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面對的必要準備:北北基大撤離

online
traffic

今年2月12日於大屯山區發生芮氏規模四級地震,不少台北人因而懷疑這是否預示著火山爆發。台北人與其擔心大屯火山,倒不如擔心核能事故(包括因地震引起的複合災難)。中央政府則有責任為這兩種極端事態預作規劃。

幾乎所有專家都認為,大屯火山群目前沒有爆發的跡象。但是台大地質系的宋聖榮陳正宏楊燦堯三位教授,以及中央大學物理系教授陳洲生均認為,此區域底下可能還存在著岩漿庫,必須持續監測與深入研究。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供斷定大屯火山群的死活,大台北居民不必恐慌,也不宜完全忘了它的存在。不必恐慌,因為以台灣的科技程度,只要持續編足所需預算,火山活動的監測與預報應該可讓居民有足夠的時間逃離岩漿與火山灰的肆虐。

如果北台灣發生七級核災,大台北(含基隆)的居民有多少時間可以逃命?

福島核災後,我國政府將「緊急應變計劃區」「擴大」至八公里。「八公里」剛好停在台北市北端之外,這顯然只是在安慰、哄騙台北市民。一旦事到臨頭,被矇騙的人還是會驚醒。既然有福島核災為前鑑,屆時大台北居民十之八九會選擇逃走,甚至一向擁核的政治人物都會開溜。誰會等到自家門口輻射值超標時才逃命?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如果都還持續運作的話)有辦法勸阻或禁止大家這樣做嗎?

今年二二八連假首日,國道湧入196萬輛車,結果「台北到宜蘭平常五十分鐘可達,結果卻塞了三小時才到」、「新竹以北國道塞得最嚴重,關西交流道宛如大型停車場」。整個公路系統加上台鐵與高鐵,疏散大台北六百多萬人口需要多少時間?

疏散?疏散到哪裡?這麼多人,如何安置?並非每個台北人都有中南部親友可以投靠。甚至有些災區外的人會顧忌:避難者身上是否有輻射塵。開放各級學校等公共建築來安置難民,當然;但是如何分配?要引導哪些人去哪裡?

此外,還有難民最起碼的生活所需,尤其糧食、用水、基本衛生用品;若是在冬天,屆時才徵集百萬棉被?這一切物資,要那些長期因重北輕南而財源不足的地方政府去調度張羅?

還有,誰來統籌指揮這一切?連自己都未必知道要遷徙到哪裡的中央政府官員?

還有,幾乎所有全國性新聞媒體都在台北,就連網路媒體也多是如此,所以,屆時也都處於疏散狀態。七級核災一旦發生於北台灣,重要消息與政策如何傳遞?(嗯…說不定,《南方快報》會在一夕之間變成全國第一大報…)

還有,總部皆在台北的各大銀行到時候如何運作?醫療體系也一樣:大台北一撤,台大、北榮、三總、北醫、馬偕、新光、國泰等醫院安在哉?醫護人員撤得了,但絕大多數的醫療設備只能留在原地當裝飾品。醫護應該被列為優先撤離人員,但如何使優先撤離的人能夠先撤離?

還有…

一切的一切,計劃在哪裡?沒有,因為政府頂多只想疏散核電廠半徑八公里之內的居民,因為政府不願承認核災有可能使首都變廢墟,更因為現在的執政黨奉核電為神主牌。

我知道有人會嗤之以鼻,說我杞人憂天,說我危言聳聽。哈!儘量說吧,反正日本的反核派在福島核災前曾長期遭受譏笑。我可沒本事改變一心學鴕鳥的人,更沒能力去改變對核電一往情深的中國國民黨。

沒人阻止得了火山爆發,但我們可以盡力避免核災,而避免核災的斧底抽薪之計就是關閉核電廠,尤其是停止尚未放燃料棒的核四。若看半徑三十公里圈,核四威脅到的人口似乎不若核一、核二。但是,核四若輻射外洩,很可能會波及翡翠水庫。翡翠水庫若被污染,台北市立即面臨無水可用的困境。

但是,中國國民黨哪能終止核四?!那樣等於承認陳前總統之停建核四是明智之舉,等於承認硬逼阿扁續建核四的國民黨造成了數百億公帑的浪費。更何況,馬英九是靠著將阿扁鬥臭、鬥垮而兩度坐上大位,他絕對不會讓核四就此打住的啦。

說穿了,這是個政治角力的賽局。像陳藹玲那樣,企圖說服現在的當權者,這是對牛彈琴、緣木求魚。示威遊行?就算有五十萬人同時上街頭,馬英九那些人恐怕還是跟各位說聲「謝謝指教」、「尊重言論自由」。除非打出「更換政權」這張牌,加上三百萬人上街頭來展現力量、敲山震虎,否則,幾乎不可能迫使當局去終止核四

更深一層看,在「擁核 vs. 反核」的爭議底下,存在著兩個關於「國家治理」的問題。一是有待被嚴肅面對、務實規劃的國家層級風險管理。統治者若從未思考、而且不願正視「首都被迫放棄,該怎麼辦」之類的問題,最好儘早下台,以免誤國誤民。

另一個問題是台灣六十多年來的重北輕南。從以上的推論,我們可以看出,這不只是個「公平正義」的議題。改變重北輕南,這不是個零和遊戲。將資源轉而揖注在北部都會區之外,進而引導人口向南流動,這在平時可以降低北部的環境壓力(包括房價與電力需求),而在緊急事態發生、不得不將北部人口撤離時,可以降低疏散的困難度、並且使避難者獲得較好的安置條件。

絕大多數居住於北部都會區的人想必跟我一樣,都希望被迫撤離的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不想走那條必會擠得水洩不通的逃亡之路?試著在三月八日上街散散步吧:

308廢核大遊行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