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朱立倫的星座論:(1)總統與星座

online
Zodiac_woodcut
代表十二星座的圖案;各行由左至右分屬風象、水象、火象、土象。原圖案出自:Ja‘far ibn Muḥammad al-BalkhīFlores astrologiae (translated from Arabic to Latin by Johannes Hispalensis), 1488。底色為筆者所加。

La superstition est à la religion ce que l’astrologie est à l’astronomie, la fille très folle d’une mère très sage.

(迷信之於宗教一如占星術之於天文學,是非常明智的一位母親所生的那個非常瘋狂的女兒。)

Voltaire, 1763

朱立倫在去年12月12日宣佈參選中國國民黨主席,剎時成為該黨最受媒體關注的人物;相形之下,昔日的媒體寵兒馬英九簡直淪為二軍角色。此一急遽逆轉不僅導因於執政黨在九合一選舉的慘敗,也因為朱立倫選擇了一個漂亮的起手式。

朱在宣佈參選的同時,提出了包括修憲在內的幾項政治主張,引起支持者與反對者的熱烈議論,巧妙地使自己遁離低票連任市長的窘境,搖身一變,變成了國家政治議題的一位設定者。的確,舉凡中央政府體制、黨產,乃至於國會議長王金平的官司,這些都是重量級議題;莫怪乎他在2014年12月12日當天下午受訪時那一小段關於星座的話語雖殊堪玩味,但僅在媒體版面以花絮姿態出現,鮮少受到論者注意。

最早的一段相關報導出現於東森新聞:

外界還是普遍認為,朱立倫參選2016的可能性相當高,沒想到朱立倫竟意外以「星座」回應稱,他是雙子座、他太太是射手座,「我們都很阿莎力,說話算話,不去算計」,自己從年初到年中,已經被問過很多次要不要選2016總統,但他每此都堅持新北市長的職位,「一定會做好、一定會做滿」。 (張暐珩,〈朱立倫:該扛的責任我會扛〉,東森新聞,2014年12月12日)

在宣稱自己「說話算話,不去算計」時,朱立倫幹嘛把高婉倩也扯進來?!若是跟妻子一起經營小店,這種口吻合情合理(笑)。當然,我們也可以從政治家族的角度來看: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的確很重要,所以朱先生在談政治時總難免想到自己的妻子。這個部份且留給心理學專家去探討;我們還是回到本文主題吧:星座。

朱立倫不講,我還不知道高婉倩是射手座(剛好是雙子座的「對宮星座」)。射手座的人「說話算話」?嗯…這好像說得通:或許,這類人講話就像射出去的箭,不會回頭。可是,雙子座呢?

對於常接觸「星座」論述的人而言,雙子座往往會讓他們聯想到的恐怕是「善變」,而非「說話算話」。

Gemini_LT20150516
1.10版新增圖片:《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的星座專欄,2015年5月15日。

Max Heindel在其The Message of the Stars(1918)中即說,雙子座的人極為搖擺不定(vacillating)。如果嫌Heindel不夠權威,我們不妨參考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寫於公元第二世紀的占星經典Tetrabiblos四書)。根據該書第三冊「關於靈魂品質」的那一章,雙子座的特質之一是(任性)善變(εὐμετάθετος = easily changing; fickle)。這種性格正好跟「說話算話」相反。

朱立倫對黨產問題的態度被評為「反反覆覆」。比起朱立倫的自我描述,這個評語較符合占星家的傳統解釋。通俗簡明而言:從星座的意象來看,雙子座宣稱「說話算話」時,說話的恐怕只是「雙子」之一,另一位未必認帳。

Un traite d'astrologie en turc
於十七世紀初在奧圖曼土耳其帝國以手寫方式製作的一本占星術書籍。雙子座在書中的呈現方式並非常見的孿生兄弟,而是一個雙頭人。圖像來源:gallica.bnf.fr

即使雙子座與射手座皆如朱立倫所形容的那樣「很阿莎力,說話算話,不去算計」,那麼,別的星座呢?例如時間順序排在雙子座前面的金牛座,他們是否「說話算話」?

