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報已矣,民生報萬歲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 (我讀聯合報,快樂得不得了 系列 3)

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

(無奈的)諸葛亮

若是瞎子領瞎子,兩個人都要掉在坑裡。

聖經,馬太福音15:14

民生報雖然出現在本文標題,但並非我們的主要討論對象。不過,這並不是說,那只是掛來當招牌的羊頭,起碼不只。這裡要談論的,沒錯,還是2006年12月29日的聯合報。您也許早已猜到。

已讀過此系列前兩篇者,或許會好奇,為何我對那一天的聯合報情有獨鍾、一往情深。「取樣標準之一致性」是個好理由;但這解釋不了為什麼是那一天。好吧,話說從頭。

那天下午,獨自飲著下午茶,一邊看報。我的報紙引來鄰桌老偝偝的關注眼光。「看什麼看?我的報紙裡面又沒有水果」,我心裡嘀咕道。過了一會兒,老偝偝終於開了金口:「年輕人,少看那種報紙,那種報紙呀,都是胡說八道!」我有點懶得跟他爭辯,要買啥報紙本是俺的自由嘛。基於禮貌,我還是耐心地,不敢看錶,聽完他接下來連珠砲般的長篇政論。「晚上回家可以不用看政論節目了,已經聽夠了」,我暗忖。

這段無聊又有那麼點趣味的故事(讀者您也許有類似的奇遇)差不多結束於老偝偝的慷慨餽贈:他剛剛看過的聯合報。在這之前,我曾插話跟他說,我雖從未買聯合報,但我所讀過的聯合報加起來,其紙量絕對比他從小到大用過的草紙多好幾倍。不過,這並不足以冷卻他推薦聯合報的熱情(他有聽我講話嗎)。既然盛情如此難卻,我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地收下他的禮物。

恰巧,這時老偝偝的手機響起,我也就順理成章繼續我的下午茶(手機還真是個神奇的發明啊)。只不過跟原計畫不太一樣。因為,老偝偝講手機仍不忘以他慈愛的眼神盯著我,加上我還有大半壺茶提醒我不能暴殄天物,我只好誠惶誠恐地讀起聯合報來。OK,「快樂」就此開始。如今已是第三篇,無三不成禮,順便也禮貌地跟素昧平生的老偝偝致謝致敬。

卡達台灣如何比

看過頭條焦點,閱了外國消息,壓軸的是聯合報的民意論壇。其中有篇投書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目光:卡達開大門 台灣呢?

該文開始於一個非常有趣的聯想:

看到張熙懷檢察官被質疑立場親中的新聞,聯想到的居然是多哈亞運的許多報導場景!這個小國卡達正在努力迎向世界,我們呢?正在按著執政黨的指導方向,讓台灣越來越小!

每個人要怎麼聯想,那是各人的自由。可是聯想之後的論述,一旦放到公共言論領域,必會受到讀者的檢驗,甚至批判。該篇投書關於台灣的部分,個人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但由於說來話長,暫且略過不表。此處擬集中討論關於卡達的部分。茲引該文關於卡達部分,共兩段:

以卡達為例,國家小,周圍又有同樣宗教語系的大國環伺,甚至真實的吞併事件就在鄰國科威特發生過!在此情況之下,卡達並沒有關起門來加強敵視強大鄰國,不但積極辦亞運,讓西亞諸國觀眾來去自如,亞運場邊鏡頭盡是西亞各國的國旗,表演節目中也盡量涵蓋多數阿拉伯文化的共同主題印象,不會刻意的抽離出其中的「卡達」文化,而刻意的「去阿拉伯化」

想一想,阿拉伯人在近期歷史中展現的性格,卡達如此資源豐富的小國,會天真的以為周邊大國都很友善不想併吞他們嗎?他們的錢不夠買更多軍備嗎?但是他們的選擇是砸錢辦亞運,開大門「迎虎狼」惡鄰來玩

引文中標示紅色的部分,跟現實有相當的落差。首先,科威特並非卡達的「鄰國」。從地圖上看,兩國疆域並不相鄰,而且距離甚遠。照這種「鄰國」的定義方式,韓國也算台灣的「鄰國」囉?比較精確的講法是「鄰近國家科威特」或「同區域內的國家科威特」。不過,這還算小問題,嚴重的在後面。

從作者說卡達「周圍又有同樣宗教語系的大國環伺」,然後問道卡達「會天真的以為周邊大國都很友善不想併吞他們嗎?他們的錢不夠買更多軍備嗎?」,我們可以看出,作者對中東歷史與情勢缺乏基本的瞭解。

卡達是個半島,其陸上鄰國只有沙烏地阿拉伯。沙烏地阿拉伯國是個大國沒錯;但一直到今天,沙烏地阿拉伯國從未對有過像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那樣的侵略意圖或準備。

