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中英聯合聲明》與台灣(中)

online
Simla Conference 1913
於1913-1914年間召開的西姆拉(Simla)會議三國代表合影。自圖左至圖右分別是中國、英國與Tibet(西藏)的代表團。清帝國滅亡(1912)後,中國與Tibet實際上是「一邊一國」。在西姆拉會議,Tibet正式以國家之姿步入現代國際法體系。其獨立狀態維持到1951年的《十七條協議》。這一紙不平等條約終結了一個古老王國,也預示了一個流亡政府的誕生。
Source: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從預言到無言

以下這段引文約250字,說短不短,說長不長。您也許會覺得眼熟。

民國四十年間,中共為順利進入西藏,刻意製造和談騙局,引誘西藏當局與其簽訂「關於和平解放西藏的協議」,承諾西藏人民有實施民族區域自治的權利,保證西藏一切政治制度不變尊重藏民的宗教活動和風俗習慣。然而一俟匪軍入藏後,中共即逐步推翻其先前之承諾,全面加緊控制,剝奪達賴喇嘛之勢力禁止藏人宗教活動,並且施展屠殺鎮壓之殘暴統治。我們對西藏同胞之不幸遭遇深表關切,我們也要籲請自由世界記取此一悲慘之歷史教訓,對於中共最近在香港問題上所作之承諾與保證,切勿寄以幻想或期望,以免香港前途重蹈覆轍

猜猜看:這是誰講的?

台灣圖博之友會會員或其他支持Free Tibet的人士?

台聯主席黃昆輝

還是某位民進黨人?抑或是某位評論家?

都不是。

正解:這是外交部發言人王肇元在1984年9月29日的新聞局記者會上所講的話(《外交部公報》,第44卷第7期,1984年9月30日,頁10)

外交部發言人的即興表達?絕對不是。就在幾天之前,亦即在9月21日,行政院長俞國華在答覆「僑選立委」卜少夫針對香港問題的質詢時即曾說過:

一旦得手之後,猙獰面目必然顯露無遺,這是中共的一貫伎倆,西藏問題,就是一個前例。(《立法院公報》,第73卷第76期,1984年9月22日,頁47)

外交部發言人只是把閣揆的意思講得更仔細些,好讓在場的年輕記者瞭解距離當時已三十多年的《關於和平解放西藏的協議》(俗稱《十七條協議》)。

這是當時台灣官方反應的第二個重點。一言以蔽之:「絕對不要相信中共」。

台灣官方反應的第一點是關於主權的論述,那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謊言;第二點則完全相反,它可謂真知灼見:近年來的事態發展(包括現在香港現在仍在進行的街頭民主運動、以及他們遭逢的逆流)證明了當時台灣當局所言不虛。

從第三方的角度來看,當年中國國民黨政權對中共的批評可謂「五十步笑百步」。不必細數長期戒嚴下的種種壓迫,只消看當時人們記憶猶新的幾項黨國體制罪行:在假借「美麗島事件」而大肆逮捕黨外人士後,台灣統治當局還涉嫌犯下連老婦孺子都不放過的林宅血案(1980)與陳文成命案(1981)。

連美國的大學教授陳文成都離奇地「被自殺」,黨國特務乃得寸進尺,在太歲爺上動土: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才在九月底批評過中共「殘暴」;事隔半個月,黨國情治單位派出的黑道份子就在美國境內謀殺了美國公民劉宜良(江南)

就膽大妄為的程度而言,江南案是四十年恐怖統治的顛峰之作。從這個案件,我們多少可以想像那整座冷凍公民自由與權利的冰山規模有多麼龐大。在這座冰山下,絕大多數人對公共事務噤若寒蟬;而對於權力的結構性壟斷,更鮮少有人敢公開質疑。在權力的黑箱中,統治集團自然而然地製造出許多不堪聞問的醜事與慘劇——其中有許多受害者雖完全不碰政治,還是被權力集中必然造成的暗黑勢力波及(相關具體案例,請參考管仁健先生的著作)。

到了李登輝真正掌權的時代,國民黨政府才有真正資格講「自由世界」,可以理直氣壯地批評中共。

不過,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國民黨又變了調,或者說,變回原形。上個世紀末,威權主義一度變成這個集團的伏流;如今,這個幽靈又成為主流,而且比過去更精明,知道要拐彎抹角,更會借刀殺人,還懂得披著「民主牌」外衣。然而,不論它如何偽裝,還是時而露出馬腳,尤其在動用國家暴力對付異己時,「猙獰面目必然顯露無遺」。

Sun_Flower_2014_State_Violence_L
太陽花學運(2014)參與者對當局血腥鎮壓的抗議。慕容理深攝於台北市青島東路,立法院對面。

所以,實質上,台灣又回到一九七九?不!更糟,當年的中國國民黨至少不會把北京政權當成是「吾黨所宗」。正因如此,目前在台灣,會將西藏與香港相提並論的人幾乎都是在野人士,而且這些人大多反對目前的執政者。

近年來的台灣越來越接近一九九七,香港的一九九七。

延伸閱讀
一九八四,《中英聯合聲明》與台灣← 13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