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撤出臉書

online

敝人已於昨日午夜關閉個人臉書。

昨日下午,我於臉書上預告此事,引起許多朋友的關切。驚擾各位了!真是不好意思!

由於時間等因素,我十多年來只能有一搭沒一搭地寫這個部落格,至今只寫了四百多篇文。個人在網路上的公民參與以這個部落格為主;在社群網站的活動多是發佈新作,平常疏於跟大家互動,難免有失禮之處,順此致歉。

紐約時報前天的那篇報導促使我終於做出撤出臉書的決定。鑑於臉書不失為一個溝通、傳播的互動平台,我不鼓勵朋友做同樣的決定——當然,已出走的我也不反對。

像我這樣的幾個小小咖使用者出走,臉書的利益幾乎不受影響。但這種舉動畢竟是一個信號,而且歐美在劍橋分析案被揭露後已有眾多先例,其中包括Elon Musk這種A咖的退出。如果這些大大小小的信號能使臉書與其它世界級企業多為人類鋪設走向光明的道路,而非反此而行,我們這種負面式反應的效果就是正面的。

光明一直都存在。在即將關閉個人的臉書時,我在跟一位朋友對談中提到,親友合照在過去的白色恐怖也可以是入人於罪的材料;如今,科技使統治者更強大,更容易施行威權統治,所以世人更應努力阻止這種倒退。這位年輕朋友的正面反應質樸得很可愛,直讓我感受到一種企盼光明未來的強大力量,直讓本不想再按讚的我按了最後的一次讚。

人類之所以能從野蠻狀態走到今天的格局,不只是因為技術的進步,更重要的是這種本在人心深處、希求群體趨善的意志。這種意志是希望的源頭:歷史是一條蜿蜒漫長的路,總是有籠罩陰霾的時刻,總難免有令人氣餒、甚至絕望的境地;柳暗花明的契機所需要的等待與改變都需要這種意志提供動力——即使有天降良機,也要有這種趨善的心來承接。

雖然有朋友們的正向力量推動,但天性疏懶等因素還是會使我繼續以沒有節奏的步調發文。只要能力許可,我會繼續維持這個部落格,也會持續透過Twitter與Google+發佈新貼文的消息。不慣使用這兩個平台的讀者不妨用電子郵件訂閱這個部落格(放心!我的發文不頻繁,不可能灌爆任何人的電子信箱)。

此外,在跟Boeliao Hai 、Eddie Hung 、KT Lee、徐德章討論後,我益覺得自己應該考慮增闢其它發佈管道。但這尚待進一步研究評估…

由於關閉刪除帳號,個人無法繼續在臉書上回應。敬請各位以後直接在本部落格留言區賜教。

感謝各位朋友多年來在臉書上的支持與指教!感恩!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