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賊與白賊的殯儀館與焚化爐

online
北投垃圾焚化廠
北投垃圾焚化廠。台北市,2013年。

反對黨與對手常抹黑造謠、誤導選民,甚至會栽贓〔…〕

行政院長江宜樺,2014年9月28日

A man who has one finger pointing at another has three pointing towards himself.

West-African proverb

先前在撰寫〈台北市第一殯儀館的最佳歸宿〉時,我刪了一條副線,因為其中故事說來話長。看到有夠無聊的MG149故事竟然演得高潮迭起,又聽到江宜樺助選時的一句話(這個人真是個冷面笑匠啊),我乃決定將這個故事從字紙簍裡撿出來,讓它敗部復活。

關於台北市立第一殯儀館的鬼話

在〈台北市第一殯儀館的最佳歸宿〉中,我們曾看到這段2003年往事:

都市發展局官員表示,一館目前是殯葬用地,〔…〕由於市長競選連任白皮書允諾遷移,搬遷勢在必行〔…〕(楊金嚴、鍾年晃,〈第一殯儀館決遷移 屬意兩地點〉,《聯合報》,2003年1月16日)

同一篇報導提到:

府內的確評估過包括大佳國小關渡平原兩處地點,但各有利弊。據了解,在〔陳水扁市長時代〕張景森擔任發展局長任內,就曾考慮過將一館遷往大佳國小,好處是該地位置偏僻,附近居民少,再加上地處高速公路匝道口,如將一館設於此處,可以服務大台北周邊居民。但教育局對於大佳國小廢校始終持反對態度,除非是政策指示,否則恐怕很難要教育局讓步。(同上)

所以,阿扁市長時,北市府相中的地點是大佳國小;到了馬市府時代,多了一個地點:關渡平原

各位看出什麼問題嗎?看不出來吧?!正常,因為人的注意力與記憶力有限。只有曾直接跟此案有接觸的人才能一眼就看出問題。

且讓我們再度穿越時空,而且走得更遠。這次,上溯至1998年11月24日,當天的市長選舉政見發表會結束後舉行的記者會:

陳水扁在記者會上再度拿起馬英九給榮民的公開信說,候選人不該以「中華民國正面臨一次生死存亡關頭」來挑起選民的恐懼和不安。他反問,這和市長選舉有什麼必然的關係?

陳水扁接著為遭到許多耳語謠言攻擊的苦惱提出澄清,包括造謠說他連任後要拆掉龍泉市場、西寧出租國宅住戶要趕出去、殯儀館搬到石牌或關渡平面〔原〕醫療廢棄物焚化廠要設在北投焚化廠。他說,他沒有這樣的規劃,也沒有這樣的政策,全屬謠言。(王一中,〈政見會後記者會 砲火更熾〉,《聯合報》,1998年11月25日)

關於「殯儀館搬到石牌或關渡平原」的傳言會不會是陳水扁自己在記者會上捏造的?他如果憑空捏造,反而無事生波,白白讓那些地方的選民開始懷疑。這等於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他沒這麼笨啦。

將相隔四年的訊息對照,即可得知:1998年選舉時的相關傳言真的是謠言。這謠言若非出自馬英九競選團隊或國民黨市黨部,就是出自他們在北市府內的內應。而且想把一殯遷到關渡平原其實是勝選後的馬市府團隊。這個念頭在市長選舉時即已浮出檯面,而且被轉嫁給陳水扁。

惡毒嗎?卑鄙嗎?請別急著給分數。且等我把故事講完。

傳說中的醫療廢棄物焚化廠

剛才我們看到,1998年11月下旬,陳水扁抗議說,有人造謠說他要把「醫療廢棄物焚化廠要設在北投焚化廠」。

當時台北市有沒有設置醫療廢棄物焚化廠的計劃?有。是不是在北投?是。所以這不是謠言囉?錯!

