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個方子傑,同一個曾勇夫,同一個法務部…

online
Evelyn Simak, View through the Spider Gate.
(CC-BY-SA-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As history demonstrates, a democracy without values easily turns into open or thinly disguised totalitarianism.

[…] l’idéologie ne dit jamais « je suis idéologique ». Il faut être hors de l’idéologie, c’est-à-dire dans la connaissance scientifique, pour pouvoir dire : je suis dans l’idéologie (cas tout à fait exceptionnel) ou (cas général): j’étais dans l’idéologie.

[…] ideology never says, ‘I am ideological’. It is necessary to be outside ideology, i.e. in scientific knowledge, to be able to say: I am in ideology (a quite exceptional case) or (the general case): I was in ideology.

台灣人的記憶力很好嗎?還是頗健忘?昨天看到的新聞,今天還記得多少?前天的呢?

這是12月22日的報紙,記載的是21日的死刑槍決:

法務部十二月二十日下午五點到六點,由政務次長陳守煌召開執行死刑審核小組,從六十一名死囚中,列出十一名罪大惡極者,部長曾勇夫當晚九點圈選其中六人執行死刑。1

12月21日當天,電視新聞提醒我們,那幾個被槍斃的人有多麼可惡。剎時,你或許想起來了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件命案。你想起來了什麼?或者說,你忘記了什麼?

壹週刊指出,今年十一月二十日是南投檢調偵辦南投縣政府貪瀆案關鍵時刻,當天縣府工務處長黃榮德咬出李朝卿涉案,林永鴻爆料,當天曾勇夫在藝術家白滄沂家中密會李朝卿,並影射曾向李表示:「要好好處理此事」,兩人密談一個多小時,之後李朝卿就被檢調單位傳喚,最後遭到收押禁見。

曾勇夫表示,當天他絕無和李朝卿見面〔…〕2

以上這一則新聞出自12月20日的報紙,報導的是12月19日的事。

記憶與遺忘是一體的兩面。注意與忽略也是。

以下這一段出自2012年11月16日的報紙:

前總統陳水扁仍在台北榮總治療重鬱症,台灣客社前社長張葉森昨透露,北監已改建好新的牢房四坪大,典獄長方子傑等人近來頻頻赴北榮,遊說阿扁在治療告一段落後回到北監。3

下一段出自2012年11月15日的報紙(我認為這是今年最值得玩味的一則新聞):

副總統吳敦義再惹爭議!最新一期壹週刊昨報導,吳敦義繼二○○九年和「更生人」江欽良同遊峇里島後,今年七月十三日,吳在素有「台北看守所地下所長」之稱的北所退休人員尹立群的安排下,與竹聯幫天龍堂前堂主陳尉民在北市「海峽會」俱樂部會面,在場人士還包括北監典獄長方子傑等人。4

一則新聞的主角是陳水扁;另一則新聞主角是吳敦義與竹聯幫前堂主陳尉民。有多少閱聽人注意到兩則新聞的交集?

或者,宜追問:有多少台灣人不清楚、不知道或不在乎這些事…

附帶提供一道測驗題,

我國監獄歸哪個機關掌理?

A) 警政署;
B) 法務部;
C) 司法院;
D) 以上皆非。

台灣有多少成年人能夠不假思索而正確回答以上問題?您若有興趣,不妨作個實驗…

民主是一種心智事業,在民主制度之中反民主也是。從這個角度切進去,有助於理解台灣近年在民主、人權、行政中立、程序正義等方面的重大退步。台灣人與其注意落回香港的黎智英是否失智,倒不如多關注我國多數公民的心智狀態與意識型態。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