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幾則透過臉書的留言(兼略談雨果)

online
Hugo  Auguste Rodin, Le Buste héroïque, 1902.  羅丹為巴黎的雨果紀念館創作之銅像。
雨果因反對路易拿破崙而流亡國外,前後歷經二十年。雖有被他所譏為「 小(人)拿破崙 」的皇帝之兩度赦免,他仍拒絕回國去跟民主自由的敵人同流。據稱,雨果國葬(1885)的送葬行列人數超過百萬。他們致敬的對象不是一位大作家,更不是一名參議員,而是一個精神典範。2012年,曾被緬甸軍政府軟禁二十年的翁山蘇姬訪問巴黎時特地前往雨果故居參觀。緬甸開始朝向自由民主前進,台灣卻越來越習慣與專制豺狼共舞。在二十一世紀,雨果對台北而言,恐怕只剩音樂舞台劇的聲光效果吧…

 

先前本站進行網址結構調整,幾位網友透過臉書在〈 為什麼我將這個部落格遷至國外 〉的留言隨之自頁面消失。這幾筆留言跟舊網址綁在一起, 臉書沒有程式可讓我將它們移轉 。 幸好,臉書網站與本站的資料庫中均留有備份。在貼出、回覆這幾則留言之前,我要先向這幾位留言者致歉。請各位包涵。

陳凱劭  於 2012-04-17 14:14

Domain Name 是你買的,照理你可以自己增加副 Domain.
http://blog.elysii.net 比 http://elysii.net/blog 好。.
此外,文章網址有 archives ,那可以在後台取消掉。少這個無關緊要的字,會讓 URL 簡潔些.

感謝!我依循您的指點,改用subdomain;但因此出現幾個棘手問題(主要跟Ajax的安全限制有關);後來索性全搬回到主網域,同時刪掉「/blog/archives」,只剩domain與數字。既然設這個站的最初目的是放部落格,就讓部落格使用最基本、簡單的網址吧!Subdomain則留待日後可能出現的其它計畫使用(剛查了一下,可以設1000個,頭昏中…)。

您的意見有個正面的副作用:網址簡潔化的過程讓我補作了一些功課,因而特別注意到網站因設計欠佳而產生的效率問題。幾經調整後,目前的網頁下載速度提升不少(據Google的計算,效率提升了近30%)。實在很感謝您!

Chin Jung-Gong  於 2012-04-17 15:41

看到這篇,不禁悲從中來;
甚麼時候
台灣已經倒退回"海外民主基地""海外建國運動"的時代了?!
或者,當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被徹底毀滅時,
反而是"台灣國海外流亡政府"成立的時候。
實在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
也只能繼續努力,   希望
我們的孩子還能呼吸自由的空氣、
還能享受民主的果實。

尚未倒退到那地步,但加速逼近中。現在的台灣頗似被影片《 倩女幽魂 》(1987)裡的千年樹妖「姥姥」纏住,很多人跟片中的寧采臣一樣,被幻化而成的美色魅惑。電影有結局;歷史沒有,倒是有整個世代的消失。下一代或下幾代如何看待這個時代的台灣人?怨嘆我們這一代留給他們的竟是再次爭自由的流血流汗「機會」?同嘆。

Taifeng Tsai 於 2012-04-17 16:43

用留言及轉貼來代表對版主的認同跟加油!

感謝!

由於被幾件事纏住,我目前在此寫文的時間很有限,前一陣子頂多能利用些許閒暇改善這個網站的效率。網站效率低會浪費使用者的時間與資源,這使我頗不安。相關技術改造有時很煩人,直令我想撒手不管;由於您與許多朋友的熱心支持,我還是耐著性子一件件做,將來的寫文也是—雖然台灣多數人實在令我(們)有很深的無力感。

Annie Chuang  於 2012-04-19 01:20

終於看到慕容版主的訊息!原來如此…思慮深遠ㄚ! 作為一個小小的網友 一度擔心版主不再發文了…還好…您還在…不管日後會不會限制對國外的網路連線(我覺得很有可能)…您的版是很重要的精神食糧(對敝人來說)…甘巴爹!慕容版主! 貓尾巴合十

除非被中國併吞,或出現重大動盪而正式重回戒嚴,台灣在未來應不至於會限制對國外的網路連線,但倒是已越來越像現在的俄國( )。

我所做的不過像一支草上的一點露,而這並非自謙之詞:至少,從實際效果來看,的確如此;否則,現在台灣已出了女總統了。「思慮深遠」倒是常在我心的一項標竿,至於能達到什麼程度,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汗)。

「先度過今天」的心態在台灣很盛,而且長期以來即如此。在經濟行為、建築等等方面,都可看到這種傾向。就近一百年來而言,幾次政經局勢的劇烈變化使古時移民文化的一種深層殘留復燃,而流亡軍政集團的長期統治更加強了這種傾向(某人怕被國際社會棄絕的蔣家政權真的垮台而申請綠卡,又因有高官可當而回國—如果不是因為FBI釘上了他這種黨國爪耙子的話—,他真是這個流亡集團的典型代表)

就大局而言,台灣社會的短線思考傾向在冷戰時代的老美核子保護傘下或許還不構成大礙;但是,戰略態勢早已丕變,習於短線的台灣如今直接面對的中共集團核心從老毛子開始就一直有長線算計的文化。在群聚於保台旗幟下的政治人物中,有幾個人能像李登輝那樣老謀深算?這還不是危機所在:因為有什麼樣的社會就有什麼樣的政治人物,這是問題根本。

不過,十九世紀法國縱有Victor Hugo(雨果)這樣大咖的民主派文豪,還不是跌跌撞撞地多走了數十年才確立了共和?!或許,還要再過數十年,多數台灣人才會(在付出代價後)真切地理解到健全的國家組織(需要主權獨立與公民歸屬感)、崇尚自由平等的民主制度、可長可久的經濟社會體系是個人福祉所繫的三腳架。

拉長時間看,一切沒什麼;然而,事過境遷風淡雲清後而回顧時的歷史悲劇感不就是這樣產生的嗎?而歷史悲劇感又何嘗只會出現在回顧而不會出現在前眺的視野中呢?先前我提到的港片《 倩女幽魂 》剛好出現在九七大限的十年前,只是巧合?

Chia-Hsiang Chang  於 2012-04-19 03:22

慕容兄的憂慮正是吾輩之憂,然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台灣的未來與民主著實令人感到悲觀。

我們人數不夠多,增加的速度不夠快。更可嘆的是,還有人數流失的問題:有些人過去站在自由女神的一邊,如今已自覺或不自覺地靠向中俄反民主陣營。就我見聞,這種人從大學教授到市井商販都有。人心若物理,向上提升實難,向下沈淪誠易。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