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朱立倫的星座論:(2)通俗與專業

online
生於1837年6月7日的Alois Schicklgruber,一個本該被歷史遺忘的人。

一樣米飼百樣人。

諺語

本文上篇提到,根據朱立倫那種星座決定論來推算明年的大選,結論必是:土象星座的蔡英文最適合擔任下屆總統。假如郝龍斌晚一天出生,他就是處女座,躋身「土象俱樂部」。郝先生大可不必因此而怨嘆自己的命不夠好。此話怎講?

純以太陽星座來定其屬性,世人就只分成十二種。然而,人可以這樣被簡單分類嗎?

這本個是憑常識人生經驗即可回答的問題;可是,在聽聞曾任台大教授的朱立倫博士以自己是雙子座來證明自己「說話算話」後,我赫然發現:我們雖不可能再發明一次輪子,但不宜先入為主地認為今天每個地球人都知道輪子的存在。

雙子座對雙子座,同日生對同日生

上圖照片中人也是雙子座,而且跟朱立倫一樣出生於6月7日。

Alois Schicklgruber?這是誰?他在1837年出生於Döllersheim(位於今日的奧地利境內),從母姓。他的母親Maria當時雖已42歲,仍單身未婚。

Maria出生於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在47歲那一年嫁給50歲的鰥夫Johann Georg Hiedler。雖然Maria不再是個單親媽媽,但Alois繼續從母姓。這個Hiedler是個流動工匠,沒升上「師傅」的等級。這一家人仍屬中下階層,莫怪乎Alois在讀小學時就已開始跟靴匠習藝,十三歲正式踏上學徒之路,到維也納製做靴子,不像朱立倫好命到可以進入學費昂貴的私立初中就讀。

不甘願一輩子當工匠的Alois在十八歲時考進奧地利大公國的海關,成了公務員,此後在關稅系統裡往上爬,一直爬,一直爬,爬到三十八歲時終於升級為督察。由於其教育程度僅止於小學,他在公務系統的晉升至此頂到了天花板。這個故事本該到此為止,而且平庸到絕對會被後世遺忘。喔,no!真正的歷史故事於此時才準備開始。

在三十九歲那一年,Alois Schicklgruber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突然申請改從父姓Hiedler。雖然獲准更改,但不知為了什麼原因,他的新姓氏被寫成了Hitler。啥?Hitler?沒錯,就是Hitler!日後的納粹魔頭希特勒就是這個Alois Hitler的兒子。

不過,魔頭此時尚未出生。Alois Hitler在三十六歲時娶五十歲的Anna Glasl-Hörer為妻。五十歲?!因為愛情?天曉得。可以確定的是:她家有錢,而且她的父親是海關官員。這一切實在很難不讓人推想:Alois Hitler之所以娶她,主要是因為這個「貴人」岳父。(謎之音:唉呀呀,是誰說雙子座「不去算計」來著?)

就算上述猜測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可是,後續的發展也未免太巧:婚後兩年左右,Alois Hitler晉升督察,而且…嘿嘿嘿,不必等到七年,他就已在外面拈花惹草,還有了個進入金屋藏嬌狀態的小三。這個未滿二十歲的小三猖狂到遙控正宮的家,要求Alois Hitler攆走女傭Klara Pölzl,顯然是在擔心這個只比自己大幾個月的女子會成為小四。她的猜測不算離譜:她自己跟Klara Pölzl後來相繼成為Alois Hitler的第二、第三任妻子。第三任妻子在1889年所生的Adolf Hitler就是那個德國人的民族救星掃把星。

對二次大戰後的絕大多數德國人而言,Adolf Hitler真是個惡夢。惡夢型的人物亦存在於納粹魔頭的人生中,而頭一個恐怕就是他自己的老爸。從OOS(CIA的前身)之報告到Ian Kershaw的著作,眾多研究者都同意:Alois Hitler在家裡是個暴君。我們不知道這個雙子座是否像朱立倫所說的那樣「說話算話」,但幾乎可以斷言,他對老婆孩子「說揍就揍」。

生日相同的Alois Hitler與朱立倫兩人是否彼此相像?拿這問題去問朱立倫,答案九成九是否定的。想必讀者您也會覺得,這兩個人的差異實在相當大。即使他們有某種相同的性格,我們還是能輕易找到幾個案例來證明雙子座並非都是如此。

水瓶座免當兵?

