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復興航空B22816不是墜於基隆河,而是…

online
1992年10月4日以色列航空於阿姆斯特丹郊區的失事現場
CC BY-SA Jos Wiersema, via Wikimedia.

Reality is that which, when you stop believing in it, doesn’t go away.

Philip Kindred Dick

假如復興航空B22816不是墜於基隆河呢?最初的碰撞點在南湖大橋,而南湖高中距離這座橋的中央點不到四百公尺。緊鄰著南湖高中北邊的是南湖國小,而台灣都市的國小附近大多是人口密集的住商混合區。

往南看,南港軟體園區離南湖大橋約五百公尺。據聞,平日在該處上班的人數超過一萬;官方統計的員工人數更逼近兩萬四千。總之,空難現場附近不乏人口高度密集的地方。絕對不是連勝文口中的那個「到了晚上黑壓壓一片」的內湖南港地區。

台北市早就是個人口高度密集的地方。而且,在進出松山機場的班機航道附近,不只有台北市:新北市的三重、蘆洲、汐止也是。

大多數空難發生於飛機起降的階段,這是被統計資料一再證明的飛安常識。這次空難未對地面人口造成重大傷亡,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這跟酒駕而未釀成車禍一樣,有相當的運氣成份。治理國家不能指望運氣。對於飛機撞上大樓或學校的可能情況,中央政府與大台北都會區的兩個市政府有沒有應變計劃?大台北市民有沒有心理準備?都沒有的話,憑什麼維持松山機場?

以色列航空1862班機在1992年阿姆斯特丹空難墜毀前的路徑:
1. 引擎故障時的位置;7. 墜毀。CC BY-SA Mtcv at nl.wikipedia

在大台北都會區的中間維持一座機場,而且還大舉擴增其吞吐量,這根本是個不衛生兼不識字的政策決定。中央執政者看到高雄氣爆的慘況卻還不知道要舉一反三,只懂得注意地下的管線,不知道要看看天上的飛機:這是典型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駑鈍!

李應元在2002年台北市長選舉時主張廢除松山機場。他是對的。

延伸閱讀

關於本文的 10 則留言

  1. 松山機場的去留,不是一個台北市市長可以決定的。在台灣,它是總統級別的決定。

    為什麼?

    因為台灣的總統,它的專用飛機就停在松山機場。按照國防部的計劃(一直都在實行的計劃),松山機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元首轉移基地”,把松山機場廢掉,台灣的國防部會抗議,美國在台協會也要抗議。

    讓一個市長選舉來討論這個問題,是一個轉移焦點的做法。以前的立法委員帥化民就在電視上公開談論這件事,而且他以前陸軍中將的身份,很委婉指出松山機場在兩岸戰爭之中的重要性。

    所以,這不是一個市長選舉、飛航安全、公園綠地的問題,它的本質是一個兩岸問題。你必須要面對中國大陸,作出選擇:台灣要跟中國大陸統一還是獨立?

    要獨立,那麼機場就必須保留。

    要統一,松山機場的所有功能可以考慮讓擴大以後的桃園機場取代。

    這裡不存在“要獨立,但不要松山機場”這種選項。

  2. 這論點我看不是很懂…
    大部分的人說廢除松山機場,應該指的是民用的部分。
    每天民用的在松山機場起降的數字應該很高吧,相對來說當然危險了,該廢。
    至於台灣本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所以不存在還要不要再一次獨立這種選項。

  3. 我的看法比較接近Ec所言。
    機場屬中央管轄,但市長並非不能表達意見,尤其在民航的部份。如果松山軍機場因國安因素而非留不可,朝野主要政黨應該很容易達成共識(何況兩大黨都有人當過三軍統帥,而且都有人想接這個位置)。這種事涉及機密,沒辦法公開透明討論。如果朝野領袖都同意,松山軍機場該留就留。在這種情況下,還是有飛機起降,但其頻率絕對遠低於現在。以今天為例,在松山機場起降的航空公司班機共計189班次。這還不包括富豪們的私人飛機。

    1. 這不是「事後諸葛」,而是炒冷飯。此議題在十多年前就被討論過;本部落格在數年前也已提及。

  4. 簡單說,松山機場極可能是當年規劃為元首跑路用的門戶。能廢否,可能要看下一屆元首是否有跑路的打算。由此推論,馬英九 __ 跑路的打算。

    1. 日本人規劃興建這個機場時,台北盆地還有很多農田。1980年代初,我去過松山機場附近數次,當時那一帶也還沒有現在那麼多高樓大廈;內湖與南港就更不必提。

      我也認為馬 __ 不只愛路跑,也有跑路的打算。松山機場具有讓元首落跑的功能,這是公開的秘密,從老蔣時代即已如此。如今,我們會問:以中國的導彈技術,松山機場會不會在開戰第一時間即遭到飽和攻擊?若然,元首從海路脫逃的成功機率說不定還比較高,雖然會拖比較久。當然,元首脫逃未必因為外患,而是為了逃避他在內部的「敵人」。老蔣時代應該有這層考量;現在如果還有這種需要,那麼,先該被檢討的東西不是機場,而是我們的民主政治。

      補充:我記得日本人當時規劃松山機場時的台北都市計劃預估台北市(不含現在的北投、士林、文山)人口將在1950年達到飽和:六十萬人。

  5. 60萬人? 那差不多是一個北歐國家首都的人數。也難怪現在台北新北這麼烏煙瘴氣了,實在太過飽和。

    1. 六十萬人的主要前提包括當時的建築技術與城市規劃觀念。雖說戰後以來的技術與觀念容許我們在台北盆地塞入如此大量的居民,但這造成層出不窮的水電資源、環境、交通、住宅問題。我個人的感受:1970年代的台北市就已變得烏煙瘴氣,現在整個大台北比當年情況有過之而無不及。若從國家的層次著眼:如此高度人口集中是個嚴重的風險問題。九二一震災後,有不少人擔心:台北一旦發生這種等級的地震,後果不堪設想。日子久了,公眾逐漸淡忘這個問題。在松山機場的議題上,我們也看得到同樣的反應模式。多數台灣人習於追著新聞,不願窮追問題。

  6. 把擾人的民用機場改成總統公務專用,不是既可以達到國安效果,又可以減少汙染提升市民生活品質?誰說一定要全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