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實施以來的外人對台直接投資

online
圖 1: 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之效益,官方說法。

中國國民黨政權宣稱ECFA可以「吸引外人來台投資」。真的嗎?

ECFA於2010年6月29日簽署,同年9月12日生效實施,至今已超過兩年。如果這份經貿協議真如當局宣稱的那樣效果宏大,外資理應在此約簽署之際即對台灣加碼。當時儘管歐、美均有經濟危機,國際市場上並不缺資金,甚至有人擔心資金氾濫(FED在2010年11月宣佈實施QE2;山姆大叔大開印鈔機,於是,直到2011年六月底,全世界硬是被灌進6000億美元)。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的流量統計,2010年世界各國的外人直接投資總額較2009年增加1111億美元,而2011年更比2010年多出了2154億以上。

2011年是第一個可供檢驗這份經貿協議的完整年度。根據聯合國統計,當年全球跨國投資總和為15244.22億美元(以當年的平均匯率計算,約為新台幣45兆元)。而根據我國經濟部投審會統計,同一年核准的進入我國的僑外投資總金額還不到50億美元。

資料來源:經濟部投審會。

相較於被國民黨指責為「鎖國」的阿扁執政最後兩年,馬英九執政下的2009、2010、2011連續三年的僑外投資金額處於低檔,只達到2006、2007年水準的三分之一。相反地,除了2009年以外,馬英九上台後,政府核准的對中國投資案都高於前朝。2010、2011兩個年度的核准對中投資案總金額都達到2007年水準之140%以上。

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統計,外人投資台灣之金額在2011年為負19.6億美元。四十年來,台灣首次在這個統計出現負數(淨流出),而且是全世界倒數第二名,僅勝過非洲的安哥拉:

資料來源: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 (UNCTAD)。

在2006、2007年,外人投資台灣的金額均遠超過南韓;馬英九執政之後,完全逆轉這個局面。若拿這一張統計圖來對照馬英九首度競選總統時的那支「韓國人篇」廣告,任何國外(真正的)觀察家都會同意:台灣有數以百萬計的選民有夠好騙,而且可以被連騙兩次。(其實,台韓經濟之比較絕對需要納入貨幣匯率因素,因為韓元匯率波動幅度遠大於新台幣。我已數度為文談過這問題,於此就不再重複。這裡拿韓國作比較,用意之一是要以馬之矛攻馬之盾,拆穿其謊言,並指出他當時的論述就像對空吐痰。不過,話說回來,2011年出現的一正一負就夠清楚了,不必費心換算)。

今年上半年的外人投資情況也不是很好。UNCTAD的2012上半年度報告附錄列出四十三個國家;其中,台灣名列第三十二,金額還不及排名二十七的泰國之三分之一。讀者可使用滑鼠點閱以下地圖中着有顏色的國家,觀察各國外人投資金額多寡:

圖 4. 四十三個國家之外人投資金額,2012年上半年

2012年之全年統計需等明年1月15日以後。今年總統選舉日被提前兩個月,拉到多數的年度統計出爐之前:這真是個「邪痞」程度甚高的點子!

外國資本縮手,國內的整體投資呢?馬英九執政以來,不論私部門或公共部門還是都無法扭轉本世紀初以來的固定資本形成不再連續增加的趨勢,而且總額也從未超過2007年的水準。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總體統計資料庫》。

然而,近年中央政府的支出水準明顯高於前朝: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2009-2011年平均支出比2001-2007年多出1374億元,亦即增加9%;然而,固定資本形成卻減少了7.7%。馬英九,奇怪耶你!不是說有「愛台十二項建設」嗎?國庫支出增加那麼多,人事經費與債務償還加起來還不夠解釋吧?!不只「夢想家」,這幾年的政府開銷細目都值得被全翻出來仔細檢查。

台灣官商現在對國內投資意興闌珊,對中國投資卻熱勁十足。看到如此落差,外資怎會對台灣有信心?