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通俗式的「某個星座如何如何」自有其趣味,基本上無傷大雅;但若要應用到實際生活中,它難免製造出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問題。例如,要不要乾脆在軍校招生簡章寫明拒收水瓶座,甚至直接在徵兵名單中排除他們?應該吧?!通常被認為是「崇尚自由、特立獨行、個性乖僻、博愛」的水瓶座怎適合當軍人?!這個問題可不是兄弟我的獨家發明:Yahoo  Answer網站上還真的有這樣的問答(笑)。

假如Omar Bradley依然在世,我們也不必拿這個問題去叨擾他。這位出生於1893年2月12日的美國名將在諾曼地登陸時親自登艦指揮美國第一軍,其後繼續率軍掃蕩頑強抵抗的納粹,更進而跨越萊茵河,直搗德國重工業心臟魯爾區。在Alois Hiteler的兒子被徹底擊垮的前夕,西線的盟軍主力是兵員超過百萬的美國第12軍團,其指揮官就是水瓶座的Bradley將軍。

我們也可舉一個更貼近社會平常運作的例子,並且引用朱立倫的說法:雙子座或射手座的人能否以「我們這個星座的人『說話算話』」為根據,讓銀行只檢查他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就當場借他一億元,而且免財力證明、免擔保品?有哪家銀行敢按照這樣的條件來開辦「雙子座與射手座融資專案」?

專業占星術一瞥

類似朱立倫所講的那種「某個星座的人如何如何」是將占星術高度簡化、片面化而成的一種通俗論述。打個比方:根據專業占星術而製作的命盤像是量身剪裁的西裝,而那種通俗式論述像是款式尺寸只有十二種、大量製造的成衣。

不論是將星辰視為一種徵兆,或是認為天上星體影響人的命運或特質,占星術的立論基礎皆在於人與天體之間的相對關係。這個關係當然不是每三十日變動一次。

一如天空中不停移動著的星辰,占星師所觀察的星盤不停地旋轉,每分鐘移動約四分之一度。若以台北101大樓為中心點而繪製星盤,它在今年5月5日當天每一分鐘的變化可以是這樣:

以肉眼觀察,四分之一度的差異極難辨識;不過,所謂的「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在此處完全適用(我們只消考慮這個事實:地球至太陽的平均距離是149597870公里)。

自從鐘錶開始普及後,專業的占星家不會只看月日,也不會只問時辰,而是會盡可能地細查事件(例如出生)是發生在第幾分鐘、甚至第幾。他們且盡量精確地定位事件發生的地點。這是因為在同一時間點,地表上各處所見的天空各不相同。(即使是分秒不差地同時出生於同一家醫院的兩個新生兒,他們的命盤雖然很像,但不會完全一致,除非位於不同樓層,且經緯度完全一樣,但這種事發生的機率比一生被雷打到兩次還低)

太陽固然重要,但是占星師必會一併觀察距離我們最近的月球與其它肉眼可見的行星(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望遠鏡發明後,人類陸續發現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二十世紀中葉以後的占星師大多將它們納入星盤之中(按:冥王星已在2006年被降級為「矮行星」,但至今仍廣泛地被放在占星師的星盤上)

有些占星師還會兼顧月球交點或其它太陽系內的星體如穀神星Chiron等等,甚至還有一系列純以公式計算來定位的「阿拉伯點」。林林總總全部加起來,太陽系內這些可供「外掛」的東西至少有三十個。占星命盤還可以更熱鬧,例如古代占星師相當重視、如今卻鮮少被注意的彗星…(呵呵,突然覺得星盤有點像自助餐的餐盤)

最後必須一提的是黃道上的十二宮(houses),這是星盤上的標準配備。每個宮代表人世中的幾種事物,例如第一宮代表「自我」,第六宮代表「健康」。這是巴比倫時代就有的觀念。在通俗占星論述中常被提到的「某人的上升星座」就是他出生時出現在第一宮起始點(簡稱「上升點」,即東方地平線跟天球的交點)之星座。如果要看一個人的人格特質(例如是否「說話算話」),就不能只看其命盤上的太陽落在那個星座,而至少必須兼看上升星座以及其它出現在第一宮的星體。