這故事得從頭講起,而且先讓馬英九自己來講。他在2001年5月23日在台北市議會提出《臺北市醫療廢棄物處理專案報告》,白紙黑字兼口頭確認地告訴我們,在北投設置「台北市醫療廢棄物焚化處理中心的計劃」始於1980年代末,而實際的計劃在1994年敲定,於次一年度開始編列預算:

medical waste taipei 1_600px
馬英九,《臺北市醫療廢棄物處理專案報告》,2001年5月23日。

這個計劃擬定於黃大洲市長時代,換言之,它是中國國民黨主政時期的產物。而且,它是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時提出的「六年國建計劃」的一部份。在行政程序上,它在1991年就已成立。

雖然計劃中的名稱是「士林」,但實際上位於現在的北投區西南邊,跟士林的社子地區僅隔著基隆河。

根據1994年的計劃,這是個雙胞胎焚化廠。老大專吃一般垃圾,老么則吃醫療廢棄物。第一部份的興建工程在陳水扁市長任內進行。他任內的工程執行大多相當迅速,這個也沒拖拖拉拉:在1998年1月底就已經開始試運轉

至於處理醫療廢棄物的那個部份,由於當地居民強烈反對,市議會在審1997年度預算時已決議暫停其發包作業。雖說是議會阻撓行政部門的案子,但卻讓有連任壓力的陳水扁撿到便宜:如此一來,他少了一個得罪眾多選民的燙手山芋。

擱置不等於廢案。隨著選舉年1998的到來,明明處於冷凍狀態的醫療廢棄物焚化爐計劃突然「發爐」。

先是在4月7日,台北市衛生局與環保局傻傻地針對此案邀請市議員、北投各里里長等相關人士開座談會。這廂想燒冷灶,那廂大潑冷水,其結果是不了了之。4月24日,以市議員林瑞圖為首,士林、北投有四、五百位居民搭乘遊覽車到市府前抗議。反對興建醫療廢棄物焚化爐即其訴求之一。5月1日,聯合報與台北TV在北投舉辦現場叩應節目,此議題也是現場的關注焦點之一。次日的《聯合報》相關報導的標題正是「建醫療焚化爐,北投區民堅拒」。當時離選舉還有七個多月。

這個議題持續在這場漫長的選戰裡悶燒。到了10月中旬,選戰已打得火熱。10月12日,陳市長巡視尚未啟用的北投焚化廠旋轉餐廳,當場丟出震撼彈:

陳水扁今天上午正式公開宣布,只要在他任內一天,絕對不會興建北投醫療廢棄物焚化爐〔…〕(王嘉陵,〈阿扁 再送社子關渡利多〉,《聯合晚報》,1998年10月12日)

不過,他以為可以一舉清除這個連任「路障」的震撼彈卻被擺在當天《聯合晚報》的第12版,而且不是在主標題。

次日的聯合報也報導了此事,在第17版,而且標題是「關渡社子整體開發 成第三副都心」。《民生報》則將這消息放在第22版,標題為「北市將有關渡平原社子島第三副都心」。這篇報導不短,但僅在結尾處來一句:「此外,陳水扁市長也表示,只要他在任,北投垃圾焚化廠絕不增建醫療廢棄物焚化廠,以降低對環境生態的衝擊。」一言以蔽之,阿扁這個「絕對不會興建」的宣示被聯合報系冷處理(請注意:今天的《聯合報》與《中國時報》雖算是「兩小」,但它們在當年可是走路有風的「兩大報」)

雖然台北市平均教育程度號稱全國數一數二,但有些市民並無閱報習慣;有閱報習慣者有些比較注意社會版與影劇版;關心國家大事者不少,但其中有相當的比例懶得理會「地方新聞」。基本上,媒體不特別強調、不反覆放送的事情通常只進入少數人的腦袋中。於是,陳水扁明明在10月12日宣示過,不會興建北投醫療廢棄物焚化爐;但到了11月24日,他還得就這件事氣急敗壞地闢謠

消抹或淡化有利前朝之事,這是中華政治文化的偉大傳統。作為其傳人的馬英九在2001年的報告中僅簡短提到:

