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馬英九,怎麼算都划算

online

道家之言「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乃是也。

司馬遷,《史記》

不論票投哪一黨,絕大多數選民都希望選後政權順利交接。儘管新總統在選後四個月才能就職,大家也只好耐心等候。既然民意已選出新總統與新國會,準備下台的舊執政者就該扮演看守者的角色,自我約束,把重大的政策法案、人事調動、金錢支出都留給繼任者去決定。就算繼任者屬同黨,也該如此;何況現在的執政黨在這次的兩項選舉都遭遇重大挫敗。

今天聽到馬英九說「我的字典裡面沒有『看守』」,我發現這種最起碼、最簡單的期待可能落空。

馬英九這段話的原文逐字如下:

我們必須要全力以赴,在這裡我要特別向各位報告,我的任期還有4個月,不是只剩下零4個月,我的字典裡面沒有「看守」、沒有「懈怠」這個詞,政府一定會全力以赴,做到5月19日為止。(張德厚,〈總統:字典中無「看守」全力以赴做滿任期〉,中央廣播電台,2016年1月21日 11:08)

其字典裡面沒有「看守」的馬英九說了兩次「全力以赴」?他想做什麼???

只要想到他過去對同黨黨員(王金平)、政府官員(張顯耀)突然發動的鬥爭,想到其任內一個又一個的黑箱,多數人都會搖頭說:不知道。

這種態勢不只會讓人覺得「心裡毛毛的」而已。它簡直令人毛骨悚然。

讓這個人趕快下台吧!越快越好!

呼籲他主動辭職的聲音此起彼落,但你我都知道,就算有五百萬人連署,他仍會硬著頭皮、厚著臉皮繼續死抓著權力。所以我們只剩一種解決方式:罷免他!

根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70條至第77條,如果立法院開議第一天就通過罷免案,而且中選會全力配合,選民至遲可在四月初投票;如果動作夠快,投票日可以訂在三月下旬,甚至三月中(只要罷免案在立法院成立中選會在收件後六十天內須舉辦投票)。只要選民們出門一趟,投票通過,七天內就可以把馬吳兩人解職。

如此一來,不必等到五二○,我們至遲在四月中旬就可以跟馬英九說掰掰,讓新的執政團隊提早一個月上工,提早消除社會各界(與外資)的不確定感。

罷免馬英九,我們還可以縮短他在位的時間,減少他恣意妄為的機會,避免國家遭受難以用金錢彌補的損失

罷免馬英九,納稅人至少可少付給他一個月的薪水

罷免馬英九,全體國民在往後的八年期間內每月至少可省下須付給他的禮遇金新台幣二十五萬元(此金額隨同公教人員待遇調整),還可省下四千六百萬元的事務費,且不必幫他付保健醫療安全護衛的費用。(請參閱「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 」)

罷免馬英九之後,國會可以修法,甚或立個特別法,把2024年大選時間延到三月中旬,使政權改在四月中旬交接,避免國家機器空轉。(須訂在2024年,免得本屆立委被批評「自肥」)

跟以上所列出的這些效益相較,投票所需的經費是值得的。

只要民進黨、時代力量與親民黨在立法院通力合作,七十六票,剛好超過所需之席次總數三分之二

此案不可由民進黨領銜發動時代力量來做才夠力。

親民黨也可考慮跟時代力量聯手領銜提案。親民黨應該支持這個罷免案:假如沒有馬英九,現在準備卸任的總統應該就是宋楚瑜。親民黨這次的國會選舉成績還不錯,這除了因為宋先生與親民黨的努力之外,也因為大多數人民對馬英九與執政黨深感不滿。親民黨趁這個機會跟馬英九算總帳,也是剛好而已。

建議中國國民黨籍的立委也支持這個罷免案。這是各位跟馬英九切割的大好機會,恐怕也是唯一的機會。

越快罷免馬英九,越有利於人民。各位立委,新民意就在你們身上。動手吧!

