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擋什麼(1)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When people once are in the wrong,
Each line they add is much too long;
Who fastest walks, but walks astray,
Is only furthest from his way.

Matthew Prior (1664-1721)

四月二十日,國民黨在立法院擋下了「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二十六條修正草案」。民進黨立委陳金德所提的這項修正案意在規定「犯貪污治罪條例之罪,受有期徒刑以上之判刑,尚未確定或判刑確定者,不得登記為正副總統候選人」。國民黨在最後關頭取得其兄弟親民黨的奧援,而阻擋了這個俗稱「排馬條款」的法案,可謂有驚無險地打贏了一場護馬戰役。但從整個戰場看,民進黨不見得是輸家,而國民黨本身不但未贏,而且是真正的輸家之一。

若是在一個正常民主國家,肩上背著那種弊案的政治人物幾乎無任何勝選機會。而其所屬的政黨也不敢提名這種人,不僅因為無用,而且還怕被跟著拖下水。在這種情況下,類似的立法其實沒有必要。

但在作為新興民主國家的台灣,「反貪腐」可以喊得震天價響,而涉貪沾腐的人出來競選卻還是有贏面。其原因有很多,包括意識型態、族群與階級偏好、媒體包裝、金錢撐腰,或以上皆是。因為這種特異生態,所以才會有人覺得這種特殊法律有必要。

以目前國會的勢力分佈來看,此修正案幾乎過不了關。若過不了關,明年的總統選舉將是台灣民主正常化程度的一個重要驗收點。人們(包括國際社會在內) 將可從這場選舉評量台灣人民對貪污的在意程度、對公共事務的掌握程度(例如:起訴書讀了沒?)、對憲政體制的理解程度(也就是說,選民們是否考慮過:若馬 英九的貪污官司未了而當上總統,則可受憲法第五十二條保障而暫時免遭訴究,而懸案的陰影將罩在總統府上空整整四年)。

就算這個修正案未能堵住馬英九通往總統府的路,他也未必走得到目的地。指標之一是民進黨總統初選的熱度。想當年馬英九尋求連任台北市長時,民進黨內 一片「誰去掛鈴鐺」模樣,無人主動請纓上陣;反觀此時,要選總統的可以坐滿一個牌桌喔。原因很簡單,讀過侯寬仁那本起訴書的人都知道(實在有夠詳細, Orz),別說裡面有充沛的選戰子彈可用,連砲彈都有咧!更何況,好死不死,去年不只有紅衫軍,還有在野黨一再提出、欲罷不能的罷免案。民進黨只要把當時 馬英九那些人的言語說詞,乾坤大挪移地一字一句回敬,別說2008,就算到2012年也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去年國務機要費案偵查尚未結束時,國民黨即已要求陳總統下台;今年馬英九已遭起訴,而國民黨立委卻到法院相挺。兩相對照之下,去年的「反貪腐」就像 齣荒謬劇的第一幕。這些人除了重複馬英九那些自相矛盾的說詞之外,始終拿不出什麼來證明自己不是雙重標準。一堆想出來選立委的國民黨人就等著對手把「挺貪 腐」的紅紙貼在自己的額頭上吧!

所以,國民黨繼續支持馬英九,即犯了一個天大的戰略錯誤。從馬英九宣布參選至今,國民黨並未深刻評估其策略的風險與代價。這次在國會擋總統副總統選 罷法第二十六條修正案的動作無異是在一個風險值極高的標的物上繼續加碼投資。從國民黨黨內初選到這個修正案,國民黨都有下車、切割的機會。但他們還是往相 反方向走,以一連串的錯誤政治判斷而持續地使該黨原已不佳的「信用評等」加速下滑。

選擇馬英九,國民黨擋了自己的路,擋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待續)

延伸閱讀:

福爾摩沙OrzNews,國親合力封殺排黑
高達宏,「污馬」成了政治利益角力的籌碼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4/26 03:04:29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國民黨, 政治, 立法院, 馬英九
Del.icio.us : , , ,

關於本文的 8 則留言

  1. 所以我一直覺得,馬英九跟國民黨在挖陷阱給自己跳,還挖得不亦樂乎、跳得不亦樂乎~

  2. 同意Tiat兄所言。
    集編導演於一身,將半屬希臘悲劇式與半屬荒謬劇式的故事,以肥皂劇與丑鬧劇風格交替演出:國民黨真的是不世出的銹異造物呀!

  3. 先打聲招呼,好久不見!先前與您討論過教科書問題。
    雖然我認同上述所言,「馬英九跟國民黨在挖陷阱給自己跳,還挖得不亦樂乎、跳得不亦樂乎~」
    但我覺得國人的民主素養似乎還是不足,分辨不出好壞與是非,一旦認定自己是支持馬的,就挺他到底,不容別人破壞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完美。

  4. Jenny Hsiao:
    好久不見! :)
    如果明年這些馬迷讓他贏了,那就是台灣也跟著跳下去。
    我認為,您所提到的民主素養問題底下,還有個思辨能力的問題。同樣這個思辨能力的問題也見於我們稍早所討論的教科書爭議。台灣民主目前欠佳的健康有賴公民整體素質的改善來醫治,這是一條漫長的路,也得靠更多人在不同的領域(如教改)上出力。

  5. 思辨能力的問題,的確是個更需要改造的地方。
    人們早已知道台灣媒體不可信賴,只喜歡截取勁爆內容而捨棄受訪者真正要表達的意念,卻老是隨之起舞。以之前蔡英文抗稅之說為例,我相信他說出這樣的話,是有其時空背景因素的,而媒體什麼也沒報,只說「蔡英文抗稅」,還有人依據這樣的媒體報導大肆躂閥…真讓人心灰。
    有時候,事實就擺在眼前,而不是媒體報導的那樣,人們卻選擇相信媒體而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6. Jenny Hsiao:
    唉!同樣的感嘆於吾儕簡直如家常便飯。問題的結還是得從教育著手去解。偏偏開倒車的背多分一族正在謀奪教育政策的決定權,而且還有不少人支持。再嘆之餘,也只能希望大家一起努力,透過Web的途徑,繞過主流媒體壟斷,來深化改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