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方艱:得票率過半的民進黨

online
玉山曙光
玉山,破曉時刻。CC BY Prince Roy

民進黨在今年的選舉不僅取得多數縣市的行政權,也獲得過半數的選民支持。過半?根據中選會公佈的縣市長選舉資料,民進黨的得票率是47.55%;媒體報導大多直接秀出這個數字。然而,此次有五個縣市無民進黨籍候選人角逐首長職務,所以這個數字並不足以代表支持民進黨的選民比例。

正值準備這篇分析時,我在想想論壇拜讀了Comet之大作〈廣義泛綠的「688」:基本盤學派的天王山?〉。個人認為,這個「688(萬)」的數字雖非絕不可能,但民進黨人不宜以這個數值來推算2016年的選舉。為什麼?

Comet計算出的688萬票是縣市長選舉中的民進黨候選人得票(583萬)加上四位獨立參選人得票的總和。這四位以「無黨」身份參選者分別是:

  • 台北市:柯文哲,受民進黨支持。
  • 新竹市:蔡仁堅,原民進黨籍,未受黨提名。
  • 新竹縣:鄭永金,原國民黨,挑戰現任的國民黨籍縣長。
  • 彰化縣:黃文玲,原屬台聯,自行參選。

把票投給這幾位候選人的人會把票投給民進黨嗎?先擱著難以預測的未來,我們只需觀察現在。以眾人目光焦點所在的柯文哲為例:

2014 election Taipei

在市議員選舉中,票投民進黨或台聯者總共62萬人。除了極少數投馮光遠之外,這些選民無疑地都把票給了柯文哲。所以,有超過23萬的柯P支持者把議員票投給其他政黨或無黨籍。在這些選民當中,有多少會在2016年把總統票投給民進黨候選人?上帝才知道。

雖然沒辦法求上帝恩賜明牌,但我們可以從過往的選舉看出一些端倪:

根據這張統計圖,民進黨與台聯在台北市選舉的歷史「戰績」有以下三個值得注意的特徵:

  1. 此陣營的市長候選人得票多於市議員候選人得票總和,而且這個差距從2002年的5.6萬持續擴增到2010年的7.5萬票以上;
  2. 此陣營的市議員候選人得票總和在最近兩次選舉都大幅增加,2006年時還不到45.7萬,今年已超過62.1萬(比國民黨市長候選人之得票多,這是前所未見);
  3. 2004年以來,總統選舉票均高於先前的市長選舉票,但差距急遽收斂,在前一次總統大選只剩6436票。

由此推估:假如柯文哲未參選,姚文智可能在民進黨與台聯的市議員票數之外還多拿8至9萬票,亦即總得票數介於70萬至72萬之間,比柯文哲的得票少15萬至13萬;而這應是下次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在台北市得票的參考值,甚至是期望值。這個數值大概比蔡英文在北市的得票多出6.5萬至8.5萬,但只比陳水扁在2004年的成績多了一萬至三萬票左右,並不算多。

所以,如果民進黨確信其2016總統候選人可在北市拿到柯文哲的所有選票,該黨現在就可以開始籌組內閣了。我相信該黨的操盤老手們沒人敢這麼樂觀。

鄭永金的例子亦不能被過於樂觀看待。此人有相當長的政治經歷,又曾擔任過兩任縣長,他跟前新竹市長蔡仁堅一樣,有屬於自己的非純政黨取向的票源。在選情緊繃的狀況下,還是有人把票投給蔡仁堅,可見蔡仁堅這次的得票有一部份很難轉投給民進黨。這種票在鄭永金那廂恐怕也不在少數。

本文的立意並非要反駁Comet的文章;相反地,我認為他的文章有許多值得參考的地方。或許因為老骨頭的常見傾向,我的樂觀指數較低。年輕人通常比較樂觀:此屬天然,亦是好事,否則,人類文明如何進步?

