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之意義

online

在民主常態中,市長選舉跟其它選舉一樣,要求選民作三項基本功課:檢視候選人的條件與紀錄;比較他們的施政藍圖;檢討現任者的施政得失。在台灣這個不正常國家,這三項功課往往被棄置不顧,或扭曲誤用。從歷史來看,這種弊病亦見於號稱首善之都的台北市。而相較於某些縣市,首都的病情甚至更形嚴重。


九四年選舉自始即循兩個軸線進行。其一是眾所詬病的市政。捷運工程、塞車、垃圾等問題所引發的民怨幾乎注定了黃大洲的出局。其二是國民黨分裂所形成的三黨競爭。國家認同與族群認同構成此競爭態勢的底盤,並牽動著選票的流向而決定了選舉結果。綜言之,市政問題只是那場選戰的起跑點;認同問題方為其主戰場。

陳水扁亮麗的市政成績讓人倒果為因地以為,首都市民曾純然為了市政改革而選出一位好市長。雖擁有近八成的滿意度,陳市長卻以不到五成的得票而連任失利。這說明了至少有兩成的選民視市政為次要議題。就北市的特殊選民結構來看,這類選民的比例其實應不僅於此。

兩千零二年的改選印證了以上解讀。選舉過程中,許多重要問題都被略過:馬英九是否兌現他四年前的政見?擊敗了一個廣受肯定的市長之後,他用同樣的四年做了什麼?其成績是否足以證明前次選舉結果較符合市民利益?重創首都的納莉水災何以造成、市府的救災善後是否及格?從市民安全、環境品質與經濟效益各方面考量,松山機場是否應如李應元所主張地改建為公園?這些都未被認真討論,一如選後不到半年即發生的市立和平醫院事件。

又是一個四年。台北市民是否會仔細檢視這個城市八年來有何改變?是否記得馬英九在前兩次選舉時提出的政見?是否會去檢驗它們是否被實現?是否會去參考謝長廷與宋楚瑜在地方首長任內的成績?是否會比較阿扁在北市落選與長仔在高市連任這兩個現象的因與果?是否會自問自己對這個城市有何期待、跟現況有何不同?這些問題的答案將影響選舉結果。根據此結果,以及整個選戰過程,我們將可對首都的民主政治素質作出最新的定期診斷。

關於本文的 8 則留言

  1. To polin:
    我看也是。台北市的游離選票可能沒有一般所想像的那麼多,而有不少選民不是用鐵票可以形容的,他們簡直就是「不銹鋼票」。
    其實以黨選人本身並不見得有什麼不好。問題出在政黨選擇。台灣有很多選民其實沒有好好就事論事地探索思考自己該支持那個政黨。由於缺乏獨立思考,這類選民的政黨支持往往被媒體、自己的社會背景所左右。結果:公共政策往往都是白談的,最後吃虧的還是選民自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