卡達在1971年和平地脫離英國獨立,在獨立前曾短暫加入由鄰近國家組成的聯邦,但鑑於該地區的複雜情勢,最後選擇自己單獨成立一個國家。這使得該聯邦在七缺一的情況下,在1971年宣告正式獨立成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就我所知,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從未企圖染指卡達。

誠然,沙烏地阿拉伯與卡達兩國的邊界爭議曾在1992年秋天引起短暫交火,造成兩名士兵死亡。但這項衝突在同年12月就以外交手段平息,兩國也隨之開始修好,並在1999年共同確定其邊界。

在宗教上,卡達與沙烏地阿拉伯同屬Sunni派,雖然卡達的信仰主流深受Sunni派的Wahhabism影響,但Wahhabism在沙烏地阿拉伯境內也存在。沙國不會笨到因為看Wahhabism不順眼而出兵卡達,而由外患來引發內憂。在沙烏地阿拉伯,伊斯蘭教信仰雖然很重要,但該國離宗教狂熱式的政治真的還差得很遠。

跟卡達發生過真正嚴重軍事衝突的其實是島國巴林。兩國為了爭奪幾個富含油礦的小島鬧得不可開交,戰火開始於卡達出兵佔領Fasht al-Dibal島。此一爭端最後交給位在海牙的國際法庭仲裁,國際法庭在2001年作出最後判決,而兩國也都接受宣判結果。

大家都知道,伊斯蘭世界最大的宗教分歧存在於Sunni與Shia兩派之間。Shia的大本營在伊朗,而伊朗與卡達隔海相對。雖分屬兩教派,兩國高層一向都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

伊朗會不會攻打卡達?有可能,如果伊朗領導者頭殼壞去的話。有點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渡海攻擊所需的兵力通常必須遠大於防守的一方。在雙方戰備的物質與精神素質相當的情況下,攻者出動的初期兵力至少得是對方岸防的七到十倍。而這還有個前提:攻擊者必須有足夠的海空運兵能力。伊朗算得上個陸軍大國,在兩伊戰爭也培養了相當的作戰經驗;但要看到伊朗具備渡海攻擊能力,起碼還得等個二十年以上。此外,跟卡達隔海相望的伊朗沿岸地區,居民大多是Sunni派,在發動渡 海攻擊前,伊朗還得先擺平這一個麻煩。

截至目前為止,伊朗頂多能對卡達發射飛彈。但是這只能當恐嚇勒索手段,真正要達到佔領的目的,還是得靠地面部隊。就算要恐嚇勒索,也還得看看卡達背後那個Sunni派大哥沙烏地阿拉伯的臉色,何況還得顧慮到在回教世界佔壓倒性多數的Sunni派國家的反應。

最重要的是,今天任何想出兵卡達者都得考慮到一點:美軍。眾所周知,美伊戰爭時的美軍指揮中心就設在卡達。而在此之前,卡達跟美國已在2002年12月11日簽訂軍事合作協定。美伊戰爭接束後不久,本來留駐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美軍因政治因素大量遷出,到哪裡去?卡達。就算不考慮這些,美國長期在波斯灣放至少一支艦隊,以確保石油運輸安全。賓

關於本文的 13 則留言

  1. 巴林也有美國海軍駐防。我住過巴林,我知道。事實上巴林與美國相當親近,在這種情形之下,要跟卡達打大戰爭,應該是很困難的。
    我看不懂的是,什麼是「卡達」文化?卡達人就是阿拉伯人啊?當然沒有必要去阿拉伯化吧?我知道波斯灣小國有許多來自南亞與東南亞的「打工族」,這些人即使待很久,但還是與統治的阿拉伯人王室不一樣吧?
    >>開大門『迎虎狼』惡鄰來玩
    這句話真的不知所云。沙烏地阿拉伯有拿九百枚導彈對著卡達嗎?伊朗有嗎?(後者處心積慮地,是想對付以色列吧?)
    能看完這種荒謬的文章,還能覺得很快樂,慕容理深大大的修養真是使人佩服啊!

