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台北市,魏明谷單挑連勝文

online
ads_election_signature

上圖是彰化縣長候選人魏明谷在報紙上刊登的廣告,廣告中有魏先生的親筆簽名。刊登政見也好,攻擊對手也好,廣告上的候選人親筆簽名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示。如果當選後不兌現選舉支票,選民可以據此算帳;如果被攻擊的競選對手認為自己的法定權益受損,可以據此控告。

有人的作風卻完全相反,連勝文算是箇中翹楚。

最佳實例是:連大公子在那支以「一直玩、一直玩」著稱的影片被噓爆之後的反應。他說「一切都是廣告公司企劃,自己對細節並不清楚」(壹電視,2014-09-13 15:32)。

如果東一個「不清楚」,西一個「不知道」,選民難免會問:你連勝文是怎麼管理你的競選團隊?這個問題不只適用於這個單一案例。經過了兩個月,很多觀察者還是認為連勝文的競選「運作紊亂」。連個小小的競選團隊都帶得零零落落,如何掌控龐大的市政機器?有責任感的選民會如此憂慮。

如果這是一種「一切都是XX的XX」的推卸呢?不是只有筆者這樣想。一個月前,網路上已有高手製作出精美的示意圖《黃金切割22道工法》,還有位認真魔人為大家整理出一長串的案例資料。在他們之前,mmdiary分析「連勝文優質選戰打法」時即提到「其中幾乎每天都會使用的是黃金切割術」。

即使是那些不看網路言論、甚至是那種連網路都不使用的人,只要夠注意連勝文的表現,再加上稍微動動腦,他們也會問:此人若入主市府,豈不又來一個「千錯萬錯都是別人錯」的「不沾鍋」?

連勝文用的一些招式其實是馬英九用過的老套。例如:由同黨立委出來藉MG149、器官移植來抹黑對手,然後自己輕鬆地說:「柯文哲應該出來說明」。從第一次參選台北市長一直到坐上總統大位的整段過程,馬英九在絕大多數時候也都是讓別人扮黑臉,自己裝可愛、裝清新,頂多在政敵已被打得慘兮兮時才上去補一腳(例如那句「子彈已經上膛了」)。

連勝文的「working stay」就更明顯了,一看就知道是copy馬英九當年的「long stay」。在很多人都後悔被馬英九欺騙的今天,連勝文還辛辛苦苦地演這種爛戲碼的改編版,著實令人噴飯。

有人會反駁我說:你怎麼不講很多人在網路上幫柯文哲打連勝文。這種質疑是無效的,因為稍微知道網路輿論狀況的人都知道,柯文哲無法鼓動、更不可能操控這些多到數不清的「鄉民」。事實上,柯文哲今天之所以能站在浪頭上,主因之一是網路上眾多「不知名」人士的支持(甚至可說「擁戴」)。他根本不用花錢辦造勢晚會,因為網路世界裡天天有人主動幫他辦。

連勝文則不然,「攻擊手」羅淑蕾、蘇清泉都是國民黨的立委。如果連勝文不同意這些人的「協助」,大可以自己或請連爺爺去勸阻他們,甚至可以透過黨中央或在媒體公開地請他們別撈過界。至於大連艦隊有人自爆連營養網軍一事,就不用我多提了——更不用說「旺旺中國時報」(or 中國旺旺時報)前幾天那個指控「柯文哲暗藏網軍」的失敗操作(想多笑幾聲的人請看這篇追蹤報導)。喔,順便自己澄清一下:我在PTT沒帳號;而且,我開始寫文對抗黨國體制時,柯文哲還沒進台大醫院當醫師,所以即使他要養網軍,也不可能養我這種老頭(笑)。

照理說,單單從處理競選廣告的方式來看候選人的態度,今天就算是魏明谷在台北市跟連勝文對戰,勝選者應該是魏明谷。不過,這只是「照理說」。

如果「道理」總是左右選舉結果的那隻「看不見的手」,馬英九在政壇的崛起早在1998年底就已遭逢重大頓挫,甚至劃下句點(其後十六年的台灣政治史當會迥異於我們所經歷過的)。

選戰已進入最後一周。除非柯P自己在這最後一哩路上白目犯下大錯,否則,台北市長寶座的競逐在參選者的層次已經結束。故事的終局(亦即續集的開始)則尚待選民告訴我們。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