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眼中的「中華民國」

online
《中華國耻地圖》,中國河北省工商廳,1929(美國國會圖書館收藏)。這份地圖顯示,當時在中國內部(表面上)達成政治整合後,國族主義轉將目標對外。此縮圖中的淺紅色部分為清帝國失去的疆土或附庸,完全沒提也未畫出今天在中國引起一片狂熱的釣魚台。黃色部分為當時中華民國宣稱領有的疆域範圍,包括今日的蒙古共和國。如果真的要為清帝國的失地「雪恥」,中國遲早得跟十幾個國家打仗,包含美、日、印、俄在內。

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

《孫子兵法》

務廣地者荒,務廣德者強。能有其有者安,貪人之有者殘。殘滅之政,累世受患。造作過制,雖成必敗。

黄石公三略

只要國際場合出現「中華民國」名號或其象徵,北京就會施壓,務使它立刻消失。這一點,大家都知道,也習以為常,好似那是自然現象,就像蘋果會從樹上落下而非向上飄一樣。極少人深究箇中原因。

因為中南海的大官們一看到「中華民國」就全身發癢冒疹子?當然不是。中共政權的正當性(legitimacy)最初建立在人民解放軍於1949年擊垮貪腐無能的國民黨政權、消滅中華民國。這個新政權若自始同意「中華民國」還存在,等於留一扇門給舊政治勢力,讓對方有機會回來挑戰自己的至尊地位、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並不是說他們怕「中華民國」或這塊招牌底下的中國國民黨。中國國民黨之所以敗逃渡海,是因為被大多數中國國民唾棄;就算沒有共黨的武裝革命,蔣家集團應仍免不了失去政權。1949年以後,由於共產黨的接連鬥爭,更由於世代交替與經濟社會結構改變,中國內部可以讓國民黨起碼立足的社會基礎從殘存變成完全消失。在北京躋身核武俱樂部(1964)後,蔣家政權軍事反攻的夢想更徹底幻滅。不論從什麼角度看,共產黨都不會怕國民黨,亦不必擔心中華民國的復活。

中共真正的慮念是要將「中華人民共和國」體制奉為某種讓人民磕頭膜拜的「一神教」。任何關於中國政治體制的另類想像全被視為不容存在的邪教異端,連可能滋生或傳播「異端」政治思想的場所與網絡都須受嚴密監控,包括internet以及以梵諦岡為中心的正牌天主教會。本來無涉政治的法輪功亦然:它之所以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並非因為其教義內容,而是因為它創造了一個中南海無法全然控制的社會網絡。相較於法輪功,蔣家集團搬到台灣的那塊「中華民國」神主牌對數以億計的中國人其實毫無號召力可言,它只不過是「殺無赦」的至高律令下必須摧毀的眾多事物之一。

以上乃「一中原則」(即「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奧義。循此理路,即不難認識到:在北京眼中,2000年才出現的所謂「1992共識」在內容上絕對只能是「一中原則」,絕不容「各表」,而所謂的「共識」無非是「以我識共你識」(這裡的動詞「共」跟中國共產主義那種「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思維系出同源,意指「吃掉」)。

常有人以「天無二日,國無二君」的傳統政治觀念來理解中共對「中華民國」名號的打壓。這種解釋不夠全面,尤其難以照顧到政治上的利害關係。如果它足以解釋中共的這種行為,主張改「中華民國」為「台灣」的台灣主權派應該受中共歡迎才對;但是,中共一貫主張的是:台灣不但應該撤掉「中華民國」這塊招牌,更不可以改稱「台灣」或「台灣共和國」等國家級名稱,而只能被定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省」(簡稱中國台灣)。佔領台灣才是中共的實質目的

老蔣於1949年躲到台灣,中共乃順勢以「主權領土完整」 為藉口來主張併吞在法理上與事實上均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台灣。換言之,隨著老蔣的遁走海島,殲滅或招降仇家宿敵(國民黨)的基本任務跟擴張領土的野心彼此嵌合在一起。至於所謂的「自古屬於中國」云云,嘿嘿!那只是個政治幌子,否則,要討回的領土可多著呢,例如曖琿條約的廣大失地。

