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賴素如,想起馬英九的大水庫(下)

圖 6. 攝於台北市,賴素如服務處,2013。

水庫與時間

水庫的流進流出皆隨著時間而變化,基本收支帳也是。存摺就是這種帳的一種。

法官們都擁有存摺,也都知道:存摺的每一筆資料均按時間次序排列。馬英九處理特別費時的「主觀認知」是什麼?根本不必像法官那樣地翻來覆去地憑空推論。只要依照時序,將整本流水帳列出來,一切即顯露無遺。然而,從一審到二審,法官們皆忽略(或迴避)這個釐清客觀事實的基本工作

繼續閱讀 ►

看到賴素如,想起馬英九的大水庫(中)

圖 3. 剪貼自2012年12月26日的《自由時報》。從中央到地方基層,索賄、賄選、恐嚇取財,三個案子在同一天上報,都是中國國民黨籍。好熱鬧,好「清廉」!

 

「大水庫」的來源與輸出

馬英九八年市長任內的薪資,加上他簽名領走的特別費,其總和三千多萬,大約僅及於所謂的捐款之半數。其他約三千萬打哪兒來?馬先生怎麼這麼有錢?

繼續閱讀 ►

看到賴素如,想起馬英九的大水庫(上)

圖 1. 賴素如服務處。招牌上的「有你真好」耐人尋味。究竟誰是這個「你」?「好」什麼?

Le péché vaut encore mieux que l’hypocrisie.

罪惡總比偽善好。

Madame de Maintenon

身兼台北市議員、馬英九辦公室主任的賴素如被羈押後,媒體上屢屢出現「馬英九清廉牌破功」之類的奇言怪語。

繼續閱讀 ►

馬英九特別費案的知名證人今昔

Daumier - Honest people
同場加映:Honoré Daumier (1808–1879), Nous sommes tous d’honnêtes gens, embrassons-nous, et que ça finisse (We are all honest people, let’s embrace one another, and let this be over with).

張哲琛說,特別費是支應首長因公所發生各項費用支出,這些錢多是用來支應紅白帖、花籃、花圈等支出的。

陳鳳馨,〈主計處第一局長張哲琛:機要費特別費不是待遇不可合併算〉,《聯合報》,1992年5月22日

四、五年前的馬英九特別費案有幾位證人並非單純的事務層級公務員。本文將其中幾位知名人士當時與此時的位置作個簡單整理,算是給一百年後的歷史學者當參考之用。

繼續閱讀 ►

第 1 頁,共 2 頁12