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對「中國」過敏?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我讀聯合報,快樂得不得了 系列 2)

「名不正,則言不順;
言不順,則事不成…」

孔子
(跟子路互嗆以後)

聯合報的政治立場,大家都知道,自不待多言。若說聯合報對「中國」一詞過敏,有些人會覺得難以置信。但是,如果聯合報真的沒對「中國」過敏,難道說聯合報對「中國」很感冒?過敏還是感冒?還是聯合報吃錯藥?怎麼回事?


中共大舉入侵 華府愛又怕」,這篇報導出現於2006年12月29日當天的聯合報。文中有兩個小標題:「中國入侵華盛頓!」與「中國到底是敵是友?」。要不是怕遭白眼,我還真的很想找幾位聯合報的老讀者來問:到底是「中共」,還是「中國」?

這是怎麼回事?仔細看,內文中用的可全都是「中國」。就此推論,主標題要不是編輯所下的,就是編輯改過的。撰寫該報導的是聯合報的華盛頓特派員林寶慶,「中國」一詞應該是他在引述華盛頓人雜誌(Washingtonian)時,直接翻譯「China」而來的。所以,「中共」出自聯合報編輯之手,應殆無疑義。

旁證之一:同一日的聯合報還有其特派記者汪莉絹在北京所做的報導大陸房地產 明年可望下跌。「大陸」房地產?阿富汗的算不算?報導中所提到的「大陸國情信息中心」,在國際上都被稱為State Information Centre, China,中國人自己也這樣用,茲引兩份文件為例:世界銀行與日本政府合辦的 Annual Bank Conference on Development Economics 之議程表 (word格式)與OECD的這份Business Tendency Surveys

旁證之二來自同屬聯合報系的經濟日報,同一天的該報有一篇大陸工業地出讓設限 地價將高漲,報導中提到「中共國土資源部近日發布『全國工業用地出讓最低價標準』,將全大陸工業用地區分成15個等級」。這個中共國土資源部」的官方網站首頁自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土資源部」耶!

旁證之三:經濟日報同一天的這一篇大陸整合面板業 三大廠可能合併提到「大陸若成功整合面板業,未來恐將成為全球面板業第四勢力,挑戰台日韓三國在全球面板產業的領先地位」;對於同一件事,海峽彼岸的21世紀經濟報導則說「如果不迅速聯合起來發揮資源互補優勢,中國液晶面板業與全球同行的技術乃至市場競爭距離將進一步被拉大。」

旁證之四:同一天的聯合報的「大陸新聞中心」報導說:「胡錦濤強調,中共是一個海洋大國」。同一件新聞,新加坡的聯合早報則寫道:「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昨天公開宣示中國是個海洋大國」。

好,整理一下,對聯合報而言:中國=中共,China=大陸,中國=大陸。來跟著聯合報一起玩玩代換遊戲吧。

  • 中國石油→中共石油(要是這樣,只有極少數人會去加油吧);
  • 中國信託→中共信託(辜濂松先生別生氣,這只是個遊戲);
  • 中國菜→中共菜(大鍋飯?)大陸菜(韓國菜跟印度菜也都算?);
  • 中國文化→中共文化(連孔老夫子都讀過馬克斯?)
    →大陸文化
    (所以在非洲的金字塔是中國人蓋的);
  • 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中共青年反共救國團(誰反誰?);
  • 中國時報→中共時報(有問題請問聯合報,不過請先讀一讀自家的報紙);
  • 中國國民黨→中共國民黨(已經合併啦?)
    →大陸國民黨
    (那在台灣這個是什麼?)
  • 蔣介石的《蘇聯在中國》→《蘇聯在中共》
    →《蘇聯在大陸》
    (廢話,難道還在夏威夷?!);
  • 中國海南島→中共海南島→大陸海南島(海南「島」?);
  • 美洲大陸→美洲中國(咦,搬家啦?)
    →美洲中共(這倒說得過去,既然那邊現在共諜很多);
  • 大陸棚→中國棚→中共棚(地理教科書要改寫了);
  • 大陸型氣候→中國型氣候→中共型氣候
    (用來形容翻臉跟翻書一樣快的氣候型態倒蠻適合的)…

有人看了以上的清單會叫:「什麼跟什麼嘛!」。的確,這也是我看聯合報上述報導的反應。不只如此,更慘的還在後頭,而且悲劇不偏不倚地就發生在2006年12月29日的經濟日報:海基會 悄悄去中國化。記者林妙容還真是細心:

在海基會翻新出版的簡介中,封面象徵「機會之窗」的框框裡,也如實反應這個觀點,寫著「人性的、善意的、服務的」。

眼尖的人立刻發現,這三字訣和海基會過去的口號怎麼有點像又不太像,那原本「中國的、善意的、服務的」悄悄的被「去中國化」,叫在場的記者都忍不住莞爾。最有趣的還是來自大陸記者的反應:沒有改成「台灣的」算不錯了!


