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方瑀在天母(兼談富家子女、北市選舉…)

online
lian_at_tianmu
攝於台北市天母東路45號,2013年3月。

防空避難處所「管理人」連方瑀?從媒體相關報導資料來看,這位「連方瑀」應該就是連戰的妻子。沒人會天真到相信,她真的會「管理」防空避難處所。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的這張標示無非是按照所有權人的資料填寫。

這棟大樓(7+1層)距離新光三越天母店約一百公尺。新光三越為這一帶的房地產加值?或許。其實,這一家分店最初著眼的是天母居民的高消費力。天母在1970年代已是著名的富人聚居之地。近十年來,天母地區已不復見1990年代商業鼎盛的榮景。不過,天母反倒因此而多少找回早先的清幽。由於擁有外僑學校與使館特區,此地區延續著美軍駐台時期的傳統,是高社經地位的外國人落腳的首選區域之一。總之,這個高級住宅區的光環依然維繫不墜。

根據不動產交易實價登錄資料,天母東路上的中古屋價格平均每坪61萬元,每戶大約在三千萬至四千萬元之間。不過,這是住宅行情;一樓可作為店面,其價格絕對高出一大截。行情歸行情:從外觀與周邊情況來看,門牌是45號的這棟大樓之每坪單價想必優於上述的成交紀錄。

在個人資料保護法的限制下,監察院「財產申報專刊」的陽光不再像以前那樣地普照(刺眼?),所以,我一時無法得知,連方瑀到底是擁有一樓店面與地下室,還是更多。整棟?也許。按照「防空避難設備管理作業規定」第四條的「建檔項目」第五項規定:

業主姓名、電話、地址:係指該避難室之所有權人,公寓大廈若屬全體共有,則輸入管理人或管理委員會。

無論如何,一般市井小民就算十輩子不吃不喝,還是不可能像連家這麼富有——富有到可以讓連勝文說「真的不清楚」自己父母擁有多少資產。

帝寶只是連家驚人財富之冰山一角。為了擺脫家住豪宅帶來的負面形象,參選首都市長的連勝文陣營不僅說那是「集合住宅」,還把蔡英文拖下水,說她住陽明山獨棟別墅(見風傳媒之報導)。蔡英文四兩撥千金地說,她不是住在陽明山。小英就是小英,一點也不半澤直樹。半澤直樹式的對應方式是反駁加上反擊,而且「加倍奉還」。

連氏「艦隊」的這次攻擊不僅打不到目標,而且選錯對象:那麼多人表態角逐台北市長寶座,偏偏挑個全無參選跡象、亦不可能出馬的蔡英文。才剛下水,就鬧了個大笑話,這支艦隊的前途堪憂啊!

不過,他這一招對某種心智結構是有效的。當然,蔡英文曾是總統候選人,至少有近半數的選民知道,她不是靠請客、送禮的公關籠絡手段來製造形象,而是憑藉自己的聰明、學識與人格特質而得到今日的政治地位。

要進入政大法律系與國貿所任教,學歷與學術程度最重要,家財萬貫則毫無用武之地(從前有些人可以靠黨政關係而進入大學任教,但是1984年時的蔡英文毫無這種背景)。她之所以會獲得李登輝、陳水扁兩位總統的賞識,最重要的因素是參與國家對外經貿談判時的表現:那是硬仗,不像在內政層次那樣可以靠拉幫結派、籠絡媒體、擦脂抹粉的花招來營造表面上的成績。後來的事不用我多著墨:她因出任陸委會主委、立委、行政院副院長時的表現而受大眾與政界矚目,更曾在民進黨最落魄時挑起黨魁重擔,帶領這個政黨走出谷底。以上一切,都跟她家的財富無關。

富家子女很容易流於安逸享樂、不求上進;蔡英文並未掉入這個陷阱,而且逆著那種傾向去發展自己。富家子女很容易養成荏弱性格,因為錢可以解決大多數的困難;蔡英文卻完全相反:在她競選總統失敗的那一夜,當競選團隊與支持者哭成一片時,她卻鎮靜地安慰他們。在被視為「非典型」政治人物之前,蔡英文早就是個「非典型」富家女。相較之下,連大公子呢?這問題就留給周玉蔻跟連勝文去談囉…

話說回來,蔡潔生是從經營修車廠開始累積財富,而連家呢?連戰競選過兩次總統,但是到現在,恐怕連曾經投票給他的那些人大多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兩代皆任公職的連震東與連戰會擁有龐大的資產?這可不是連勝文口中的「階級問題」喔!

其實,連勝文根本不用那麼緊張。根據歷來投票結果,中國國民黨集團只要不分裂,即使派一頭豬出來選台北市長,就算不是神豬等級,依然能高票當選。正因如此,國民黨內部有那麼多人想爭取決賽資格;也正因眛於本市結構與歷史經驗,民進黨內部也是。就目前的態勢來看,連勝文幾乎篤定是郝龍斌的繼任者。在此先恭喜連大公子。

連勝文真正該擔心的是:四年後是否能順利連任。這跟市政成績好壞無關。問題出在服貿協議。這協議若通過,它對台北市眾多服務業者的衝擊屆時很可能使連家的跨海峽政商勢力成為眾矢之的。嗯…也不只連家,整個中國國民黨都是。從ECFA到服貿協議,甚至貨貿協議,這些中國國民黨政權推動的政策終將使台灣與中國經濟深度整合,而這種政治經濟運作下的少數獲益者與多數受害者之間的落差才是當今真正的「階級問題」之所在。到時候,連勝文大概沒辦法再說「台北市如果只有階級問題要解決,有一點悲哀」,因為這聽起來像風涼話,因為整個台灣恐怕會很悲哀地被迫處理這個階級問題。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