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陽謀,老美謀什麼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A people that values its privileges
above its principles soon loses both.
Dwight D. Eisenhower

 Finally, you have broader considerations
that might follow what you would call
the "falling domino" principle.
You have a row of dominoes set up,
you knock over the first one,
and what will happen to the last one
is the certainty that it will go over very quickly.
So you could have a beginning of a disintegration
that would have the most profound influences.
Dwight D. Eisenhower
at the President’s News Conference
of April 7, 1954

自從美國國務院公開表示不支持我國推動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的公投以來,台美關係頻受輿論關注。面對美方壓力,民進黨打出一張打算讓老美啞口無言的牌:美國自身是民主國家,怎麼可以反對他國辦理公投。

對於此論述,中研院近史所研究員張力以美國在1954年時,曾接受聯合水果公司遊說而策動瓜地馬拉政變,推翻民選總統阿本斯(Jacobo Arbenz Guzmán),扶持右派獨裁政權之例來說明「美國可以為維護國家利益,犧牲掉民主的原則」(張力,〈出賣民主求利 老美曾幹過〉,《聯合報》,2007年6月21日)。「 美國擬定外交政策,總是先考量其本國利益」,張力所言甚是;不過,這應只是理解美國對外政策的開始,而非其結論。

先來瞭解一下瓜地馬拉的那段往事。張力先生相當精簡地說明了其來龍去脈:

一九五○年,阿本斯獲選為瓜地馬拉總統,次年三月就職,其支持者雖有共黨人士,但新政府並非共產政權。為解決嚴重的國內農工問題,阿本斯開始推動溫和改革,根據其施行的土地改革法,沒收了總部設於美國的聯合水果公司大批土地。聯合水果公司遂向艾森豪政府展開遊說,後由中央情報局策劃,支持流亡在宏都拉斯的阿本斯政敵入侵。阿本斯雖向聯合國求助,卻遭美國百般阻撓。阿本斯遂在一九五四年六月二十七日被迫辭職,流亡海外。

老美在瓜地馬拉所策動的政變其實既非空前,亦非絕後。就在阿本斯政權被推翻的前一年,英美兩國的情報特務機構聯手在伊朗策動政變,拉下透過民主選舉產生的總理Mohammed Mossadegh,使巴勒維(Mohammad Reza Pahlavi)獨裁政權復辟成功。這項以Ajax為代號的秘密行動之發起者是英國,而非美國。由於Mohammed Mossadegh 的國有化政策危及英國在伊朗的石油利益,英國向美國提議共同合作,秘密顛覆當時頗受人民擁護的伊朗政府。英國的盤算是:美國基於防堵蘇聯的政策,應該會同意翦除左傾的Mohammed Mossadegh 政府。英方提議初為美國所拒絕,因為杜魯門總統並不同意對一個民選政府發動政變。直到軍人出身的艾森豪當選總統後,英美雙方才取得一致立場,對伊朗展開行動。而事成之後,老美當然也要在伊朗油田上分一杯羹(參閱 New York Times Special Report: The C.I.A. in Iran) 。

翌年,CIA對瓜地馬拉所策劃的PBSUCCESS行動頗似Ajax行動的翻版:左傾政府上台、國有化政策損及第一世界的經濟利益、國內反對勢力接受外國強權翼助而武裝奪權。(參閱 Kate Doyle and Peter Kornbluh, CIA and Assassinations: The Guatemala 1954 Documents

在瓜地馬拉之後,美國仍繼續夙夜匪懈地在外國進行顛覆活動、政治謀殺、或替獨裁政權撐腰。山姆大叔的秘密行動舞台至少包括:寮國(1955-1974)、多明尼加(1961)、古巴(1961-)、伊拉克(1963, 1968)、巴西(1964)、智利(1970-1975)、Condor Operation 諸國(1975-1983,美國與阿根廷、巴西、智利、玻利維亞、巴拉圭、烏拉圭、秘魯、厄瓜多等右派軍事政府合作,謀殺、鎮壓拉丁美洲異議份子)、尼加拉瓜(1981-1990)。

除了偷偷摸摸之外,美國在冷戰時期也明目張膽地支持許多獨裁政權。僅舉一例,不必捨近求遠:在台灣的兩蔣政權。若無美國大力相挺,兩蔣能否都能平安地活到壽終正寢,那還真是個大問題。當然囉,美國所支持的不只限於獨裁政權,也包括許多民主國家,日本與西歐諸國都是顯著的例子。

陰謀也好,陽謀也好,老美之所以樂此不疲地在世界各地從事這麼多高成本兼高風險的活動,當然不是為了延續西部牛仔的行俠仗義或惹是生非之傳統,而主要是為了維護或擴張其本國利益。