「中國的」改成「人性的」,這樣有比較差嗎?不是更符合普世價值嗎?中國記者會說「沒有改成『台灣的』算不錯了」,這不令人驚訝,如果照我先前所整理的代
換式變成「中共的」,那可就代誌大條了!而且,從聯合報的那幾篇報導來看,我倒要問:聯合報是不是也在「悄悄去『中國』化」。「中國」在聯合報編輯台上,
什麼時候變成了個礙眼的玩意兒?

看到聯合報系這麼在意執政黨的「去中國化」,自己同時卻又樂此不疲地隱去「中國」於自家的報導,大玩狸貓換太子的遊戲,看著看著,我不禁也跟著快樂起來了。

(圖片來源:Washingtonian, January 2007)

延伸閱讀:

福爾摩沙OrzNews,"中國" 信託接手 "台灣" 彩券
慕容理深,一樣快樂兩樣情

by 慕容理深
update 4: 2007.01.03 12:57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最近更新 :






關於本文的 10 則留言

  1. 慕容理深大大引孔子引得真好!跟本文好貼切!
    我很好奇的是,聯合報的編輯台究竟在想什麼?幹嘛對「中國」這麼避諱?

  2. 歡迎&謝謝懸鉤子大大。
    原先只打算引前七字,後來想想,漏掉後七字則不足以言聯合報,這才加上去。至於聯合報編輯知不知道孔子在什麼情境下講這話,那就是他們家的事了。
    我的研判是,聯合報編輯自己多少清楚(但也不見得完全清楚)其用語的怪異處。「中共」是個黨,不是個國家。這是常識。「胡錦濤強調,中共是一個海洋大國」,這種不合邏輯的句子也寫得出來,也真是佩服他們的腦袋。若聯合報的智商高於九十,且若聯合報是誠實的,吾人只能對「中共是一個海洋大國」一句作以下假設:
    1. 對聯合報編輯而言,假如寫「胡錦濤強調,中國是一個海洋大國」,等於承認胡錦濤所統治的是「中國」。這樣一來,要嘛就否定「中華民國」;要嘛就是在肯定「中華民國」的同時也承認了胡錦濤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中國」,而間接肯定了「兩個中國」。承認「兩個中國」等於承認「海峽兩岸一邊一國」。而既然對岸堅持「一個中國」,那就順理成章地變成「一中一台」(同時這也映照出陳總統的「一邊一國」其實是相當含蓄的修辭)。既然聯合報一開始就不想走入這條邏輯路,只好把「中共」一詞當布幔掛在路口,以為這遮得了人們的心智。
    2. 在聯合報編輯的腦中,黨是可以等同於國的。換句話說,黨國體制思想正當化了這個不可能存在於正常民主國家中的等號。
    3. 以上皆是。
    不論哪一種可能,都顯示:聯合報的政治思考真的是很「特別」。雖說「特別」,但非原創,因為那是前李登輝時代的國民黨論述。在歷史的洪流中,這個論述早就觸礁了,只是還沒完全沈下去。是以我會引用孔子言之後七字。我給聯合報的建議是:重配一副眼鏡,度數老早就不夠啦!
    若聯合報的智商低於九十,那眼鏡一事,就當我沒提。又若聯合報是不誠實的,那就是鏡片顏色的問題了——我是說其忠實讀者的。

  3. 常常過來拜讀理深的文章,理深清楚的整理、分析,總是令我佩服萬分。
    你的功力真的很強耶,是台灣的評論新星。

  4. 非常感謝妙子與懸鉤子兩位的鼓勵。
    想起 de la Rochefoucauld的這一句「A refusal of praise is a desire to be praised twice」,本來要講的話就只好吞嚥回去|||
    不過我不是什麼「新星」啦,說是「新兵」還差不多吧^^所以還有待兩位多多指教:)

  5. 「中國的」海基會,是要給國台辦管嗎?
    不講我還不知道成立十幾年的機構有這種荒唐事
    慕容閒有餘力的話來一篇台灣十年荒唐事好了(不亦悲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