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台北市,好奢兩市長

台北市政府正對面的自行車專用道
圖1:台北市松智路,市政府對面,2008年10月16日

 

 

I favor the policy of economy, not because I wish to save money, but because I wish to save people. The men and women of this country who toil are the ones who bear the cost of the Government. Every dollar that we carelessly waste means that their life will be so much the more meager.

 

Calvin Coolidge

 

花都台北市…喔!此花非彼花,不是「如花似玉」之「花」,而是「花錢似流水」的「花」、花錢建設卻不好好做,四處造成「花哩囉」(hoe-lí-lô)的景觀之「花」。

繼續閱讀 ►

Epigraph:互文與首飾

zazie
Raymond Queneau, Zazie dans le métro (Zazie in the Metro), Paris, Gallimard, 1959, epigraph.

Qu’on ne dis pas que je n’ai rien dit de nouveau, la disposition des matières est nouvelle. Quand on joue à la paume c’est une même balle dont joue l’un et l’autre, mais l’un la place mieux.

(Let no one say that I have said nothing new; the arrangement of the subject is new. When we play tennis, we both play with the same ball, but one of us places it better.)

Blaise Pascal

有位讀者在面對與背對著國會競選立委的回應欄提出一個超有趣的問題:

想要請教一個與本文無關、但長久以來的疑惑。

在學術著作上,專書和論文都一樣,一般著作卻少見:很多作者都會在文章開頭,引用一段甚至數段文字,來源可能是其他學術著作,也可能是任何作品。這些引文的內容也許有點綴功能,增加修辭效果。那麼,究竟這一段或數段文字有何「實質」意義?我問過我的老師們,他們都經常如此做,然而也都說不出所以然,彷彿那已經變成一種約定俗成的儀式,就像英國法官審案時要戴假髮。

見您也有相同作法,或許您願意告知個人的態度和用意?謝謝!

我猜,有類似疑問者不只一位。因此,我特地寫這一篇,先談一般情形,最後再交代我個人使用epigraph 的著眼與用意。

繼續閱讀 ►

留言版 2

 

前一版已用了三年多,早就該推出新版。

最近沒時間寫文,往後還有好一段時間也是…

面對與背對著國會競選立委


這個典雅的走廊位於慕尼黑大學,
不是咱們那個烏煙瘴氣的立法院。
Photo: dustpuppy


Une république n’est point fondée sur la vertu ; elle l’est sur l’ambition de chaque citoyen, qui contient l’ambition des autres.
(A republic is founded, not on virtue, but on the ambition of every citizen to restrain the ambition of other citizens.)

Voltaire

多年來,立法院被國人視為台灣一大亂源。病根之一:很多選民,尤其是政治人物,不知道或忘記了立法委員的職責是什麼。

繼續閱讀 ►

第 40 頁,共 96 頁...102030...3839404142...506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