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西「入」台?來觀光?

online
Koxinga_and_Tsou
十七世紀時,誰是台灣的主人?

在一小撮人的主導下,教育部亂改高中台灣史課綱,連犯了好幾個錯:時間點不對、在程序上恣意妄為、不尊重專業。改動後的版本慘不忍睹,這結果不令人意外。我們先來看一個相當簡單的例子:「荷西台」被改成「荷西台」。

字義問題(初級中學程度)

Kingdom_of_Tungning
Luuva,《鄭氏政權在台灣》。紫色表示一般行政區域,綠色表示屯墾區。

原本的「荷西治台」是值得商榷。當時,荷、西兩國都只控制台灣的一小部份,其餘地方仍屬原住民的地盤,所以「治台」的講法並不妥當。然而,改成「入台」也不妥,因為「入」只是描寫空間上的移動,過於含混

舉例而言,「蔣偉寧『入』教育部」,可能是被教育部長召見,也可能只是進去借個廁所,不一定是「入主」。同樣地,單純從語句來理解時,荷蘭人與西班牙人「入台」可能只是「進入島內探勘」,不必然指「入侵」或「入主」。

現在的當權者之所以要改掉「荷西治台」,恐怕不是因為荷、西在台灣的控制範圍太小。說穿了,這項改動只不過是延續他們多年來對「日治時代」一詞的反對。他們一直不明白:在作為動詞時,「治」僅指行為,它是中性的,不帶有「肯定」或「正面」的評價。「A治B」是正面、負面、或兩者皆非,端視前後文而定。例如:

酷吏獄〔…〕(《朱子語類‧卷十》)

孔明先問曰:「龐軍師近日無恙否?」玄德曰:「近耒陽縣,好酒廢事。」(《三國演義‧第五十七回》)

「酷吏治獄」當然不是正面的,而「治」縣官員也可能「好酒廢事」。

另一類用法:被「統治」的對象擺在「治」字之前。在這種情況下,「治」是個形容詞,有「肯定」的意思,例如「家齊而後國(《大學》),或如「 絕聖棄知,而天下大(《莊子‧在宥》)

「日治時代」等於「日本統治台灣的時代」。其中的「治」是動詞,屬於第一類用法,不帶有價值評斷。有些人弄不清兩種用法的差異,因而把「日治」視為對日本殖民政府的肯定,連帶著也對「荷西治台」看不順眼。課綱並非聖經,當然可改;可是,要改,好歹也該找些文字程度夠格的人吧!(謎之音:讀書若不求甚解、基本功夫不紮實,文言文讀千篇萬篇、讀得再多,都是枉然)

「入」指「由外而內」,「荷西『入』台」可以強調荷蘭人與西班牙人的外來性。可是,相對於台灣,其後的鄭成功、清帝國勢力、日本帝國、蔣氏統治集團也都是外來的啊!既然如此,何不比照辦理,直接把原課綱的「鄭氏統治時期」改成「鄭成功入台」呢?

「鄭氏」改成「明鄭」,還是改不掉其外來性

既無法律授權、又無台灣史專業背景的課綱審核小組罔顧史實,將「鄭氏統治」改為「明鄭統治」。關於這個錯誤,請讀者參閱李筱峰教授的文章〈用歪曲歷史來「撥亂反正」?〉。

課綱審核小組成員也好,隱身其背後的馬英九也好,他們都以自己的學生時代情況來想像現在的中小學生;殊不知,現在的年輕學生身處的網路時代是「千古未有之變局」。今之當權者將「鄭氏」改為「明鄭」,意在把台灣納入明朝(乃至整個中國史)的脈絡。但是,學生早就可以輕易地找到《明史》關於台灣的記述,從而得知,從朱元璋開國到崇禎帝自縊,台灣對於明帝國而言,始終屬於「外國」。

此等資料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在這個部落格,本人發表於2008年的〈雞籠山在哪裡〉已曾引用、解說過《明史‧列傳‧外國四》之目錄與內文。我在當時僅摘抄其中文字;這次換個方式,直接展示《四庫全書》的影像:

明史外國四

上圖紅框中的「雞籠」即指台灣。下圖則是相關內文的首頁;其中關於台灣的地理描述顯示,明帝國朝野人士對台灣的認識相當零碎、模糊:

明史外國四b_600px

無疑地,台灣相對於大明帝國而言,屬於「外國」範疇。把視線轉一百八十度來看,換言之,採原住民的觀點,從大明帝國來台者都是外來者。是以,就算多掛個招牌,把「鄭氏」硬改成「明鄭」,鄭氏政權對台灣而言還是個外來政權。這是稍微動腦筋就可以知道的事。

現在的執政者治國無方,連高速公路收費、戶政系統這種技術性事務都辦不好,自知已經騙不到多少成年選民,只好轉而矇騙未成年的學生,而且用的是粗暴的手法、拙劣的手筆。可悲啊!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