蔣經國屬於金牛座。這位別名Николай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Елизаров(尼古拉·維拉迪米洛維奇·伊利扎洛夫)的男子於1935年跟法伊娜·伊帕奇耶夫娜·瓦赫列娃(亦即蔣方良)在蘇聯結婚;這對恩愛夫婦回到中國之後不久,男的有了個中國小三,還跟人家生下兩個兒子。這位金牛座對蔣方良的婚誓是否「說話算話」?邏輯上,我們不能由此推論說金牛座皆如此;同樣地根據邏輯,即使金牛座如此,也無法推論說雙子座並非如此。

多年來,在針對歷任總統的評比民調中,蔣經國穩坐冠軍寶座。第二名則非李登輝莫屬。根據《新新聞》在2012年進行的民調,若論對國家的貢獻程度,陳水扁在解嚴後的總統之中排名第三,當時甫連任成功的馬英九則已敬陪末座。若在2015年的今天進行類似的民調,馬英九的分數想必更慘不忍睹,八成比老蔣還差。

從蔣介石到馬英九,台灣歷任總統的「太陽星座」如下圖所示:

五個人,五個星座,沒有重複。民調排名一、二的蔣經國與李登輝倒是有個共同點:皆屬土象星座。 包括自告奮勇與他人猜測在內,曾經或仍然可能在明年角逐總統大位的中國國民黨人士都不屬土象星座:

  • 朱立倫:雙子座(風象);
  • 王金平:雙魚座(水象);
  • 吳敦義:水瓶座(風象);
  • 郝龍斌:獅子座(火象);
  • 洪秀柱:牡羊座(火象);
  • 楊志良:雙魚座(水象);
  • 李鴻源:雙子座(風象)。

我們或許還可以列入宋楚瑜,因為有人猜他可能回歸國民黨,再度參選總統。宋楚瑜跟王金平一樣,也是雙魚座。

如果要看星座來選總統,這幾個國民黨人足以塞滿一部中型休旅車,卻無一適合當總統;已確定代表民進黨出馬的蔡英文是處女座,而處女座也是土象。所以,按照「星座決定論」,小英應是眾望所歸。遇到這個對手,中國國民黨只能恭請同屬處女座的連爺爺三度披掛上陣。從連家父子的選舉記錄來看,這個唯一可行方案當然是下下之策。

為了應付記者追問,朱立倫搬出「星座」來幫自己掛保證;他大概沒想到,這套「星座決定論」在總統大選中對蔡英文最有利,而且只對她有利。朱先生頗聰明,聰明反被聰明誤,不知不覺地當起了政敵的轎夫。吳敦義也有這種毛病(因為同屬風象?)。郝龍斌比較不會這樣。當然囉,朱立倫不可能學郝龍斌,因為天生的條件無從學起。

P.S. 在結束這個首篇之前,作者覺得有必要特別聲明:我對雙子座沒有偏見與惡意;而且,雙子座的讀者也不必覺得自己被朱立倫牽累。後續兩篇才會談到真正的占星術。看完這一系列後,讀者大概會同意,會因本文而不開心的人不是雙子座,而是朱立倫。

關於朱立倫的星座論2 →

關於本文的 12 則留言

  1. 我對星象學一直有個疑問:
    南半球出生的人也適用這種分類的方式嗎?

    1. 這是個很有趣的問題,而且在某些(最)重要的層次上直指要害。它比較屬於後兩篇的範疇;我本來在第三篇稍微提到,但已刪掉。既然您已提出來,我們就先在此討論吧。 :)

      首先,我們宜先確定我們所使用的字詞。您提到「星象學」,我在文中所使用的是「占星術」。這兩個名詞應該都是對應到英文的astrology。我們在大眾傳播媒體見聞的那種「某某星座如何如何」(意即朱立倫所講的這一種)不夠格被稱為astrology,充其量只能說是通俗化、且極其簡化的astrology。
      (抱歉!這一段或多或少已先如此預設:您未曾研究過astrology。當然,我的猜測或許錯誤。不論如何,既然會有第三者看到我們的討論,我這樣寫就算是班門弄斧,還是有點功用)

      技術上,北半球與南半球的差異對astrologer而言不是個問題。舉例來講,有個嬰兒出生於台北101大樓(姑且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麼低),他或她的命盤可以這樣畫:

      台北101於2015年5月5日 21:07:34

      如果我們把北緯改成南緯,而且不改別的時空變數,那麼,同一時間、同一經度在南緯25°1’2”(澳洲西部荒地)出生的嬰兒命盤就是這樣:

      澳洲西部,於2015年5月5日 21:07:34

      不論所面對的是哪一張命盤,astrologer的工作都只是使用他的解析技巧、援引他所採用的那一套解釋理論。以這兩張命盤為例,台北101的那一個出生時,出現在地平線的是射手座;澳洲西部的那個出生時,明明是同一時間,但連摩羯座都已經出現在地平線,而且,冥王星已快要抵達地平線,差不到4度。對於專業的astrologer而言,緯度是這樣地造成差異。