這個馬政權招徠外資的本事差,借起錢來卻很有一套:

資料來源:中央銀行。

外債目前佔我國公共債務比重仍相當低,然而,從整體來看,近年的外債激增也可被視為政府財政加速惡化的一個徵兆。馬英九上台以來大肆舉債,這可不是新聞,而且大選時也曾被競選對手拿出來檢討。既然有數百萬納稅人不在乎(否則不會讓他連任),而且也非本文主題,公共債務問題…唉!且擱一旁吧。(今年出生的龍子龍女們真是菩薩轉世,還沒出生就註定須為這個國家還債…難怪舉債毫不手軟的政客們紛紛推政策來「祝妳好孕」)。

言歸正傳談外資。從1970年到1986年,我國仍處於半鎖國狀態,人民不能隨便出國,鈔票也是。在此時期,台灣對外投資的金額在世界跨國投資總和所佔的份量極低,平均不到萬分之五。從1987年開始,金融自由化與台幣大幅升值使台灣長期累積的資金猛然湧向海外。1989年,台灣對外直接投資竟佔了全世界總額的百分之三(另一個關鍵因素:六四天安門事件後,歐美國家抵制中國,而台商則繼續透過香港加碼投資中國)。

在台灣經濟史上,1989-1991年形成一個重要的轉折。從這個時候開始,台灣資金持續地大舉流向中國,除非遇到政府設下的屏障才停止或轉彎;而同時,台灣吸引到的全世界外資的比例曲線也從上坡轉變為走下坡。

資料來源:UNCTAD。

李登輝執政末期祭出「戒急用忍」,使台灣的對中投資降溫。隨後,世界投資台灣的比重開始回升(1998年的情況較特殊,因為有亞洲金融風暴)。陳前總統第一任期內,政府依循2001年經發會決議,改採「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政策,降低資金西進的阻力。在這一波產業西進風潮中,筆記型電腦生產線幾乎全部移出台灣。陳前總統在第二任期內將早先的「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政策改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於是產生類似「戒急用忍」的效應:台灣對外投資腳步放慢,而外資則漸增。阿扁在執政末期雖然在抑制資本西進方面的成績有限,但外人來台投資金額的提升卻使我國的國際收支帳上的「直接投資」部份在2007年由負轉正(前一次的正數出現於1987年,亦即蔣經國時代的最後一年)。

資料來源:中央銀行、UNCTAD。

馬英九上任後,實質上幾乎放棄了1990年代初以來的「工商踩油門、政府踩煞車」原則,政府准許的投資中國總金額乃飆升到過去無法想像的地步。在我國對外的實際投資金額續創新高的同時,外人投資台灣的熱度一年不如一年,甚至出現前所未見的淨流出。

馬政權更進一步,對中資開大門歡迎。日前中資入股燦圓一事只是序幕的一部份。不論當事雙方說什麼,出現在簽約儀式上的統派先鋒中國新黨主席郁慕明之燦爛笑容道盡了此事的政治意涵。往後若出現一個個台灣企業遭到中資購併的場景,現在不知不覺的人屆時將後知後覺地驚呼連連。

姑且不論中共「購併台灣」的長期策略,僅就中期而言,我方允許中資入台的政策將會迫使有心控管自家技術的美、日、歐諸國對於台灣的高科技產業提高警覺,終至疏遠台灣。這種越來越可能出現的新態勢也會加速中共購併台灣的動作(而且會以更便宜的價格)。

至少從現在開始,若您看到央行國際收支帳上的「外人直接投資」金額提高,請別急著高興,因為其中必有越來越多的中資。整個態勢終將因量變而發生質變,屆時,我們的「中央銀行」在實質上會變成「台灣特區銀行」或者「台灣金融管理局」。這絕對不只是名稱或位階的問題,而是涉及財經事務與人民生活的主導權力。(

ECFA跟開放中資一樣,都是當今的中國國民黨「奉中國為主」的意識型態產物。互相減免關稅的協定終將有利於雙方貨物與服務的流動。看到其最終局面的外資與外商選擇在海峽哪一邊投資呢?除了台灣才做得好(甚至才做得來)的東西以及台灣絕對不放手的產業,當然多會選擇營運成本較低的中國。既然現在的政權不想限制對中國的投資,台灣就只剩下遙遙領先對岸的產業吸引外資。而在當局開放直航、歡迎中資進入台灣等政策下,台灣之技術優勢必會加速消失。如此一來,外資焉有長線投資台灣的道理?嗯…其實也有啦,當我們也開始有血汗工廠的時候(就此觀之,「22K」政策是整個統一工程的暖身動作而已)。

ECFA可以「吸引外人來台投資」?這個馬政權有夠會膨風吹牛。中選會真該學警政署設反詐騙專線,至於號碼,就這個最好記:六三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