附錄 一

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四章 罷免

第 70 條
總統、副總統之罷免案,經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之提議全體立法委員三分之二之同意提出後,立法院應為罷免案成立之宣告。但就職未滿一年者,不得罷免。
前項罷免案宣告成立後十日內,立法院應將罷免案連同罷免理由書及被罷免人答辯書移送中央選舉委員會。

第 71 條
中央選舉委員會應於收到立法院移送之罷免理由書及答辯書次日起二十日內,就下列事項公告之:
一、罷免投票日期及投票起、止時間。
二、罷免理由書。
三、答辯書。

第 72 條
罷免案宣告成立之日起,任何人不得有罷免或阻止罷免之宣傳活動。

第 73 條
罷免案之投票,中央選舉委員會應於收到立法院移送之罷免理由書及答辯書次日起六十日內為之。但不得與各類選舉之投票同時舉行。

第 74 條
總統、副總統罷免票,應分別印製。但立法院移送之罷免案,同案罷免總統、副總統時,罷免票應將總統、副總統聯名同列一組印製。
罷免票應在票上刊印同意罷免、不同意罷免二欄,由投票人以選舉委員會製備之工具圈定之。
投票人圈定後,不得將圈定內容出示他人。

第 75 條
罷免案之投票人、投票人名冊及投票、開票,準用本法有關選舉人、選舉人名冊及投票、開票之規定。

第 76 條
罷免案經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總額過半數之投票,有效票過半數同意罷免時,即為通過。

第 77 條
罷免案經投票後,中央選舉委員會應於投票完畢七日內公告罷免投票結果。罷免案通過者,被罷免人應自公告之日起,解除職務

第 78 條
罷免案通過者,被罷免人自解除職務之日起,四年內不得為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其於罷免案宣告成立後辭職者,亦同。
罷免案否決者,在該被罷免人之任期內,不得對其再為罷免案之提議。

附錄 二

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

第 2 條
卸任總統享有下列禮遇:
一、邀請參加國家大典。
二、按月致送新臺幣二十五萬元禮遇金,並隨同公教人員待遇調整之。
三、提供處理事務人員、司機、辦公室及各項事務等之費用,每年新臺幣八百萬元,但第二年遞減為新臺幣七百萬元,第三年遞減為新臺幣六百萬元,第四年遞減為新臺幣五百萬元,第五年以後不再遞減
四、供應保健醫療
五、供應安全護衛八人至十二人,必要時得加派之。
前項第五款禮遇,由國家安全局提供。
第一項禮遇除第一款外,其餘各款禮遇之有效期間與其任職期間相同,未滿一年者以一年計。

第 3 條
卸任副總統享有下列禮遇:
一、邀請參加國家大典。
二、按月致送新臺幣十八萬元禮遇金,並隨同公教人員待遇調整之。
三、提供處理事務人員、司機、辦公室及各項事務等之費用,每年新臺幣四百萬元,但第二年遞減為新臺幣三百五十萬元,第三年遞減為新臺
幣三百萬元,第四年遞減為新臺幣二百五十萬元,第五年以後不再遞減。
四、供應保健醫療。
五、供應安全護衛四人至八人,必要時得加派之。
〔…〕
第一項第五款禮遇,由國家安全局提供。
第一項禮遇除第一款外,其餘各款禮遇之有效期間與其任職期間相同,未滿一年者以一年計。

〔…〕

第 5 條
總統、副總統因罷免、彈劾或判刑確定解職者不適用本條例之禮遇
卸任總統、副總統被彈劾確定者,適用前項之規定。

關於本文的 19 則留言

  1. 文章邏輯就只有一種充滿仇恨的政治病態,反正都贏了,要怎羞辱就怎羞辱嘛!!這文章是要爭取什麼同類認同嗎?

    1. 欺負人這麼久了,和台灣人來算個總帳不為過吧!就是因為放過一個,才會有這些政客抱著苟且的心態。
      原諒他是上帝的事,為台灣人發聲是我們的事。
      羞辱台灣八年,讓他也被羞辱一次,剛好而已吧!

    2. 划算?罷免不用花錢,至少要花上億來省個幾千萬,原來這就是千杯千杯千杯,呵呵

  2. 就知道會有這種「不要趕盡殺絕」的言論出現,典型的台灣人,只覺得很可悲。哪有什麼給條生路給次機會,國家大事豈容婦人之仁?

