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GMP發展協會可轉型成公司,從事磁鐵販售

online
GMP

冰箱上有這麼一塊「食品GMP」標誌的磁鐵,我忘記它是打哪兒來的。此類東西不外乎是隨商品附贈或在結帳時商家給的。這塊磁鐵真是個好物:它的邊緣夠細緻,使用者大可放心地讓它直接吸附在冰箱上,不必擔心冰箱表面會因而出現刮痕。更重要的是,它的磁力超強,足以讓整本厚達32頁的賣場廣告乖乖地貼在冰箱門上。喔!現在稱讚食品GMP協會的磁鐵,這好像不合時宜…(笑)

連環爆的食品安全問題使曾由頂新老闆魏應充擔任理事長的GMP協會成為眾矢之的,逼得經濟部在九月時開始盤算是否該為GMP制度辦後事。經濟部當時說「10月將再度民調,了解民眾對GMP制度存廢的態度」。從最近幾天的眾怒程度來看,民調結果可想而知;不如直接準備為今年滿三十歲的GMP制度奏哀樂吧…

食品GMP協會掛的保證不保證食品安全,但是他們採購磁鐵的本領可不錯喔!有鑑於此,草民我建議經濟部:將GMP協會改組,讓它轉型成為販售磁鐵的公司。

嚴肅一點來看待GMP協會及其磁鐵吧。就算從來沒上過學校的人也知道:該辦的正事辦不好,做這種廣告行銷幹嘛啊?!!

更嚴肅地講:近年來的台灣有個大眾視而不見的歪風:從工商業界到政府機構,廣告行銷常被過度使用,而且形象包裝有時掩蓋不怎麼樣、甚至不堪聞問的真相實情(更厲害的是:還能將雞鳴狗盜的爛貨塑造成光風霽月的聖賢)。

此處不多談論私人企業,因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屬於買賣行為的遊戲規則。作為消費者,我總是遵循一項超簡單的判斷原則:廣告打得很兇的產品不是太貴(因為羊毛出在羊身上),就是有鬼(套用一句著名的廣告詞:「如果能釀出好啤酒,何必大聲嚷嚷」)

此原則亦適合拿來看待政府、其附屬機構與外圍法人團體。除了新法令與重大措施的宣傳,還有少數需要特別著力的公益事項,公家單位不必也不該刊登廣告。可是,我們的政府竟然會成為全國排名第二的廣告主,例如:2009年,政府廣告量較前一年增加兩成,總金額僅次於遠雄建設這樣的政府太貴,而且有鬼

最糟糕的是拿納稅人的血汗錢刊登對納稅人毫無助益的廣告,例如2012年初的這一個:

郝龍斌 世大運廣告

世界大學運動會將於2017年在台北舉行,北市府卻在2011年12月就為了宣傳申請成功而編一千五百萬元的預算在電視、廣播、報紙在國內打廣告(2011年12月12日公告之標案,案號c1000130、c1000131、c1000132)。明明是各媒體都曾給予相當篇幅的一件事,幹嘛還要花錢告訴大家一次?!真是活見鬼!而且,從這幅廣告的構圖比例來看,有點腦筋的人都會質疑:到底是「世界看見臺北」還是「選民看到郝龍斌」?

這種凸顯首長個人的宣傳不僅出現在媒體廣告,也出現在以納稅人的血汗錢去訂製的贈品,例如彰化縣政府的這一個:

卓伯源_p

除了縣長卓伯源,彰化沒人會寫詩?不會吧?!

鹿港古時是台灣文化重鎮No. 2,絕對不缺詩人。有些詩人老早就升天當詩仙去了,縣府跟任何人一樣,可以無償使用其作品。例如鹿港人莊太岳(1880-1938)這首結構別出心裁的《春日遊彰化公園,四首之三》:

石碑絕頂紀功存,
猶是當時細柳屯。
今日居然形勝地,
青山靜對樂耕門。

論手法、意境,此詩都遠遠勝過縣太爺卓伯源的「大作」。

何況,就算卓伯源的詩寫得好(?),一個現任縣長可以這樣做嗎?就算卓伯源以「我捐詩給縣府使用」當理由辯解,還是改變不了「以公帑印自己名字而廣為發送」之事實。關於這些袋子,輿論聚焦於卓伯仲涉嫌的採購弊案,卻幾乎沒人質疑袋子上的字。這真是件怪事。

在此出個題目給立法院預算中心、審計部、監察委員們作答:台灣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及附屬機構、法人團體,包括學術機構在內,每年總共花多少錢在廣告製作刊登以及訂製形形色色的贈品?其中有多少比例屬於必要支出?

《AC Nielsen公司》與《財訊》針對2009年的調查、以及《凱絡媒體週報》針對2012年的調查來推算,政府近年來在廣告上的支出可能年年達到十位數,亦即十億元起跳。所以,如果真的有國家機關著手研究這一道問題,而且調查計算的結果是總額超過二十億,我一點也不會驚訝。

個人曾經研究過台北市新聞處2002年預算。那是個相當離譜的案例;如果現在整個國家都照那種心態與手筆在花錢,目前的政府廣告預算應該直接砍掉九成,贈品預算則該歸零。即使各級單位沒那麼誇張,閱聽經驗告訴我:這兩類的「公共」支出還是應該大幅縮減。

假如我是立委,我會提案禁止政府訂購宣傳與公關類的贈品(外交用途除外),並且先把各機關的廣告預算刪到只剩兩成;然後觀察各機關刊登、託播的廣告,在次一年度把亂來的那些單位的廣告預算全刪。但是,我不可能當立委,而且也不像獨孤木(林群森)那麼熱血;何況,執政黨的立委一定會護航,所以,即使有一兩個立委想要照我的辦法做,終歸枉然。

所以,我認為,釜底抽薪之計是禁止所有的政府首長與官員以影像、聲音、署名的方式出現在政府廣告中。如果有權力的人無法藉公家資源來行銷自己,下面的公務員就少了藉此拍馬屁以及上行下效的誘因。如此一來,公部門可以大量減少財力與人力的浪費,就算不會因而多做些有用的事,至少可以減少公共負債與預算赤字。

可是,如何禁止?透過立法,不是嗎?我們又轉回到老問題。所以,一切終究取決於人民的腦袋。人民的腦袋決定哪個黨、哪些人來掌權,從而決定了政府的作為與自己的生活品質。最近的連串醜聞第N次地印證了這一點。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