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善款是否被台北市府捐給中國四川

如果您曾因九二一地震而捐款至台北市政府的賑災專戶,不知您讀了台北市議員簡余晏所寫的這一篇〈921善款轉捐中國四川「解放小學」—余晏新聞稿駁北市府發言人:九二一捐款真的不該挪用〉之後,有何感想。

在台北市,中國國民黨的支持者居多數,其中必有不少人會對民進黨議員的言論不屑一顧。雖然這種只看黨派的人在民進黨支持者裡面也不少;不過敝人自認自己不在其中。我不諱言,在去年的市議員選舉中,簡余晏在我的支持名單中(由於是秘密投票,所以我並不知我的拉票動作有多少成效)。這次支持並不等於下次支持;這次支持是肯定她過去的成績,下一次則要看後續表現。

簡議員所言依據的是你我都看得到的公開資料,這一種案子是檢視本市議員與市府、在野者與執政者的好機會。

繼續閱讀 ►

論公務出國考察(中):北市參訪團與文抄公

吳家安,澳洲布里斯本廢棄物管理模式(高雄市,2000)與臺北市議會警政衛生小組澳洲考察報告(台北市,2005)兩文對照。

En droit romain, au sens propre du mot, le plagiaire, c’était l’homme oblique qui détournait les enfants d’autrui.

按照其本義,在古羅馬法律,抄襲剽竊者一詞原指偷拐他人小孩之邪者。

Anatole France (1844-1924)

〔…就像〕騎贓車卻不換車牌,偷東西不曉得戴手套。

檢察官陳瑞仁,2007年2月13日

相較於讓網友找不到出國考察報告的台中縣政府,台北市政府顯然比較坦蕩,或者說,皮比較厚。

繼續閱讀 ►

馬英九後遺症:負債累累的首都


It is the debtor that is ruined by hard times.

Rutherford B. Hayes

1998年6月底,距離陳水扁敗選離開北市府不到半年,當時,首都市庫結算後尚有餘款近40億元。次年6月底,馬英九擔任市長滿半年,而市庫已由正轉負,透支超過21億元。這部份的責任不好算;但其後的年年透支,尤其是2001-2008年期間動輒超過200億的鉅額赤字,就完全屬於馬前市長及其繼任者郝龍斌的責任範圍了。

市庫透支只是首都財政問題之冰山一角。它跟依會計法須另行統計公佈的長期負債相比,猶如小巫見大巫。

繼續閱讀 ►

馬英九的指紋

If I go on long enough calling that my life, I’ll end up by believing it. It’s the principle of advertising.

Samuel Beckett, Molloy


處長,三千八百多萬元可以買多少便當?當初為了配合政策,到民政局按捺指紋的小市民,就只能乖乖的承受這樣的錯誤。反觀這些局處首長,竟然連一點處分都沒有。〔…〕人民的稅金這麼容易花,政策出了問題,監察院、審計處只提出糾正,如果公務人員都這麼好當,我看這個國家也完蛋了。

李建昌,對台北市審計處處長之質詢

指紋消失,人未必隨之;記憶只會盡失於無盡的空無。


吹牛的紀錄

如果我們相信馬前市府在2003年所做的宣傳,則不難推論出一個讓他們難以啟齒的現象:市府行政效率曾在2006年2月大幅降低。

繼續閱讀 ►

馬英九與內湖線

The Italian problem is not Silvio Berlusconi. History (dare I say from Catiline on) has been brimming over with adventurous men, who were not lacking charisma, who had a restricted sense of State but an extremely broad sense of their own advantage […] When society did allow them to, then why take it out on these men and not on the society that allowed them to do as they pleased?

Umberto Eco, 2009, translated from Italian by Vittoria Farallo

郝龍斌別擔心,不用去理會這種聲音:困捷運車廂50分鐘、徒步走軌道,乘客火大:郝龍斌下台!

而且,郝市長,請放一百個心!因為下一次市長選舉之夜,你還是可以大聲地向令尊郝柏村大將軍報告說:山頭保住了。

這一切有憑有據,絕非誑語。平劇憑據來自於敝人關於「馬英九與內湖線」這個冷題目的考據。我知道郝市長您忙著收拾那到今天都還不知從何打理起的一堆爛攤子,不可能有餘暇讀這類東西。而就我的觀察經驗來判斷,就算我寫得再簡短淺白,您的支持者們也沒幾個有耐性能耐來讀懂我的分析。

這篇是寫給台派,尤其是民進黨人看的,用意在勸他們千萬別派人出來搶您的寶座。啊…朋友們都知道,我不可能也不必去幫中國國民黨;我只是要勸民進黨別傻了,不要再浪費精神與金錢在絕對打不贏的選戰上。

繼續閱讀 ►

第 4 頁,共 5 頁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