      經過通俗化之後,太陽星座被擺到最主要的位置,而且佔據了此類論述八、九成版面(有時甚至達百分之百)。吾等北半球居民一聽到某人是摩羯座或水瓶座,立刻會想到他是在冬天出生;但是在南半球,情況卻是完全相反。在這個通俗版的框架下,南北半球的逆差的確會構成問題。例如,「摩羯座韌性強」的印象多少跟它們出生時的北半球寒冬有關。其實,這種連結還沒到南半球就開始融化,例如在新加坡。

      這種疑問比較難動搖專業的astrologer,原因之一是:太陽星座雖然重要,但只是眾多重要變項之一。而且,以我們剛才看到的兩張命盤為例,太陽落在金牛座,基本上處於peregrine的態勢(淺顯而言,意即「不在家」——太陽的「家」在獅子座),而處於peregrine的星體影響力不強。我們活在太陽系觀念的時代,太陽很大;然而,在Kepler造反成功以前,太陽是個繞著地球跑的天體。

      更進一步講,astrology比較重視行星的相對位置,以及行星、星座、宮位(house)之間的關系。這整個系統非常複雜,而且總是可以弄得更繁複(笑)。相較之下,地球上的季節變化就不那麼重要了(或可以說:被稀釋)。

      儘管如此,兩千多年來所界定的各星座屬性與意象終究跟北半球(而且是地中海地區)的季節變化有關。

      就我所知,法國國王路易十三的(非正式)御用占星家、而且在二十一世紀仍有粉絲的Jean-Baptiste Morin曾在Ad australes et boreales astrologos pro astrologia restituenda epistolae(1628)指出,astrology不能繼續侷限於Claudius Ptolemy時代(第二世紀)的知識,而應該跟上十七世紀的全球擴張腳步,在各地收集資訊來修正、更新。Astrology當時正處於極盛時期,或可作如此的展望與想像。但是,它在十七世紀以後逐漸跟學院脫節,未曾如Morin所希望的那樣系統地進行系統更新。

      在epistemology的層次上,Morin的主張指向一個缺口,或者說,一組疑問:astrology以天象解釋人間諸事時所依據的對應規則(亦即:若星象為A,則會在人世間出現B)本身到底是什麼?若來自於經驗,則Morin所言有理,所以,那些對應規則在理論上可以因為新經驗、新資料(例如南半球)而被嚴謹地修正——可是,這是四百年來未被執行的工程。如果這些規則是超乎人類理解範圍的某種神秘(mystery),誰能保證說這裡面沒有唬爛的成份?

      換一種問法,更直接地:astrology曾是N個世代的天文家與數學家的重要工作之一,為什麼會在現代科學的初期發展過程中被拋出軌道之外?現在的天文家與數學家在學習養成的過程中幾乎不會碰觸到astrology,但最初拋棄astrology的那幾個世代的科學家並非如此(註:好像有人曾就針對這個變化而研究過十七世紀的荷蘭天文學者)。為什麼這些人會放棄這個當時仍是個大賺外快的好市場?我不太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個轉變,但學習astrology(還有八字、紫微)的經驗告訴我,他們八成也是遇到了這一面打不破的牆:前述的「對應規則」無法、不必、且不容被質疑檢驗。現代科學的精神是一切問題都可以問、都應該被問;astrology的思維方式是另一套,跟打破砂鍋問到底、憑藉充足的證據或論理即可踢爆主流理論的現代科學無法相容。可以確定的是,後來天文學的加速發展無心栽柳地一再給astrology落井下石,例如,人類現在確切知道火紅一片、跟充滿爆發力的牡羊座相輔相成的火星竟往往比冰還冷…

      所以我說南半球的問題很有趣,而且切中要害:離我們雖遠,南半球卻是一舉破解通俗版&專業版astrology的一個捷徑入口。

  2. 所列舉的人物都已經是超過三十歲 上升星座 比起太陽星座 影響更大!!!!
    上升星座的部分 會關係到出生時間 除非 有特別去追蹤推算 否則 判定都是不準的!!!
    很好玩的角度ㄋ!!! 慕容桑 !!!期待您下一篇!!
    to:liularry :南半球的星盤也是能推算 不過若要精準些則要合看星盤中其他行星與相位!!
    超過三十歲的人 比較建議看上升星座!!!
    甚麼是上昇星座 ? 就是出生時候 正要從地平線升起的星座 就是上昇星座
    貓尾巴合十