老人有老人的算法。在計算民進黨未推首長候選人的縣市時,我僅採計議員選舉的政黨得票。至於民進黨與台聯皆未推候選人的連江縣(馬祖),我當然就完全不納入計算。雖然當地總投票數有6500票以上,但不至於影響到全國大盤的估算。以下是我的保守估計(將滑鼠游標移至各色塊,可顯示詳細資料;點擊則可拉出、收回色塊)

民進黨的操盤手必知「料己從嚴」的道理。上圖的第二種狀況最符合此原則。按此推算:本次實際以選票支持民進黨與台聯的選民有650萬,亦即總票數的53%。

跟Comet一樣,我也認為民進黨若在竹、花兩縣自推縣市候選人,得票應不差。按經驗,其數值會大於該黨在議員選舉拿到的票數。在這兩縣,蔡英文於2012年共得133586票,民進黨在今年則只拿到48226票。以兩次選舉的全國投票率差距來概算,該黨若自推候選人,至少可在這兩縣取得12萬票,所以關於這兩縣的估計或可向上調7萬。再加上剛才假設以姚文智取代柯文哲的計算(至少向上調8萬),我們剛才看到的650萬(最保守值)有上調至665萬的可能,得票率亦可上調至54.2%。這比保守估計多出1.2個百分點,可視為民進黨目前潛在的獲票實力上限。

以上是民進黨與台聯目前的支持者人數約略規模之上、下限。基本盤?這還言之過早。所謂的「基本盤」是會一次次出來投票支持的選民,尤其是在某政治勢力落魄時還會繼續挺的那些人。以股市的術語來講,可以稱之為「底部」。

倒是中國國民黨的五百萬票可視為該黨的基本盤,這個基本盤已低於總票數的41%。國民黨的這個起碼的立足地是否繼續崩垮?民進黨只能冷眼旁觀,即使姚立明教授預言國民黨在下次選舉恐怕會再多輸掉五十萬票。

放眼2016,民進黨人除了要穩固現有版圖之外,也不該忘記本次選舉起碼有5%至6%的選票沒投國民黨但也沒支持民進黨或台聯。此外,相較於2012總統大選,此次的縣市長票櫃少了119萬張票。姑且不論選民的自然增減,這119萬主要包括身在國外者、只投中央選舉票者、對國民黨失望而止步者。長期在國外的人有很大的比例是分屬兩黨的「基本盤」;扣除這部份後,其他則都可被視為是有待爭取的游離票。未來的新增選民也該先被視為游離票。

雖然整體情勢有利於民進黨,但選舉的變數很多,下一場的勝負尚未可知。此外,民進黨就算再次取得中央行政權,也還需拿到從未取得的國會多數,以避免重演朝小野大的困局。

計算至此,我們更可以瞭解為什麼蔡英文在選舉日晚間的記者會上會那麼嚴肅地說「如履薄冰」。我相信這是她的肺腑之言(她不擅於演戲,亦不好此道,跟馬英九完全相反)。

就短期而言(亦即考慮到下一次的中央政權改選),民進黨中央如果在情勢如此好的狀況下敗選,這些人如何對自己、對支持者交代?

就中長期而言,本次選舉揭示:就算民進黨重返中央、甚至同時在國會過半,若失民心,則必會墮入眼前國民黨的這種慘況(可能更慘,因為沒有龐大黨產與政商糾葛來穩住陣腳與樁腳)。蔡英文、蘇貞昌、謝長廷都是很聰明的人,他們應該在開票進行半小時之後,就已理解到:台灣人民的投票行為模式已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論心意,現在出來投票給民進黨的年輕選民跟那種二十八年一路支持這個政黨的人大致相同。我們多數支持的是這個政黨的基本理念,而且相信其從政者就算無法完全將之實現,至少其中有夠多的人會秉持理念、盡可能地實踐。不一樣的是:當民進黨表現不如人意時,我們這種老人或許會裹足猶豫,但新世代的年輕人大多會迅速掉頭離去。要將新支持者轉化成基本盤,有待民進黨從政者以實際的行為與成績抓住他們的心。

若能在幾個新近拿下執政權的縣市再造宜蘭經驗,民進黨在未來二十年將立於不敗之地,而成功辦到的縣市長也會跟著成為新一代的功臣。既然在地方上動見觀瞻,剛當選、尤其新當選的民進黨籍縣市長就該謹慎面對在眼前展開的大賞大罰式的新政治深淵。容我不客氣地講,在出面宣佈當選的那一刻,多位民進黨當選人表情嚴肅;有幾位則喜形於色:笑得越開心的人越應該小心。這是我當天晚間觀察電視現場轉播的主要結論之一。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1. 北市選舉就是要給民進黨警惕了。日子久了,民進黨國民黨化,大部分時候失去早期創黨的理念,而流於派系分配資源。看蔡英文接黨主席就可看出,有改進但不多,所以不會像柯文哲一樣開出新局。

    這次民進黨大勝有一原因是柯文哲拉起來的。選戰每天有新聞有亮點,帶動廣大鄉民、年輕人返鄉投票,年輕人影響父母投票。

    主因是甚麼?