  2. >巴林也有美國海軍駐防
    感謝懸鉤子大大的補充。的確,從二次大戰後不久,美國在中東的海軍大本營即設在巴林,而目前美軍第五艦隊的總部正是位於巴林的首都。
    關於卡達文化,我所知悉的非常有限。從看過的資料與一些對中東國家的認識來判斷,「卡達文化」應該相當程度地受西方文化影響。如果說有「去阿拉伯化」的話,應該早在英國殖民時期就有。就其它一些殖民地的歷史來推想,卡達文化應該是在(某種版本的)阿拉伯文化與回教文化為基礎,接納某些西方現代文化的因子。
    更廣泛地說,當代各國文化全都是雜種文化,隨時都在更新本國文化的同時,一方面邊緣化原有文化的某些成分,以配合現代生活,一方面卻又加強原有文化的某些成分,以彰顯自己的與眾不同。
    台灣文化亦然,而且最遲在十九世紀(尚可前推至十七世紀)就踏上這條路。台灣每個人可能常常在「去中國化」而不自知;相反地,像民進黨政府大力經營故宮博物院,能說那是「去中國化」嗎?我們可以說那是國家在利用故宮賺錢;但若仔細看故宮這幾年在做什麼,我們也可以在裡面看到一種中國文化的新面貌。
    如果真的要堅持保留所謂的「中國文化」,那請一千多萬台灣女性開始裹小腳囉?姑且不論這種想法本身有多荒謬,只要對漢文化有點知識就知道,漢人也不是自古即崇拜三寸金蓮。
    把漢文經典拆得支離破碎來在學校教,名稱叫「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在真正受古漢文教育的人(包括在日本殖民時期上私塾的)看來,那根本不倫不類。就我來看,那是一方面在發揚中國科舉文化,而同時在毀斷中國思想精髓之傳承。
    文化是動態、多樣而複雜的。目前被冠上「去中國化」「罪名」的人,每天都在延續著中國文化(或精確地說,漢文化),而整天舉著「中國」大旗的人自己對中國文化的認識可能反倒還不及一個台獨份子深。
    深刻地思考何謂文化,就會發現:中國文化不會消失,中國文化不曾存在。把地名隨便換一個,亦然。
    >沙烏地阿拉伯有拿九百枚導彈對著卡達嗎?伊朗有嗎?
    哈哈,其實這一句話就夠用來反駁。您較我有效率得多了,佩服:)
    從賓拉登的角度看,卡達是美國這個大虎狼的爪牙呢。
    >能看完這種荒謬的文章,還能覺得很快樂
    經您這一提醒,我開始擔心有人會覺得我是自虐狂,呵呵。
    話說回來,醫生豈好見愁眉苦臉之人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自嘲中)…

  3. 巴林與美國的親近,還可以從麥可傑克森在司法官司結束後,就跑到巴林住去一事看出來。
    其實,這篇文章,「卡達」兩個字完全可以代換為「巴林」。作者這樣的理解證明完全不瞭解中東宗教的情勢。
    >>經您這一提醒,我開始擔心有人會覺得我是自虐狂,呵呵。
    我真的有一點擔心哦!呵呵~~

  4. 看您分享的「老背背極力推薦聯合報」這故事,讓我想起我同事的例子:一位非聯合報不讀的英文老師,對著正在看自由時報的另一位同事說:「自由時報的報導非常偏頗!」。另一次則是在台中市的麥當勞目睹一位手拿聯合報的老背背向鄰桌陌生的媽媽推薦馬英九有多好、民進黨有多爛,語氣熱中、口沫橫飛,渾然不曾察覺陌生媽媽一副不想聽又顧及禮貌不得不聽的表情….。
    聯合報的讀者真是太神奇啦~

  5. >麥可傑克森在司法官司結束後,就跑到巴林住
    驚人的觀察力與記憶力。這樣的聯想高明得多了。
    >「卡達」兩個字完全可以代換為「巴林」
    非常同意:)
    >我真的有一點擔心哦!
    ||| 不過呢,這個系列暫告一段落,否則我很快就會鞠躬盡瘁滴…(也許有人看到這消息後會鬆一口氣。哈哈,嘿嘿。)

  6. 歡迎茶碗蒸大大。並感謝您跟大家分享這兩則故事。
    如此看來,這種「聯合報忠實讀者傳奇」可能早就已「遍地開花」,而我所遇見的不過是奇葩之一^^

  7. >>大家都知道,回教世界最大的宗教分歧存在於Sunni與Shia兩派之間
    知道的人不太多吧
    尤其是聯合報XD
    抽離現實情勢之後,怎麼掰都行啊
    就算把「卡達」換成「盧森堡」
    我看聯合報的讀者們也不會發現

  8. >知道的人不太多吧 尤其是聯合報XD
    至少在兩伊戰爭以後的西方世界,這是呈國際政治的ABC。各國大報編輯應該至少知道有此區別,對地方小報而言,這的確是無用的知識。
    >盧森
    burg^^
    拿張世界地圖來作填充題考試,統計一下,想必會得到非常有趣的答案…

  9. 現在已經不是兩個瞎子的問題
    是一個瞎子找了200個圍事跟著
    還威脅另外五個明眼人:你們不跟我走,我就叫小弟扁到你們躺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