    做這麼爛,在民間早就捲舖蓋了,現在要他下台只是剛好而已,做不好就換人天經地義,哪一點對不起他?

    如果你覺得他做的不錯那另當別論啦。

  3. 在此綜合回應 Eric 與 嶄新 兩位,順便附加一些補充說明。我直接跳過純屬兩位回應Kevin的部份,因為在這方面,我沒什麼要補充的 ^^

    選後之初,我曾對蕭書豪先生之幽默提議表示贊同。當時我跟多數一樣希望國家順順利利地經歷四個月的過渡期,其它的事以後再說。當時我同時認為:四個月實在太久,而最佳處理方式是:馬吳兩位先生多點政治智慧,為大局著想,主動提前退位。如果他們真的作此決定,那麼,不必等到後世評論者的讚揚,現在的人(包括我在內)就會給他們兩人掌聲。我知道這是奢望,而近日來的種種跡象也證實如此。

    經過一番遲疑,我才決定寫這篇。一般而言,民主社會在選後應該靜下來,從政者各就各位就好。但是,我們面對著正常民主國家通常不會有的一些麻煩,包括漫長的過渡期;何況,馬英九是個奇怪的人,記錄不良。選前,早就有人陸續提出警告,提醒大家注意選後四個月的空窗期可能讓馬英九冒進暴衝。雖然我也有同樣的疑慮,但總希望這只是多慮。如今,馬否定「看守」,這是個訊號,令人不得不提高警覺、嚴肅以對。我認為我們寧可為了避險而勞師動眾。這是基於預判。我希望這是過慮;但既然近年來已有那麼經驗告訴我們要小心,若我們這次等到事情發生才要處理,那就須先怪自己。

    一言以蔽之,罷免就只是為了避險。

    我知道有人會在意政府支出的增加,所以我把罷免後的附帶效益算給大家看。

    政治上的算帳本來是另一碼子事。它比較複雜,本適合在馬下台以後處理。若是司法案件,則屬於司法機關的權責。除此之外,我們其實幾乎沒有任何法制內的工具去對他做什麼。

    在一般民主國家,執政黨之敗選是人民施予他們的懲罰。可是,馬英九既然於選後還繼續在位那麼久,「人民與總統」的關係就尚未了結。於是,自然會有趁罷免來為這八年算帳的想法。這就是政權交接等待期太長的壞處——對馬英九而言。假如我是他,我就會在選後儘早走人。

    中國國民黨內也有人想跟馬英九算帳。他們認為他須為這個政黨的慘敗負首要責任。而且,在國會選舉中落選的國民黨員絕對有人會覺得很嘔:「好,我們為執政的失敗被選民懲罰;可是,敗選禍首馬英九呢?他不痛不癢啊,而且還可享受卸任元首禮遇!這算什麼啊?!」

    如果馬英九任內的某些作為並非只該由國民黨負責,而是該怪罪馬與某些人,由他們負主要責任呢?這個部份的究責不會隨著馬英九的下台而結束,它將會一直追著卸任後的馬英九。就此觀之,若將他罷免而取消其卸任禮遇,反而是幫馬英九卸除了遭受究責的壓力,或至少其一部份。

    不論如何,我們都是歷史的一部份,亦即後世的觀察對象。以後的人會看:1. 我們是否跟馬英九算帳;2. 如果算,如何算。

    1. 快弄罷免吧,我也蠻喜歡看動亂的台灣,最好是判馬死刑,以後下認再抓蔡,下下認再抓下任無限輪迴,看了好開心啊,哈哈

    2. 罷免只會激起議論;只要照程序走,基本上不至於造成您喜歡的動亂。這跟司法審判是兩回事,請update您的思維。

  4. 2006藍要罷免阿扁估計要花11億,2016要花多少呢,雖說不用倒閣,但花費至少要ㄧ半吧,凱子見多了還沒看過這麼傻的,馬要躁進現在綠國會國半,藍過半服貿都被擋了,綠過半馬還能做什麼,何況罷免案藍委雖少,杯葛杯葛就過幾個月了,而且如果耍婊省1個月時給過,他媽的還要不要執行,如果板主那麼恨馬等他下臺吧他抓去關我讚成,但他媽的花那麼多公帑搞些屁事的言論就是看了令人不爽。