標語底下的盤算才是重點。積極而言,台灣是中國向太平洋擴張的戰略關鍵(啊!拿下台灣!屆時,會有數億中國人張燈結彩——可惜他們沒讀或沒讀懂歷史,不曉得那將是劫難的開始)。消極而言,這種懸而未決的政治問題是專制的好藉口,它告訴人民「革命尚未成功,繼續服從領導」,有助於維持中共的一黨專政,而這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如果真的拿下台灣,就會有接二連三的藉口來替補,例如南海或釣魚台等等——這是帝國擴張的老套) 。

Bundesarchiv Bild 146-1985-083-10, Anschluss Österreich, Wien
維也納,1938年,群眾夾道歡迎併吞奧地利的納粹德國軍隊。

多年來,中共不急於拿下台灣,他們要將阻力與成本降到最低。手段在九七前的香港已經實驗過,也就是多方滲透,掌握政治、經濟、媒體網絡要脈。他們只消奉行孫子兵法,不戰而屈人之兵;而這種「對台工作」的最佳結局則是作到讓台灣百姓夾道迎接「王師」,如同1938年的奧地利那般地把「門打開」,歡迎納粹德國軍隊入境來「完成統一大業」。

現在台灣內部的政治情況更讓中共上上下下信心十足,好整以暇地等待台灣人的心防完全卸除。在這之前,等待的時間不會白費,因為整個過程不斷產生政治利益與金錢利益。這些利益雖會外溢讓走狗們多少舔一些,但是「收尾會」的終極贏家仍是紫禁城裡面的主子。

台灣頂的那塊「中華民國」招牌是這個權力遊戲的重要槓桿,所以,想取下這塊招牌的台獨勢力變成例外:雖是「敵人的敵人」,然而,不但不能成為朋友,而且是更討厭的敵人。於是,循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之規則 ,國共如今聲息相通、水乳交融(直到狡兔死的那一天)。同理,日前中國保釣示威那一片紅色旗海中偶現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 不論是出於官方安排或縱容,也是基於「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統戰算計——而且,這是個一魚多吃的連環計(詳見本文末段)。

一旦參透箇中實際政治利益計算,就不會惑於表象層次的矛盾。中共一方面在國際社會到處撲滅「中華民國」名號;一方面卻希望「中華民國」的象徵符號繼續在台灣內部使用(但不能出現在北京欽差面前),以繼續維持傾向「中國認同」的官方意識型態。看似矛盾的這兩種態度實際上相互為用:讓「中華民國」名號存在、而且只存在於台灣,以虛擬地延續早已結束的國共內戰,裨使併吞行動師出有名,而且同時可以拿「內政」當藉口來排除第三國的干預。對中共而言,「中華民國」最後將會是人民解放軍登陸台灣的墊腳石

就算中共早一步垮台,其繼承者也很難跳脫這個思考架構,因為「台灣屬於中國」早已變成一種宗教信仰,而攻佔台灣(不論以飛彈或銀彈)就像是二十一世紀版的十字軍東征(跟古時候的十字軍東征一樣,少數人趁機大發利市)。

很多台灣人由於自幼受教育灌輸而對「中華民國」寄予情感,因此反射式地只從情感層次來面對中共之打壓與懷柔,忽視其諸般作為是基於冰冷的政治計算,從而對大局發展抱持不切實際的癡想期待。其實,台灣人早就不得不面對事實:中國國民黨所謂的「中華民國=中國」是個幻象,這幻象的背後是「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現實。然而,多數人因怠惰、懦弱或心智荏弱而選擇矇眼逃避、繼續受騙或自我欺騙,不願誠實面對國家之基本界定問題。中國共產黨樂於見到中國國民黨繼續蒙蔽台灣人民,因為他們知道:這兩個式子會在時間上結合變化,最終成為「中華民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

相對於這個主要戰略路徑,釣魚台問題對中共而言是次要的,但卻很有用,因為它一方面有助於挑撥離間,破壞台日關係,進而誘使台灣去對抗具有保台功能的美日軍事聯盟(同時也就破壞了台美關係),另一方面可藉著製造共同敵人而針對台灣內部與國際輿論營造「兩岸齊心抗日」、「北京主唱、台北幫腔」的幻象,在大眾心理上為「終極統一」鋪路。馬英九根本不必為了釣魚台而去彭佳嶼虛張聲勢。若又要釣魚台、又要講和平,何不真的著手把這個案子拿到荷蘭海牙,請國際法院裁決呢?喔,對了,請馬先生記得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去提告喔…(冷笑中)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