    “價值觀”

    民進黨內的新潮流系算是學習比較快的。可其他如果還停留在藍綠板塊、政黨資源是自己的的框架(像呂后)

    那當然,2016沒那麼樂觀。

    1. 就大方向而言,我的意見差不多;有些地方稍微不同。

      說到這個「民進黨國民黨化」,我說不定是最早如此憂慮的人之一(苦笑)。不是在1988年,就是在1989年,我看到民進黨的集會場地佈置方式跟國民黨一模一樣(黨旗、標語當然有別),當時即對朋友表示,不希望他們變成國民黨的copy。經過多年觀察後,我認為當時是多慮:民進黨的歷史、組織方式、文化都迥異於中國國民黨。後者跟中共是明清帝國官場文化與列寧式政黨結合而產下的孿生怪胎,旁人不可能學到其中精髓;要入這醬缸,才有可能變成醬子。

      同是政治團體,民進黨當然在一些地方會像早已存在的國民黨。這些相似處會出現在某些層面,但不至於影響到深層意識。在從一個運動型組織轉而朝向一個選舉型政黨、甚至是執政黨的演變過程中,民進黨越來越像一般民主國家的政黨。西方國家的眾多政黨不僅有派系競爭與利益交換,也難免有派系鬥爭。在派系的問題上,民進黨比起國民黨算是小巫見大巫。

      我知道,您講的是「派系分配資源」。包括您提到的其它現象,我以「因循僵化」一詞來歸納。這種問題亦見於許多成熟的民主國家政黨。除非出身權貴世家,所有的政治人物在從政前都是素人。在「入行」後,他們多數會配合其所屬的組織,久而久之,連講話的內容、甚至思想行為模式也被同質化。民進黨也走同樣的路。以前往往是民進黨帶領著社會在政治場域中向前走,現在則變成民進黨往往被社會拉著走——不過肯被社會拉,這總比國民黨打從骨子裡的那種以上對下的心態好。

      蔡英文是個謹慎的人,黨齡又淺。她第一次接黨主席時能做且敢做的改變勢必有限。第二次擔任主席,首要的工作就是打兩次選戰。她較她那些前輩能吸引現在的年輕人。此外,既然地方執政版圖擴大,該黨縣市長最好利用自己的執政機會與觸角招攬培植新人。我認為:長遠來看,該黨應多吸納年輕人,讓其中的可用之才慢慢去從事改造,這比去改變那些已定型的政治人物腦袋來得快與實在。由下而上的改變較能持久,尤其在民進黨這個黨主席往往兩年一到就走人的組織。

      從黨齡很淺的蔡英文成為該黨領導者一事,我們可以看出這個組織跟國民黨的不同。國民黨的歷史上只有李登輝的例子勉強堪與比擬;但是,李前主席是蔣經國欽定的接班人,在接任黨主席前後更歷經了一場慘烈的鬥爭。國民黨在掌權、失權時的黨主席替換都伴隨著機關算不盡、出手不留情的權鬥,甚至曾有暴力場景。對他們而言,民進黨宛如一群外星球的動物。

      至於柯文哲,他跟民進黨多少是魚幫水、水幫魚。他們這次贏得這麼多,因為社會有夠多的人要求在政治上換人來做改變,或至少不要繼續倒行逆施。這些贏家是順著這個勢又再加進自己的力量而得到權力。接下來但看這些當選者如何在實務上回應選民的訴求。民進黨宜參考柯文哲與北市的實驗,但不必急著樣樣跟進,否則畫虎不成反類犬還好,惹火上身就慘囉。其實柯文哲具體(將)做什麼,那些都不是最重要。民進黨自己的第一代就有很多人是從自己的專業領域、從大社會一躍而入政治圈。如果民進黨人忘記自己的出發點,就算有十個柯文哲當作參考,也是枉然。正因為民進黨是如此而生,而且這一切未死,所以值得我們的期待與批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