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嘴裏的輕軌

online
巴黎的輕軌,2010年。

What do you expect from a pig but a grunt?

English proverb

台灣正在步入輕軌時代。第一階段的高雄輕軌工程即將簽約動工,預計於2014年局部通車、2015年中完成;另有淡海輕軌線案於日前通過經建會審議,第一期工程預計在2019年完成。2002年初冬,正在尋求連任的台北市長馬英九說要興建輕軌。十年過去了,輕軌呢?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建造輕軌需要多久?有多難?

建造輕軌需要多久?不需要挖地下隧道、不必建高架道路,輕軌的工程期遠比台北、高雄現有的捷運系統短。而且,由於造價只有高運量捷運的十分之一,籌資也比較容易。高雄市在謝長廷市長執政時的2001年開始研議輕軌計畫。從陳其邁、葉菊蘭兩位代理市長到現在的市長陳菊,最初的規劃案歷經數度修改,終於在2011-2012年間整合成決定版,並走完所有行政程序,開始招標。第一期工程總長8.7公里,以兩年半的時間完成。

另舉一例:上圖中的巴黎第三號輕軌(T3)。巴黎運輸公會於1993年開始評估此案的可行性;巴黎市政府則於1995年開始研議此案,在2000至2001年間敲定整個計畫。當時巴黎由右派執政換成為左派執政,前任政府幾乎已定案的輕軌計畫並未被推翻或擱置。由於正好符合新市府的理念,它不但被保留,也很快地被付諸實行。第一段全長7.9公里,先期工程(遷移管線等等)於2003年年中開始,在2006年耶誕節前正式通車。在許多外國人眼中,法國人假日有夠多,法國公部門的步調有夠慢。在這樣的國家,巴黎T3輕軌案從起心動念到通車沒超過十二年,從定案到通車約六、七年,實際工程耗時三年半。

高雄與巴黎的經驗均顯示,建造輕軌的難處不在工程本身,而在於執政者有無決心,以及有無能力規劃、協調出一個兼顧路線與周邊的動線、路網、景觀的計畫去贏得市民的支持。

口頭設置的台北市郊區輕軌

回到2002年的那場選舉。當時,首先公開倡議興建輕軌路網的候選人不是馬英九,而是其對手李應元。

李應元也規劃台北市的棋盤式公車路線改為輕軌電車,第一條就建設在敦化南北路(王時齊,〈李應元看交通,要造輕軌電車〉,《聯合晚報》,2002年10月9日)

在電視政見會中,馬英九說:

我也建輕軌電車,但是建在郊區,因為市區有捷運了。(陳志豪,〈政見發表,馬:別因槍擊案 抹殺員警的努力〉,《聯合報》,2002年12月2日)

馬英九真的「要」建輕軌? 其實,早在李應元與馬英九之前,陳水扁主政下的台北市政府就已計畫興建輕軌系統,而且就在社子地區。白紙黑字,1998年5月8日的《聯合報》有一則報導為證:

台北市社子島地區都市開發案日前出爐,市政府將首度引進輕軌糸統,提供居民及聯外旅客便捷及無汙染的運輸工具,未來將推展至其他行政區,解決各區日益惡化的交通問題。

當時的台北市都市發展局還考慮要在南港、內湖發展輕軌系統,陳水扁甚至有意在信義區建造輕軌。正在爭取連任的陳市長計劃在第二任期內推動的交通建設即包含輕軌系統:

九十年增闢市區道路拓加到六十萬平方公尺以上,人行道到廿五萬平方公尺以上;九十一年前完成具休閒性、運動性的自行車系統,且能連接捷運站及社區自行車道,規劃輕軌電車系統,至少完成一條試驗性路線,同時完成兩處轉運站;八十九年完成IC電子票證系統。(董智森,〈阿扁以四大交通規劃 讓台北成迷你生活圈〉,《聯合報》,1998年10月24日)