什麼利益?說穿了,不外是軍事與經濟方面的利益。這兩者事實上是相輔相成的:武力之延伸有助於保障資源獲取、物資運輸、以及市場的擁有;而在海外所得的龐大經濟利益又可以源源不絕地維持強盛的軍事力量。

在珍珠港事變之前,美國的基本政策頗似十九世紀大英帝國的擴張、控制模式,亦即以軍事力量作為經濟貿易的後盾。

珍珠港事變後,美國痛定思痛所學到的教訓是,為了防止他國之間的戰爭延燒到自身利益與安全,必須積極地防患於未然。於是,戰後美國的全球政治軍事的佈局成為優先考量。另一方面,蘇聯勢力在二次大戰後的迅速擴張促使美國採取圍堵策略來爭奪主導權。此外,軍事科技的進步,包括長程轟炸機、核子武器、長程飛彈的陸續問世,使世界強權的決戰變成可以隨時登場的殺戮遊戲。在由之而生的冷戰對峙中,全球規模的政治軍事佈局成為攸關美國國家安全的重要關鍵(古巴飛彈危機最能說明這種迫切性)。因此,雖然在美國的對外政策中,石油、礦產乃至農產品如水果等商業經濟利益仍極獲重視,但比起軍事戰略佈局而言,還些還算是次要問題。例如,美國在印度支那半島的軍事行動,從越戰到美軍在寮國的秘密行動,都是戰略運作的產物,而非能以經濟利益解釋之。

印度支那半島其實只是美國在東亞的戰略部署之一環。美國在冷戰初期即在南韓、日本、台灣、菲律賓等國進行軍事部署,這些國家並非美國主要的物資來源,當時也不是重要的美國產品市場,甚至美國還大量金援之。美援並非慈善事業,也不是像國民黨政府的宣傳品所說的那樣,是基於「邦交情誼」,而是為了構築其在太平洋上對抗共產勢力擴張的第一道防線。

為了貫徹其圍堵策略,美國奉行所謂的「骨牌理論」。為了防止一張骨牌倒下後的連鎖效應,美國不惜用一切手段阻止共產主義蔓延至鐵幕之外。美軍之所以捲入越戰,就是怕從越南失守開始,東南亞會整個淪陷。在亞洲如此,拉丁美洲這個美國的後院就更不用說了。張力先生在其投書中有言:

研究此事件的美國歷史學者指出,當時的瓜地馬拉並無可能成為共黨國家,美國則摧毀了一個經由民

關於本文的 10 則留言

  1. 以台灣長遠利益看來,除了日、美以外,當再積極找一國家當好朋友,也許是俄羅斯、也許是印度,方式自當是經濟、企業體、開發等等合作,有三隻腳以上,台灣獨立就安穩

  2. 非常佩服慕容大的觀察與分析。
    我也認為台灣的地理位置是福也是禍,全看台灣島上的人民會不會打這手牌。
    依照最近的情勢,我認為入聯公投是差不多該推動了。美國政府和人民一直對中國市場與漢文化抱著太多不切實際的幻想,而最近中國不論在國際或國內,不管是人權或是商業等方面,都顯露出這個怪獸脫離現代國家的現實這一面,而使得愈來愈多的西方人士重新思考以經濟開放而民主化中國這一個夢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倘若台灣人民能很清楚的說出,我們和他們是不同的國家,我們不要和他們同一個國家,我以為較於過去幾十年來完全不出聲,這樣的動作更能獲得國際間的同情與支持。也對台灣在太平洋的位置,做出清楚的抉擇。現代國家固然在國際間必以自己國家的利益為前提而在國際舞台角力,卻也不可能完全忽視人民的意向。所以如果台灣有足夠的民意展現,我相信會是很大的助力。
    911之後,美國人民對於敵我的認識又有不同的層面。對於有相同價值觀的國家,美國人民似乎有更深一層的休戚與共感。現在自伊拉客撤兵的呼聲這麼高,除了對布希政府的不信任,有一部份恐怕也對伊拉克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意向不甚確定。我認為這是很值得我們仔細觀察深入思考的部份。

  3. 還是得認真面對 – 台灣於太平洋軍事棋盤的下一步

    台灣的地理位置到底是福分?還是禍害?你覺得呢?我在台灣出生長大如果說我不在乎我對這塊土地的感受與未來我想我很難對我自己的情感交代過去所以我以前花了不少時間,來探索上面的…