八十七年十二月陳前市長裁示本計劃暫緩實施。

剛才我們看到,其實陳水扁已在十月下旬宣布任內絕對不做這個案子。 如果馬英九所言為真,他可能是依據陳水扁所批示的公文。若然,陳水扁在行政程序上實現諾言。否則,馬市長涉嫌欺騙議會。

medical waste taipei 2_600px
馬英九,《臺北市醫療廢棄物處理專案報告》,2001年5月23日。

不論如何,馬英九入主北市府後才三個月,被阿扁凍結的這個案子就被解凍。市府找了專家學者「重新檢討」,決定應該「重新辦理細部規劃設計」、「縮減處理量」,然後進行環評。這一切程序是為了什麼?不就是要在北投建醫療廢棄物焚化爐嗎?!

又過了三個月,亦即在1999年6月馬市長裁示:「修正原計劃,繼續重新推動」!

從殯儀館到醫療廢棄物焚化爐,這兩個故事實有異曲同工之處,而且絕非出於偶然。

烏賊白賊,功不唐捐

當年選戰中的那些謠言有沒有用?這很難精確評估。可以確定的是:當年陳水扁頂著亮眼的政績光環,挾著空前絕後的超高滿意度,自信滿滿地踏上連任征途,最後卻慘遭滑鐵盧;而且,相較於1994年的選舉結果,雖然他在全市的得票率增加了2.24%,但在北投的得票率僅成長1.37%。

資料來源:中央選舉委員會。

按:他在舊市區的得票率增長都偏低,甚至在大同區出現負成長,這絕對跟他的掃除路霸政策有關(據說「鴨霸扁」之稱號即因此而產生)。相對而言,掃除路霸對北投選民投票意向之影響甚低。

不過,就整個台北市而言,馬英九在「給榮民的公開信」中所說的「中華民國正面臨一次生死存亡關頭」之影響力絕對遠勝於市政方面的謠言。可笑的是:如今,陳水扁早就當完了八年總統,他在任內從未動過「中華民國」那塊招牌;反而,馬英九的八年總統任期還沒結束,「中華民國總統」早就被玩到只剩下個「先生」(這樣下去,難保不會變成「小弟弟」)。

造謠、抹黑對選民意向難免有影響,否則不會有人樂此不疲。遠的,不必上溯到對某些人而言宛如「史前時代」的戒嚴時期;只要去問蘇貞昌就好,問他當年為什麼無法連任屏東縣長。近的,不用看眼前仍處現在進行式的九合一選舉;只消去請教一度被「宇昌案」鬥臭的蔡英文以及那幾位對國家有重大貢獻的生技界菁英。

烏賊白賊… 如何防治

常聽到有人說選舉不該做人身攻擊,應該談政策。可是,從上述的一些事例來看,連「政策」也會淪為白賊與烏賊亂舞的場域。而且從本文的例子,您會看到:如果因為對陰謀、鬥爭厭煩而不想理會政治,自己還是難脫離政治的影響:不論您是支持哪個政黨、不支持任何一黨、或根本不理會政治,垃圾焚化爐飄出的廢氣與粒子都不會有差別待遇。

換言之,「談公共政策」只是一個方向,但往前走,半路可能遇到鬼,然後有人就鬼迷心竅…

怎麼辦?容我簡短而直接講我的結論:要使政治活動傾向於有利團體及其成員的生存與發展,而不再(常/只)是權力競技場,必須如《台灣人民自救宣言》所言,讓「真正的知識〔…〕發揮力量」(文中的那一小段話雖直接針對冷戰架構,但它揭示的原則其實適用於任何時空。)

不過,這是需要長期服用的長效補藥。特效藥不是沒有:大家先看看本文所舉的惡例(或者,您若有時間與毅力,不妨追查二、三、四十年來的所有案子),看看大多是哪個集團幹的,然後一次次用選票和平無痛地幹掉它。但是記得:去除病灶的同時,須搭配長效補藥,改善體質。台灣政治經過如此療程十年、二十年之後,這個國度理應更宜人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