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馬達、烘培機

「名可名,非常名。」
老子

 

在二十年前,「眾粉絲一陣尖叫」這樣的句子只可能出現在文學作品。但在今天的台灣,大概只有跟時代相當脫節的人才會不知道「粉絲」有兩種:一是食用的粉絲,一是指英文的「fans」。我們分得清楚「一碗熱騰騰的粉絲」與「熱情沸騰的粉絲」,因為人在閱讀時一方面會自動對照前後文與其指涉的情境,一方面會將字句所傳達的訊息與記憶中的資料庫進行比對。對生活在現代社會中的人而言,將新生字詞編入頭腦裡的資料庫,此乃家常便飯之事。

繼續閱讀 ►

消防栓上的白菜

(台北市田野調查筆記 3)

fire hydrant

Ce qu’il y a d’admirable dans le fantastique,
c’est qu’il n’y a plus de fantastique :
il n’y a que le réel.

(What is admirable about the fantastic
is that there is no longer anything fantastic:
there is only the real.)
André Breton

路過時,匆匆拍下這張照片。回家一看,有點失望,相較於發現這個景象時的驚奇而言。

繼續閱讀 ►

另類「拜年」

(台北市田野調查筆記 2)

過年期間,台北市街頭出現不少春聯。古早古早以前,人們提毫寫春聯,大街小巷成了書法展場。自認書法功力夠的人,回到家門口,也許會有一抹得意自豪掠上心頭。怕自己獻醜的,可請託親友間的高手相助,最好趁人家筆墨未乾時上門拜個早年。再不然,花錢買也是個辦法,反正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這種例行儀式跟家門口所插的香一樣,品質好壞在其次,該有的有,就多少得保佑。何況在很多人連門聯上的對句都可能似懂非懂的年代,筆跡美醜倒不見得是重大問題。

繼續閱讀 ►

第 10 頁,共 11 頁...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