IC電子票證即後來馬市長時代的悠遊卡之濫觴。關於人行道,我已在此部落格寫過數次。至於自行車道,請問各位台北市的單車騎士,在歷經馬英九與郝龍斌兩人主政十四年後的今天,各位滿意嗎?不過,市民滿不滿意都沒關係啦!郝龍斌任內耗資七千萬的敦化南北路自行車專用道造成怨聲載道而終至廢除,又花了千萬元刨除,變成「路面凹凸不平、易打滑」的水泥路面,跟馬英九時期的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前後輝映,堪稱台北市歷史上最白癡的兩個交通建設案。雖然爛事一籮筐又一籮筐,中國國民黨就算是派隻豬出來競選台北市長,還是能輕鬆擊敗民進黨。於今回頭看,在1998與2002,要不要輕軌、要建在哪裡,這類實際的市政問題都無關市長選舉之勝負,因為市民大多不關心、不在乎。

假如那個「鴨霸扁」在1998年連任成功,台北市很可能早已進入輕軌時代。陳水扁雖然未能連任市長,在他任內脫胎換骨的台北捷運工程、以及他擘畫的101大樓BOT工程在馬英九入主市府後仍照常進行(完工後都成了馬英九作秀的舞台)。陳前市長試辦的垃圾費隨袋徵收制度變成馬市府全面推動的政策,更成為馬英九藉以到處吹噓的一塊招牌(雖然招牌底下是阿扁時代垃圾不落地政策的破功)。簡言之,馬英九接任市長後,前市府諸多政策仍在各局處繼續執行或規劃,輕軌即其中之一:

  • 1999年3月,台北市交通局規劃室提出將內湖內溝溪的防汛道路改為快速道路,並且以共構方式建造輕軌,連結南港。(馬英九當時知道內溝溪在哪裡嗎?我很懷疑)
  • 2000年6月,台北市交通局舉辦「信義計畫區發展輕軌運輸系統可行性研究座談會」,該局表示會「加快腳步推動」。(根據前引1999年5月3日的《聯合報》,信義計畫區輕軌是陳前市府團隊的構想)
  • 2001年3月,台北市捷運局向馬英九市長報告北區的十字型輕軌運輸系統可行性評估,馬英九裁示可行
  • 2002年6月,捷運工程局完成「社子/士林/北投區域輕軌路網先期規劃」。
  • 2002年7月,捷運工程局將「先期規劃案」呈報至交通部

關於北市捷運局在2001年3月26日向市長報告一事,《聯合報》的標題很有意思:〈社子關渡輕軌案 市長點頭〉。捷運局報告,市長「點頭」:這表示捷運局「要」建造這個輕軌系統(而且是延續陳前市府的初步規劃),而馬英九只是表示同意。再問一次:這時,馬英九果真想「要」建造輕軌嗎?

捷運局曾於2005年1月到3月間在輕軌預定行經的士林、北投、大同區舉辦過6場公聽會,翌年十月又密集舉辦過5場說明會。關心這個案子的人都知道,某些地方的居民公開表示反對,例如許多天母人不願看到忠誠路的林蔭大道景觀被輕軌破壞。如果馬英九「要」這個輕軌系統,這十一場公聽會、說明會是利用自己當時的市長身份與高度人氣來說服反對者的良機。然而,馬英九在卸任市長前利用捷運局來自我宣傳的資料顯示,他顯然完全忘了他曾說自己「要」建造的這條輕軌:台北市捷運局曾於2006年6月彙整出「馬市長八年任內至本局及各工程處參與捷運建設視察及活動一覽表」,在這份連聚餐活動都逐一列出的清單中,沒有任何一項與輕軌有關。

從實際行為來觀察,馬英九在2002年所講的「我也要建輕軌電車」只是口頭說說。從結果看,也是如此。馬英九宣稱的這個「建在郊區」的輕軌、以及他後來那個聞名遐邇的六三三如出一轍,兩個事例均顯示:此人輕諾寡信,始終如一

