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胡錦濤,賀喜馬英九


擷取自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Forty predators of press freedom

N’attendez pas qu’on vous prive de l’information pour la défendre.
(Don’t wait to be deprived of news to stand up and fight for it.)

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

「林義雄指出,馬英九長久的參政表現,比較傾向威權、不愛民主,如果國民黨在國會過半,馬英九當選總統,那麼台灣的民主就要靠人民打拼。」

中央社報導,2007年12月22日

昨天是「世界新聞自由日」,無疆界記者組織公布其評鑑報告Predators 2010。馬英九希望國民黨青年團「也能培養出來一個」的胡錦濤當然不負眾望地繼續留在這份新聞自由四十殺手名單上。看到心中偶像又出名了,馬英九想當感到與有榮焉。

繼續閱讀 ►

台北捷運的紅衫

台北捷運,2008年6月7日,週六。

大約是從2007年下半年以後開始吧,台北捷運在週末讓工作人員換穿紅色上衣。怎麼會出現紅色呢?

紅色跟台北捷運的企業識別標誌實在不搭調。

繼續閱讀 ►

「Taiwanese」字尾之淵源

Japanese, Portuguese, Senegalese etc.

There is no country in the world better deserving of notice than Japan; and there is no people (not even the Chinese) more remarkable for their strict seclusion than the Japanese. This nation, we know not how many centuries ago, attained a wonderful degree of refinement in the arts and discipline of life, in which it has probably never since progressed.

“The Art of Japanning”, The Saturday Magazine (London), n° 462, 14 September 1839.

強尼頻道看到這篇Taiwanese 或Taiwanian (Taiwaner) ,我才知道竟然有不少人誤信英文字尾-ese帶有貶義而拒斥Taiwanese這個稱呼。Johnny的文章扼要清晰地破解了相關謬論;他在文末還補充一篇來自專家的解說:東吳英文系曾泰元教授在四年前發表的拒用Taiwanese,給我Taiwaner/Taiwanan?。我不擬多轉述這兩篇文章的內容,敬請讀者自行參閱。在此,我僅就個人所知,試圖解釋這個Taiwan + ese是怎麼來的。

繼續閱讀 ►

「花」都台北市,好奢兩市長

台北市政府正對面的自行車專用道
圖1:台北市松智路,市政府對面,2008年10月16日

 

 

I favor the policy of economy, not because I wish to save money, but because I wish to save people. The men and women of this country who toil are the ones who bear the cost of the Government. Every dollar that we carelessly waste means that their life will be so much the more meager.

 

Calvin Coolidge

 

花都台北市…喔!此花非彼花,不是「如花似玉」之「花」,而是「花錢似流水」的「花」、花錢建設卻不好好做,四處造成「花哩囉」(hoe-lí-lô)的景觀之「花」。

繼續閱讀 ►

Epigraph:互文與首飾

zazie
Raymond Queneau, Zazie dans le métro (Zazie in the Metro), Paris, Gallimard, 1959, epigraph.

Qu’on ne dis pas que je n’ai rien dit de nouveau, la disposition des matières est nouvelle. Quand on joue à la paume c’est une même balle dont joue l’un et l’autre, mais l’un la place mieux.

(Let no one say that I have said nothing new; the arrangement of the subject is new. When we play tennis, we both play with the same ball, but one of us places it better.)

Blaise Pascal

有位讀者在面對與背對著國會競選立委的回應欄提出一個超有趣的問題:

想要請教一個與本文無關、但長久以來的疑惑。

在學術著作上,專書和論文都一樣,一般著作卻少見:很多作者都會在文章開頭,引用一段甚至數段文字,來源可能是其他學術著作,也可能是任何作品。這些引文的內容也許有點綴功能,增加修辭效果。那麼,究竟這一段或數段文字有何「實質」意義?我問過我的老師們,他們都經常如此做,然而也都說不出所以然,彷彿那已經變成一種約定俗成的儀式,就像英國法官審案時要戴假髮。

見您也有相同作法,或許您願意告知個人的態度和用意?謝謝!

我猜,有類似疑問者不只一位。因此,我特地寫這一篇,先談一般情形,最後再交代我個人使用epigraph 的著眼與用意。

繼續閱讀 ►

第 40 頁,共 96 頁...102030...3839404142...506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