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

online

「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老子》

桃園機場第二航廈出境大廳,一如平常。詢答叮嚀閒聊吆喝道別,伴著時而穿插的多語廣播,碰撞著建築物的玻璃與金屬,敲擊著日日上演的輪旋曲。


意想不到的插曲:大廳一隅,幾位聾啞者以手語交談。這靜默的插曲點綴著咿咿哦哦的喉聲。修飾音偶引旁人注目之,並招來少許夾帶著嫌惡鄙夷的眼神。專注於親友們的手勢,聾啞者並無暇旁顧旁觀者。
往洛杉磯的旅客該準備通關,不然可就遲了。幾批人湧向把關警員,乖乖地排隊,幾位聾啞者亦在其中。此時,早已看膩的默劇本應照例上演:隔著玻璃牆,人們 費力地想讓對方看懂自己的手勢或嘴型。一切全靠揣摩與默契,無奈的溝通使離別更形無奈,尤其對照著聾啞旅人與其送行者的輕鬆自若:新演員的加入讓劇本臨時 更動。但他們很快就會離去,結束這可遇不可求的一幕。
面對玻璃牆,有人拿起行動電話來突圍。一旁,我莞爾暗忖:此刻,因「遠距」而名之的telephone因「穿越」而成了「transphone」。然後,我關了手機,寧取勝乎一籌之無聲。

關於本文的 5 則留言

  1. 沈默的聲音,有時會比聲音更具有力量:
    謝謝您對聾啞者以手語交談的晝面的深入描寫,在眾旅客被玻璃牆阻隔的一瞬間,聾啞者仍能以手語傳遞彼此之訊息,母寧是令人感動與會心的一笑……..

  2. 沈默的聲音,有時會比聲音更具有力量:
    謝謝您對聾啞者以手語交談的晝面的深入描寫,在眾旅客被玻璃牆阻隔的一瞬間,聾啞者仍能以手語傳遞彼此之訊息,母寧是令人感動與會心的一笑……..

  3. v5j2y 桑:
    由近年來關於「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的研究結果來看,「感同身受」的能力內建在人類的神經系統與認知結構中,換言之,是從遺傳來的。
    不過,這種能力應該不等於您所說的「同理心」。從這種基本能力到較高階的認知、感受方式之間,並無一條暢行無阻的高速公路。橫阻在兩者之間的包括人天生的自利傾向(在生物演化過程中,這個傾向的歷史更悠久)、以及社會化過程所可能種植在每個人內心深處的自私或冷漠等等(這就與文化有關了)。減少這種種的阻礙,的確得靠後天學習。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