馬英九的行為言語模式

十年前,馬英九譏諷李應元的輕軌計畫是「為了選舉倉促提出來的」。相較於任何一個坐在市長寶座上已近四年的人,於2002年才投入市長選舉的李先生當然顯得「倉促」。然而,短期內產生的構思未必是隨便空想。得到阿扁支持而參選的李應元身邊其實有前市府要角賀陳旦、張景森等人擔任政策規劃,這些智囊擁有管理首都之實務經驗,對都市規劃的認識之深絕對遠勝於作秀至上的馬英九。更何況,市府捷運局在2000年研議的信義計畫區輕軌系統其實跟李應元的主張一樣,都是在市區建造輕軌,那當然不是「為了選舉倉促提出來的」。

若非李應元提出輕軌政策,馬英九恐怕不會想到要講輕軌。在馬的心目中,絕對保得住的市長寶座完完全全只是前進總統府的墊腳石,市政內容並非他真正關注的東西。對手說要在市區建造輕軌,他就說自己要在郊區建輕軌:這種「人家畫個b,自己就畫個p」的伎倆如今被應用在年金問題上蔡英文公開呼籲召開國是會議,馬英九就回應說辦座談會就夠了。

座談會?讀者您是否擔心自己的退休金縮水、甚或領不到?您參加了馬英九所謂的座談會嗎?還是有人代表您去參加了?不論這些問題的答案是YES,還是 NO,官方版座談會已辦了百餘場,而各部會也交出了報告喔:

民進黨團書記長蔡其昌說,在野黨和社會各界都期待馬政府召開國是會議,將年金制度做通盤性的整合,馬英九就是不開,自誇年金改革座談會的深度、廣度都夠,經過三個月,相關部會的報告區區三頁半,「薄薄的幾張紙,讓人幾乎忘了它的存在」,連考試院長關中所提的「九○制」(公務人員退休須年滿六十歲、年資滿卅年)、退休軍公教十八%優惠存款改革,都沒在其中。(陳璟民,〈綠:馬享民主成果卻反改革〉,《自由時報》,2013年1月8日)

三頁半?!該不會是633頁的濃縮版吧?呵呵!

看到馬戲團把研議多年的二代健保修改成荒腔走板的耙代賤保,還會期待這幫人會有足夠的誠意與能力去處理更棘手的年金問題的人(著名的13%?)最好上醫院去檢查一下自己的腦袋。

延伸閱讀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1. 民進黨籍的地方首長有一陣子很常提出輕軌,
    這裡姑且將範圍縮至路面的輕軌電車,如果是路面的輕軌電車的話,台北市中心區其實很難有容納路面輕軌電車的空間,仔細將李應元提出的各條輕軌路線檢視過,會發現並不是那麼的適合興建。這也是十年過去後並無任何輕軌建成的原因之一。如果真要興建,民生東西路或許適合研究,但其已經被劃為地下捷運的預定線。

  2. 民生東路一段到民生西路底寬度略嫌不足,民生西路頂多二十五公尺寬,塞進輕軌,整個路面恐怕就滿了,不免排擠其它需求(如貨車)。

    巴黎輕軌行經的有些地方只有40公尺寬,敦化南北路全線寬度應該都在60公尺以上,應該沒問題。

    李應元的敦化南北路輕軌計劃應該有個前提,而這也是他當時的政見:把北端的松山機場廢了。飛機場那邊除了他要建造的公園之外,有足夠的空間蓋輕軌的機廠。至於南端,就像巴黎環狀輕軌局部通車那樣,利用V字型換軌,即可讓到底站的列車換走另一邊(可參考目前的Google街景服務)。

    我還是認為信義路本來蠻適合建輕軌(但不能到六段,而是把端點放在五段、五段151巷、松德路之間的三角地帶,那邊應是公有地,只怕不夠大,但可考慮立體化處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