  4. 鉑兄:
    非常同意。台灣對外政策的確需要更積極的多角佈局。
    在軍事上,俄國對中的壓力比較大,但是中美俄的歷史淵源使台俄關係頗難發展成為戰略伙伴。印度的情形剛好相反。中印之間的歷史糾紛,加上中國與巴基斯坦走得頗近,中印之間的競爭態勢較明顯。只是,以印度的軍力,至多能做到局部牽制而已。
    在經濟與科技的層次上,印度與台灣的合作空間也比較大。此外,在政治上,印度民主政治的根基較深。因此,台印關係應比較容易著手。
    morning 大:
    謝謝。
    您所提到的「出聲」之必要真是一個重點。在西方文化中,如果一個人不出聲表達自己的意見,人家會認為他沒有意見。受漢文化薰陶的台灣人往往並不瞭解這一點,以為在國際社會上表現得乖乖、靜靜的樣子,權益自然會到手。
    另一個重點是表達方式。由政府出聲與透過公投發聲的意義與效果是不一樣的。在國際政治上,政府意見或訴求常會被認為是透過少數菁英表達之間接的、部分的民意。執政團隊會更替,因此外國政府可以選擇以拖待變。若是透過公投來表達,國際上就比較難不聞不問。
    歐洲國家有藉由公投來對鄰國施壓的例子,其策略考量在於:鄰國既然反對我方政府的要求,那麼我們就以公投票數來表達我國政府的訴求背後有那麼多人的支持,藉以向鄰國傳達:你們是否要跟我們多數人槓上,還是要上談判桌進行妥協。
    伊拉克的例子正好可作為「民主、人權觀念在國際輿論中的地位大幅提昇」導致美國與其它西方國家改變對外政策的例證。在冷戰時期,美國遇到不聽話的外國政權時,通常會直接推翻之、然後扶植一個親美政權。為了迅速掌控局面,這種政權通常是威權式的;但老美在伊拉克的計畫並未走這種短期有效的路線,而是打算在當地建立民主體制來進行長期的意識型態佈局。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人們往往忽視,民主化過程可能提高一個國家對外動武的可能性。藍德公司所出版的那份U.S.-China Relations After Resolution of Taiwan’s Status曾把這一點放進台海局勢的評估當中,提醒人們,別以為中國民主化就必然萬事OK。
    Nautica大:
    該圖(還有「第一、二島鏈」圖)的確是出自美國的中國軍力評估報告。為了避免版面擁擠,我把出處標於放大圖下方。

  5. 慕容大,您的觀點跟D黨某些智庫成員的看法一樣!
    根據路邊消息,美國某官員近日曾在未公開場合表示,台灣入聯案,大概只佔美台關係的2%,換句話說台灣作為美國長久以來在西太平洋的軍事、政治、經濟佈局樞紐地位,才是美國利益重點。況且國務院雖然是官方立場的代表,但未必是美國國內涉台利益機構的唯一代表。因此才會一般認為在2008奧運至2010世博會是我們推動入聯公投的最好時機,假如我們的外交工作可以做到讓各國不至於反對,在國際情勢上就成功一半了。班門弄斧的淺見,若有誤請您指正。

  6. 無差別桑:
    大家交換意見、互相切磋,請別如此客氣^^
    從地緣政治分析切入,很難不得出這樣的圖像,更何況相關強權的戰略規劃者亦作如是觀。台灣許多人對此比較沒概念,因為國民黨長期透過教育與傳播體系,以秋海棠配蕃薯島的地理圖像限制了我們的思考。
    您聽到的路邊消息應該不會太離譜,從種種跡象研判,老美的基本態度應該還是希望在朦朧模糊中維持台灣的扈從地位,但國務院太低估這個地位因中國對台、美乃至世界各國的統戰工作而動搖的程度與速度(軍方的看法應該比較不一樣)。
    長期來看,台灣的聯合國會籍有助於降低台海衝突的可能性,這是最符合台美中三方利益的安排。美國怕得罪中國不敢支持此案。北京若有智慧、看得夠遠就宜對這個可保台海百年和平的方案裝迷糊、假阻擋真放水。可惜,目前看不到他們那邊有任何良性轉變的跡象。
    入聯公投之主要功用在對外表達國內民意,其國際宣傳效果絕對遠勝於我們在世界各媒體買廣告與對各國政府、國會的遊說。另一方面,壓倒性的公投結果也有助於我們對外國的宣傳與遊說(「看!我們的人民幾乎都投贊成票)。至於時機,目前看來,只有明年最適合。

  7. 島嶼的名字

    答應幫Nakao審稿的劉神父說他來到台灣的時候那島嶼還叫做福爾摩沙。他還說,後來島嶼換了名字,『沒辦法中國人中國人想用他們的名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