩地點〉,《聯合報》,2003年1月16日)

當時,馬英九才剛連任市長不久,而市府給媒體的訊息是「搬遷勢在必行」。結果呢? 馬英九老愛說自己「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從殯儀館到六三三,不僅手法如出一轍,而且芭樂票越開越大。請問四度投票支持此人的台北市民:他這種行徑跟「常業詐欺」有啥不同?

郝龍斌在第一任期就說過要「評估」。好,請問有沒有評估研究報告?若無研究報告,如何形成民政局長所謂的「明確政策」:

民政局局長黃呂錦茹說,遷移一殯是市長郝龍斌的明確政策,「到最後」一定會遷〔…〕(郭安家,〈二殯擴建 廢除一殯仍有變數〉,《聯合報》,2011年4月27日)

從馬到郝,市長一再說要遷,歷經十六年卻還沒兌現承諾。因為無能,還是因為鬼混?(本題可複選)

郝龍斌剛上任時,馬說「無縫接軌」;至少在遷移一殯這件事上,馬言不虛(他們系出同門嘛)。連勝文現在打這一張牌,呵呵,真好,剛好提醒市民好好檢查:國民黨在台北市執政十六年,到底有多少沒實現的選舉承諾。

連勝文幹嘛捅這馬蜂窩,來讓國民黨漏氣?莫非,他真的存心要終結「大明王朝」?莫非…這一切果真如張建偉先生的分析,此「政見」的背後隱藏著某個集團,他們正垂涎著(且可能已著手搶佔)該地段所蘊含的龐大地產利益。講得更淺顯簡單些:一殯擋著一小撮人的財路,市長選舉是清除路障的好機會。嗯,說不定這裡面可以挖出個爆炸性頭條新聞。(在此善心奉勸有意循線追查的記者:如果真的做成了驚世報導,可別掛名喔!)

山豬窟?

如果一殯非遷不可,宜遷到何處?市政府計畫將它併入位於辛亥路的二殯;連勝文則想要把它遷到位於曾為山豬窟垃圾掩埋場的「山水綠生態公園」。

這兩個地點都有交通上的問題,「山豬窟」尤其嚴重。早在一年前,市殯葬管理處長吳坤宏即曾說過二殯「腹地狹窄,無法負荷頻繁車流及停車需求。至於山豬窟,朝野各黨都有市議員跳出來喊說,那個地方在交通上根本不適合。

〔國民黨籍市議員〕陳義洲則說,山豬窟的交通只有兩條路,高速公路只能下來,不能上去,如果把一殯遷到山豬窟,一定會造成交通組〔阻〕塞(黃瀞瑩,〈「給一個明確教訓」 連勝文提遷一殯遭國民黨議員打臉〉,ETtoday,2014年9月1日)。

〔民進黨籍市議員〕高嘉瑜〔說〕,〔…〕山豬窟位在山區,必經的舊莊路、南深路路窄易塞,交通不便,不適宜讓一殯遷入。(郭美瑜,〈連酸臭臭抗議辛苦 綠批:如覺得臭還遷?〉,《蘋果日報》,2014年08月30日。)

親民黨市議員黃珊珊也強烈反對,她表示,殯儀館周邊交通流量大,山豬窟聯外道路舊莊路、研究院路都不夠應付,每年光清明掃墓時,同樣在南港區的軍人公墓周邊交通都打結,若再來個殯儀館,恐怕天天都會塞車。(吳亮儀,〈「連」提一殯遷南港 議員齊聲痛批〉,《自由時報》,2014年08月31日。)

大家都提到會塞車。然而,問題不僅於此。 排除殯葬業者不論,會出入殯儀館的主要是喪家、收到訃聞的人、宗教界人士(偶而加上記者)。去殯儀館觀察一個小時就可以知道,進出其中者大多是去參加別人家的公祭儀式。他們有些人會全程參加公祭,有些則只是去上香致意。台北市不乏交遊廣闊之人,尤其在商界。對於某些人而言,一年收到幾張白帖子算是正常。不論頻率高低,不論誠意程度,殯儀館若地處偏僻,人們難免心裡犯嘀咕。

絕大多數人不像連家那樣富有到不必工作也可以愜意過活。去參加別人家的死者公祭,這樣的行為往往是為了人情義理而犧牲自己的寶貴時間。從喪家的立場來看,收到訃聞的人只要前來上香鞠躬,就已算是夠意思了。如果還要人家為此而長途跋涉,喪家豈不是額外多了一層心理負擔嗎?