當我們在固定地點觀察天空,「上升點」隨著地球自轉而不斷改變。以我們剛才看到的那部影片開頭為例:在北緯25°2’2”,東經121°33’52”(台北101大樓),於2015年5月5日零時整出現在上升點的是水瓶座的1°57’40.02″,一秒鐘後則轉動到水瓶座的1°57’56.43”。

此外,在同一時間、位於不同的地方,即使經度一致,兩地對應到的「上升點」也不相同。在前例的地點(北緯25°2’2”,東經121°33’52”),2015年5月5日19時32分7秒時的上升星座是天蠍座29°59’59.61”;而在同一時間,位於該地點南方30公尺的地方,射手座正好出現在地平線上(意即射手座0°)。簡言之,兩地相距約三十尺,上升星座分別是天蠍、射手。由這個例子,我們即可理解,現代占星術為什麼如此講究時空定位。(


附帶一提:一般占星軟體無法正確計算南、北極圈內的上升點與宮位。極圈是占星師的頭痛問題。對此,專家們曾提出種種南轅北轍的解決方式〔例一例二〕。個人粗淺看法是:這恐怕不只是個「如何計算」的技術問題。

如果僅在占星命盤上放太陽、月亮與八個行星(含冥王星),這些要素在一個計算到「分」(六十分之一度)的星盤上的排列組合至少有這麼多種:

還真是個「天文數字」。相較之下,只有518400種排列組合的「八字」當然是小巫見大巫。(按:518400是根據數學功力經過康熙皇帝認證的陳厚耀計算;這個數字按曆法規則算出,跟以上的占星命盤的計算一樣皆不含性別差異)

八字跟紫微斗數一樣,皆採用一日十二時辰的計算方式,而且使用周而復始的天干地支曆法。理論上,光是在今天的台灣,就不難找到二、三十個八字相同的人。占星師不會被這樣踢館,因為即使放眼全世界,我們也很難找到命盤完全相同的案例。從市場行銷的觀點來看,這個差異是占星師們最大的利基(這也是個侷限,因為很多人無從得知自己是在幾點幾分、在什麼地方出生)。如前所述,如果只看太陽星座,我們只會得出十二種可能性,遠少於八字與紫微斗數。

通俗的「星座」論述直接將人對應到星座,這是一種單線的關係;占星術則複雜N倍,其基本方法是逐一檢視星盤各要素(下圖白色字)的狀態與關係(黃色字)所構成的網絡,分析這個網絡,從而進行解釋或預測。

astrology analyse

這是一種頗複雜的心智遊戲,不適合智商100以下的人玩耍。

以雙子座的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為例,她的命盤可以這樣畫:

關於瑪麗蓮夢露,網路上的命盤多以洛杉磯的中心經緯度為準。這一張則是根據其詳細出生地點Los Angeles County Hospital

圖中最粗的那一條紅色線連結海王星與(逆行的)土星,表示它們相對她(位於圓心)幾乎成九十度,亦即「相剋」(=緊張關係)。命盤上有兩個三角形近似直角三角形,且共用這一條線,可見這條線是重要線索,它至少牽連到第一宮、海王星、土星、獅子座、天蠍座。第二個重點是綠色線構成的等邊三角形,意即處於和諧相位的火星、土星與北月交點。最後,土星是所有的三角形的共同頂點,所以土星以及它所位處的天蠍座與第四宮可視為整個命盤的至要關鍵。

她出生時的太陽位於雙子座,這當然也是個必須著墨的項目。不過,通俗的占星論述不會告訴您:基本上,位於雙子座的太陽力量偏弱。(按:太陽在獅子座最強,在天平座最弱;相關的規則說來話長,於此略過;讀者可參閱:簡介各家判準比較、或William Lilly表格)。另一個唯有檢視命盤才看得到的重點:太陽與月亮呈112度21分,雖未達120度,但類屬和諧相位(可解釋為易有左右逢源的人緣)。更值得注意的是:太陽位於代表事業與名聲的第十宮,位置相當接近第十宮的邊界。假如她早85秒出生,太陽就落於代表朋友、希望的第十一宮。

多數占星師會從以上的幾個要點來解釋瑪麗蓮夢露的個人魅力、事業成就與悲劇結局。如果要以星座來談論一個人,最起碼要看「基本款」的命盤。若單單抓著「某某人是雙子座」來講,三言兩語之後就只能天馬行空地亂蓋。

Too simple…

精細不一定準確。如果精密的星盤可以準確揭示個人性格或世事變化,從保險公司到各國國防部都應該聘用占星師。事實上,全世界沒人採取這種作法。為什麼?這個問題留待下一篇處理。

