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茜,那一夜,妳怎麼可以幹這樣的事情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魚夫等著,《真相陳文茜》
台北,水永國際,2004
圖片來源:博客來

 

六月十五日,台灣發生許多件大事,包括高雄市長選舉訴訟一審於今日下午宣判。晚間,中天電視的「文茜小妹大」果然一開始就談論這件新聞。假如我是陳文茜的話,我才不會談這個主題。

我就等著陳文茜說一句話,果然讓我等到了。她果然照著法院判決的理由說:在選舉活動時間結束後,陳菊陣營「怎麼可以幹這樣的事情」。哇哈哈!陳文茜,妳以為電視機前面看妳節目的全是失智老人嗎?還是妳自己的記憶出現了空白。以下這件事,到今天還有很多人津津樂道,讓我來提醒妳一下:

自言第一次踏進連宋全國競選總部的陳文茜首先表示,「連戰下午宣佈停止所有競選活動,並要求19日深夜12時前能公佈真相,可是現在距離事發時間已超過9小時半,陳總統傷勢也已穩定、回家休養之外,我們並不知道真相。」她也質疑,台灣沒有國安單位嗎?總統受傷時,台灣400多位國安人員在那裡?總統受傷時,為何不選擇近距離的台南市成大及其他較近的醫院,卻遠至5.6公里的台南縣永康奇美醫院。

陳文茜指出,因為有奇美護士向她們檢舉,指出今早槍擊事未發生前,已有國安局人員到奇美醫院先行視察,並清查現場;同時奇美醫院醫師向她檢舉,阿扁的就診紀錄已遭篡改。陳文茜呼籲,如果此事為真,希望奇美醫院醫師與護士能站出來說實話。 (東森新聞, 2004/03/20 00:33

陳總統中槍時間是下午1點45分。所以,陳文茜在國民黨記者會的講話時間已超過晚上10點,也就是超過法定競選時間。陳文茜妳又「怎麼可以幹這樣的事情」?

馬英九的用語也很有趣:

判決的理由來看,法院認定,投票當天的記者會違反選罷法,初步是還給黃俊英一個公道,希望二審可以確定,未來選舉的時候不會玩這個花樣。(中廣新聞網,2007/06/15 20:50

上面提到的那場讓以「奇美小護士」舉世聞名的記者會,馬英九也是主要出席者之一,難道馬英九也把腦中的這段記憶給刪除得一乾二淨?

無黨籍立委陳文茜、前總統李登輝侍衛長王詣典及立委吳敦義、桃園縣長朱立倫等人,今夜在連宋全國競選總部總幹事馬英九陪同下,代表民眾提出合理的質疑。馬英九也公開表示,連宋全國競選總部提供1000萬元緝兇獎金,盼能抓到真兇,釐清疑點。 (東森新聞, 2004/03/20 00:33

至今奇美小護士仍不見蹤跡,至今這幾個人也沒為那場記者會的「玩花樣」負過任何責任,連句說明都沒有,更不消說一聲道歉。更荒唐的是,還有人傳話 說,馬英九會找奇美醫院詹啟賢院長當競選搭檔。詹啟賢頭殼壞去了嗎?不會吧,我看八成是出這主意的人頭殼燒壞吧?!(不久之後,我們便會知道答案,嘻!)

話說回來,照陳文茜與馬英九昨天的邏輯來推論,在2004年總統大選,如果不是被馬英九一干人等在半夜開記者會、「玩花樣」而影響選情,陳水扁的得票率應該比實際開票結果更高喔。

陳文茜與馬英九難道真的以為,他們在三年前那一夜裡聯袂所玩的「花樣」已經完全被公眾遺忘? 歷史不是拍立得傻瓜相機,不會馬上告訴人們:誰傻瓜、誰聰明、誰被誰看不起,誰會被歷史唾棄。歷史可怕的地方之一在於:我們永遠無法預知,底片何時顯影–可能 明天,可能得等百年。真正的智者在底片顯影前,就多少已看穿鏡頭前的真實;道地的愚者則只看得到自己在鏡頭上的倒影,而且,啥麼都看不清。

附錄:關於馳名海內外的奇美小護士之東、西洋文報導摘錄

That legislator, Sisy Chen, maintained that hospital staff had been alerted Friday morning — hours before the shooting — that Chen would come to the facility. She also contended that Chen's hospital records had been tampered with and that the bullet retrieved from the president's stomach was a different caliber from the shell casings found at the scene. ( Los Angeles Times, March 21, 2004)

一方、19日深夜の国民党の記者会見で、同党の連戦・総統候補を支持する無所属の陳文茜立委(国会議員)は、奇美病院の看護士から聞いた話として、19日の朝に治安担当の国安局の職員が同病院を訪れ、病院内を調べていったと話し、事前に事件に関する情報をつかんでいたのではないかとの見方を示した。(総統、副総統撃たれるも予定通り投票開始 台湾総統選挙,日刊ベリタ, 2004年03月20日)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7.06.16 02:11:38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國民黨, 政治, 選罷法, 選舉, 陳文茜, 馬英九
Del.icio.us : , , , , ,

關於本文的 17 則留言

  1. 據報導,黃俊英還打算對陳菊今天記者會的說法提出告訴。泛藍就繼續玩下去吧,越玩票就越少,到時候順便把馬英九的選情給賠進去啊~~XD

  2. 真不懂為何總是有「笨人」在關鍵時刻替綠營凝聚士氣,加油打氣還沾沾自喜?
    藍營是都沒能人了嗎? 哈!