    1. 根據《中央選舉委員會及所屬97年度預算明細》,將中央地方支出合計,2008年總統副總統選舉所需的人事費用是1025萬,最大宗的業務費是8億1243萬,另有設備投資約4764萬。罷免的時間短,而且應該不需另外添購設備;若再扣除廣告宣傳費等等,業務費可以減掉的部份應該很多。更仔細的金額推估須另從那一次的開銷細目來算。如我先前回覆您時所言,馬的恣意妄為可能造成的損失可能遠大於此。
      另,我在文中已提過了,支持罷免案對中國國民黨籍立委其實是有利的。雖說國會多數易手,但馬若亂來,徒增舊總統對抗新民意造成的政治紛擾,使國家更無謂地空轉。
      至於「恨馬」,那是您畫的靶。我可沒像您有那麼多的情緒。最後,我反對任何人基於政治仇恨而囚禁他人。那是前現代思維。

    1. 對啊,大家應該來幫助馬英九。何況孔子也說過:「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

  5. 當馬先生拋出多數黨組閣的時候, 網上很多人在討論他背後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一是馬習二會 (別說不可能, 之前馬習會如果沒有記者爆料, 可能等到會開完都不曉得), 趁黨內亂成一片, 國會、內閣都還搞不清楚狀況, 不知道會不會簽和平協議?
    二是登太平島, 可能講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之類, 給未來解放軍佔領東沙太平增加合法性.

    可能有人會覺得小弟我很恨馬先生, 不不, 我一點也不恨馬先生, 相反的我認為馬先生是非常自私恐怖的男人, 他一定很不甘心他的歷史地位是上天派來毀滅國民黨的人…馬先生是信仰堅定的男人, 還有害怕失去權力, 鬥完政敵鬥黨內同志、鬥醫師、鬥學生…而且才65歲, 老宋都73歲了, 如果他有榮譽主席的身分, 一定用來每年和中國領導人見面到老死為止…
    雖然老K內部都不敢說, 但是小弟良心建議, 這種人留在任何組織一定會帶領所有人到毀滅為止才肯罷休….

    1. 眾人會如此猜測,並非沒有道理。馬先生對台灣造成的最大傷害就是在這個最重要的層面。

      我也不恨馬先生。不論在政治或在其它領域,反對某人不見得就是仇恨某人,而且通常不應該是。不少人傻傻分不清,陷於一種危險的混淆。

      如果馬先生卸任後因涉案而被判刑入獄,老K就少了個(位於)心腹之患。^^

    1. 謝謝您提供這個連結!
      若有夠多的人簽,則可對國會施加壓力。但有個問題:連署書上沒有寫明誰是發起者,想連署的人難免會因此而有些遲疑。

  6. 我覺得”罷免馬英九”沒很重要
    幹掉許多”國民黨角頭”(連戰 劉政鴻 吳敦義)等人
    他們換推最少醜聞的朱立倫

    反正”周小瑜”事件,證明了國共外交都”假好心”.
    前兩年地方選舉也是如此.
    但是有些人物是有企業的.

    不要只知 “司馬昭”.. 連他爸他哥他兒子都不知道

    1. 罷免只是手段;至於其目的,我在正文作此倡議之前即已講明(這篇文章刊出後不到一週,馬英九即以太平島之行證明我對他這個人的不可預測性所作的預測是正確的)。這是特殊脈絡下的策略運用;而您所強調的則是全局結構。關於全局結構,我多年來在這個部落格曾以不同的角度切入,一談再談。您似乎是新到此處的讀者(如果我可以在此使用「讀者」這個詞的話)。

      全局結構當然很重要,但短期或局部的策略也重要。重點在於兩個層次的關係。以棋局為喻:對於總是會發生的局部纏鬥,全然關注這個層次或放著完全不管,兩種選擇都可能導致輸掉全局。新手往往會陷於這個層次,高手有時會假裝如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