    1. 感謝您的鼓勵!下一篇的某些內容可能是您早就知道的東西,對您而言,會比較無聊。第三篇觸及的時空範圍相當大,應該比較好玩。

      關於上升星座,我常聽到的說法是四十歲。占星術是使用transit來預測命主在不同時刻的運勢與際遇(類似八字或紫微斗數的「流年」,但精細度遠勝之)。在傳統占星術的推算中,三十歲(或三十年的週期)比較重要,因為土星大約在此時回返命主出生時的位置。何況,在前現代的世界裡,人活到四十歲就算夠久了,要占卜的主要是啥時去見上帝或阿拉,而比較不會去關心自己還會做什麼大事業。對四十歲的重視是百餘年來人類平均壽命大幅延長的結果。為此,有些人把天王星的半週期(42Y)拉近來解釋——天王星到1781年才被發現,在那之後才可能被擺入星盤。

      歷史悠久的占星術雖有被多數從業者普遍使用、可被視為「標準」的某些基本規則,但其系統畢竟未曾被標準化。到了二十世紀下半期,占星術更演化出許許多多流派,其中(至少)有一派還結合了靈魂轉世的觀念。占星術總共有幾派,答案會有N種。好玩歸好玩,命理術數還是不宜在實際生活中被認真看待。(我在前面回應liularry時已稍作解釋)

  3. 哈! 慕容兄的大作真是一絕!
    愛談(拿)星座來明喻或隱喻的政客(們),都不知自己在胡說八道!
    對於朱,我光想到維基解密顯示: 他是有史以來最喜歡去AIT咬耳朵的大嘴巴!
    (多少年來媒體都污衊喜歡去AIT告洋狀的是民進黨人)
    就證明他是狡獪鑽營的傢伙了!
    面相也看得出來,不是嗎?

    期待慕兄的續篇
    (不知也有無關於面相學的大作呵~)

    1. 得知讀者開心,作者跟著開心 :)

      把出於故意的與不自知的全加起來,台灣政客的胡說八道足以編成一部套厚重的紀錄,而且恐怕天天有新增條目。

      說到這個朱立倫在AIT的嘰哩咕嚕,我想起所謂的「朱保護」。這個綽號的源由頗值得另寫一篇來探討^^

      關於面相,我沒研究過。「相由心生」?「人不可貌相」?且先不管這問題吧。至少,大家都會同意,人的表情與舉止多少會透露出一個人的性格與心理狀態。在這方面,我所知道的東西也很少;比利潘以及偶會在本站發言的老皮蛋的知識程度都遠在我之上,我最好還是多聽少談。

  4. 慕容桑所貼出 北半球星盤 南半球星盤 都不是好命寶寶喔!!!! 尤其是南半球的那一個 恐怕一出生就要面臨生死關頭喔!!!! 既使順利活下來 也要面對變動很多的家庭狀況或者是經常搬家!!! 日冥三分 加上 天冥四分 都是很強的相位阿!!福德不夠的是扛不住這樣的星象阿!!!
    這陣子私下研究占星學 論不好也請多包涵!!!
    貓尾巴合十

  5. 當年從大陸移來台灣的人,很多人的年齡都是假資料(出生年份異動,但我不確定生日是否也都異動)。我記得星雲好像有說過,小孩子故意假裝大孩子的年齡,才好逃出。
    所以宋的生日有可能不是表面資料所顯現的。

    1. 中國當時尚未建立嚴謹且普遍的制度來讓國家權力機關得以辨識每個人,況且,該國經歷了長期戰亂。除了年齡,姓名、學歷等資料的查證都是問題。1949年的移民潮裡,有多少人的基本資料被更改或偽造?這是個無解的謎。至於動機,我認為星雲所言的解釋力不足,因為當時連握有權力的人都在逃,整個狀況非常混亂,不太可能有人閒到去管孩童年齡。變更也好,偽造也好,動機應是為了力於自己或子女在避難之地的生存、入學、就業。王童的《香蕉天堂》(1989)是第一部描述這種現象的影片。就我所知,這類問題在此片之前未曾在輿論被討論過。

      父母對戶籍機關假報幼齡子女生日,最主要的動機應是為了讓他提早或延遲入學。

      回歸本文主題:這種星座之談是個game,所以,不論輸入資料是什麼,還是個gam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