  3. >她也質疑,台灣沒有國安單位嗎?總統受傷時,台灣400多位國安人員在那裡?總統受傷時,為何不選擇近距離的台南市成大及其他較近的醫院,卻遠至5.6公里的台南縣永康奇美醫院。
    ———————————————————
    沒住過台南不要講這種白癡話。
    到市區的成大有多少馬路和紅綠燈要過她知道嗎?
    有一次林保華夫婦來台南我請他們吃飯,他也問我同一個問題(顯然造謠是有動搖軍心的作用)。我就二話不說開車帶他到現場路線實地考察。
    只要有朋友來時間許可我就帶他們走一圈。順便拍照。

  4. 民生寓所縱火犯抓到了,草山行館傳說中的綠營激進縱火犯在哪
    高雄走路工發放人都被起訴了,奇美小護士在哪?

  5. a-fu大大:
    感謝您!
    順此感謝鯨魚網站的抬愛!
    蕭大大:
    同意,藍營是沒能人,而且,更慘的是:不可能有能人。
    Pig大大:
    還有游盈隆,最典型的例子。
    鉑鎂鑼大大:
    嘿嘿嘿 XD
    逸峰大大:
    我有幾位親戚住台南,就在成大附近。他們也知道往奇美醫院送是理所當然之事。
    我把林保華、阮銘、曹長青等幾位先生的文章列為必讀,不但因為他們對共產黨有透徹的認識,也因為他們看台灣有時看得比我們清楚。
    黑手黨老大:
    算民進黨倒楣,得花許多時間對付慣性說謊者與妄想症者。不過,真正的問題在於,還是有許多選民堅定支持那些滿嘴胡說八道又從不認錯的人。跟這種人處在同一個國家,還真是倒了八百輩子的楣(或用術語來說:「累世業障」)。

  6. 國家主人選舉投票選贏的,竟然不算有效當選?法官心証未免澎漲得太離譜了吧!抓賄選不能開記者會、大聲嚷嚷,否則即屬以不當方法意圖使人不當選?難道賄選是正當?合法?法律崇尚公平正義,竟不在賄選被害人之此一方?幾十年來選舉賄選處處進行,可都有主動抓清楚?

  7. farn dad 大大:
    (謹慎而)樂觀看待的話,一審的偏頗總比偏頗的二審好。現在我們對一審判決書的批判有助於提供一個輿論環境,拉高整個社會的思考層次。剩下的只能希望二審能有其該有的層次,以及司法審判該有的持平與嚴謹。

  8. 陳菊太冤枉!
    「我國」法官,一試及第,即得披法袍,依法獨立審判,惟仍無「民意基礎」,並無選票為其後盾;「選票乃憲法上國民主權之行使!」以一判決,扭轉一個直轄市長選局,幾百萬人選票爭逐,斷然排除如此激烈高市選民之民主決擇,判決理由須有堅強而有力之交代!
    合議庭法官「二比一」宣判:「選舉有效!但當選無效!」哈!法官在法制史上留名,未免太容易!對手不賄選,此方抓賄,當然要宣告周知於市政主人、媒體、有司當局…,究責追失,應兩陣營公允;選舉活動截止,續行抓賄造勢,是有違法,但對手同步反擊,就非造勢?就非違法?小瑕疵違法推翻大選舉局勢,憲法並未容忍法官如此恣意專斷。

  9. farn dad大大:
    考試及格後還有個司法官訓練;不過那改變不了什麼。
    我認為「判決理由須有堅強而有力之交代」是個關鍵。一審判決之所以無法服人,正因為它有許多論証上的漏洞,而且是無從補起的漏洞。因此,我對二審較傾向於樂觀:既然一審法官差不多把對黃俊英有利的論點講得淋漓盡致卻又無法以之服人,將來二審理應從這裡開始減掉傾向於黃俊英一方的砝碼—除非負責審理的法官們想承擔更大的歷史罵名。

  10. 噓噓小姐:
    妳怎麼可以連夜狂call各大媒體
    不得再追蹤報導連夜把大光頭埋在你胸脯裡社交的
    光頭男?
    妳怎麼可以幹那種事??
    我們想知道耶….

  11. 小高兄:
    雖然台灣媒體數量不少(新聞畫面中的採訪者的麥克風加上錄音筆,陣仗可觀—外國人可能會以為我們是人口兩三億的國家),但真正在背後講話的也不過幾個小圈圈。對某一小撮人而言,同時操控許多媒體並非難事;至於政府,它只不過是個配著槍、卻沒子彈的觀眾。

  12. 你當真只允許別人用一般道理做事情, 不許大家看見邱義仁電視上的奸笑? …太低估百姓的眼睛了!!!
    拜託別再拿藍綠立場論是非了!!!
    我們國家馬上就要100週年了,很多制度,很多社會結構老舊了當然需要改革,但重來沒到須要到革命的地步,每天開放的新聞節目報出負面壞消息,都是我們自己的台灣子弟在社會中養出來的,我們一起反省檢討,責任最重是教育單位,跟哪個政黨沒啥大關係,要不我們可以統計一下,犯罪率看是台北人壞還是南部人壞 ? 台灣人壞還是外省人壞 ? 有意義嗎 ? 其實政黨換來換去,公務員還是那批人,警察還是原來的警察,小偷也沒換工作以表支持,我們家中問題還是自己要解決沒人來幫忙,頂多是多幾個紅包項目,但是稍後會加稅要你多貢獻一些。
    只有教育要好好整頓,才是根本之道。讓大家換換心,增加些解決問題的技能。
    http://blog.udn.com/pharos01/4405064

  13. pharos01:
    「只有教育要好好整頓,才是根本之道。」教育政策不是跟政黨的政策有關嗎?
    想到「政治文化」和「政治社會化」這兩個詞,可惜在下政治學都還給老師了,我想就請您回去翻翻政治學課本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