距離遠近絕對是個問題。假設連勝文收到一張白帖子,要從帝寶開車去參加公祭,那麼,在交通順暢的情況下,他到一殯需要7分鐘,到二殯需要10分鐘,到山豬窟則要耗掉23分鐘(以上是以Google地圖計算出來的結果)。如果他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則分別要用掉25分鐘、40分鐘、2小時,至少。

帝寶位於台北市中心地帶,多數市民可住不起這種「蛋黃」區。如果是北投、青年公園一帶或景美地區的居民,他們須耗費的時間當然更多。何況,很多人沒有私家轎車。

此外,決策者還應該考慮到:收到訃聞而前往台北市殯儀館的人不一定住台北市,不少人其實是來自新北市。新北市居民大多數住在淡水河西岸,用膝蓋想也知道:位於接近北市東緣的山豬窟對他們而言,實在有夠遠。

從交通運輸、經濟效益、生態環境負擔各方面來看,地點偏遠的「山豬窟方案」都是個下下策。建議市府殯葬管理處做個民意調查:如果有得選,市民希望出席公祭的地點是在一殯、二殯還是山豬窟。 山豬窟?連勝文,你以為大家都是「英英美代子」嗎?還是你打算為你的山豬窟殯儀館建造一條捷運?

一殯其實可以遷到…

對於台北市北區居民而言,二殯實在有點遠。在這個南北長的城市,目前的配置不是沒有好處。何況,不論就其基地面積與對外交通來看,二殯恐怕難以滿足將來的需求——否則,市府不會已想要在二殯繼續加碼擴建,打算規劃第二期工程。 如果現在的一殯非遷不可,北區在基隆河以南的部份只剩松山機場那塊土地可以運用。如果不廢松山機場,又要找個交通便利的地方呢?

把全台北市看透透,明查暗訪、精挑細選之後,敝人鄭重建請市民、市政府與新市長:把一殯遷到仁愛路三段55號的空軍總部舊址。 這個位置好處多多:

1. 交通方便。地處市中心,而且跟一殯相似,也位於建國南北路高架道路旁邊。由此上高架道路,可南向通往位於二殯的火化場,而且時間更短。此外,仁愛路西接博愛特區,東連北市府會,對那種常跑紅白帖的政治人物相當方便。

2. 西側是建國高架道路,南側是百米寬的仁愛路,仁愛路中間有茂密的樹木,所以在西、南兩側都不會擾鄰。

3. 東、北兩側呢?不用擔心。目前的一殯基地寬170公尺,縱深130公尺,總面積約兩公頃。所以,若以空總舊址西南角為基準,只需劃出一個三公頃的基地來興建一殯新館(還不到整塊基地的一半),同時在其東、北兩側密集植樹,並且對殯葬業者嚴格管理規範,如此一來,應可將擾鄰的程度降至最低(起碼遠低於現在的一殯),而且可以應付老年人口不斷增加的北市殯葬需求,甚至可以創造出更多綠地面積,提高此區的生活品質。

這個地點還有一些附帶的好處,例如:路名「仁愛」。至於其它,歡迎各位自行挖掘研究。

那塊地雖屬國有,但市府大可以透過以地易地的方式來解決產權問題。或者,也可以狠一點:俗話說「人無橫財不富,馬無野草不肥」,既然現在這塊地已由國有財產局交給台北市政府代管,北市府不妨仿照1945年時被麥克阿瑟派來台灣的中華民國軍隊那樣地從「代管」變成「接收」,或者說「光復」。

最後,我承認:選這個地點不無圖利連勝文的味道。連家在政商界交遊廣闊,一年到頭收到的訃聞想必不少。如果殯儀館跟帝寶只隔一條馬路,連大公子步行三分鐘即可抵達,省時、省錢、有益健康,多好!既然連先生說一殯改建的住宅「要我試住,兩天也可以」,應該也不會忌諱自家附近有殯儀館吧?!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