作為一種命理術數,占星術出類拔萃之處在於它對時空定位的注重。它將繁複的規則套用在精細時空定位後的人或事,據此而進行解釋或預測。朱立倫以自己是雙子座為根據而自稱「說話算話」,這種打著「星座」旗號的通俗論述並非占星術專業版的摘要,而是一種斷章取義式的片面取材,在精神上跟真正的占星術背道而馳,而且顯然無法對應到複雜多變的人世

我不知道朱立倫在習近平面前是否也搬弄「星座」之說(按:習近平也是雙子座)。既然朱先生去了北京朝覲,咱們就有請習近平的學長的學長來訓話囉:「toooo simple, sometimes naaaive」。

關於朱立倫的星座論← 1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1. youtobe不能看 不過沒關係 貓貓比較有興趣的是馬麗蓮夢露的星盤!!! 慕容桑 這星盤應該是未校正的盤吧? 雖有 水象大三角 金星在九宮十宮之間 貓貓覺得對於一個享譽國際大名鼎鼎的國際性感女星 十宮應該有星星 或者是 金星是在十宮的狀態 而且 這位性感女星 人生最大的壓力來源恐怕是原生家庭方面 以上是貓貓雜論 !!!
    話說回來 占星之所以在華文世界中沒這樣熱門 一是 華文世界比較知道八字與紫微斗數 二是目前市面上的”專家”有不少都是 “半專家” 整個誤導瞭大眾 以至於真正的專家都躲起來了
    星盤的校正 是一項專門技術 得要研究深入的人才能擔任 貓貓只是業餘研究 做不了校正
    朱立倫的星盤 有占星專家三年多前依據其過去經歷 校正得到他的”真正”星盤
    再從此一星盤來判定 此一人 確定是 馬XX 2.0 無誤!!!!
    而且斷定 此人的level 根本不夠總統水準 甚至到揆閣的水準都還不到
    近日習朱會後 中國官方的評論就證實瞭這點
    真正的占星專家 就是可以推論出這樣的精準!!!!
    貓尾巴合十

    1. 感謝您告訴我Youtube的問題!問題似乎主要來自於行動版程式更新後造成的衝突。我稍微進行修正後,至少勉強可以在我的手機上觀看,雖然結果不是頂理想。希望在其它環境下不會出現嚴重障礙。這個網站的某部份架構需要改造;可惜我尚未有時間完成這個大工程。

      就我所知,命盤的校正是根據已知的命主資料如人生重大事件及其時刻來反推其正確的出生時地數據。這張瑪麗蓮夢露命盤並未經過如此校正。

      不少人對她的傳記有興趣,所以連她的詳細出生資料都有人挖掘。網路上甚至有其母親填寫的出生登記影本(我不知是真是偽)。這張影本上有她的出生時刻,而且跟一般傳記所載相同(或許即傳記作者之所本)。所謂的「上午九點半」可能是個概略值。不過,就算是粗略的時間,除非她的母親記錯,應該不會差太多。最可信的記載應該在那家醫院的檔案裡。我沒想要成為夢露專家,「疑則存疑」足矣。

      地點座標其實也是概略值。我使用的醫院座標比常見的市中心座標精確,但是那也未必是她出生時的精確位置。從地圖上看,誤差最多可達120公尺,換言之,經度可能會差4秒。不過,不論在這家醫院的那個地方,金星都不可能進入第十宮。

      若金星在第十宮,她的出生時間必須早於9時1分56秒;即使以Koch的宮位系統取代Placidus系統,結果相同。這個時間點距離我們所知的九點半實在太遠,所以其命盤的金星幾乎不可能位於第十宮。再則,若金星在第十宮,太陽與水星就會改落於十一宮。水星位於雙子座、第十宮,這可以提供另一種解釋:瑪麗蓮夢露的成功主要依靠的是她的聰明(這個解釋或許會受到某些女性主義者的肯定^^)。

      我個人不會花時間去校正朱立倫的命盤,因為風險太大:萬一有他的詳細出生資料出土,臉上三條線的機率頗高(如果是朱元璋或朱溫的命盤,就是零風險^^)。關於政治上的朱立倫,他的言行即足以證明他是馬英九2.0。馬至少不會在當總統之前就跑去朝覲匪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